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钱袋主母 > 第十三章 蠢丫头

钱袋主母 第十三章 蠢丫头 作者 : 寄秋

    在山寨里的女人只有两种用处,一是老的、丑的,专做洗衣、洒扫、厨房的活,一是寨里男人的玩物,每日被数个男人轮流玩,除非被某个男人看上眼带走当屋里人,否则只能被玩到残。

    寨里的男人大多没有把自己的女人当为妻子,即使是大当家也没有正正式式拜堂成亲的妻室,他们都是随兴的取乐,管女人叫婆娘,当牲畜般使唤,少有人把她们当人看。

    徐芸儿就是这般长大的,没人教过她对不对,字也识得不多,叫她打两套拳还行,若让她坐不摇裙、笑不露齿,她肯定是做不来,她认识的女人大都是给男人暖床用。

    “妻子是与他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人,在他死后唯一能葬在他身边,在他家的祠堂里与他的牌位共排。”

    “喔,妻子是这个意思……”了然的徐芸儿忽地觉得不对,刚才说话的是女人,而且是……“你是见山哥哥的妻子?!”

    “我想他说了。”用不着再一次解释。

    她闹起脾气的一吼,“我不管谁说,我问的是你。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当见山哥哥的妻子,见山哥哥是我的!”

    “芸儿你……”赵逸尘正要开口,身侧的妻子拉住他。

    她自己的仗自己打,和他的帐一会儿再算。

    “青梅竹马,从小指腹为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过了六礼,由花轿抬进门的元配,在祖宗面前磕过头,世人皆知的赵府长媳,你还想知道什么?”她是名正言顺的赵家媳,连皇帝都不能否认。

    看到她,皇甫婉容想到任性自私的丰玉公主,她们最大的共同点是以己为尊,以为所有人都要奉承她们、对她们卑躬屈膝,绕着她们打转,眼中只有自己,看不见别人。

    又是青梅竹马,又是父母之命,礼数之全然不懂的徐芸儿被绕得七晕八素,“你……你在说什么呀?听得我耳朵嗡嗡响,你这人真是坏心,专说我听不懂的话。”

    她还抱怨别人说得太复杂,让她听得脑子打结。

    “她是说她是有媒有聘的良家女,连官府都得承认她是你见山哥哥的女人,日后不管你见山哥哥有多少女人都归她管,她可以任意打骂责罚。”

    看到徐芸儿恍然大悟之后露出的震惊与不信,对她没什么好感的骆青也不禁生出些许同情。

    “什么,她是来抢我见山哥哥的?!”震惊之后是愤怒,徐芸儿紧紧的攥住赵逸尘的手臂不放。

    “我不用抢,他早就是我的。”你才是晚来的。

    看着妻子莹白透亮的柔美面庞,赵逸尘心底生起骄傲与满意,眼含柔情地只容得下她一个人的身影。

    “你说谎,见山哥哥说要娶我的,我们就要拜堂了。”她很慌,很不知所措,好像有什么东西快失去了。

    “我不叫沈见山,我姓赵,叫赵逸尘,你喊的见山哥哥并不存在,我也没说过要娶你,只言明要先知道我是否娶过亲再说。”是推托之言,徐氏父女的意图太明显,叫人烦不胜烦。

    他并没有打算一辈子留在胡阳大山,娶她更是断然不可,在他恢复部分记忆前已准备和师父离开了,他想去寻找自己的家人,只是来不及向寨中众人说明。

    “你忘了是我救了你吗?你怎么可以不报恩,忘恩负义?要不是我带你回寨子,你早就被野兽拖走了。”徐芸儿很不甘心,不相信他会这么冷酷的对待自己,虽然他一向便是冷漠疏离。

    哟!还是救命恩人呢,真是天大的恩惠呀!谢氏垂下的双眼比铜镜反射的光还亮,熠熠闪动。

    “她救了你?”皇甫婉容美目轻睐的瞅了丈夫一眼。

    他声音放轻地在她耳边低言,“一会儿再向你解释。”

    赵逸尘冷然的眼神看向骆青,要他尽快把人带走。

    骆青一颔首,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徐芸儿惹祸的本事,从小被放纵着的她不知天高地厚,无脑的当天下是她的,她可以任意妄为,无法无天,天塌下来了还有一个徐豹顶着。

