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来腹黑郎 第二十五章 作者 : 裘梦

没多久,他进了产房,房内仍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

他快步进入内室,终于看到悬念了老半天的人儿。

叶秋萍面色苍白,形容疲惫,鬓角犹留有汗湿的痕迹,一个皮肤皱皱红红的小婴儿安静地躺在她身边。

除了落地的那一会儿哭啼,这孩子倒是乖觉得很,也许是感觉到母亲就在身边,故而分外安静。

“萍儿…”玉子明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了一下她的鬓角,声音却不自觉地透着一丝颤抖。

叶秋萍疲惫又安抚地冲着他笑了一下,道:“我无事,就是累得很。”

他急忙道:“你休息,不用理我。”

她疲惫地闭上眼,很快便睡了过去。

玉子明看着她疲惫而安详的睡颜,觉得一颗心终于安稳踏实了。

他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她和孩子,许久后才起身离开。

出去后,得了赏的产婆仍等在外面,怕他有话要问。

果然,玉子明看到她便问道:“夫人怎么一声未叫?”

产婆忍不住笑。“大人,夫人是个极聪明的,不在喊叫上浪费力气,只是咬牙用力,故而小公子才生得如此顺利。”

“是个儿子啊。”玉子明呢喃了一句。

众人大愕,敢情这么半天,大人还不知道夫人生了个麟儿。

“赏,都赏!”玉子明开心的道。

总管在一边回道:“赏过了。”

玉子明大手一挥。“再赏。”

“谢大人。”

院子里的人纷纷谢恩。

玉子明却又一转身回了屋子。“将厢房收拾好,我抱夫人过去。”

“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拿斗篷进来。”

“是。”

小米将斗篷拿了进去。

玉子明用厚厚的斗篷将妻子的身子包好,将她抱到厢房。

这期间叶秋萍始终熟睡,并未被扰醒。

小米抱着小少爷,缓步跟在后头。

将妻子在床上安置好,示意小米将儿子放到妻子身边,让小米退下后,玉子明便继续坐在床头看着叶秋萍。

到了上朝的点儿,顾墨在外头轻声提醒,“大人,该上朝了。”

玉子明很任性地回了两个字,“告假。”

顾墨只好依言去替某人告假。

玉子明一直坐在床边看着妻子、看着他们的儿子,好似怎么都看不厌、看不倦。

时间缓缓过去,晨曦透曙,日头又渐近午。

这个时候,叶秋萍醒了过来,她是被饿醒的,也是被儿子的哭声惊醒的。

顾不上肚子饿,她先抱起儿子,解开衣襟,袒乳喂儿子喝奶。

婴儿啄到便迫不及待吸吮起来。

叶秋萍微微蹙眉,感到有些不适,但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吃得秃甜,她满足又宠溺的笑开。

“娘子!”被人忽略半天的首辅大人终于爆出了不平之鸣。

叶秋萍微露惊讶,抬眼看去,果见某人正黑着脸坐在床边。“你怎么在这里,不用上朝吗?”

“为夫告假。”首辅大人的心情十分不爽快,都是那个小东西夺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她为之失笑。“你这是在生的什么气,我只是一时没注意到你罢了。”

玉子明面色缓了缓道,“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叶秋萍淡然一笑,道:“不妨事,这点儿疼痛我还受得住。”

说到这个,他的心便又开始隐隐作痛。“我常听人言,女人生产时疼痛难耐,叫得撕心裂肺,你怎地如此隐忍?”

她淡淡回道:“我娘说过,自己疼自己知,若无人怜惜,叫出来、说出来又有何用?”

闻言,玉子明的表情明显一沉。她有他疼宠、有他怜惜,为什么还要说出这样的话来惹他生气?

叶秋萍看穿他的想法,不免觉得好笑,他怎么这般幼稚,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好听话安抚他,而是继续解释道:“况且生产不比平常,若将力气都用在喊叫上,生产时反而使不上力气,万一生产不顺,那便是自误了。”

他想到产婆也是这么说的,这才稍微释怀了一点。“娘子怎么知道这些道理?”

“是我娘说的,她自出家后,偶会帮人接生,我年幼之时便告诉了我一些事情,说我总要知道的。”

他点点头,怜爱的轻抚了抚她的脸颊。

两个人正说着话,小米提着食篮进来。

“夫人,我给你炖了鸡,现在盛给你。”

叶秋萍笑道:“小米最是贴心了。”

“那当然,我是夫人的贴身丫鬟嘛。”

叶秋萍见儿子吃饱了,掩上衣襟,将儿子轻轻放回身边,又仔细替儿子盖好被。

小米适时将碗递了过去。

叶秋萍笑着接过便吃了起来。

“姑爷的饭我让人摆外面了,姑爷快去吃吧。”

玉子明登时有种被人驱赶的错觉,但他还是起身出去了,因为他确实也有些饿了。

等他吃完饭回到内室,妻儿已然又睡成了一片。

玉子明内心的不满又升级了,转身出去叫人搬了张软榻进屋,自己也歇在屋里。

这一歇便一直歇过了首辅夫人的整个月子。

首辅大人不但整个月子都跟夫人同宿一屋,他为了能陪妻子,还上了一道让百官吃惊咋舌的奏章。

首辅大人要请产假!

