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职的冲喜 第一章 作者 : 唐筠

【第一章】

“春香古早味早餐店”一大早就有许多客人上门,有的要肉粽、有的要刈包、有的要干面……这里卖的早餐,除了咖啡、奶茶称得上比较年轻化,其他食物都具有浓浓的古早味,所以才会取这个店名。

老板娘许春香是年近五十的美魔女,保养得宜,但没有人敢亏她,因为她有个在村子里很有名气的老公,村长伯是也。

村长伯夏重恩是夏家的大家长,夏家一共有四口人,除了他们夫妻俩,还有女儿夏晴以及养子夏天。

夏家两老将养子视如己出,并且与女儿一视同仁,该赏该打从来不马虎,更无亲疏之分。

在人前,夏家两老向来只会批评儿女,从未赞美过一句,但私底下,他们其实是一对很疼儿女的搞笑夫妻。

身为村长,夏重恩也将村民视为亲人,谁家有事,不管婚丧喜庆,他总是跑第一,而且该包的红包、白包他从不小气,而许春香也不抱怨,反倒认真做生意,赚取收入补贴家用。

其实夏家并不缺钱,儿子女儿都争气,夏晴每个月都会自动汇钱进母亲账户给两老当家用,夏天更不小气,每次出手,不是百万也有几十万。

不过许春香从来不花儿女的钱,而是把两人汇给她的钱都存起来,准备以后当做嫁妆和讨老婆的聘金。

说到夏天,是个有着混血儿外貌的国际知名模特儿,他一路从伸展台走到荧光幕前,替不少国际知名品牌代言拍广告,从国外红回台湾,脸书、微博粉丝几千万人,夏家两老向来不准他以真实面目在村子里抛头露脸,就怕他会引来记者惊扰村民。

幸好夏天在国外待久了,再加上随着年纪增长,他的轮廓也比以前更为深邃,而村民都只记得他以前染黑发的模样,因此就算他顶着原本的金发出现在荧光幕上,也没有人多做联想。

至于女儿夏晴,原本是在台北一家外商公司当助理,前阵子因为夏重恩骑机车替一些独居老人送晚餐,天雨路滑不小心犁田,现在脚还上着石膏,走路得拄着拐杖,夏晴舍不得行动不便的父亲还得劳心劳力,便辞职回家帮忙。

其实要夏晴的老板放人并不容易,她大学毕业后就到“肯沃集团”上班,由于她能力很好,脑袋灵光,动作迅速而且绝不出错,老板的交代她绝对使命必达,所以才三年她就从一般行政秘书被拔擢为大老板沃克的得力助手,在公司里被称为“万能特助”,要不是她说绝对不和年下男谈恋爱,沃克还真想让她当自己的儿媳妇。

虽然当不了儿媳妇,沃克还是把夏晴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疼惜,给她的薪水是一般董事长特助的两倍,还给了不少股票,让她年纪轻轻就坐拥百万年薪。

所以,当夏晴忍痛说要辞职时,沃克当然极力挽留,最后沃克还是不准她辞职,只愿意让她留职停薪。

但夏家两老并不太过问儿女的工作,只要求他们要注意自身安全,不做任何犯法的事,所以两人一直以为女儿只是一个小特助,压根不知道女儿有多厉害。

私底下的夏晴很好相处,总是把没关系、没关系挂在嘴上,若真要说有什么缺点,就是有时太不修边幅,常穿着拖鞋睡裤就跑出来端菜,而且现在没上班,没有什么工作压力,加上过于放松、不运动又吃吃喝喝的关系,才回老家一个月,她的腰围就足足胖了两寸。

每次许春香骂她,她总咧嘴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反正不留给人探听。”

“妳不给人探听,我还怕妳嫁不出去。”

“才不会,阿满奶奶不是对我很中意吗?”

