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包养名门妻 > 第二十章

包养名门妻 第二十章 作者 : 香弥

    【第九章】

    再隔了十天,楚天碧一案,仍查不到真凶,最后为名正言顺的还风远清白,平息满朝文武的猜疑,以及皇后和楚家的怨恨,金朝郡采用了孙络晴的办法,命那名随从上殿,要他当着众臣的面,指认那晚行凶的凶手。

    为了模拟出当夜的情景,大殿的门被阖上,里头的烛火泰半都熄灭了,只留下两盏红灯笼,一旁还有人在施放白烟,充当那晚的浓雾。

    十个人站在大殿之上,依着先前那名随从描述的当晚情景,轮流上前做出杀人的举动。

    “眼下这情景,就同楚天碧被杀那晚一样,你现在给朕指指,哪一个人是风远?”阗暗的大殿里,传来金朝郡低沉的嗓音。

    那名随从冷汗直流,他努力睁大眼,想看清那十个人的脸,但眼前茫茫的白烟和黑沉沉的一片,再加上这十人所穿的衣物又都一样,令他辨认不出究竟哪一个人是风远。

    等了半晌,金朝郡不耐烦的呵斥,“都看半天了,你还认不出来吗?”

    那名随从这才颤巍巍的抬手指了一个人,“是、是他。”

    金朝郡重哼一声,示意太监重新推开殿门,并点燃烛火。

    那十个人的脸顿时清晰的展露在众臣面前,风远就站在第三位,而那名随从指的却是第六人。

    风远上前抬起脚,一脚朝他踹过去,怒喝,“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将军在这儿呢,连本将军都认不出来,你还敢说你亲眼看见本将军行凶杀了楚天碧,你那双狗眼是白长了吗?说,是谁指使你诬陷本将军的?!”

    那名随从被踹倒在地,他顾不得擦去嘴边溢出的血,惊惶的爬起来澄清,“小人没有胡说,也没人指使小人,小人当晚确实瞧见有人穿着同风大将军一样的青绿色袍子,小人之所以记得那件袍子,是因为那日我家主子上孙姑娘那儿,被大将军打断手臂时,大将军穿的就是那件青绿色的衣袍。”

    风远暴怒道:“你连脸都没瞧清楚,凭着一件青绿色的衣袍,就一口咬定是我杀了楚天碧?”

    “不、不只有这样,还有、还有……”他被风远脸上那狰狞的怒色吓得结结巴巴,“小人逃、逃走时,昏过去前被一个人救了,那人在小人耳边说,杀死我家主子的人是风、风大将军,所以小人才会认为,风大将军就是凶手。”

    主子身死,身为随从的他却逃得一命,若没办法指认出凶手,他也难逃被问罪的命运,因此当时他虽未能看清杀人者的面容,却仍凭着这两点就一口咬定人是风远所杀,好为自个儿的护主不力脱罪。

    “那个人是谁?”风远磨着牙问。

    “她是、是掬红楼秀娘身边的一个侍婢。”那夜他被救时曾承诺过,不会将她牵扯进来,但此时此刻为保住自个儿的小命,不得不将她供出来。

    听到此处,丞相沙平水出声质问:“竟有此事,你先前为何隐瞒这事,没与本官说?”

    那随从哆嗦着跪在地上,颤抖的道:“小人、小人以为这件事不重要,所以没禀告大人。”

    金朝郡端坐在大殿高台之上,垂眸望着底下的众臣,从那随从指认不出风远,还有适才供出的那番话,事实已很清楚,这名随从乃遭人利用了。

    群臣交头接耳,低声谈论着这事。

    “连人都认不出来,那随从说的话不可信哪。”

    “我看他分明是怕主人家责问,为了脱罪,才随便诬赖风大将军。”

    “看来楚国舅并不是风大将军所杀。”

    严舒波也开口了,“皇上,臣认为杀害楚国舅之人,应是另有其人,且居心叵测的刻意纵放了这名随从,好让其诬陷风大将军,此事还请皇上明察,还风大将军一个清白。”

    听见严波舒为他说话,风远没领情,横他一眼,这家伙素来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会儿不过是看情势变了,才会替他说几句话,以彰显他的胸襟。

    沙平水也躬身一揖,请罪道:“皇上,臣先前未曾明查此事,以致冤枉风大将军,请皇上降罪。”

    风远冷笑的嘲讽他两句,“丞相先前不是死咬着说人是我所杀,这会儿话倒转得快啊。”

    “先前本官受此名随从蒙蔽,以至未能查清此案的疑点,冤枉风大将军,确是本官之过,本官在此向风大将军致歉。”沙平水不卑不亢的朝他拱手一揖。

    严舒波也替他说了几句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事也不能怪丞相,这椿案子乃有心人精心设下的阴谋,蓄意要构陷风大将军,丞相一时不察受人蒙蔽,也是情有可原。”他接着凉凉再说了句,“说来风大将军也该好好想想,是与谁结下了深仇大恨,竟有人设下此局想陷害风大将军。”

    风远这次罕见的附和他的话,“这事我自会查个清楚。”他接着向皇帝请旨,“皇上,请允臣亲自前往掬红楼搜查。”

    为了知道是哪个狗贼藏在暗处陷害他,风远带兵搜遍了掏红楼,却没找到那名随从所说的秀娘与她的侍婢,让那两人给先一步逃走了。

    但他来得太快,钟君秀的心腹没能全都逃掉,被逮到了几个,严刑审问之后,风远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这掬红楼的幕后东家便是那个逃掉的秀娘,而此人的闺名叫钟君秀,与前朝长平公主钟君秀同名同姓,就连此人的容貌也与传说中的长平公主相似。

