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钱袋主母 > 第十章 谁给谁下马威

钱袋主母 第十章 谁给谁下马威 作者 : 寄秋

    赵老爷有名分的女人一共有四名,一是早逝的元配杨氏,两人相知相恋,情意甚笃,即便在娶了继室谢氏后仍无法忘情,对谢氏不冷不热的晾着,直到生下次子才感情渐浓。

    为他生了庶子的柔姨娘是他婚前贴身伺候的通房丫头,杨氏一入门便抬了她为姨娘,三少爷赵逸霖今年十三岁。

    另外崔姨娘是杨氏娘家舅兄所赠,为了压制正得宠的谢氏,怕谢氏仗主母之便凌虐小逸尘,因此崔姨娘可说代表杨家,对赵逸尘多有照拂,谢氏也顾忌着崔姨娘,不敢轻易动她。

    崔姨娘生有一女七岁,叫赵嫣然,虽是庶女却是赵老爷唯一的女儿,几个儿女中,赵老爷最疼的人就是她。

    “大嫂,你怎么还有脸回来,要是换成是我早一头撞死了,哪有脸面活着让夫家蒙羞。”一见到皇甫婉容神色自若的样子,想到没能要到庄子的小谢氏就来气,一张口便是过时的老黄历。

    “我做了什么让你大感气愤的事,说来咱们衡量衡量,如果我有错,你就搬颗大石头来。”不是她撞,谁若活不下去就请便,她好心点帮着收尸,顺便挑块风水宝地好下葬。

    小谢氏啐了一口,不屑的杏目横竖,“你敢做我还不敢说呢!自个儿做过的苟且事还需要别人说吗?自己心里明白。”

    赵府内已有个二少奶奶,怎么还来个大少奶奶往她头上压,闹得她这嫡媳的身分不清不楚,总有矮人一截的感觉。

    “我就是不明白才要问个分明呀!弟妹入门晚,有很多事情并不明了,道听涂说的闲话有八成是灌了水,你要谨守妇德,勿听,勿言,勿信,真理在朗朗青天之下。”这么弱的对手斗起来真不过瘾,有欺负人的意味。

    “你……你还要不要脸呀?居然还教训起我了,你的丑事传得满府皆知,就算我没亲眼瞧见,可是众目睽睽之下由不得你狡辩,你就是个……不知廉耻的人。”赵府怎么能由着她回来,简直污了门霉。

    人家口沫渣子都喷到自己脸上了,她再无动于衷便成了默认。皇甫婉容面色端正的沉下脸,“弟妹口德不修,岂能为人妇?在说人长短前最好先在脑子转一圈,别给自己上沫。”

    那口唾液应该吐在她脸上。

    一听她反讥自己不要脸,本就被养娇的小谢氏脱口而出道:“你不贞,偷汉子,莹姐儿根本不是大表哥的女儿。”

    “是吗?”她冷然一瞟,嘴角带着一抹讥讽。“这事的真相不是厘清了吗?在大爷出门前就找过大夫诊过脉,说是喜脉,只是月份太浅脉象还诊不太分明,打过个十日再诊。”

    “你胡说,分明是不足月余,大表哥死的消息传来都是一个多月后了,你与人私通还敢赖在大表哥头上。”她真正无耻,带着和别人生的孩子还充当赵府子嗣,真以为府内的人都瞎了吗?

    皇甫婉容一笑,笑得令人很不安。“要不要我找来当时诊脉的大夫来作证,或是住在槐花巷子口,那位“误诊”的高大夫,听说他那里有更有趣的话,譬如说一百两……”

    皇甫婉容话刚说到点上,有人就装不下去了。

    “哎呀!我怎么睡着了,昨儿个夜里抄佛经抄得太晚了,一早起来就有点犯困,频频打盹,你们两个聊什么,还有说有笑地。”长房果然不能小觑,本想拿捏她的,反而被她一把掐住死穴。

    有说有笑?她是哪只眼睛瞧见的,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值得学习。

    皇甫婉容在心里暗道:老脸皮还是比嫩脸皮厚两寸,斜着嘴吹,歪着嘴吹,吹出一张大牛皮。

    “也没说什么,就说婆婆当年误信谗言,谁的话也不信,偏信爱喝两口老黄酒的酒鬼大夫,医德差,医术也不怎么样,其实媳妇真的没怪你,当时你死了儿子,媳妇没了丈夫,大家都伤心过度,难免昏了头的做出你伤我也伤的傻事……”

    她话说是不怪,可是谁听不出还是怪的,而你身为婆母的做了错事却没一丝表示,那就是你错上加错了,生病有药医,人蠢蠢到死,婆婆呀!你老有脸死不认错吗?