那倒也是,住在村外的阿满奶奶真的对夏晴很中意,老说要安排她孙子和夏晴相亲,但夏晴总是笑笑的告诉阿满奶奶,她是要招女婿的。

不过自从阿满奶奶知道这阵子是夏晴代替父亲替独居老人送餐后,硬是让夏晴也帮她送,而且每次夏晴送餐过去,阿满奶奶还会指派工作给她,不是让她拔草,就是让她浇水,但这么一来,就会耽误到替其他老人送餐的时间,所以后来她都是等送完餐之后,再去帮阿满奶奶服务。

“阿满奶奶不会是听完妳的胡言乱语之后,就不敢让她孙子来和妳相亲了吧?”许春香问道。

“昨天下午还在说呢!”夏晴边回答,边把打包好的食物拎上车。现在她的小March变成了送餐小货车。

上了车,她刚发动引擎,又听到母亲又在店门口大喊—

“东西都带齐了吧?”女儿在家总是一副懒散的模样,每天她要出门前,许春香总是不放心的一再叮咛。

“都带齐了,出发喽!”夏晴很有活力的回道。

其实她的懒散只是表象,回到老家有爸妈在身边,她当然免不了放松一下,但这不代表她骨子里是个懒散的人,毕竟她“万能特助”的称号可不是叫假的。

陈承叡只来过这里一回,没路标又没路名,车上的卫星导航又没有讯号,再加上稻田又长得一模模一样样,他开着车在乡村小路间绕啊绕的,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原本他和奶奶住在都会区,生活机能也很不错,偏偏老人家一般都很固执,而他奶奶更是固执又传统,她有仇未必会报,但有恩一定要报。

据说奶奶曾经受过一个好朋友的帮助,一得知对方中风了又无人照料,奶奶就坚持要搬到老朋友家附近,并把老朋友接过来照顾。

原本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毕竟父母长年在海外打拚,是奶奶一个人把他拉拔长大,如今奶奶想用自己的方式过日子,他没理由不成全,可是来过这里一次之后,他不免有些后悔不应该让奶奶一个人搬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而且更倒霉的是,他的车竟突然抛锚了。

他火大的下了车,拿出手机打给助理小赵,狠狠骂了小赵一顿,不久前小赵才帮他把车送去维修,现在出了问题不骂小赵要骂谁。

骂完人之后,陈承叡的火气还是没有消,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他要去哪里找修车厂,再加上今天是假日,他打给他平常常去的那间修车厂没人接,就算上网查其他修车厂,也都没人接。

好一段时间过去,他才看见一辆小March缓缓驶来,他二话不说,马上跳到路中央,准备拦车。

这条路是夏晴每天必经之路,但不是到闹区的必经之路,通常只有农忙时比较会有车辆经过,今天整条路上,只有眼前那辆时髦的跑车,所以她远远的就瞧见了,但她没想到有人会突然跳到马路中央来,吓得她猛力踩住剎车,接着她降下车窗,大声怒斥,“先生,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

“抱歉,我的车抛锚了,找不到人来处理,等了好久就只有妳这台车经过,我一定得把妳拦下来,吓到妳了真不好意思。”陈承叡一脸歉然地说着。

“车抛锚了?”

“可以帮个忙载我一程吗?”

夏晴下车,打开他车子的引擎盖,看了一下后道:“我觉得还是先帮你找家修车厂必较实际。”载他一程自然不成问题,但是把车丢在这里,他还是得自己去找修车厂,可他看着就一副外地人的样子,等他找到修车厂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这样更好,老实说,我已经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一直没找到修车厂。”

她点点头,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出一组号码,电话接通后,她说道:“二宝,我在后巷过来那条产业道路,你开辆拖吊车过来。”

“晴姊,妳的车抛锚了吗?”二宝在手机那头问道。

“不是我的车,是一个外地人的车,总之,你快点把拖吊车开过来,我得去帮阿贵爷爷送餐点了。”交代完毕,夏晴结束了通话,然后对站在一旁的陈承叡说道:“我朋友很快就会过来处理你的车子,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等了。”

老人家饿不得的,有些老人家身体有恙,饮食必须定时,有些则是脾气很大,慢了会被骂。

可就在她准备上车时,陈承叡连忙拦住她。“可能是因为妳刚刚帮我检查车子,不小心把衣服弄脏了,这样吧,妳给我妳的联络方式,我处理好车子之后再去买套衣服赔给妳。”

她顺着他的话低头一看,衣服确实沾到一些油渍,她笑笑的道:“这个啊……不碍事的,反正只是市场那种一百块的运动服,洗不掉拿来当抹布就好。”

闻言,他不禁想着,她这么豁达爽朗,和时下一些只在乎外表、追求流行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样,而且她的笑容就像早晨的太阳,暖暖的,让人看了很舒服。

“可是……”

“真的没关系,不好意思,我赶时间,先拜了。”

快步越过他,夏晴回到车上,再度启动引擎,接着开车扬长而去,同时结束了这短暂的相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称职的冲喜最新章节 | 称职的冲喜全文阅读 | 称职的冲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