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男横行来霸爱 > 第十四章

恶男横行来霸爱 第十四章 作者 : 乔湛

    【第十章】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

    就在陆美雅以为这份幸福会持续下去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来到了她的烘焙坊,这人就是一直想将严纶据为己有的傅冬妮。

    当傅冬妮得知严纶交了女朋友的消息,而且两个人感情还很好时,整个人简直要崩溃了,所以迫不及待地从国外回来,她透过征信社找到陆美雅工作的地点,风风火火地上门了。

    因为这会正值中午,店里的客人并不多,陆美雅让阿梅外出用餐,而她则留下来看店,这时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走了进来,陆美雅扬起笑容,柔声道:“你好,欢迎光临。”

    “我找陆美雅。”相较于陆美雅的亲切,来人的语气就不怎么好了,甚至有那么一丝盛气凌人的意味。

    陆美雅倒不在意,毕竟这里是她做生意的地方,什么难缠的客人都曾遇见过,所以她脸上表情不变,微笑道:“我是,不知道这位小姐找我什么事?”

    “你就是陆美雅?”傅冬妮画着精致妆容的双眼透着浓浓的不屑,显然无法接受严纶喜欢的是一个丝毫比不上自已的普通女子。

    陆美雅不解她为何对自己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但她仍是保持着最后的风度,再次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要你离开阿纶哥。”傅冬妮直接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陆美雅蹙了蹙眉,不是很明白她的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就是为了钱才跟阿纶哥在一起的吗。你要多少,我给你,马上给我滚出阿纶哥的世界。”在傅冬妮的理解中,打发陆美雅这种穷酸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金钱。

    而她的态度显然也激怒了陆美雅,她双手环胸,毫不畏惧地对上傅冬妮,说:“小姐,我不知道你说的阿纶哥是谁,但这是我的地方,我现在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你敢叫我滚?”傅冬妮瞪大眼。

    自己没有叫她滚,但也是差不多这个意思就对了,陆美雅心里暗想着。没多久陆美雅又听见傅冬妮愤怒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很是盛气凌人,“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没兴趣知道。”陆美雅耸了耸肩,完全没有被她高傲的态度所刺激到。

    “你……”傅冬妮气结,她没想到陆美雅这么难搞,她以为只要她说出自己是严纶的未婚妻,这个女人就会知难而退,没想到结果根本不是这样的。

    不过想想也是啦,如果她没有手段的话,严纶怎么会被她霸占这么久,想到这里,傅冬妮本就燃烧中的气焰烧得更旺了,呛声道:“我是严纶的未婚妻。”

    “什么?”虽然早料到这女人来者不善,而她口口声声阿纶哥、阿纶哥,陆美雅大致猜到与自己的万人迷男友有关,但完全没料到这女人会说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陆美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因这个消息猛然一滞,但她很快想起自己答应过严纶要相信他,所以她必须冷静,她不能因从没谋面过的女人三言两语就怀疑他,毕竟交往之后,她确实没见过他身边有出现其他的女人。

    陆美雅虽然心里有些乱,但还是故作冷静地看着傅冬妮,冷冷道:“小姐,如果你再继续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要报警了。”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说的话,就像我很难相信阿纶哥背着我交了女朋友一样,不过我相信阿纶哥只是一时被你迷惑而已。我们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不管怎么说,他最后都是会回到我身边的。”说完这些话,傅冬妮明显看见陆美雅表情变了一下。她火上浇油道:“我是不希望你越陷越深才会好心劝你离开,因为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到时你受到的伤害只会更大而已。”丢下这些话,傅冬妮随手从桌面拿了张陆美雅的名片就离开。

    傅冬妮离开后,陆美雅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她原本想打电话跟严纶求证的,但她还是让自己相信他,她相信严纶,他不会欺骗她的,所以打消了求证的想法。

    离开烘焙坊的傅冬妮开车直接去了严家,严妈妈热情地欢迎。

    “严妈妈,阿纶哥不在吗?”傅冬妮左右顾盼偌大的客厅。

    “他最近很忙,没什么时间回家呢。”

    “听说阿纶哥回济和帮忙了?”这些消息傅冬妮是从她爸妈那里得知的。

    “嗯,他终于想通了,我真是太高兴了。”严妈妈的言辞之中尽是欢喜之情,对于儿子突然答应回自家医院帮忙,严妈妈虽然很意外,但并没有追问太多,反正他能回来就好。

    “可是我这边得到的消息并不是这样的。”说出这话的时候,傅冬妮的眼眸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只是严妈妈没有发现。

    “冬妮,你为什么这么说?”严妈妈对傅冬妮的话感到很意外。

    “其实我也是听我一个朋友说的啦,她是阿纶哥之前医院的同事,说是有一次看见一个女人到医院找阿纶哥,不小心听到了两个人在吵架,原来是那个女人发现了阿纶哥是济和医院的继承人,所以她就威胁阿纶哥不回家继承家业的话就要跟他分手。”傅冬妮胡乱编着,目的就是为了让严妈妈对陆美雅有偏见。