    “太太呀!你倒是好好的和弟妹说道说道,这不贞的由头是打哪来的,媳妇可不能由着弟妹脏了你的名声,让外人以为你想毁了长房有多么不择手段。”

    我敢说出实情,你敢吗?

    谢氏脸皮一抽,平放的两手忽地握紧,紧到手背的青筋分明透肤。“老二媳妇,你是听谁的一嘴狗屁话,你大嫂再贞静娴良不过了,岂能泼污水诬蔑她。”

    算她狠,拚着鱼死网破也要拖大家一起死,不管不顾豁出去的狠劲是谁都会怕,人无顾忌已经赢了一半。

    尤其是那一句“死了儿子”听在谢氏耳中不知有多恨恼,在她心中从未当杨氏生下的嫡长子是亲儿,她唯一的儿子只有赵逸风,皇甫婉容口中转了弯的话根本是在咒她儿子,她听了浑身不舒服,恨不得朝长媳掴上一掌。

    “姑姑,不是你跟我说……”不会看人脸色的小谢氏刚一张嘴,她身后的奶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拉她一下。

    “二少奶奶,你口渴了吧!老奴给你煮了冰糖银耳汤,一会儿让人送上。”我的小姐呀!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偏把你婆婆给扯进来,你是日子过傻了还是脑子进水了?

    奶娘是谢家的家生子,上三代都是谢家的奴才,但小谢氏不是她奶大的,她是在小姐五岁时,她死了丈夫,得了老太太恩宠才入了小姐院子,为人机敏会看眼色,后来随小姐陪嫁入赵府,当起二房院子里的管事嬷嬷。

    “呵呵……弟妹都嫁进来一、两年了,怎么还像做姑娘一样天真无邪,你这一口一个姑姑是要做姑表亲还是婆媳?太太呀!你们谢家从不教姑娘规矩吗?孩子都生了还这般不懂事。”末了,皇甫婉容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声叹息狠狠捅向谢氏的心。

    想大事化小,囫囵过去?那要看她准不准!当初敢把脏水往皇甫婉容头上泼,这会儿我替原主咬下谢氏姑侄一块肉。

    谢氏一口血差点吐出来,长媳这一招真够毒辣,要是传出谢家姑娘不教规矩,那谢家未嫁的姑娘全都毁了,谁家敢聘无贤的媳妇?“老二媳妇,以后不可喊姑姑。”

    “姑姑……”都喊了十几年,哪改得了口。

    “放肆,婆母说的话你敢不听。”她冷声一喝。

    为了谢家的女儿们,她只有委屈最疼爱的侄女。

    从没被长辈训过的小谢氏惊得睁大眼,抹着细粉的脸上出现一条条龟裂。“姑……婆婆,你……你吼我?”

    顿感头痛的谢氏松了松手,声音放柔,“娘是为了你好,打从你嫁进赵府就没改掉当姑娘的习性,娘也是心善,不忍心抹煞你良善的天性,不过以后有你大嫂管着你,娘也就安心了,咱们谢家的姑娘可要留点名声让人打听。”

    她已经说得很明白要侄女先忍着,别让娘家的姑娘教养受人质疑,可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只是挨了两句念而已,小谢氏却呕气的甩脸,认为被姑姑摆了一道,心里恨起她了。

    “你让她管着我?你是老得昏头了是不是,做出那种丑事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管我……”

    教她如何偷人吗?

    “住口!住口!你是二房媳妇,怎可对你大嫂不敬。”真是气死她,明明看起来聪明,却是一点就燃的空心爆竹。

    她就不能少说两句吗?当个哑巴也好,起码大家有台阶下,不至于把打算揭过去的旧事又翻出来提。

    但是她想息事宁人,不代表别人也愿意,皇甫婉容很用心地实行“气死婆婆”大计。

    赵府没有谢氏就真的平静了,赵逸风想翻身做大爷绝无可能,他上头有好几座大山镇压着。

    “太太,看来弟妹也像你当年一样魔怔了,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相信,非常固执的坚持己见,我这儿刚好有一份高大夫招认『误诊』的口供,不如咱们往衙门一递,让青天大老爷来判断……”

    “不行!”谢氏一惊,大喊出声。

    她有高大夫的认罪口供?

