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包养名门妻 > 楔子

包养名门妻 楔子 作者 : 香弥

    寂静的深夜,阒暗的房里,躺在床榻上沉睡的女子陷入一场梦境中——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作梦,在梦里,她就像一个旁观者,冷眼看着这场梦境从起先的几句争执,最后演变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近一个月来她夜夜都作着相同的梦。

    她既是梦中之人,同时也是一个旁观者,她不明为何会这般,这感觉说不出的怪异,她改变不了梦境的结局,只能默默看着。

    匡地一声,摆在桌案上的茶盏被男子扫落,碎了一地。

    一如既往,她瞧不清梦中那男子的面容,他的五官彷佛笼罩在一层薄纱里,她无法看得真切,却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我知道妳当初委身下嫁给我是迫不得已,妳一直瞧不起我这个不懂琴棋书画的武夫,可我自问迎娶妳之后,待妳不薄,从未亏待妳,妳竟背着我与他私下来往,妳这么做对得起我吗?”

    梦里的她黛眉微蹙,丈夫这般动怒,令她有些讶异,却不容他以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冤枉她,“自嫁你为妻之后,我从未与任何男子私下来往。”

    “那这几封书信是怎么回事?这上头的笔迹分明是妳所写!”男子质疑的将手上的几封书信抛到妻子面前。

    她拾起掉落在面前的一封信,看了之后,将其他几封信也一一捡起来观看,静默半晌,方启口道:“这些信是我嫁给你前所写,那时我与他尚有婚约在身,正论及婚嫁。”

    “所以妳至今仍对他念念不忘!”男子嘶哑的嗓音里透着一丝痛楚。

    对他的指责,她矢口否认,“我没有。”当年那人退婚时,她与他之间的情分,就如同那被取消的婚约一样,已恩断义绝,嫁给他时,她的心里早无此人的存在。

    “妳……”他刚要开口,一支箭矢破窗疾射而入,他一惊,扑倒她,将她护在身下,下一瞬,数支飞箭紧接而至。

    “趴着,不要起身。”他叮嘱她一声,扬声朝屋外的手下问:“外头发生何事?”

    无人应答。

    男子几个箭步,来到一面墙边,摘下挂在墙上的佩剑,手持长剑打落射进来的那些箭矢,再朝外喊了几声,仍是无人回应,他心中一凛,低咒一声,“该不会全被灭了吧?!”这次回乡祭拜父母,他带的人不多,只有六、七个手下随行。

    “这是怎么回事?”望见密集的羽箭不停射进屋里,她娟美的脸庞面露一丝惊惶。

    男子伏低身子走过去,将妻子小心藏在角落里,再搬来一张桌子,翻过面,遮挡在妻子的身前,不让那些射进来的箭矢伤及她,一边安抚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妳莫怕,小心躲好,我出去宰了那些放冷箭的人。”

    “外头情势不明,太危险了,你别出去。”即使不知发生何事,但从不断射入屋里的那些飞箭,也看得出他们多半是遇袭了,她拽着他的手臂,想阻止他离开。

    “就是情势不明,才得出去瞧瞧,否则躲在屋里,万一对方放了火箭,咱们可就要被活生生烧死在这里。妳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妳有事。”说完,他捡起数支箭矢,一手持剑,拉开门板走出去。

    躲在角落的她,听见外头传来他咆哮的怒吼声——

    “哪来里的龟孙子,胆敢放冷箭偷袭本将军,给爷滚出来!”

    没人响应他,但射入屋里的箭停了,接着她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兵器相击的声音,以及他的咒骂声——

    “藏头露尾的鼠辈,是谁派你们来行刺本将军?!”

    她心头隐隐掠过一抹不祥之感,无法再安然躲在角落,推开遮挡在前的桌子,起身走到窗边,透过被那些箭矢扎破的窗子,她看见丈夫被数名蒙面黑衣人围困。

    她素知丈夫身手矫健,勇猛过人,可见他被这么多人围攻,仍教她心头一紧,衣袖下的手紧掐着掌心。

    那几人出手狠厉毫不留情,但仍敌不过剽悍如虎的丈夫,几息之间,已有数人倒下。

    瞥见丈夫背后遭人砍了一刀,她捂住嘴,阻止自己叫出声。

    没花多久的时间,他收拾了那些围攻他的刺客,飞快进了屋里,拽着她的手腕,语气急切道:“跟我来!”

    她没多问,快步跟着他走。

    他领着她一路朝马房而去,来到马房,他牵出马,扶她上去,他翻身坐在她身后,就在他们即将离开时,又有一群刺客追上来,人数比起适才还要更多。

    他们陷入包围。

    刀光剑影,直逼她而来,她惊骇得屏住气息,坐在她身后的丈夫,悍然的挥动着手里的长剑,将那些刀剑全都挡下。

    “滚!”他怒喝,夹紧马腹,催促跟随他多年的爱驹突围而出。

    马儿扬蹄嘶鸣,载着主人闯出刺客的包围。

    有几名刺客随即拉出马房里其他的马匹,紧追上去,剩下的刺客各自去骑了自己的坐骑。

    嗅到身后传来的血腥味,她知道丈夫的身上又再添了数道伤口,她担忧他的伤势,但此时此刻,她不能出声让他分心。

    后方紧追而来的马蹄声,彷佛勾魂使者的夺命催魂声,她苍白着脸,抑住心中的恐惧,紧抿着唇。

    刺骨的寒风迎面刮来,但此时她什么也感觉不到,只期望他们能尽快摆脱身后那群杀手。

    她不知道马儿跑了多久,直到腰间被人搂住,才察觉马儿已停了下来。

    他靠近她耳畔,嘶哑的嗓音轻吐了句,“没事了……”

    话未说完,她身后一空,他整个人从马背上摔落。

    见状,她连忙爬下马背,试图想扶起力竭的丈夫。

    “我扶你去找大夫。”他身上浓郁的血腥味让她骇然。

    他轻轻摇头,推开她搀扶的手,眷恋不舍的深深注视着她,对她说出最后一句话,“倘若妳真对他旧情难忘,便去……”

    他虽没指名道姓,她却知道他话里指的人是谁,她气恼他竟到现在还不相信她,神色激动的澄清,“我早已与他恩断义绝,你为何不信我?自嫁给你,我便一心一意对你,从未有过二心!”

    他唇瓣微动,似是想说什么,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含恨咽下最后一口气,瞠瞪着不肯阖上的双眼,彷佛死不瞑目。

    “不,别丢下我——”

    在悲凄的哀泣声中,她悠悠从梦境里醒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包养名门妻最新章节 | 包养名门妻全文阅读 | 包养名门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