    “有这种事?”严妈妈听得直皱眉,“那阿纶现在还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嗯,听说阿纶哥很爱那个女人,两个人现在已经同居了,如果阿纶哥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肯定是愿意祝福他的,可是……”傅冬妮突然流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

    “可是什么?”严妈妈变得紧张起来。

    “可是那个女人是因为钱才和阿纶哥在一起的。”说到这里,傅冬妮悄悄观察了下严妈妈的表情,发现她果然在生气。

    没错,严妈妈确实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爱上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更可恶的是,那个女人还威胁儿子不回家继承家业就分手,这不是看中儿子的家世又是什么?

    “冬妮,你知道那个女人在哪里吗?我要去找她。”严妈妈此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没有办法保持平时的冷静跟理智。

    “严妈妈,你要做什么?”见自己的计谋得逞,傅冬妮心里很高兴,但表面却是不动声色。

    “我要让那个女人离开我儿子,我绝不接受自己儿子身边留着一个这样的人。”严妈妈的态度很坚决。

    “可是,阿纶哥知道的话一定会发火的。”想到那个后果,傅冬妮不觉有些害怕。

    “哼,难道他还会为了一个女人跟自己的妈妈翻脸不成?”严妈妈不相信儿子会这么对自己。

    既然严妈妈都这么说了,傅冬妮不由得也壮起了胆子,况且她深信只要严妈妈将陆美雅从严纶身边赶走,她就有机会取而代之,成为严纶心尖上的那个人了。

    当天下午,严妈妈就带着傅冬妮出现在陆美雅的烘焙坊里。

    陆美雅对于傅冬妮的再次出现感到惊讶,然而更惊讶的是,她这次还带了一个人过来。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站在门口附近的阿梅一见客人上门,礼貌地迎了上去,陆美雅为客人结了帐后,走到阿梅身边,说:“她们是来找我的。”

    “哦。”阿梅以为是老板娘的朋友,没说什么就走开了。

    陆美雅虽然不知道傅冬妮又回来找自己是想做什么,但对方没表态之前她也不会轻举妄动。

    “请问又有什么事吗?”她不咸不淡地问道。

    严妈妈并没有留意她的问话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陆美雅的态度有些目中无人,原本还打算跟她好好商量

    的,看来根本没必要。

    “听说你跟我儿子在一起?”严妈妈口气不大好地开口。

    陆美雅原本还在心里猜测她的身分,听了她的话后就了然了,而且她口中的听说,很明显就是听身边的傅冬妮说的。

    虽然严妈妈态度算不上好,但毕竟是长辈,陆美雅仍是礼貌问候,“伯母,你好。”

    一见她态度转变,严妈妈更是认为陆美雅善于攻心计,心底对她的厌恶更明显了,“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套关系的。”

    陆美雅沉默,既然人家不想跟她说话,那她不说话便是。

    严妈妈冷冷一哼,不客气地说:“我今天来是有些话告诉你,别以为搭上我儿子就可以麻雀变凤凰,我们严家是绝不可能接受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进门的。”

    “伯母,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她爱慕虚荣,她哪里爱慕虚荣了。她和严纶在一起,除了他别有心思的小礼物,她从没接受过他任何贵重的物品,而严纶也深知她的性格,所以并不会刻意买奢侈品来讨好她,可是她还是被冠上了爱慕虚荣的名号,这是为什么?

    虽然陆美雅已经在极力地隐藏自己的情绪,可她还是无法不被伤害,只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傅冬妮嘴角得意的笑时,她顿时明白过来是什么回事了。

    “严妈妈是在保留你的尊严,没想到你这么不知廉耻,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都知道你曾经当过别人的小三的事情。”傅冬妮故意说出征信社查到的讯息来打击她。

    闻言,陆美雅脸色一白,虽然这件事情早已过去,而她自始至终都是清白的,可每每有人提起,她都觉得难堪。

    就在她难过得不知如何是好时,一道男声忽然从门外飘了过来,带着明显的怒火,同时传入在场几人的耳中,“你们这是干什么?”说话的人正是严纶。

    他原本正在医院忙着开会,由于这阵子刚回自家医院接手新工作,他有太多事情要忙了,因此已经有几天没能好好陪陆美雅,正打算会议结束就过来接她,没想到会议途突然接到阿梅的电话,说是有人来店里欺负陆美雅,一听见这个消息,严纶他再也无法冷静,急匆匆结束会议就往这边赶来。

    “阿纶,你怎么来了?”对于严纶的出现,陆美雅感到很惊讶,因为她很清楚这段时间的他有多忙,可是不得不承认,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她很开心,至少她不用再一个人面对他的妈妈了。

    严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身面对着自己的妈妈,不甚高兴地问:“妈,你这是在做什么?”

