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五章 作者 : 风光

【第三章】

隔日,雀儿带着莫宸来向莫老夫人请安,同时领罚。

莫老夫人不像上一次孙子来请安时那么慈眉善目,反而脸色难看地盯着雀儿,像是在想着要怎么处罚她才好。

只是雀儿一夜由少女成了妇人,下身还隐隐传来不适,让她已经无力去探究莫老夫人的神情,甚至连请安的动作都有些别扭,让莫老夫人看出了些端倪。

用毕了茶,莫老夫人并没有提起责罚的事,反而挑高了眉,紧盯着雀儿问道:“雀儿,你昨日是否与宸儿圆房了?”

这都能看得出来?雀儿脸色微红,神态羞怯,她点点头,非常小声的回道:“是,老夫人。”

闻言,莫老夫人的表情一变再变,最后她叹了口气,严厉地说道:“你既与莫宸圆房,那就有可能有我们莫家的后代了,这次的处罚可以暂缓,但你下次若是再犯,我必请来大夫确认你的身子,若无孕,所受的责罚将是两倍,你可接受?”

这等于母凭子贵,让她逃过了一劫?雀儿顿时暗喜在心,不知是否该感谢少爷的猴急,只不过这种喜悦可不能形之于色,所以她低眉顺目地道:“是的,老夫人。”

事实上,莫老夫人心中也是欣喜的,自己这孙儿虽是傻了,但人道之事可也没落下,看来只要自己加把劲再多活个几年,莫家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可是她对雀儿严厉惯了,所以对于雀儿的语气不会太好。

把茶杯放回了桌上,莫老夫人欲起身,不过长年操劳所致,她的双腿有着隐疾,昨天看戏坐太久脚已隐隐不适,今日天气一个变化,膝盖疼了起来,让她一下子无法下椅子站直。

“唉哟……”她呻吟了一声,弯着身扶着双膝。

雀儿见状连忙去扶,莫宸早上的动作都是学着雀儿的,所以他也凑了上来扶在另一边。

突然间,他的脑子里像是闪过了什么画面,俊脸皱成了一团,仔细回想,他倏地开口道:“祖母这是犯风湿了,要喝乌头粥才是。”

此话一出,莫老夫人和雀儿的动作皆是一顿,两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望着他。

尤其是莫老夫人,一下子像是忘了痛,激动地抓住孙子的手。“你记起来了?你记起来祖母要喝乌头粥?”

莫宸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更不晓得为什么祖母和雀儿会是这样的反应,一脸困惑地反问道:“祖母不是都喝乌头粥的吗?”

虽然他的疑问代表他仍是似懂非懂的,可是莫老夫人已经欣慰得心头乌云都散去了一半,一个劲儿地拍着他的手。“是的是的,祖母都喝乌头粥啊!祖母见你越来越进步了,真的好高兴,这是好事啊!”

雀儿也同样欣喜,只是在莫老夫人面前她不方便做出什么亲密动作,不过今晚关上房门,她一定会好好“犒赏”他的。

这时,宋青涛突然由门外进来,见到三人热络的模样,眼底精光一闪,却是若无其事地开口,“老夫人早安,莫宸你也在啊。”

“青涛你来了啊。”莫老夫人见到宋青涛,也不急着问他有什么事,一径地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莫宸他有进步了呀!今儿个我犯膝盖疼,莫宸居然知道我要喝乌头粥。”

“喔?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宋青涛笑道:“我还担心老夫人会因为今天早上的事心情不佳,现在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太好了。”

“今天早上什么事?”莫老夫人纳闷的问道。

“就是雀儿的事啊。”宋青涛状似无意地道:“老夫人今日不是要处罚雀儿昨晚没看好莫宸,让莫宸在柳姑娘的生辰会上大闹,还打了赵公子吗?赵公子今早还遣人来问我雀儿受了什么处罚。”

莫老夫人眉头一皱,随手挥了挥。“赵家那小子什么气量,被打了一拳又怎么?给他送点好药过去就算揭过了。你就告诉他,雀儿昨晚挨主子打,脸都肿了,整张脸包得都瞧不见了,今天才好一点,这事儿府里的厨娘、下人都看到了,他不相信可以来问。”

雀儿一听莫老夫人的话,表情顿时变得古怪,忍不住偷觑了莫宸一眼。少爷昨天把她包成了个猪头,今天居然又成了她免罚的理由,看来她这个相公虽然傻里傻气的,却真真切切救了她好多次啊!

显然莫老夫人是不愿追究这件事了,难道这个转变是因为莫宸的进步?宋青涛目光微微一凝,并未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脸上仍是春风般的笑意,顺着莫老夫人的话道:“赵公子的性格是骄纵了些,老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了,赵公子那里我会处理好。”

莫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

宋青涛见她兴致高,脑中灵光一闪,刻意殷勤地道:“老夫人,其实青涛今日来,是锻造坊里有些事青涛不好定夺,想请老夫人走一趟。既然莫宸的病情有进步,不如就让雀儿带他一起去,说不定能刺激莫宸想起更多东西呢?”

