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包养名门妻 > 第三章

包养名门妻 第三章 作者 : 香弥

    【第二章】

    重生后,风远只有两件事要办,第一件事是揪出背后谋害他之人,第二件事是赢得孙络晴的芳心,重新迎娶她为妻。

    前生,好不容易找到孙络晴的下落,他兴匆匆前去本想与她相认,岂知她竟不认得他了,他一时气恼,不慎误伤一个来买粥的客人,两人一言不合,动起手,砸了她的粥铺。

    最后他们两人被她给撵了出去,因这事,让他在孙络晴面前留下坏印象,再之后每次见着他,她都冷着脸没好脸色。

    而后在得知她遭赖文硕退婚之事,他替她心疼不平,就在某次遇见赖文硕时,一时气不过,替她狠揍了赖文硕一顿。

    赖文硕不肯罢休,以他无故殴打朝廷官员为由,将事情闹到皇上跟前,因为这事,让她的行踪曝露了出来,给她带来不少困扰和麻烦,甚至开始传出对她不利的流言,诬指她与他之间不清不白。

    得知这事后,为维护她的名声,他当即向皇上请旨,要娶她为妻。

    皇上赐婚,最后她不得不嫁给他。

    两人因此前的诸多误会,以致婚后“相敬如冰”,他觉得她不识好歹,他一片好心被她当成驴肝肺,同时他心中也存着几分自卑,觉得自个儿是个粗野的莽夫,琴棋书画样样不通,与才貌兼备的妻子说不上话,两人心结越结越深。

    后来有次,他听见有人拿他来和她前未婚夫赖文硕相比,认为她这个大才女最后竟嫁给了个武夫,不啻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替她不值。回来见到她,她又摆着张冷脸给他看,让他深深觉得她定也是这般认为,所以瞧不上他,为此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然而面对他的怒气,她从不多解释什么,就彷佛他在无理取闹似的。

    直到那次父母忌日,他携着她返乡要祭拜双亲,却在她的包袱里,意外发现那几封她与赖文硕来往的书信,登时把他给气得火冒三丈,厉声质问她,以至后来……

    此时的他,已能平心静气的看出疑点,那些书信全是她写给赖文硕,本该在赖文硕手里才是,又怎会无端出现在她的包袱里,必是有人蓄意偷放,那么偷放之人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是想藉此来挑拨离间他们夫妻?还是为了引他分心,让他在盛怒之中,无法察觉那些埋伏的刺客?

    不管目的如何,都其心可诛,他绝饶不了幕后主使之人。

    但此时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孙络晴对他留下好印象。

    他不能再像前生一样,鲁莽的给她惹来麻烦。

    皇上说这楚天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于是他为了找楚天碧,来到安阳城的一处青楼,掬红楼。

    “风大将军想跟我学琴棋书画,这是为何?”正在听歌姬唱曲的楚天碧听见他提出的要求,玩味的询问。

    “我突然对这些感兴趣,楚国舅要怎么样才肯教我,尽避开出条件来。”

    楚天碧眸底滑过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风大将军若想学琴棋书画,得先学着风花雪月,寻欢作乐,来,妳们俩过去伺候大将军。”他让坐在他身边服侍的花娘过去。

    风远在她们靠近时,嗅闻到她们身上那浓郁的脂粉味,厌烦的抬手斥退她们,不让她们接近。

    “滚,别来烦我。”

    “风大将军莫非是嫌她们的模样入不了眼?要不我让老鸨再叫几个姑娘进来让你挑选。”

    “用不着,我方才已道明来意,楚国舅肯不肯教,回我一句话就是。”他不耐烦道。在他眼里,楚天碧不过是沾了皇后裙带之光的纨裤子弟,他虽是有求于他,却也没真把这人看在眼里。

    楚天碧那张俊秀的脸庞呵呵笑出声,“风大将军可真心急,这掬红楼的琴师和歌姬,可是名闻遐迩,风大将军既然来了,何不坐下聆赏一番,其他的事稍后再谈。”

    风远按捺着性子勉强坐下。

    楚天碧抬手示意被他打断的歌姬继续唱曲,琴声奏起。

    风远原以为楚天碧方才如此称赞那琴师与歌姬,必会好好欣赏,哪料到,他竟左拥右抱,举止轻佻放荡,像个急色|鬼,毫不顾忌的挑开怀里花娘的衣襟,探手恣意揉捏着那柔软的胸脯,引得那花娘娇嗔浪叫,最后竟索性将人整个抱坐在腿上,亲吻着那花娘的嘴。

    “瞧妳这叫声把我给叫得都上火了,妳可要负责把我这火给灭了。”

    “楚爷要奴家怎么灭火,是用嘴儿呢,还是……”那花娘咯咯而笑,媚眼如丝。

    “妳是想用上面的嘴儿呢还是下面的嘴儿?”

    听见他们的yin声秽语,风远委实再也坐不住,霍地起身。

    见他要走,楚天碧脸上透着抹谑笑,“噫,风大将军这么快要走啦?!”