    谢氏不只惊,还有惧,指尖微微颤抖,百姓最怕见官,一般平民怕挨打脱层皮,高门大户担心丢了脸面。

    事情若被抖了出来,那她这些年费心营造的好名声也跟着没了。

    “呃,我是说没必要闹那么大,一切都是我当时失心疯,太过武断了,受不了长子之死的打击,这才难过的怪罪在老大媳妇头上,藉此掩饰老大不在的伤痛。”好手段,今日逼得她自承有过,明日她必还诸十倍百倍。

    “那太太的意思是莹姐儿是大爷的骨肉喽?媳妇也无与人做出苟且之事?”气氛平静得有如静止的水纹,看似不动,实则一圈圈的涟漪已向外散去。

    谢氏咬着牙道:“是。”

    “那么不贞之说……”

    “假的。”她忍着气,鼻翼翕张的喷气。

    “所以我被赶出府是太太的一时意气,你被迷了心窍,做出的糊涂事?”她这样也能忍,真是佩服。

    “……是,我迷糊了,对你多有苛责,娘在此……”谢氏吸了口气,一脸僵硬的皮笑肉不笑,一句道歉的话在牙间磨了又磨才逸出,“在此对你说声抱……抱歉。”

    谢氏的牙快咬出血丝了。

    “真好,有太太的澄清,府里的下人就不会没规没矩的说媳妇闲话,咱们莹姐儿也有底气,大声说她是祖母的亲孙女,瞧!多么和乐,太太真是送来及时雨的菩萨。”好处岂能你一个人占了,你曾经拿走的都要还回来。

    皇甫婉容笑得一脸明媚,如春天百花开,牡丹独占鳌头。谢氏也在笑,却明显的感受到她身后有一团黑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把她包覆在其中。

    “姑姑,你就由着她颠倒是非……”小谢氏终于感觉出一股不寻常的气流,急着想扳回劣势。

    “老二媳妇,你又喊错了,娘虽宠你也不能任你一错再错。你回屋把《清心咒》抄十遍,你的心该静一静了。”而她也需要花点心思想一想,为何她的百般算计会一朝落空。

    “姑……娘,你不能罚我,我根本没有错,是她,她是妖孽,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明明被人欺负了也不吭声,下唇咬着装鹌鹑,像她上门要庄子那回,她也只是一个劲的哭,不敢反抗。

    经侄女一提醒,谢氏目光一利的看向皇甫婉容。“老大媳妇,你不会真沾上脏东西了,娘记得你的性子一向温婉可人,好脾气的像团面,软得不与人置气,可现在……”

    她的确变得太多了,根本判若两人,那个不敢顶嘴的媳妇哪有如此清亮的眼神,神清,眼正,落落大方,无所不敢言的咄咄逼人,不论谁在她面前都有哑口无言的渺小靶。

    想挖她老底了,她倒要看看能挖多深。皇甫婉容故作一脸无奈道:“吃一堑,长一智,都快被人逼得没了气,总要强一回吧?媳妇看到您孙子、孙女喊着肚子饿,瘦得脸色发黄,也没身好衣服穿,不禁自责的开了窍,大人苦不要紧,可不能苦了孩子。

    “太太,当我们米缸见底时你在哪里?孩子病了要大夫时你在哪里?孩子哭着说好冷你又在哪里?呵呵呵,你在府里享大福呢!吃着孩子的肉,穿着孩子的衣,睡着孩子的暖被,等着看孩子死去。”

    “你……你……”没见过这样的长房媳妇,谢氏忽然害怕起来,想调教媳妇的心一瞬间灰飞烟灭。

    “哎呀!我说这般的话是不是很不孝?太太你可别吓着了,媳妇也是这些年憋屈了,要银子没银子,要男人没男人的,这才说起胡话,你得体谅媳妇的不容易。”

    皇甫婉容嗓音一转又成了软绵绵的柔嗓,让人看傻眼,她装腔作势的本事犹胜谢氏一筹,使人望尘莫及。

    “没……没关系,你也是委屈了,娘想你庄子上是有出息的,总不会饿着了,没想到你会过得这么苦。”谢氏也装起来了,以丝绢轻拭无泪的眼角,一副不忍心媳妇受罪的模样。

    “都过去了,太太,以后您多疼疼媳妇,别让君山欺负媳妇。”她假意地撒起娇,把先前的对峙消弭了。

    “欸,娘疼你,再有什么委屈别忍着,跟娘说。娘知道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她得想个法子制住长房。