    风远立即进宫将此事禀告皇上。

    闻知此事,金朝郡也惊诧道:“想不到下落不明的长平公主,竟会藏身在青楼里。”

    前朝覆灭后,他并无意要对前朝皇族赶尽杀绝,愿意归顺的,每个人皆能得到妥善的安置,身边虽有人监视着,却也有相当的自由。

    他也曾派人寻找长平公主,只要她无反心,便能得到与其他皇族后裔一样的礼遇,却迟迟没有她的下落。

    没想到在他几乎都要忘了这位长平公主时,却意外得知她的下落。

    风远接着道:“当年臣率领大军攻破安阳城,与她可说有灭国之恨,还误杀了她的丈夫,怪不得她处心积虑要设计陷害我,先前我遇刺之事,想必也是她唆使那批方胜训练的死士所为。”得知幕后主使者是钟君秀,这之前所有的事都能说得通了。

    “如今教她给逃掉,怕她杀你之心仍不死,你日后得多加防范。”金朝郡叮嘱了他一句。

    风远一脸豪气干云的拍着胸膛,“臣才不怕这些前朝余孽,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前朝苛政下,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就连他也是苛政的受害者。

    当年爹娘辛辛苦苦、没日没夜的种植着地里的庄稼,却还缴不出沉重的赋税,逼不得已才会带着他前去向亲戚借粮,却在半路上遭到那些山匪劫杀而死。

    如今天下已定,皇上取消前朝那些暴政,让百姓们得以休养生息,这些前朝余孽不在老鼠洞里躲着,还跑出来作祟,甚至欺到他头上来,他非要把这些人从老鼠洞里给一个个挖出来灭了不可。

    想起前生他被上百名死士围攻而死之事,风远心忖那暗害他之人,多半就是钟君秀,眼里忍不住露出杀气。

    金朝郡思忖这些前朝余孽若不清除,也不知哪天还会再生事,遂将此事交给风远来办,然而在瞥见他那一脸杀气腾腾的模样时,担心他杀戮太重,末了,他再交代了句,“倘若有人有心归顺,可以招降,无须赶尽杀绝。”

    “我的心腹还有不少人都没能来得及逃出来,若是他们被风远抓住,说不得有人会供出咱们的事。”狼狈的来到一处陈旧的宅子里,钟君秀看着眼前的男子,明艳的脸上透着恚怒。

    这几年,她倾注不少心血,栽培出一批花娘,替她收集情报,如今老巢被风远掀了,势必无法再回去,那些她费心栽培的花娘也来不及带走,心血全都打了水漂,教她恨透了风远。

    男人安抚道:“风远去得突然,我来不及提前向你通风报信,只能赶紧派亲信把你和几个心腹先接出来,至于其他的人,知道的不多,用不着太担忧。”

    其他几个她来不及带走的心腹,他已命人暗中灭了口,剩下的那些都是无足轻重之人,只知晓她的事,并不知他的事。

    “如今掬红楼被查抄了,眼下咱们该怎么办?”仓皇出逃,她仍有些余悸犹存。

    “没了掬红楼,难道咱们不能再另外弄一个吗?”青楼是搜集秘密与情报的好地方,他没打算就这么放弃。

    “再弄一个?”

    “没错,依样画葫芦,咱们再找个青楼暗地里买下,你再栽培那些花娘,替咱们打探消息。”

    钟君秀有些顾虑,“我现下的身分已曝露,万一让人认出来……”

    男人两手握着她的肩,一脸深情的表示,“这事用不着你亲自出面,你可以让身边的侍婢和嬷嬷来办,她们都对你忠心耿耿,事情交给她们,我也能放心。”

    她有些惊惶的心被他安抚了下来,绝艳的脸庞再次流露出自信的表情,“你放心,我会把这事办妥,风远绝对想不到,没了掬红楼,咱们会再另起炉灶。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早晚有一天,我会把风远给杀了。”虽然这次她损失一些手下,但她手上还掌握了一批人手,不至于满盘皆输。

    当年父皇昏庸无道,致使朝堂乌烟瘴气,百姓怨声载道,各地烽烟四起,她那时已有所警觉,开始暗地里募集一批人手,以防万一,因此才能在风远攻破安阳城时先一步遁逃,藏身在她暗中置办的掬红楼里,至于那些人手都被她放在外头,替她办事,此时掬红楼被封,这些人手并未遭到波及。

    “杀风远事小,咱们筹谋的才是大事,这回全怪方胜那老匹夫坏了咱们的好事,要不是他擅自对风远下毒,也不会连累你曝露了身分,让我先前安排好的计划不得不暂时取消。”男人将事情之所以败露全怪罪到方胜头上。

    提起方胜,钟君秀也满脸恼恨,“我早让人警告过他,先别对风远下手,但那老头竟敢对我阳奉阴违,背着我擅自行动,他自个儿找死不打紧,还拖我下水,要不是他自缢死了,我头一个先杀了他!”

    “事已至此,再怨他也无用,接下来咱们得先按兵不动,必须重新布署。”

    钟君秀神色阴狠道:“想要成就咱们的大事,得先除掉风远,不能再让他留着。金朝郡很倚重风远,把安阳城的防务和京畿大营都交给他掌管,他若死了,金朝郡一时之间未必能找到像风远那般让他可以完全信任的人来镇守安阳城,届时安阳城的防务定会松懈下来,也许咱们就能有机可趁。”

    男人提醒她,“以他的身手,要除掉他不容易,你先前派去的那六名死士,没撑多久便全都死在他手上,他这第一勇将之称,并非浪得虚名。”

    “哼,六个死士杀不死他,我就找来六十个、六百个,蟮多咬死象,我就不信耗不死他。”她发狠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包养名门妻最新章节 | 包养名门妻全文阅读 | 包养名门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