莫老夫人一听,觉得大有道理,马上颔首道:“好,那雀儿就陪着莫宸一起去吧。”

雀儿应了一声,连忙带着莫宸要回房整理要出门的东西,可是临离开前不经意对上宋青涛的犀利目光,不知怎地,总让她觉得毛毛的。

他身为少爷的好友,却不避嫌的与柳竹音出双入对,她在婚前被派去服侍柳竹音时,就已经看过好几次两人有些逾矩的互动,虽然宋青涛在少爷傻了以后,也不时表现出对少爷的关心,但她就是觉得他不真诚。

只是莫老夫人很信任且器重宋青涛,兼之莫家锻造坊的帐目还要靠他盯着,他的重要性比她大多了,她总不好在他背后碎嘴,只好默默的把那些疑惑吞进肚里。

莫家锻造坊位于金斯敦西北,占地约数十户民宅那么大,光是锻造炉就有数十个,锻造师上百,一个月可锻造出上千把的精良武器,普天之下能有这样产量及品质的铺子,屈指可数。

而且莫家有自己的矿场,矿质极佳,可生产纯度高的铜铁,锻造坊又倚着大河,山上冰凉泉水的冲刷,令制出的兵器坚硬却不失韧性,最重要的是,莫家有着家传九龙锻的锻造法,在顶尖武器的制造可谓首屈一指。

可是莫家在家主亡故,莫宸又傻了之后,面临严重的危机,或许一般的刀剑武器质量仍是一流,但却无人能再做出顶尖的武器。

前几个月,金斯敦的城主胡振东拿来了一种泛着绿色的矿石,称这种材料能制造出最顶级的刀,锻造坊的师傅确证确实是最高等的精金铁,能够制出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宝刀,只是锻造精金铁所要花费的精力之大、工序之复杂,只怕世上能将这把刀做出来的人也不多。

然而胡振东坚持这样的刀只有莫家制造得出来,还说了别让金斯敦丢脸这样令人无法拒绝的话,付了大笔订金,约定一个月后取刀。

一个月后,莫家果然制不出刀来,胡振东很是不满,又宽限了一个月,如今期限就快到了,刀仍旧没有打造出来,宋青涛才来找莫老夫人想办法。

来到了锻造坊,莫老夫人一听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皴起眉头怪罪道:“坊里怎么会接这桩生意呢?如今宸儿病了,根本没有人会九龙锻,精金铁的刀是打不出来的。”

宋青涛无奈地道:“老夫人,是前家主曾经在胡城主面前夸下海口,说城主府兵器的生意我们莫家全包了,所以这次胡城主的要求,我们拒绝不得啊!”

莫老夫人气急败坏地道:“当初会那么说,是因为我儿与胡城主是好友,酒酣耳热时的玩笑话,胡城主怎么就拿着这个来胁迫咱们了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此时胡振东恰好带着护卫由锻造坊的门踏了进来,一听到这话,脸色马上一板。“老夫人,胡某这可不是胁迫,莫飞当年自己答应胡某的事,难道人走茶凉,就能不算数了吗?”

莫老夫人没想到在背后议论的话会被本人给听见,脸色有些尴尬,强笑道:“胡城主可能是误会了,我莫家何德何能能包下整个城主府的生意?我才说是玩笑话……”

“做生意可不能开玩笑!”胡振东冷哼一声,懒得再和莫老夫人多说,他望了在场众人一眼,口气不善的道:“我这把刀已经在你们莫家锻造坊打了两个月了,浪费了胡某不少的时间与银子。你们既然接了这笔生意,就得给我打出刀来,若是再拿不出来,胡某可就要按本城律例,查封你们莫家锻造坊,拿铺子来抵债了!”

即使是用精金铁制作出来的刀,价值也不可能高于整个莫家锻造坊,但胡振东是金斯敦城主,这律例怎么判,还不是他说了算?莫老夫人这才真的慌了,难道莫家的产业真的要毁在她手上了?

锻造坊的师傅们听了这话,也感到难堪,都没有人敢出声。

怎料原本在一旁拿着矿石把玩的莫宸,突然对着雀儿道:“雀儿,我跟你说,这是精金铁,拿来铸刀是最好了,可惜这些精金铁质量不佳,只有外层质纯,破开后里头都是不值钱的石头,打出来的刀难至顶级,不过也远胜一般的刀了……”

在场所有人全都难以置信的望向莫宸,这像是个傻子会说出来的话吗?

胡振东则是极为不悦地道:“你这傻子懂什么?”

听到少爷当面被骂傻子,雀儿可不依了,一下子忘了自己的身分,本能地替他辩解道:“少爷不傻的,少爷是真的知道!”

“谁不知道莫宸都傻了一年多了,要好早就好了。”胡振东嗤之以鼻,随即厉色道:“你这丫头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敢这样跟本城主说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