    “可是我还没服侍太太用膳……”她想好了要如何“孝敬”,葱、姜、蒜、红辣椒,每一口都夹上一些。

    “不用了,娘还缺人伺候吗?有丫头、婆子。”谢氏赶人了,她不想被活活气死。

    “那我先走了,婆婆有事尽避使唤我。”

    皇甫婉容真走了。

    “姑姑,你不是说要给那女人一个下马威,以婆婆的身分拿住她,怎么她还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瞧她的得意样真叫人火大。

    “要是你能机伶点,我会落于下风吗?还有,以后老大媳妇在的时候喊我娘,别让人捉着了错处。”

    “那清心咒……”

    “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呀!”她才舍不得侄女受罪。

    “我就知道姑姑对我最好了……”

    “娘,你怎么反而被那女人给制住,大嫂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内宅女子,你说几句狠话就能把她震慑住了。”

    没经过大风大浪的赵逸风出着馊主意,自从他大哥回府后,他在府里越来越不看重,他爹不会再时不时地考校他的功课,嘱咐他考取宝名,还有他手上的银钱也紧了些。

    “狠话?你倒是说两句来给我听听,她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硬话,笑得开花似的给你娘捅刀,那软刀子细细的割,割得我不受都不行。”句句在理,软诉低言,没一句抱怨。

    可抱怨不说才锋利,话里藏话的刀刀见血,让本来已摆好婆婆架子准备刁难媳妇的她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被带着走。

    一个高大夫她就兵败如山倒,任人牵制,动弹不得。

    “娘,你可是长辈,还拿捏不住一个媳妇吗?把你婆婆的款儿摆出来,叫她不敢多说一句。”“不孝”的大帽子一旦扣下,管她是名门千金或是官家小姐,准叫她翻不了身。

    “你说得倒简单,要怎么摆款?她一直和和气气的说话,声音不曾扬高,我做了初一,她马上应上十五,让我根本连脸色都来不及摆上。”她不能拿名声下赌注和她搏高下。

    在这之前,老大媳妇的名声早就糟到不能再糟了,那时她不怕和人拚个鱼死网破,拚着一口气也要把人拉下水,她是怕了皇甫婉容的没脸没皮,死扛着非和她杠到底。

    “她有那么难缠?”不甘心毫无收获的赵逸风眉心深锁。

    “岂止是难缠,简直是和她搏命。那你呢?有没有从老大口中得知什么。”从老大身上下手说不定还比较容易。

    他不耐烦的一吐气。“口风很紧,一问三不知,只说失忆了,有些事记不得了,反向我问事。”

    “问你什么?”难道他晓得是谁害他?谢氏心头一紧。

    “问我我和他兄弟感情好不好,他几时出的事,娘你为什么不肯善待他的妻儿,他以前经商的钱哪去了,还有他生母的嫁妆,他们长房值钱的东西在谁手上……”

    “听起来他很缺钱?”问来问去不脱钱的事。

    赵逸风不屑的一哼,“他在外多年肯定吃了不少苦,而大嫂是弱质女子,守着一座破庄子哪里有钱,他们夫妻都是手上无钱财的穷鬼,还不变着法子找些银子到手头充场面?”

    谢氏一听,表情变得很微妙。“你去过城外的庄子没?那儿可比原本大上数倍,早在老大回来前就建好了,老大媳妇没钱一事值得商榷。”

    “会不会是在同州的亲家私下给大嫂?”看女儿过不下去了,就差人送银子来,起码把日子过得好一点。

    不无可能,但是……“皇甫大人一向为官清正,他会有这么多的银子救济出嫁数年的闺女?”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他就算不贪人家也会自己送上门,只要从指缝漏点屑渣下来,大嫂就享用不尽了。”所以说人人都想当官,钱财来得容易,多得是人抢着孝敬。

    “说得也是。”她倒是没想到这一点。

    “娘,不如你去找大嫂套话,问问大哥这些年去了哪里。”只要捉住长房的软肋,他们二房便可高枕无忧了。

    “就会使唤你娘,你就给我出息点。”她下半辈子只能指望他了,希望儿子能长进些,不要让她愁白了发。

    快十九岁的赵逸风扬起孩子般的笑脸撒娇,“谁叫你是我亲娘。”

    “你呀!真拿你没辙。”她面露慈光的拍拍儿子的手。

    母子天伦乐过后,谢氏真的找上皇甫婉容了,皇甫婉容那时正在教女儿缝荷包,母女俩笑呵呵的分着线。

    看着来叫她往正院去一趟的李嬷嬷,皇甫婉容有些许错愕和早该如此的理解,后娘的隐忍只是一时,她总有千百种方式权压小辈,尤其是赵老爷渐渐老迈,体力大不如前,有些事该放手的时候就会放手,偌大的家业将交由儿子继承。

    赵老爷有两个嫡子,元配、继室各一,所以将要继承赵家的,是他那突然现身的长子,或是一直承欢膝下的次子?