    风远黑着脸,丢下一句话,“算我找错人了。”便拂袖离去。

    “呵呵呵,八成是妳们伺候不好,才惹得风大将军败兴而归。”楚天碧捏着怀里花娘的俏鼻,笑斥。

    他怀里的花娘娇嗔,“欸,楚国舅可冤枉咱们姊妹了,是风大将军不让咱们姊妹伺候,咱们才靠近他,他就把咱们给挥开,一点都不解风情。”

    “好好好,冤枉妳们了……”他正要说什么,有人推开雅间的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名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那女子有着一张绝艳的脸庞,眼波流转之间流露出一抹妖娆妩媚的风情,她扬手一挥,屋里的琴师和歌姬花娘即刻起身退了出去。

    雅间里只剩下她与楚天碧,她走近他,出声询问,“风远怎么突然来找国舅爷?”

    楚天碧脸上一扫适才那抹yin靡之色,抬手撩起那女子披散在肩上的一绺青丝,缠绕在指间把玩,“他说想跟我学琴棋书画。”

    “好端端的,他一个武夫,怎么突然间想学琴棋书画?”

    “谁知道呢。”回了句,他亲昵的搂住她,深吸一口气,陶醉的嗅闻着她身上那抹淡雅的馨香。

    她抬起纤纤玉手抵在他胸膛,柔声启口,“国舅爷,帮我一个忙可好?”

    昔日里深居简出,纵有第一才女之誉,但见过孙络晴真容之人并不多,隐姓埋名开了粥铺后,更没人认出她就是孙太傅之女。

    但孙络晴怀疑,近来那位每日一早都到粥铺喝粥的男子,似是知晓她的身分,但除了头一回过来,他直闯厨房之后,接下来他每次来都是喝上五碗粥便走。

    今日一早,他一样在喝了五碗粥后离开,福伯无意间从一位刚进来的客倌那里得知了此人的身分。

    “想不到你们这粥铺的粥,就连风大将军都爱吃。”

    “你说那人是风大将军?”福伯讶道。

    “错不了,我见过风大将军几次,认得他的模样。”

    孙络晴随后从福伯那里听闻此事,确认了一件事。“先前他找上门来,必是知晓了我的身分。”

    福伯忖道:“当年老爷曾救过他一命,这风远来找小姐,莫非是为了报恩?”事情都隔十几年了,这么多年不见,他们都不认得风远长大后的模样,因此先前才没能认出他来,不过他们早从传闻中猜到这位风大将军就是老爷昔日曾救过的那个孩子。

    闻言,紫娟双眼一亮,“小姐,若是咱们能有风大将军当靠山,就用不着再担心泄露您的身分会招来麻烦了。”

    孙络晴轻摇螓首,“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下咱们过得好好的,没必要去攀这门关系。”如今她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不想再牵扯出昔日的恩怨。

    这几年来,她曾听说过不少风远的事迹,却没想到他会找上门来。

    十几年前,她随爹去寻访亲友,她在一处草丛里意外发现受伤的他,爹便将他送去医馆。

    她还记得那时刚失去父母的他,悲怒得直嚷着要去杀了那些山匪为父母报仇。

    她当时冷冷对他说:“你若真跑去找那些山匪,只是去送命而已,你若急着想去送死就去吧,等你死了以后,你父母的仇就没人可替他们报了。”

    “我才不会死,我要杀死他们!”被她这般看轻,他龇牙咧嘴,满脸愤怒。

    “你还是小孩,杀不死他们。”她一点也不看好他能成功。

    “我会杀了他们的!”他两手紧握着拳头,怒红了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

    “你杀不了。”她摇头,继续冷言冷语的打击他,“你又不懂武功,打不过那些坏人,你若想报仇,只有学会绝世武功,才能打败那些人。”在这之前,她才刚看过一本乡野奇谈,里头描述一位江湖大侠因遭人追杀跌落悬崖,却在悬崖下遇到一位高人,从而学得绝世武艺,学成之后,他为自己报了仇,而后浪迹江湖,四处行侠仗义。

    因此在她当时小小的心灵里,认为他想报仇,只有像那书里的那位大侠一样学会绝世武功,才能手刃仇人。

    没想到这番话竟激励了他,在爹带着她和风远准备返回安阳城时,意外遇见镇江王。

    在镇江王殷切相邀下,爹带着他们前往镇江王府作客,到镇江王府后,风远发现王府里的武师武功高强,遂缠着武师想学武功。

    这事被当时仍是镇江王世子的当今皇上给瞧见,作主留下他,让他跟着王府里的武师习武。

    她与爹在镇江王府盘桓了几日便离开,在她离开那日,他紧握着小拳头,信誓旦旦对她说:“妳等着,我一定会给我爹娘报仇,杀光那些山匪。”

    时隔多年,当年那个因为父母被山匪所杀、满心悲愤的风远,已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军。

    如今威风不可一世的他,父母之仇应是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包养名门妻最新章节 | 包养名门妻全文阅读 | 包养名门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