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第二十一章

医门好亲事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春野樱

    “你不是这种人。”他说。

    她冷哼一记,“你以为你多了解我?我当初愿意嫁给你,除了想替我娘治病之外,也是图你聂家家大业大,往后一辈子不愁吃穿,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穆希恩心如刀割,但她知道她必须像个专业的演员,掩藏自己真正的感情,表现出可憎可恶的样子,好教他彻底的失望死心。

    “聂家完了,你也完了,我不想一辈子也这么让你毁了,所以我要离开你。”

    她扬起下巴,冷傲地道:“你自求多福,再见。”说完,她扭身便走。

    “穆希恩!”他喊住她。

    他的声音教她心头一颤。她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她不敢也不能回头,因为她知道自己已在崩溃边缘,只要再多看他一眼,刚才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

    “你还是我的妻子。”他说:“记住。”

    穆希恩心头一揪,疼得她几乎想尖叫。

    她迈开步伐往前走,眼泪也随之滑落。

     

    聂平远被释放了,在穆希恩给他休书后的隔一天。

    他不傻,他很快的便猜测到其中的关联。回到聂府,所有人见他终于回来都欢天喜地,殷盼着他能解决聂家的困难。

    但有人是闷闷不乐的,那便是聂平莘跟陈氏。

    “大哥,你一定要把嫂嫂带回来,她、她去马毅那儿了。”聂平莘说起穆希恩,眼里满是泪水。

    聂平远显得平静,不是他不急,他不在乎,而是他知道目前的他是无法将穆希恩带回来的。

    “好多人都在骂嫂嫂,说她无情无义,可是我知道她不是那种人。”聂平莘抹去眼泪,“大哥,马毅其实就是仁康王司马毅,一定是他以释放你为条件逼迫嫂嫂给你下休书的。”

    “希恩的娘呢?”他问。

    “她不肯跟嫂嫂走,还待在碧竹苑。”聂平莘难掩愁色地道:“可是她整天闷闷不乐,不吃不喝,我怕她……”

    “平莘,”他轻拍她的肩膀,温柔一笑,“希恩不在,你就代她照顾她娘吧。”

    她点点头,“这不用大哥交代,我会的。”

    看着天真无邪的聂平莘,聂平远想着她的娘亲周氏……平莘是被蒙在鼓里的吧?她并不知道周氏对希恩做了什么吧?

    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周氏绝不可能让她知道什么,若她知道,早就露出马脚了,而这亦是他深感庆幸之事,他多么不希望天真无邪的平莘牵扯上这可怕无情的宅斗。

     

    眼前,他只确定周氏确实骗穆希恩喝下不孕的汤药,其它的事还未能证实与她有关,但他会一件一件查明,尽快恢复万济堂的声誉及自己的清白。

    因为唯有恢复清誉,重振万济堂,才能把他的妻子要回来。

    安顿好家中一切,毫平远一刻都不肯浪费,立刻将万济堂的掌柜、伙计,以及济生院的大夫召集到万济堂共商大事,连在伪药事件发生前返乡探亲的罗定波也来了。

    “二掌柜,听说令慈急患卧床,现在可好?”他问。

    “托少爷的福,家母安好。”

    “那便好。”

    “少爷有何打算?”罗定波问:“如今万济堂跟济生院都关门歇业,一班伙计无以为继,大家都发愁呢。”

    “大家都请放心,万济堂跟济生院歇业期间,照发月俸。”

    此话一出,大家都十分惊喜,可也有人替他担心。

    “少当家,”大掌柜忧心地道:“万济堂跟济生院不知何时方可再度开业,这对聂家来说会不会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大掌柜无须担心,我还撑得住。”说罢,他转头看着张大夫等人,“张大夫,我要亲自拜访那些伪药受害者及他们的家属,请你明日为我带路。”

    “那自然是没问题,不过……”张大夫一脸忧愁为难,“先前我去的时候,遭到他们极不友善的对待,恐怕少当家的去会……”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气定神闲地道:“我自然会想办法的。”

    穆希恩来到行馆已经快一个月了,司马毅对她极好,也十分的尊重善待她。

    从他口中,她知道他出生时国师曾说过他活不过二十岁,除非他遇上救他一命的女子,并娶之做为护身符,这就是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她自聂平远身边抢走的主因。

    他对她并没有男女间的情爱,更不是一见钟情,也就是说,他对她并没有任何的欲望或企图,正因为如此,她才可以安心的、不需提防的待在行馆。

    过午,司马毅来到她的房间,看见她午膳未食,他皱起眉头。

    “你又没吃?”他走向她,“仇婶说你早上也只吃了一点东西,怎么?你想饿死自己?”