    相信每一个当母亲的都会非常在意这一件事,正室已不在了,后娘再亲也亲不过亲娘,谁会不为自己十月怀胎的儿子做好打算,宁可落人口实也要为亲儿力争到底。

    “你说这些年君山去了哪里?”

    随着李嬷嬷来到正院,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后,谢氏倒是问到重点了,她也很想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是他总是含糊的不肯说清楚。

    皇甫婉容大概能猜到赵逸尘干得不是正当的行业,因此难以启齿,妻儿知道的越少越安全,最好是完全不知情才能得个不知者无罪的豁免,他用他的方式保护他们。

    只是她还是忧心,做过的事不可能完全抹灭,总有一天会被揭穿,到时他们毫不知情也难逃一劫,毕竟有些罪可是会牵连亲族的。

    “是呀!老大媳妇,你也得关心关心他,别傻楞楞的只守着一双儿女,男人在外头做了什么你心里多少要有数,不要等祸事上门了才来后悔。”谢氏面容慈祥,面带温和的笑问小辈的起居。

    “太太想知道什么?”她编也编给她。

    谢氏咳了两声,假装清痰。“我看老大一身富贵打外头回来,想必是做生意去了,他一向也擅长商道,亦有意朝商界发展,是我和你公爹施压逼他,他才弃商从文,专心仕途。”

    谢氏并不想赵逸尘太有出息,再说赵家百年世家的荣耀已经到顶,何必锦上添花,族中子弟也有人在京中为官,够了,她不可能栽培出个进士来压她资质平庸的儿子,让人笑话继室之子终究不如正室所出,前后两任赵太太所生儿子差距太大。

    可是赵老爷想要儿子蟾宫折桂,他当年也是有心科举,谁知遇到史上最大的舞弊事件,皇上盛怒,几年内不再开举,由各个宗室、勋贵推贤举能,经皇上钦点便可入朝为官。

    不愿走贵人门路的赵老爷因此放弃仕途,将心思放在族中家业的打理上,只盼着儿孙成材。

    “君山并未提起此事,只说他在外跟了个师父,师父是四处行医的大夫,他跟着到处走,到处看,认识些草药。”他拜了师父这点他倒是没瞄着她,只是他学的是武功而非医术。

    “你是说老大是悬壶济世的大夫?”谢氏眉头一蹙,似乎不太能接受长子过去三年多的日子如此平凡无常。

    她要逮住他的不是,而非宣扬他的仁心仁术。

    “倒也不是,君山擅长行商,所以他跟着师父上山采药时,便专摘珍稀的药材下山卖,而他师父听说也是名头不小的神医,因此手头上还过得去。”这解释了丈夫的不缺钱用。

    皇甫婉容也是运气好,误打误撞的编出与事实出入不大的故事,赵逸尘曾经打算跟钱老鬼学辨识草药,他还曾在胡阳大山中挖到一株千年人蔘,卖了三千两。

    要不是哮天寨的关系,说不定他真成了富甲一方的药商,拉着钱老鬼坐堂,为药堂制药,将钱老鬼一身所学压榨得丝毫不剩,商人是见血就吸的水蛭,不讲人情。

    “喔!神医呀!我这筋骨常常酸痛,人上了年纪就是这里痛、那里病的,若真是医术高明,那就请人过府来坐坐,一来感谢人家对君山的照顾,二来也是你们的孝心,让我这做长辈也少些病痛。”哪那么多神医被他撞上,一听便知是掺了水,她在老大身上可没闻到一丝药草味,倒是……

    一想到赵逸尘冷然的戾气,谢氏不由自主的右手一紧又放开,她总觉得不太安心,不只老大媳妇变了个人似,就连长子也和以往的温雅谦逊是两回事,全然找不到昔日的影子。

    小俩口的变化太大了,让她以往的手段全派不上用场,好像前面有一道墙堵着,做什么都不顺心。

    “太太,鸟儿长大要离巢,孩子长大要断奶,哪有人一辈子跟着师父的道理,君山一想起自己是谁便急着回府,匆匆与他师父道别,这会儿你叫他上哪里找人?咱们城里的大夫也是不错,不如找高大夫吧!”她真找得来神医才有鬼。