这份奏章一递上去,立刻被皇上驳回,并加以斥责,说首辅不知所谓。

但皇上还是体谅地给了首辅十日事假,表示让他收拾收拾心情。

不管如何,首辅大人爱妻成痴之名就此落实,一生伴随。

叶秋萍的月子足足坐了两个月,绝对够她好好调养休息。

每日好吃好喝养着,又没法运动,她觉得自己胖了一圈。

终于熬到出了月子,从厢房搬回原本的屋子,(叶秋萍大大松了口气。

天晓得,这月子再坐下去,她会疯的。

某人着实过分得很,敢情不是他每日在吃那些麻油鸡、炖猪肘…真的被养胖了!

玉子明回府的时候,叶秋萍正在屋里给儿子喂奶,小家伙这两个月长开了,吃得好,长得壮,一张小脸粉雕玉琢的,很是招人疼。

小家伙吃饱了就吐泡泡,叶秋萍拿帕子给他擦了,他继续吐。

小米接手抱过了小少爷,叶秋萍这才动手整理衣襟。

玉子明幽暗的目光也在这时才从叶秋萍丰满的胸脯移开,淡定地在一旁椅中落坐。“昌儿今日可乖?”

叶秋萍将一盏茶递过去,回道:“他惯是乖的,最是听话,让人省心得很。”

“朝中同僚问我何时摆满月宴。”他似是闲谈。

她笑道:“索性便在百日时过好了。”

玉子明点头。“为夫也是如此想的。”

“那你还来问我?”叶秋萍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他笑道:“只是怕夫人有别的打算,故而多问一句。”

她也不跟他纠结,话题一转,问道:“现在摆饭,还是再等等?”

“摆吧。”

叶秋萍从小米手中接过儿子。

小米出去吩咐人花厅摆饭。

玉子明趁此机会挨到妻子身边,小声道:“今晚你准备好了吗?”

叶秋萍直接伸手推开他,红着脸啐道:“没正经。”眼波却是含娇带媚,忒是勾人。

见状,他喉头用力滚动了两下,咬牙低语道:“你等着。”晚上再收拾你。

她轻哼一声,完全没放在心上,只管抱了儿子逗哄。

用完晚膳后,两人准备洗漱。

“我们一道洗。”玉子明说得理所当然。

叶秋萍横去一眼。“胡闹什么?”

“一起洗。”他相当坚持。

她起初说什么就是不愿,他亦不退让,两人就这么杠上了,最后她先败下阵来,无奈地点点头,想来这些日子他也是憋得久了。

来到净房,叶秋萍褪去衣物,丰腴身材一览无遗,她不免抱怨道:“都这么胖了,你还一直让他们给我补身子。”真把她当母猪一样喂啊!

玉子明从后方贴上她的背,双手绕到她胸前,轻笑道:“手感很好。”雪肌玉肤,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味,生产之后她的体态虽是丰腴了,但也多了之前不曾有的韵味。

玉子明将她推抵在浴桶边。

事后,他抱着她沐浴,帮两人换过干净的衣物,抱着她出了净房。

小米见两个主子回房,这才退了下去。

卧房床上,小家伙睡得小脸红扑扑。

叶秋萍将儿子往床内移了移,这才上床躺下。

玉子明放下床帷,也上了床,一家三口终于睡到了一张床上。

他搂着她,同她一道看他们的儿子,在她耳边轻声道:“谢谢。”谢谢她给了他一个家,替他延续了生命。

叶秋萍捏捏他的手,微笑不语。

人生便是如此了,爱自己的人、自己爱的人,血脉的延续,幸福浸漫而过。

“萍儿…”他搂紧了她。

“睡吧,明天不是休沐。”

玉子明低声一笑,坏心地捏了她的胸脯一把。

叶秋萍反手拧了他一把。

两个人不约而同笑出声。

她没好气的嗔道:“再闹就自己睡去。”

玉子明则笑着回道:“想都别想。”

叶秋萍轻轻模着儿子细女敕的小脸蛋,满足的勾起了嘴角。“他长得可真好看。”

玉子明相当得意地道:“当然,他是我的儿子嘛。”接着大手也在她的脸上模了一把。“何况他的娘也这么漂亮。”

“啐。”

玉子明手伸过去模了模儿子的小脸蛋,又搂住妻子,道:“萍儿,我们要好好的。”

“嗯。”

“以后不许你只顾着这小家伙,冷落了为夫。”

叶秋萍忍不住取笑道:“哪有做父亲吃儿子醋的,瞧把你长进的。”

玉子明微微咬着牙道:“原本你只是我一个人的,现在却被这小家伙分去了一半,为夫自然不甘心。”

她抓开他想掐儿子的手,扭头看他,似笑非笑地道:“你呀,这是自作自受。”

“什么?”

叶秋萍凑到他耳边,调侃道“谁让你晚上那么努力,他不是你送到我肚子里的吗?”

“如此说来,为夫确实是自作自受。”说完,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却小心的不惊扰到儿子。

叶秋萍带着温柔深情的笑意凝视着他。

玉子明目光幽火暗升,哑着嗓子道:“可为夫就喜欢自作自受,不如我们继续…”

她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颈,吻上他的唇…

窗外夜色渐深浓,房内的浓情也益发炽烈。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哪来腹黑郎最新章节 | 哪来腹黑郎全文阅读 | 哪来腹黑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