    她把自己的命玩掉了不打紧,就怕她一时口快把寨里的兄弟都卖了。

    “芸儿,先跟我回客栈,有什么话等晚一点再问清楚。”赵家老二和继母面和心不善,她若不走,岂不是把把柄送到人家面前,请人笑纳。

    她那草包的脑子斗不过成精的老妖婆。

    “我不走,见山哥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要跟他在一起,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她死也要缠着他。

    “你……”

    “哎哟!你们这些年轻人也别为难人家小泵娘了,好歹是我们赵府大少爷的救命恩人,大恩无以为报,留人住几天也是应该的,咱们东园还空着,就让徐姑娘住吧!”你闹得越大越好,我们才越有机会得利。

    “伯母,还是你对我最好,他们都欺负人。”一见有人撑腰,徐芸儿立即投奔敌营,毫不犹豫。

    “好,好,他们不好,就你一个人好,我陪你说道说道,看你怎么救了我家尘哥儿。”

    这丫头很傻,很好套话。

    “他是见山哥哥。”她纠正。

    “好,见山。”谢氏假意配合她。

    “伯母,我跟你说,那一天我溜下山,正想到河边喝水,正好看见离岸不远,趴着不动的见山哥哥,我以为他死了,过去踢他一脚,没想到他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我见他生得好看就叫小猴把他拖回寨子,我们是……”

    “骆青,把人拖走。”言多必失。

    “好。”他早该把她一掌劈晕。

    “娘,不好了,我屋里的桃红死了。”

    赵逸风面色惊惶的跑向谢氏的屋子,眼神慌张。

    “死了就死了,多给她老子娘一些银两,让他们带回去葬了。”不过是一个连明路都未过的通房丫头,有什么好大惊小敝的。

    谢氏很冷漠,不把下人的命当命,几两银子就能买到。

    “娘,不是银子不银子的问题,而是桃红是我的人,我吩咐她做了一件事。”可那件事不知成了没?

    “什么事?”她闭目养神,让手劲强的李嬷嬷揉着阵阵发疼的额侧,她最近偏头痛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她和在东园做事的梅红是同一批入府的丫头,感情很好,我让她们常来常往,给了桃红一包药交给梅红,让她下在大房的饭菜里,先前给了五两,言明事成后再给她二十两。”

    梅红是在院子里浇水的粗使丫头。

    谢氏倏地睁开眼。“什么药?”

    “砒霜。”他嗫嚅的说道。

    砒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砒霜有杏仁味。”她也曾以此毒杀过老爷的一名外室,差点被查出来。

    因为有那股味儿,那名外室没吃,没死于毒杀却因小产而流血致死,也注定她活不长。

    “娘,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桃红死了,她是吃了厨房送来给我的莲子粥才死的,死时口鼻流着黑血,止都止不住地往外喷,她一直抱着我的腿要我救她……”

    他吓都吓死了,要不是她贪嘴抢了去,死的就是他。

    “你一向不爱莲子的味道,厨房怎会送莲子粥给你……”等等,是警告,警告他别搞些有的没有的小动作,他想下毒害人就先让他尝尝谁的手比较快,以眼还眼。

    谢氏的心口颤了一下,看着儿子的眼中有着后怕。

    “娘,梅红也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才叫他害怕,他一下子折损了两个人,想害的人却还活着。

    “八成是死了。”她看似平静的面容下暗暗心惊。

    “那边敢杀人?”赵逸风心里很不安。

    “都敢下毒了还不敢杀人。”她还是太小看老大夫妻了,在她眼皮子底下也敢弄鬼。

    “是谁做的?大哥是读书人,他会做出这种有违君子之道的事吗?”大嫂更不可能,她只是一名弱质女子。

    “读书人也有鸡鸣狗盗之徒,被逼急了,没什么事是做不出来。”为了自保而反击。

    “娘,那我们该怎么办,大哥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要害他们?”为什么会失手呢?明明算计得万无一失。

    看儿子没出息的着急样,谢氏不禁摇头,还是历练太少了。“冷静,别慌,以不变应万变,自从多年前那件事,老大就怀疑我们了,他只差没明问是不是我下的手。”

    “那我们要不要……”他做了个“杀”的动作。

    “还不是时候。”要一击必中才能出手,否则死的人会是他们母子俩。

    “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等一等?爹都把绸缎庄、书画铺、古玩店都交给大哥打理,还说他若做得好就把三千亩土地也给他,家业全由大哥接手。”到时他什么也没有。

    赵逸风原本管着粮食行和成衣铺子,可是不久前城里开了家米店和“锦绣坊”,生意被抢了一大半,要不是还靠着老客人支持早就倒了,他爹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

