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八章 作者 : 风光

【第四章】

“快抓住少爷!别让他跑出府了!”

一群莫府家丁追上了莫宸,担心怕他又跑了,只能压制住他,害他的头重重的撞了地面一下,当即晕了过去。

可是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他突然又醒了过来,眼中那迷茫的傻气成了清明,可是仍存着困惑。

他不是死了吗?他与柳竹音成亲那日,有歹徒扮成家丁混进莫府,对宾客及亲族大开杀戒,连祖母都没能逃过毒手,然后他救下了柳竹音,却没看到被柳竹音挡住的雀儿因此中刀,在他赶到的那一刻,雀儿已然香消玉须,之后他同样也被砍了一刀,就不省人事了……

想起这样的情景,他觉得心好痛,不自觉皱起眉头,但奇怪的是,照理说他身上的伤口应该更痛才是,但他却觉得身体似乎没什么大碍,只是莫名其妙让人箝制住了,令他很不舒服。

“放开我!”他用力挣扎了起来。“放开!”

“少爷,你别一直动,今日是你纳妾冲喜的大好日子,别自己给毁了啊!”

“是啊,你闯到厅里去破坏了喜宴,老夫人已经很生气了,要是又让你跑了出去,我们很难向老夫人交代。”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劝说,莫宸停止了挣扎,但不是他突然醒悟,认为要听话,而是他太过震惊了。

什么?今天是他纳妾冲喜的大好日子?闯进了厅里破坏喜宴?这不是他之前做他莫名其妙的看着挟持住他的人,果然都是莫府的家丁护卫,还有几个在他印象中已死于婚礼的那场混乱,但今日看起来,都像个没事人似的,他再低下头一看,他身上穿着喜服,但并不是雀儿亲手缝制、他大婚时穿着的描金边祥云喜鹊礼服,而是他纳妾时穿的那一件。

莫宸觉得脑袋有点混乱了。“今天几月初几?什么年份?”

“今日是六月初五金龙年,少爷,你怎么连自己成亲的日子都不知道?”

“少爷是傻的嘛!”

成功制住了少爷,一干家丁也松了口气,嘻嘻哈哈了起来,接着他们架着莫宸,将他带回喜房里,吩咐护卫严加看管,别再让他跑出去。

这一路上,莫宸都相当配合,回到喜房后也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遇到的事。

金龙年六月初五?这的确是他娶雀儿冲喜的那一日,但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怎么会又发生了一次?

而且这些家丁护卫们抓住他时的反应,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这新房的装饰,也都与那日无异,难道……难道他回到了过去,又重新活了一遍?

他摸着自己中刀的地方,果然没有任何异状,下一瞬,他猛地抬起头,死死的瞪着门板,在心中默想着,如果真回到了那一天,那么接下来,该是雀儿被丢进来,管事嬷嬷会将她痛骂一顿……

才这么想着,门果然被推开了,雀儿被推了进来,她虽然同样身着喜服,但看起来却很狼狈,跟在她后头的管事嬷嬷果然拉开嗓门毫不客气的骂道:“……你要再不用点心,好好看住少爷,这府里没人能保得住你!你别以为嫁给少爷当妾就一步登天了,你只是个婢女、婢女!明白吗?婢女就该做好自己的本分……”

管事嬷嬷劈里啪啦骂人的话语,和莫宸记忆中的完全相同,更不用说眼前这个毫发无伤的雀儿,这时候他已完全被自己说服了——他,真的回到过去了,回到他与雀儿成亲的那一天。

待媒婆离去,雀儿仍是呆呆的站在门口。

倒是莫宸见她好端端的,感动极了,一时控制不住起身上前。“你没有死!没有死!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可是就在他想要抱她的前一刻,她居然闪了开来,目光中有着排斥与畏惧。

“少爷,老夫人只是打了我一巴掌,不会死的。”雀儿神情复杂地望着他。

“我……很痛吗?”莫宸不舍地问,他的手很自然的又伸向了她清秀的脸蛋。

她直觉往后一缩,仍然是用着古怪的神色回道:“是有点痛,不过很快就好了。”

“可是……你被祖母打了……”她的闪躲让他不敢再越雷池一步,一方面怕她弄痛自己,另一方面,她的反应已经和他记忆中不同了。

他记得以前她看着他的时候,总会带着一股迷恋、一股温柔,但如今的她冷漠了许多,似乎刻意与他保持距离,不想太过亲密的样子。

难道这一场重生出了什么岔子,让某些事情改变了?

以前享受着她的服侍与无限度的包容,如今一朝失去,他的心像是瞬间空了一块,失落感充斥全身。

“只要少爷你听话,乖一点,我就不会被打了。”

莫宸听着她那哄骗的话语,似乎以为他还是傻的,可是他听得出来,她的语气里已经没有对他的不舍和心疼了。

他沉默了下来,这一切是他的错,虽然当时他是傻的,不过他的确没有珍惜她的感情,如今回想起来,她不知道因为他犯的错,被祖母教训责骂了多少次,但她私底下从来没有抱怨过,更没有怪过他。

如今重生一回,她似乎不再爱他了,他突然哀伤的觉得这是老天爷给她的公道,现在换他好好爱她一回,将她的感情找回来。

雀儿不知道他心中的百转千回,习惯性地拉来了水盆,替他擦了擦脸,换好了衣服,这过程中她始终不发一言,因为她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更正确的说,她是不想和他说些什么。

而莫宸则是一直用那过分浓烈的目光紧盯着她。

她几度与他四目相交,却都别过眼去当作没看到,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是个傻子,是不会这么充满感情的看她的。

服侍少爷躺下后,雀儿拿起水盆要往外而去。

见状,莫宸一把拉住她,问道:“你不一起睡吗?”