    一提到高大夫,谢氏就蔫了,神色中多了讪然。“一个大男人出门在外总要有个人照应,你也别嫉妒,让他把外头那一个接回来吧!好给隽哥儿多添几个弟弟妹妹。”

    “什么外面那一个,媳妇听不懂太太的话。”还想来挑拨离间他们之间的情分,这妇人好生阴险,好在她对赵君山没感情,他有多少女人都与她无关,她一点也不会在意。

    说是不在意,皇甫婉容心里却开始不舒服,有点涩然,她当是夫妻之名还在,难免不喜他女色上不节制。

    “他没女人?”谢氏假装讶然,又似想隐瞒的用同情的眼神看着长媳,好像在说长媳有多傻气,男人在外怎么可能没女人,只不过瞒着不说而已,怕刚回来伤了妻子的心。

    “没听他提过,回头我帮太太问他。”有些事他们也该坦白了,再遮遮掩掩下去难免给人有机可趁。

    谢氏干笑地连连摇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就是问问而已,你们夫妻和乐我也为你们高兴。”

    是想将他们挫骨扬灰吧!“太太还有事吗?我在屋里给君山缝新衫,刚缝到一半呢!”

    “哎呀!真贤慧,老大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这么好的妻子摆在府里他哪能不回来,瞧瞧这皮肤水嫩,脸蛋儿像朵花似的,连我看了都心动……”谢氏忽然捉住媳妇的手,好话不要钱的直倒,就是不让她走。

    “太太……”嘶!捉得真紧,抽都抽不出,皇甫婉容细嫩的皓腕上多出两道殷红瘀痕,手骨快被弄断似。

    “对了,你那庄子扩大了不少,亲家老爷好大的手笔,舍不得女儿住得寒酸。”她看见好的就想抢,想藉由尽孝的由头把几十亩的园子和上千亩的土地要过来。

    手腕吃痛,皇甫婉容眼底一冷地朝谢氏手上穴位一按,谢氏一麻痛的放手,她迅速地把手缩回。

    “太太想多了,哪是我爹给我的,这几年又是涝又是旱的,就我那块地近水边没伤到庄稼,媳妇把收成的粮食拉往南方卖,多多少少积点银子下来,毕竟太太把家财守得紧,媳妇一毛钱也拿不到,只好另辟蹊径,在庄稼上多费心。”

    又提这码事,她有完没完呀!不时翻出旧帐来扎一下,好提醒她这个婆婆做得多刻薄。

    谢氏恨得牙痒痒的,见媳妇又提戳心眼的事,她恶念一起,想反制二一。

    “咱们府里的孩子还是少了些,包括老二家的然姐儿,也就三个孙辈,着实太冷清了,我每每想到都难过不已。”明珠的肚子太不争气了,没一举得男,生个女娃儿顶什么用。

    长辈都喜欢孙子,女儿长大是别人家的,只有自家的孙儿才能常伴身侧,开枝散叶,传宗接代。

    “太太的意思是?”皇甫婉容有所警觉的眯起眼。

    “也没什么,就老了想热闹热闹,养个孙子在跟前,你……”你不是把儿子当眼珠子疼着吗?我就挖你眼珠!

    “哎呀!我的肚子怎么疼起来了?不行不行,准是早上那碗莲花粥闹的,府里的莲花都开败了,哪来新鲜的莲花……啊!又疼了,太太别留我,我……我快忍不住了……”

    居然把主意打到隽哥儿头上,她才不给婆母这个机会。

    佯装肚疼的皇甫婉容一点也不心疼,她一个踉跄推倒插着万寿菊的云白描金美人斛,再不慎打翻官窑脱胎青釉绘牡丹花瓶,手一挥,挂在墙上的“王母云裳图”撕成两半,王母的头还在,身体被撕了。

    谢氏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举起的手指颤动个不停,脸色又青又白,气得全身发抖。

    最后是谢氏身后的李嬷嬷赶紧上前扶住大少奶奶,这才避免了灾情扩大,不然不知要损失多少。

    点算下来,谢氏屋里的值钱物事折损了近万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钱袋主母最新章节 | 钱袋主母全文阅读 | 钱袋主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