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包养名门妻 > 第十八章

包养名门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香弥

    孙络晴微微一楞,低头瞥了眼被他那只厚实温暖的大掌紧握住的手,再抬眸觑了观他,只见他两眼炯亮的盯着她猛瞧,那眼神一点都不像中了剧毒之人该有的眼神。

    她不动声色的问:“将军身上的毒可解了?”

    “太医已来瞧过……哎哟……”思念数日的心上人就在眼前,他再也按捺不住相思之情,大胆的佯作不支,整个人倒向她,借机将她搂抱在怀里,偷嗅着她身上的馨香。

    两名护卫原本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瞧见这一幕,顿时了悟,怪不得堂堂风大将军会突然扮起虚弱的模样,原来是想演苦肉计。

    风远痴恋孙络晴的事,他们早都知晓,见他这般,识相的没戳破,两人朝武步刚和叶满山使了个眼神,四人一块悄悄走了出去。

    “你们放心吧,风大将军并没有中毒,他发现送去的饭菜里有毒,并未吃下,反倒将计就计的假装中毒,被送来太医院。”

    武步刚一脸莫名,“大将军没中毒?你们方才怎么不直说呢,害我还以为大将军没救了,噫,不对啊,既然大将军没中毒,怎么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叶满山这时已回过味来,揶揄道:“大将军怕是正乐得看孙姑娘替他担忧的模样呢。”

    两名护卫窃笑,再提醒他们一件事,“大将军未中毒之事皇上已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泄露出去,你们出去也别露了口风。”

    而此时的房里,佳人在怀,风远确实乐得两眼都眯了起来,开怀得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啊,他媳妇儿好软好香好好抱。

    孙络晴的嗓音淡淡的在他耳边响起,“我瞧大将军中毒不轻。”

    “没那回事。”他抱着软玉温香,一脸陶醉,没留神的脱口而出。

    她秀眸微眯,却仍柔顺的待在他怀里,不疾不徐的启口道:“大将军这情况真是中毒了,不过大将军勿忧,此毒我能解,稍晚我便请太医调些大黄和黄连水,给大将军服下,保证汤药服下后,大将军的毒便能立即祛除。”

    听见那两味苦药的名字,风远整个人登时回过神来,看向她时,见她一副什么都明白的表情,只得讪讪的放开怀里的佳人,旋即便为自个儿骗她的事,找了个借口推托,“是皇上嘱咐我莫要让人知道我没中毒的事,好逮住那暗中对我下毒之人。”

    他无耻的直接把这事推到皇帝头上。

    说完,见她仍一脸凝肃的看着他,不禁心蟣uo枫罚貌换崾窃谄什殴室馄桑

    “你……生气了?”

    她轻摇螓首,“大将军没中毒,我高兴都来不及,又岂会生气,我只是在想,究竟是谁想谋害大将军。”方才发现他压根是在骗她之后,她确实有些动怒,可那怒气甫升起时,随即便被他那满腔的恋慕给扑灭了。

    他怀抱着她时那浓烈的情意,密密的包围着她,这人是如此思念着她在意着她,她哪里舍得再怪罪他。

    提起那谋害他的人,风远气不打一处来,“就是啊,也不知道那躲在暗处见不得人的耗子是谁,让我抓到,老子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她抬手轻抚着他那带胡碴子的脸,轻细的嗓音里透着抹怜惜,“这几天委屈大将军了。”

    他僵着身子动也不敢动,“不、不委屈。”

    啊,她在摸他的脸,他神色激动的想要仰天长啸,他今儿个不洗脸了,不不不,他这十天都不洗脸了!

    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猿臂一伸,重新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迭声呼唤着她的闺名,语无伦次,“络晴、络晴……你再多摸我几下……”

    见他俯下脸,等着她摸的模样,就仿佛像条大狗似的,她没忍住噗哧轻笑出声。

    风远看呆了,他两辈子都没见她这般笑过,看得眼睛发直。

    她含着一抹浅笑,抬手再抚上他那张阴柔俊美的面容,他脸上那些胡碴子,微微扎着她细嫩的手心,那酥酥痒痒的感觉,就如同她此时心里的感觉。

    他不敢眨眼,唯恐漏看了她脸上的任何表情,他的络晴是这么的美,美得让他整个胸口都在发颤着,他情难自禁的徐徐靠向她。

    当他的唇瓣轻触到她的芳唇,那一瞬间,时光仿佛凝固住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就在那一触之间,仿佛凭空多了道心桥,连通了他们两人的心,他走进了她幽闭多年的心扉,在她心坎里刻下了他的名字,她也穿越那道心桥,来到他的心房,她在那里看见了数不清的姑娘,然而再细看那些姑娘,一个个都长着与她一模一样的面容。

    她呆怔得傻住,下一瞬,眼眶猛地发烫,泛起了水泽,这个人、这个人的心里竟满满都是她!

    “怎么哭了?”见她忽然落泪,风远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自个儿做错了什么,竟把她给惹哭了“风远!”她轻唤着他的名字,抬手回抱着他,柔顺的依偶在他怀里,郑重的许下承诺,“今后我与君不离不弃,携手偕老。”她话甫说完,就听见另一道嗓音插了进来——

    “好一个携手偕老!”