    有个书念得好,经商能力比他强的大哥做比较,他就显得越来越不济事,连陪衬红花的绿叶也快做不成了,他爹每回见到他就皴眉,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表示失望。

    “什么,这么快?”她本以为还会过段日子再说,老爷的身子还很健朗,能再操劳几年,不急着传给儿子。

    “爹本就属意大哥,说我们赵府有大哥才会昌盛,以前以为他死了,才不得不将目光转移到我身上,有意栽培我,如今正主儿回来了,要我这替身何用?”爹的心是偏的,从未有过公正,好的就留给大哥,他就在后头捡漏的。

    “风儿,娘不会让你受到委屈,你要有耐心,娘这一生都葬送在赵府,他们不能不补偿我们。”

    该她的,她一两不少地拿回来,谁也别想把她守护多年的家抢走。

    她所谓的守护是守住财产,而不是照顾好府里的每一个人,她把赵府家业当成她的私人财物,唯有亲生儿子才能继承。

    赵逸尘是多余的破坏者,杨氏死的那一天他也该死了,不该让她进门后还要当后娘,摆出慈母面容博名声。

    “娘,有你真好。”有谢氏的保证,赵逸风安心多了。

    “还不能掉以轻心,老大这回回来有些不同了,他看起来比以前冷漠,而且深不可测,他那双黑幽幽的眼睛一扫,让人有种骨子里发寒的感觉。”她有点不敢直视。

    “娘说的事我早就发现了,你没看我都不太敢靠近他,我怕他会把我撕成两半。”他是真怕这个大哥。

    “一定和他失踪的三年多有关。”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判若两人,定是受到某些遭遇影响。

    “娘要我去查?”他要从哪着手呢?

    谢氏呵呵地笑出来。“何必舍近求远,咱们府里不就住了一位天真直率的小泵娘。”

    那一天骆青原本要带走徐芸儿,即使动武也在所不惜,谁知他下手前徐芸儿已有所觉,连忙跑到谢氏身边,谢氏见机不可失,顺势留下她,安排住进东园。

    她这是想给长媳添堵,让夫妻不同心,一旦两人之间有了隔阂,那便是二房趁势而起的机会。

    “你是指徐姑娘?”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性子太野,不懂规矩,一个姑娘家还带着鞭子,见人就乱挥。

    “她一口一个我们寨子的,咱们通化县方圆百里有苗寨吗?”她性子看来像苗人,不爱受约束又跳脱。

    “哪有苗寨,除了个土匪窝……”他忽地一怔,眼中慢慢浮起一丝难以置信,他又觉得不可能。

    “什么土匪窝?”身在内宅的谢氏对府外的事了解不多。

    “在咱们通化县往西有个胡阳大山,山里有九九八十一座主峰,山峦迭着山峦,峰峰相连,据说有座哮天寨就在其中一座主峰里,里面有数千名土匪。”个个剽悍,膀大腰圆,每回下山都满载而归。

    “什么,有这么多人?”居然有数千之数,比得上一座城的守城军士,若真动起手来,官兵肯定不是对手。

    “娘,你想大哥和哮天寨有没有关系?”不可能的事往往最有可能,不然大哥不会绝口不提过去的事。

    她冷笑。“不是也要让他是,我们不妨利用那个姓徐的丫头,一旦与土匪有所勾结,不用我们动手也会有人让他人头落地。”

    缠着赵逸尘的徐芸儿犹不知自己被惦记上,还当谢氏是庙里的菩萨,对她顶顶好,她满府的找着心上人,把赵府当成她从小长大的胡阳大山,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也不觉累。

    “哮天寨?”

    “嗯,我在寨里养伤三个月,伤口才痊愈,又用了三个月休养,才有力气拿得动十斤重的剑,师父说如果我一直想不起自己是谁,那就留在那里当土匪算了,省得饿死在外头。”

    那时他觉得有道理,师父说什么都是对的,虽然他看起来疯疯癫癫。

    寨子里不出外打劫,其实生活和一般老百姓没什么两样,有人在后山开垦了一块地,种起了菜蔬和水稻,其他人见状也跟着养鸡、养鸭,连猪都养上了,还种上果树。

    寨里有女人,自然也有孩子,还不少,满山遍野的疯跑。

    若是不说这是一个土匪窝,还以为是一个小村落,傍晚有阵阵炊烟飘起,女人们聚在一起大锅饭、大锅菜的烧着,孩子们就在一旁添柴火的,聊着一天发生的事。

    土匪们在寨里也不争强斗狠,把在外劫掠的凶狠嘴脸收起,像兄弟似的谈天说地,一碗酒下肚就哭着说想爹喊娘,借着酒意思念故乡的家人和亲朋。

    只是他们回不去了,有的是逃兵,有的犯了案,有的是家里养不起,还有逃难落草为寇的,各人有各人的因素,总之一旦走上了这条路,那便是无路回头。

    “所以你就真的留下来了?”还真是好打算,无钱的买卖,豁出去的是一条命。

    赵逸尘自嘲,“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心想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也许哪一天我的家人会寻来。”

