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也是有爪子 楔子 作者 : 风光

莫家位于金斯敦,以锻造起家,延续百年至今,已经拥有几座矿山以及名闻天下的莫家锻造坊。

虽说以莫家的手艺,大至战争用的铁炮战车,小至生活所需的锅碗瓢盆,都能制作得出来,但莫家最令人称道的仍是刀剑兵器的冶炼,这是由于莫家有一手独门绝活“九龙锻”,能将各种材料的杂质降到最低,并将材料的特性提到最高,所以制造出来的各式兵器是削铁如泥、刚韧并济、不易折损。

可惜这种功夫莫家一代只传一人,通常是嫡长子,百年以来以这种手法打造出来的兵器屈指可数,但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神兵利器。就算莫家家主一般不轻易出手,武林中人也莫不千里迢迢前来相求,只为得到一把好兵器,即使求不到一把神兵,莫家锻造坊训练出来的锻造冶炼师父都是好手,制出的兵器往往都是水准以上,能买到也是好的。

然而,就在柳州有名的大侠前来请求当时的莫家家主莫飞出手为他打造一把兵器时,莫飞却突然一病不起,三个月之后便呜呼哀哉。

偌大一个莫家,如今只剩掌权的莫老夫人,及莫飞二十三岁的长子莫宸,其余旁系皆不堪大用。就在众人以为莫家就要垮了的时候,莫宸竟出面接下了柳州大侠的请求,且亲手打造出一把惊世好剑,让世人莫不赞叹莫家后继有人。

莫宸果然已完整继承了九龙锻的制器功夫,此外,他还将自己在学堂认识的知交好友宋青涛,引入莫家锻造坊做帐房,藉着宋青涛精明的头脑,莫家锻造坊不仅撑住了,生意甚至蒸蒸日上,后势看好。

除此之外,莫宸的姨母嫁给了北方辽州知府柳权做官夫人,生有一女柳竹音,年纪小了莫宸五岁,姿容美丽,仪态端庄,与莫宸也算打小就相识,不过莫家比起柳权掌握的权势,那自然是差上一大截,想不到莫宸的才华却打动了柳权,让柳权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莫宸因此与柳竹音订了亲,他对柳竹音也有倾慕之意,自然是喜上眉梢,所以这订亲一事办得浩大庄重,在莫家本就神乎其技的名声外,又镀上了一层金。

原以为莫家就要一飞冲天了,想不到接下来莫家的景况,却是应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句话。

从某一天开始,莫宸不知为什么神智突然变得恍恍惚惚,莫老夫人请了无数大夫来看,皆无起色,原本他偶尔还会清醒,到过了几个月之后,却彻彻底底的傻了,完全无法控制言行。

莫老夫人慌得不行,莫家犹如乌云罩顶,幸而锻造坊还有能力强的宋青涛撑着,不至于让人蚕食鲸吞了去。最后由于病急乱投医,莫老夫人居然想到了冲喜这个方法,虽然有些对不起柳竹音,但她迟早得入门的,所以这件事便这么定了。

冲喜的消息一传入柳竹音耳中,原本还算温顺的她,居然难得地反抗了起来,她亲自找上了莫老夫人,声泪俱下的说她尚未做好过门的准备,而且她也不知如何服侍现在的莫宸。

莫老夫人也是从小看她长大,对她有着一份心疼,当然更忌惮她父亲的权势,也不好硬是逼迫,再加上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莫老夫人也有些犹疑了。

柳竹音见状,马上表示可以先让负责照料她起居的婢女雀儿做妾,一样能达到冲喜的效果,况且雀儿也比她更懂得如何照顾人。

莫老夫人闻言,心忖柳竹音只是晚点嫁,又不是不嫁了,便一口答应。

冲喜的这一日,莫府并没有请来任何外姓宾客,只是莫家的亲族意思意思凑了几桌,连新娘的花轿都是低调的由侧门进入,对比之下形成一幅萧索的景象。

进门的是个婢女,讲求门当户对的莫老夫人自然不可能办得多盛大,况且她还得考虑到柳家及柳竹音的心情,不过冲喜的意义还是要有,因此花轿、喜服一样不缺,但却只在府里热闹就算了。

新房中,穿着凤冠霞帔、盖着红盖头的雀儿,紧张又茫然的坐在喜床上,等着她未来丈夫的来临。

由于柳竹音隔一段时间就会到莫家小住一阵子,表面上是探亲,事实上自然是与莫宸培养感情。每当她来,莫家都是指派雀儿服侍柳竹音。

这次会被柳竹音推出来成为少爷冲喜的对象,雀儿直到现在仍然有作梦的感觉。

昨天都还是个小婢女,经过一个月落日出,她居然就摇身一变成了少爷的小妾,这变化快到令她措手不及。但身为一个从小就入府帮佣,没有背景没有依靠的小孤女,主子要她怎么做,她是没有反对的力量的。

何况,虽然莫宸人傻了,但能嫁给他,她是有一份欣喜的。

小时被卖入莫府后,她受了其他下人不少欺负,唯独少爷对她始终温和,从不颐指气使,即使少爷对每个下人都是这样的态度,但能够有这样的好主子,她真的很感恩了,更不用说少爷高大俊朗,风度翩翩,气质沉稳不浮躁,还挽救了陷入危机的莫家锻造坊,如此杰出俊才,哪个姑娘不会芳心萌动?

她自知与少爷是云泥之别,所以对少爷的恋慕只敢藏在心里,平时能远远的看他一眼就满足了,想不到少爷的一场傻病,居然让她有机会成为少爷的小妾,令她如何不浮想联翩?