    孙络晴转身望向来人,虽未曾得见当今皇帝的圣颜,但她至少认得出他身上穿的那身绣着五爪飞龙的玄色龙袍,因而急忙躬身拜下,“民女拜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金朝郡朝她抬了抬手,“免礼,起来吧。”

    “谢皇上。”她徐徐起身,低垂螓首。

    “皇上,络晴她是听说臣中毒了,心急的跟武步刚他们过来看望臣。”担心皇帝的威仪会把他的络晴给吓到,风远急忙下榻,挡在她跟前。心中也有些着恼,他与络晴正卿卿我我、浓情密意,皇上偏这时跑来,坏了他们两人的好事。

    金朝郡见他这般护着孙络晴,呵斥了他一句,“朕不是嘱咐你,别让人知道你没中毒,你说你现在像是中毒的样子吗?”

    “络晴是我媳妇,不是外人。”风远回答得理直气壮。

    “这都还没成亲,哪里能算是你媳妇。”因着先前她曾让风远为她吃了一番苦头,金朝郡有些不喜孙络晴,不过适才进来时恰好听见她对风远说的那句话,对她倒是多了分好感。

    风远涎着脸与皇帝商量,“皇上,您看能不能把大婚的日期给挪近一点?”

    方才她亲口向他承诺的那句不离不弃、携手偕老的话,把他给喜得快飞上了天,想到还要两个月才能把她娶回去,他等不及了,巴不得今晚就迎娶她过门。

    金朝郡见他一遇上与孙络晴有关的事就净说些糊涂话,没好气的横他一眼,“婚期是观星台依你俩的八字所定,岂是能随便改来改去。”

    “不能改啊。”风远一脸失望。

    金朝郡恨铁不成钢的训斥他,“下毒想毒死你的人还未查到,栽赃嫁祸你杀害楚天碧的幕后真凶也没个头绪,若是一个月后还查不出真凶来,别说成亲,你这条小命能不能保得住都还成问题,你还有心思想这些,先顾着自个儿的小命吧。”

    听他提及这事,孙络晴肃声问:“皇上,依您看,嫁祸风远的幕后真凶,与下毒之人会不会是同一人?”

    “不无可能。”金朝郡沉吟道。

    风远皱起眉,“这个人大费周章杀死楚天碧,构陷于我,难道为的就是要陷我于天牢里,再下毒毒死我?”

    听出他话里对此似是颇有怀疑,孙络晴看向他,“你觉得不是同一人?”

    风远摇头,“我也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只是凭着直觉,觉得这两件事似乎不是同一人所为。”

    他的直觉,曾在战场上救过他多次。

    金朝郡说道:“待查出是谁想下毒毒害你,就能知此事是不是同一人所为了。”

    杀害楚天碧的幕后真凶也许不好查,但那下毒之人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在天牢里下毒,就算把天牢整个翻了遍,他也要把这人给揪出来。

    刑部在皇帝的命令下,派出断案高手曹问,前来调查天牢下毒一案。整个天牢里的所有人全都被严审了一遍,其中但凡有机会接触到饭菜之人,更是被严查的重点。

    虽被关押在天牢,但与其他人不同,风远的饭食是由御膳房送去,由此也可见皇上对他的宠爱。

    从送饭菜到天牢里的人查到做饭菜之人,再查到送饭菜时沿途经过哪些地方、遇见过哪些人,曹问全都巨细靡遗的查了个一清二楚。

    花了数天审问后,一个一个排除嫌疑,最后只剩下一个涉嫌之人,曹问未曾将其拘来审问,因他的官位比对方低。

    他将此事禀告皇上,“微臣清查后,这些人都没有嫌疑,唯有一人,微臣尚未拘提审问。”

    曹问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肤色微黑,五官粗扩,为人一丝不苟,心细如发。

    “是何人?”

    “礼部尚书方大人。”

    听他提及此人,金朝郡诧道:“方胜?你为何会怀疑是他在饭菜里动了手脚?”

    “那日送饭菜过去的太监沿途曾与六个人接触过,其中三名太监、两名宫女,这五人微臣都已审问过,已排除是他们下毒的可能,而后就在快到天牢前,这太监遇见方大人,方大人竟叫住了他,刻意与他叙了几句话,且就在两人说话时,方大人忽然一个踉跄,撞掉了提篮的盖子。”

    听完他所述,金朝郡思忖道:“所以你怀疑他有可能伺机在饭菜里下毒?”

    “他先是叫住那太监,问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又再不慎撞掉提篮的盖子,这番行径确实有可疑之处。”

    金朝郡即刻命人传召礼部尚书方胜觐见,在等待方胜前来时,他看向曹问吩咐,“方胜过来之后,你无须顾忌他的身分,有朕在,你该怎么审问便怎么审问,朕要知道究竟是谁对风远下的毒。”

    “微臣遵旨,”曹问躬身领命,接着提出一个要求,“请皇上允臣再召两人前来。”

    听完始末,金朝郡答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包养名门妻最新章节 | 包养名门妻全文阅读 | 包养名门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