    “你没想过那是一个土匪窝吗?”谁会不怕死的去找死,直着进去横着出来还算好的,说不定尸骨无存。

    他一怔,苦笑道:“我真的没想到。”

    寨里的兄弟对他都很好,有说有笑的当他是一家人,他脑门一热就忘了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难怪一直没人去寻他,即使有,一到了胡阳大山也会绕道而行,没人想直接和哮天寨的土匪撞上。

    “你杀过人吗?”

    顿了一下,赵逸尘的目光落在远处。“杀过。”

    一开始,他并不想杀人,只做了出谋划策的人,他让人去探路,安排好劫掠的路线和地点,尽量不伤人,抢了东西就走,他们要的是财,不是杀鸡取卵,让人活着还能再抢一回。

    他便是用这话说服徐豹,徐豹才放过往来商旅的性命,不赶尽杀绝,还留下几十两银子给被抢的人当路费。

    不过看到漂亮的女人,这群土匪们还是忍不住心痒难耐,不是当场办了事再放人,便是将人掳回山上去。

    骆青那一回瞧上了某富商的小妾,便将人拉往树丛中准备霸王硬上弓,怎知那名小妾在跟富商前有个相好,混在护送队伍中当侍卫,当那人发现骆青的不轨举动时,悄悄的尾随其后,一把刀就要砍向骆青背后。

    情急之际,他出手了,用了钱老鬼教他的招式,那侍卫惨死当场,而他因杀了人而久久无法释怀。

    后来徐豹知道他会武功,每回行动都要他参与其中,即使他不想以武伤人,可是每一回都有不畏死的往他剑上撞,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出手重了些,造成伤亡。

    “我上辈子也杀过人。”流寇。

    闻言,赵逸尘笑了,将妻子拥入怀里。“很好的安慰方式,我心里好受多了。”

    在突厥,她出城遇到流寇扰民,二话不说的拔箭射出,死在她箭下的人共一十三名。

    她无意多说,转了话锋道:“你说的处理处理得怎么样了?”

    无本生意不是长久之计,刀下生,刀下亡。

    “我已经安排了几名兄弟,看能不能游说大当家收起打家劫舍的勾当,用这几年抢来的财物买下一大块地,我想办法给逃奴、罪犯弄个户籍,能回家的拿了银子回去,无家可归的留下种田,或做些小生意也好,总能养活自己。”

    “土匪头儿会同意吗?”她觉得此事办起来困难重重,由奢入俭难,没人愿意散尽千金去干面朝土背朝天的生活,看天吃饭太辛苦了,还不如去抢来得快。

    听到妻子说起土匪头子,赵逸尘着实楞了一下,他没把这词儿和大当家连在一起,徐豹在他眼中就是个嗓门大的邻家大叔。“是不容易。”

    “如果没有什么突发的事件,你的计划行不通,若是你,你愿意将赵府拱手让给你二弟吗?放弃祖宗基业地带妻儿离开。”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的回道。

    “所以土匪头子也不会放下打下多年的山头,那对他而言已经是个家,他唯一会做的事是结伙打劫,你让他拿起锄头务农,他会先用锄头把你的脑袋敲破。”挡人财路者如同抢人妻小,除之而后快。

    “容儿,你让我怎么说才好,为什么你凡事都想得面面倶到呢?连点小细节也不放过。”她像是见识渊博的智者,不用经过脑子便能看透事情的本质,聪慧得令人吃惊。

    “赵君山,你在干什么?把你的手拿出来。”他就不怕人瞧见吗?树底下有许多人走来又走去。

    赵逸尘笑着在妻子雪颈上一吻,伸进衣内的大手揉捏着浑圆。“我们要不要在树上试一回?”