终于,她房外传来了媒婆好声好气的说话声—

“来来来,新郎先进喜房……”

“竹音就在里面吗?我进去就可以看到她了吗?”

她听出这是少爷的声音,虽说像往常一般低沉有力,可是带了股傻气。

“可以可以,你先进去再说。”

“你们说竹音以后就可以天天跟我在一起,一直陪我玩了,对不对?”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接着门开了,莫宸被一把推了进来,然后砰的一声,房门又关了起来,似乎只要把人送进新房,其他的就不关媒婆和莫家其他人的事了。

莫名其妙被推进房里的莫宸,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头上还盖着布,穿得一身红通通的女人,他本能的以为这是在和他玩,欣喜地走了过去,粗鲁的一把抓起红盖头。

“竹音!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咦?”他突然止住了话,歪着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子。

她不是柳竹音那种精致的瓷美人儿,长得相当清秀可人,给人一种如沐春风、很舒服很耐看的感觉,只不过他满心满脑都是柳竹音,一发现床上的人居然不是她,当下就有些不开心。

“你不是竹音,你是雀儿。”莫宸呆愣地道。

“少爷,你认得我?”雀儿很是欣喜,她以为少爷从来不会注意到她这个不起眼的下人,想不到少爷即使傻了,还是叫得出她的名字。

然而她显然高兴得太早了,因为一听到她这么说,他倏地脸色一沉,吵闹的叫道:“你不是竹音!你不是竹音!我要竹音!”

他转身往房门走去,似乎是要出去找柳竹音,雀儿急忙起身拉住他的手。“少爷,你现在不能出去,要明天才行。”

“为什么?他们说是竹音在里面!他们骗我!我要去找他们,把竹音带回来!”莫宸气呼呼地说着。

“竹音小姐她……有事啊,雀儿先陪少爷玩,好吗?”雀儿强颜欢笑。

洞房花烛夜,丈夫却口口声声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她实在无法假装不难过,但她也明白她没有吃味的资格。

莫宸完全听不进雀儿的劝,他认定的事情就是一条路走到底,他只知道祖母和那个穿红衣的婆婆答应他的事没有做到,柳竹音也不见了,所以他用力甩开了她的手,直直往外头跑去。

雀儿也顾不得自己一身喜服,连忙拔腿狂追,想不到莫宸傻归傻,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他冲过了措手不及的侍卫,冲过了沿路想拦着他的奴仆们,专挑人多的地方去,一下子就冲到了喜宴的地方。

莫老夫人坐在主桌,一眼就看到该在喜房里的孙儿像头牛似的冲了过来,她的眉头马上紧紧皱起。

莫宸边跑边叫着柳竹音的名字,可是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看到她的人,接着他眸光一转,看到自己祖母,便急吼吼的冲到祖母跟前,抓着祖母的手急切的问道:“奶奶,竹音呢?他们说竹音会在房里等我的!”

这时候雀儿才气喘吁吁地赶到,但她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莫老夫人已冷冷地瞪视她,质问道:“雀儿,你怎么让少爷跑出来了?”

雀儿委屈地回道:“老夫人,少爷一心想见竹音小姐,就冲出了喜房,我……我抓不住他。”

“哼!一点用都没有!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让宸儿大闹喜宴,成何体统?!”莫老夫人见她居然也一身喜服闯进喜宴,越看越不满意。

“果然是个卑贱的奴婢,一点规矩都不懂。”主桌上一个一直嫉妒莫老夫人的姨婆,酸溜溜地说道:“以后莫宸还不知道要因为这个贱婢丢多少脸呢!”

“该不会自以为麻雀变凤凰,所以就嚣张得意起来了吧?这喜宴也是她能来的?要是我的媳妇儿啊,早就休掉她了!”另一个叔公也冷笑着道。莫家从祖辈早早就分家,所以莫家锻造坊再有名都没他的事,他自然也是心有不甘。

“雀儿,我说过,让你入门就是要你照顾少爷,你若照顾不好,留你在府中也没用了,你最好记住我的话。”莫老夫人觉得颜面尽失,便把气都撒在雀儿身上,根本不管雀儿这样纤细瘦小的身板哪有力气抓得住莫宸,遑论莫府根本也没有派人帮忙雀儿。“现在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少爷给我弄回房里去,到明天早上之前不准他出来,否则唯你是问!”

雀儿无奈地来到少爷身边,好声好气地道:“少爷,我们回房,好吗?我明天再带你去找竹音小姐……”

讵料莫宸在喜宴上也找不到柳竹音,深深觉得被骗了,甚至认定雀儿也跟着大伙儿一起骗他,于是他一手将雀儿推开。“你走开!你是雀儿不是竹音!你也要来骗我……”

雀儿脚步不稳摔跌在地,莫宸却是生气地冲出了喜宴会场,想到其他地方去找柳竹音,惹得一堆奴仆齐齐追去,连一些旁系家族的人也带着看好戏的心情跟了过去。

莫老夫人见情况失控,恨恨地甩了雀儿一个巴掌,让已经跌坐在地的她,头直接撞上了桌角,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还不快去追!呆坐在这儿做什么?”说完,莫老夫人也待不下去了,朝着孙儿消失的地方快步行去,爱孙心切的她,一时间也顾不得招呼还在座位上的宾客们。

而雀儿一脸茫然地扶着椅子站起身来,到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她会被推倒?为什么她会被打?只因为她是个不起眼的奴婢?只因为她嫁了不该嫁的人吗?

她抬起头,发现还留在现场的人,个个看着她的眼光不是讥讽、幸灾乐祸,就是同情,让她感到相当不舒服。

原本还对这场婚事有些期待的她,突然间感到心凉和害怕。她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她是不是注定永远无法得到丈夫的疼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