她吓了一跳,很快的抽回手,不太自然地道:“少爷,你习惯自己睡的,不是吗?快睡吧,明天再带你去找竹音小姐。”说完,她没有给他响应的时间,快步离开了内室,也错过了他那哀伤的眼神。

因为,莫宸根本没有她所说的习惯。

直到来到前厅,雀儿这才松了口气,浑身彷佛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瘫坐在椅子上,水盆里的水溅了出来,泼了一些在她手上,她打了个冷颤,才像是从恶梦中惊醒一般。

她居然是回到过去了……在她的感受里,她像是爬出了地狱的血池,老天爷给了她再一次活下来的机会,虽然还是在莫府这座囚牢里,但至少……至少她已经学会了该如何生存。

是的,当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因莫老夫人的一巴掌倒在了地上,每个人不是气怒的瞪着她,就是嘲讽地瞅着她,而她身上还穿着大红色的喜服,令她当下傻了眼,想着,这不是她嫁给莫宸冲喜那天发生的事吗?

她很想问个清楚,但莫府的人哪会给她这个机会,接着她就像重看了成亲那日的戏码,被抓了起来丢回新房里,挨了管事嬷嬷一顿训后,然后房里傻乎乎的莫宸已然在等她了。

虽然莫宸的表现与前一世不太一样,不过她想,傻子的行为本来就无法预期,重要的是,她已然确定自己因为某种缘故重回了一年多前她成亲的那一日。

一个重来的人生,却不是崭新的人生,她所有照顾过莫宸、与他同床共枕的记忆犹在,还有他在生死的最后关头,选择救下柳竹音而牺牲她的那一幕也历历在目……即使她对他的感情犹在,但在她认清自己重生的瞬间,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她可以服侍他、可以帮助他,但绝对不会再傻傻的爱着他,她虽然能够理解单纯的他只认柳竹音,但那种被舍弃、椎心刺骨的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在他心中是没有地位的。

以前没有,现在没有,重生了之后,也不会有。

莫宸再一次肯定雀儿对他不再那么亲近了,他想触碰她时,她会闪躲;他和她说话,她也多以沉默当作响应,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条鸿沟。

相较于上一世她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现在她这般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让他真的很气闷,他好不容易厘清了自己的心意,还得神佑重生了一次,可是她对他的爱恋却消失了,老天爷这么做,是不是要他为了过去错待她而赎罪?

莫宸知道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利用她的善良,如果他表示他恢复正常了,她就再也没有照顾他的必要,所以他只能继续装傻,她即使不再爱他,也不可能不管他的。

没错,这么做是有些恶劣,但他别无他法,他要一步一步的把她的爱情找回来,他已经错过了她一次,绝不会再错过第二次,更何况他现在还面临各种针对他以及莫家的阴谋,只有继续当个傻子,背后主使者才会放松戒心。

至于背后主使者究竟是谁,他虽然而无法确定,但隐约有个谱。在他傻的时候,生辰会上柳竹音放任他被人欺负、宋青涛的推波助澜,再加上那段期间两人过从甚密,都令他很难不怀疑他们。

除此之外,莫宸猜测自己的傻病应该是被人下了药,所以他不能再吃厨娘准备的吃食,最安全的方法,就是非雀儿做的东西不吃,再说了,她做的东西最对他的胃,而且还可以用这种方式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悠悠制作于是他堂而皇之的挑食,只吃雀儿做的吃食,府里的人也没人觉得奇怪。

这日下午,莫宸和雀儿来到后院的大湖边,他今日又任性的不吃府里准备的午餐,所以她很无奈的做了几逍点心,希望他能多吃点,否则哪天瘦了一、两斤被莫老夫人发现,她又要被责罚了。

何况,事实上她早就对他的口味了如指掌,所以总是很巧妙的能做出他喜欢吃的美食,当然个中原因她不会傻到到处去讲,反正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她虽然在心中逃避爱着他的这件事,但也不希望他受到伤害,既然知道府里不久后会出大事,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少爷,吃一点吧……”雀儿将食盒递了过去,原本还想着要哄一阵子少爷才会就范,想不到他直接把食盒抢了过去,打开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少爷,吃慢点,没有人会跟你抢。”

她看着他的吃相,心中五味杂陈,记忆中的一个画面突然闪进脑海,那时他叫她一起吃,直接把点心塞进她嘴里,弄得她的脸和衣裳都沾了糕点渣子,他还傻乎乎的捧着她的脸舔了几口,那是两人之间第一次出现的亲密举动,也让她第一次感受到甜蜜的滋味……

“你也吃。”莫宸突然说道。

现在的雀儿哪里可能让他得逞,在他拈起糕点要往她嘴里塞时,她动作比他更快的拍开他的手,那块糕点掉在了地上,碎成好几块。

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他没有试图掩饰失望,因为在她面前的他,除了装傻之外,表现出来的情绪都是最真实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