    “你疯了。”她气恼地把他的手抽出。

    为了躲避徐芸儿满院子找人,两夫妻干脆躲在树叶浓密的树冠高处,横坐在腰粗的枝上,看着徐芸儿一趟又一趟满脸怒色的走过树下,还有一次因太过气愤而朝树干踢了一脚,却始终不曾想过要抬头一瞧。

    其实他们藏得并不隐密,真要找还是找得到,可是没人会想到赵府的大少爷、大少奶奶会上树,这根本不是他们会做的事,即便是浅草和夜嬷嬷也不会往树上去找人。

    “呵呵……瞧你双颊红通通的,像是染了胭脂,是我最爱看的颜色。”赵逸尘以指轻滑过她的如霞面颊,情深浓浓的凝望。

    “你不把我弄恼了心头不畅快是不是……”水眸横睇,溢出嗔色,香腮飞红的皇甫婉容恼极了他的言语挑逗。

    “嘘!又来了。”他一指点在她唇上。

    又来了——两人很无奈的互视。

    自从徐芸儿在赵府住下后,每天要上演的剧码是你追我跑,她连人家的内室都跑进去,三更半夜敲着门,不管不顾的大吼大叫,还把挡在门口不让她进的丫头打伤了。

    所以赵逸尘夫妇夜里根本不住在家里,两个人很狡猾的溜到皇甫婉容不久前在城里买下的四进院,安逸闲适的过小俩口的日子,等到天色大明再回府,做例行的晨昏定省。

    谁招来的魔星就由谁去承受,这几天谢氏的眼眶下方有很深的阴影,赵逸风和小谢氏也明显精神不济,睡不安稳。

    倒是赵老爷得到长子的通风报信,借着要看庄稼的由头带着两名姨娘和庶子、庶女躲到庄子上,徐芸儿再怎么闹也吵不到他们,而看着赵老爷左拥右抱离开的谢氏气得摔坏一屋子瓷器。

    至于隽哥儿、莹姐儿自有两个舅舅护着,隽哥儿跟着皇甫苍云读书,白日上私塾,一下课便往小舅舅书房钻,哈里则特别喜欢莹姐儿,带着她出府玩,每次都买了一堆她用不上的布料、首饰回来,让皇甫婉容念了几回仍照买。

    “徐姑娘,我家大少爷、大少奶奶真的不在府中,他们去巡铺子了。”浅草很谨慎地和娇客保持一段距离,不靠近。

    鞭子抽人很痛。

    “每天都去?”徐芸儿不信的怒视。

    “徐姑娘,你也前后在赵府绕过几圈,应该看得出百年世家家大业大,光是里外的下人就有两、三百个,要是没点家底哪养得起,只是巡铺子哪算什么,等春耕秋收时还会更忙。”谁像你这么闲,整天无所事事地追着男人跑。

    近朱则赤,近墨则黑,跟在主子身边久了,浅草也学会了睁眼说瞎话,她可以把假话说得像真的。

    “你在嘲笑我没见识吗?只是小门小户出身。”他们看的书她看不懂,他们说的话她也听不懂,出了胡阳大山后,她好像事事不如人,连找个人也找不到,满园子瞎转。

    一看到她又要发脾气,浅草识相地又躲得更远。“奴婢还是丫头呢!出身更见不得人,连小门小户都构不上。”

    “你是什么东西,敢跟我比?我爹可是哮天寨的大当家,他手底下的兄弟多到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没找到人又心急的徐芸儿气得骂人出气,一时祸从口出。

    糟了,闯祸了。

    赵逸尘和皇甫婉容同时心头一惊,暗骂句:没脑子的蠢货。

    在他们没注意的回廊转角,赵逸风正咧开嘴。

    “奴婢哪敢跟徐姑娘比,那不是玉和石头吗?万万是比不上,您是贵客、娇客,是我们大少爷的救命恩人,对您只有恭敬,不敢造次。”浅草有模有样的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

    “哼!懒得再跟你说,我换个地方找,不信他会飞天遁地。”一跺脚,徐芸儿气呼呼的跑远。

    周围很静,只有风吹过叶子的沙沙声。

    “大少爷,大少奶奶,你们也好心点,快把那尊佛弄出府,奴婢又要盘帐又要应付她,实在吃不消。”她抬起头往上一望。

    看来这丫头也不那么笨嘛,至少比那个女土匪聪明,已经发现他们夫妻俩在哪。

    皇甫婉容坐在树上,笑容浅浅地朝浅草招手,唇形无声的说着——

    能者多劳,多干点活才能找到好夫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钱袋主母最新章节 | 钱袋主母全文阅读 | 钱袋主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