    严妈妈本来还很高兴见到儿子,现在听见他用这种质问的语气跟自己讲话,内心既伤心又愤怒,“你竟然用这种态度跟我讲话。”而且还是在一个她讨厌的女人面前,这教她情何以堪。

    “妈,如果你不希望我用这种态度对待你,你就不该用这种态度对待我身边的人。”严纶颦眉说着。

    “你……”严妈妈自知理亏,可一想到陆美雅接近儿子只是贪图虚荣,她不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有什么不对,“没错,我今天就是特地来找她的。我们严家不会接受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她配不上你。”

    “爱慕虚荣?”严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凭哪一点认为她爱慕虚荣?”

    说话的同时,严纶的目光扫过一旁的傅冬妮,只见她拼命地闪躲,他顿时有些明白了。

    “傅冬妮,是你跟我妈讲了什么,对不对?”不然一向明白事理的妈妈不会做这些没理智的事情。

    傅冬妮被点了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严妈妈已经替她回答了,“不关妮妮的事,这些都是我自己了解到的,这个女人贪图你严家继承人的身分,就连你决定回济和也是因为她,不是吗?”

    “没错,我是因为她才回济和的。”严纶沉声打断她的话,“可是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些原因,而是我自己的决定,因为我知道她就是我一直在等的那个人,是她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所以我决定不再逃避而已。”

    严妈妈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些,惊讶住了,更意想不到的是,一向放浪不羁的儿子居然有定下来的打算。而且现在冷静一想,儿子从来就不是容易妥协的人,所以他真是因为爱她才决定回济和的,而不是自己以为的被她威胁?

    而惊讶的人不只是严妈妈一个人而已,陆美雅也很意外,她以为他只是想通了决定回家里帮忙,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想到这里,她不觉有些感动,心口因他一番话而滚烫着,“阿纶……”

    严纶握住她的手,两个人一起站在严妈妈面前,对她说:“妈,美雅是我爱的女人,也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如果你祝福我们,我们都会很感激你,但如果你还是要反对的话……”

    “你威胁我?”不等儿子将话讲完,严妈妈急急呛声,即便表面没有松动,可她心底却是担心儿子不理自己。

    陆美雅拉了拉严纶的手,示意他不该这样跟自己的妈妈讲话,接着她站在严纶面前,用一种温柔却无比坚定的声音说道:“伯母,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我有偏见,但我很明白你,你只是太爱阿纶了,我也一样,正因为爱他,所以我会恳求得到你的祝福。”

    其实早在儿子说那番话的时候,严妈妈心里就已经明白是自己误会陆美雅了,如今陆美雅低声下气恳求她,若是她再摆高姿态的话,只怕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一场闹剧在严妈妈向陆美雅道歉,并表示会祝福他们后散场。

    严妈妈也趁这个机会跟傅冬妮坦白,让她不要再在严纶身上浪费时间,不管是从前还是未来,他对她都只是兄妹之情,并没有丝毫男女间的感情。

    “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曾动心过吗?傅小姐美丽又知性。”在严妈妈和傅冬妮离开后,陆美雅忍不住调侃起严纶。

    严纶挑了挑眉,反问道:“她撒谎诬赖你,你还觉得她美丽知性?”

    “还不是你惹的祸。”陆美雅没好气地撇撇嘴。

    “冤枉啊,她喜欢我关我什么事。”严纶直呼冤枉。

    “好吧,不关你的事,是你这张脸皮惹的祸。”

    其实严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惹的祸了,毕竟他、康逸夫、官竟泽三个人各方面条件不相上下,偏偏傅冬妮就是对他一个人纠缠不休。

    “小雅,不管怎么样,今天我要代我妈妈对你说声对不起。”严纶从身后抱住陆美雅,温柔地说。

    “不要……”她在他怀里转了个身,小手抚上他的薄唇,轻轻摇头,“不要对我说对不起,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一家人,严纶眼睛倏地一亮,声音充满了惊喜,“你的意思是,你答应嫁给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嫁你了。”她不明白地看着他。

    “你刚刚说的,你想不承认?”

    陆美雅后知后觉,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小脸倏地涨红,结巴道:“我、我才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天呐,她刚才怎么会说这种话,难道她潜意识中想嫁给他吗?

    “我说是就是,你都是我的人了,除了我谁敢要你。”严纶可得意了。

    “你的意思是,我没人要,所以你才好心接收我的?”陆美雅危险地眯起眼,小手戳着他结实的胸膛。

    严纶自知说错话,连忙陪笑脸,讨好道:“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错话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拜托了。”他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陆美雅终于被他滑稽的样子逗笑,看见她的笑脸,严纶再也情难自禁,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就是狂烈的热吻。

    未来很长很长,而他们更想珍惜现在。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先生不坏之一《无良前夫硬上弓》;

    2、先生不坏之二《恶男横行来霸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横行来霸爱最新章节 | 恶男横行来霸爱全文阅读 | 恶男横行来霸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