    “饿不死人的。”她淡淡地说。

    “你可是我的护身符。”他说:“护身符若不好好活着,我怎么活?”

    “你放心。”她看着他,语气平静地说:“我不会故意做危害生命的事情,你释放了他,我便照约定待在你身边。”

    司马毅睇着她,沉吟不语。

    快一个月了,她虽安分的待在他身边,可人在心不在。他当然知道她心里牵挂着谁,老实说,几度他都觉得她可怜,想放她回到聂平远身边。

    可她是他的护身符呀,聂平远没有她还能好好活着,他若没了她,不知何时会被阎王给要了命。

     

    他想,天祈城不是久留之地,为断了她对聂平远的念想,他得尽快将她带回京城。而且母妃也一直催他带着护身符返京,再不回去,恐怕母妃便要派人来接他了。

    “这两天你在城中若有想见的人就去见吧。”他说:“三天后,你便要随我返京了。”

    “什……”她一怔。

    “别忘了我是仁康王,我的王府在京城,而不是天祈城。”他说:“我母妃已多次派人来催我回京,我再不返京,恐怕她会派人到天祈城来接我。”

    她一脸忧郁,不发一语。

    “你是我的护身符,我去哪,你就去哪,这是我们谈好的条件。”他睇着她,“你没反悔吧?”

    她摇头,眼底满是无奈。

    “离开天祈城也好。”他说:“满城皆知你休夫之事,你在天祈城也无处可去,不如随我返京还乐得逍遥,返京后,我们立刻成亲,然后……”

    “王爷,”她打断他,直勾勾的望着他,“我会与你成亲,但请你记得我们的约定。”

    他微顿,忆起他们的约定之一,她只跟他做有名无实的夫妻。

    “你需要的是护身符,不是妻子。”她说:“若国师所言属实,你只是需要我在你身边保你一世平安,并不需要我为你传宗接代,我俩成亲后,各自生活,你要另纳多少妾室,我都不会过问。”

    司马毅听完,笑叹一记,“难道你不认为你有爱上我的可能?日久生情,你听过吗?”

    她直视着他,“我给他休书的那天,他对我说,我还是他的妻子,在我心里,他也还是我的夫君,纵使我改嫁给你,那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司马毅蹙眉问:“我的身分地位高过他,相貌也不输他,你怎确定你不会心动?”

    “不管司马毅有多完美,都不是聂平远。”她说。

    听着,司马毅没生气,反倒释然一笑,“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总之这两天你想见谁就去吧,我不会派人跟踪你,但你得保证会回来,不然……”

    她不会跑,因为她跑了,聂平远便会再回到狱中。

    她不只是司马毅的护身符,也是聂平远的免死金牌。

    “我能去哪里?”她苦笑一记。

    穆希恩知道她娘在聂家一定会受到很好的照顾,因此她没有回聂府探望她娘及周氏母女俩,因为她知道陈氏会哭求她留下,可她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与其上演一场洒狗血的亲情大戏,还是别见的好。

    可是有个人,有个地方,她非常牵挂,那就是聂平远跟万济堂。她想聂平远一定正忙着查明真相,致力于恢复万济堂的声誉,都一个多月了,万济堂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得去看看。

    于是,她独自来到万济堂,这儿仍是歇业的状态,只开了扇侧门供人进出,往昔大门未开就有人在外面排队,天天犹如闹市般,现在却是门可罗雀,冷清静寂。

    不知道伪药之事聂平远调查得如何?他找到搞鬼的人了吗?他能洗刷自己及万济堂的清白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