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发福妻 第十一章 使计欲离间 作者 : 简璎

宴席足摆了三日,诰封事宜结束后,骆佟自是累得不轻,但这一回也把谈家亲戚里里外外都认了个遍,再没人提起她庶女的身分,人人都只认她是二品诰命夫人,累也算是值了。

“大女乃女乃,铺子的方掌柜来了。”踏雨进来传话,“人在前厅候着,说是大爷让他来见您的。”

骆佟搁下手中的茶盏,想到谈思璘说过他生母留下的嫁妆铺子都要交给她打理,没想到这么快掌柜就过来了。

到了前厅,候着的方祥生见了她,立即向前恭敬的做了个长揖。“奴才方祥生见过大女乃女乃。”

骆佟笑了笑。“方掌柜不必多礼,大爷虽说铺子让我打理,但初初接手,我懂的也不多,往后还是要仰仗方掌柜。”

方祥生躬身道:“大女乃女乃不必担心,将铺子管好是奴才分内的事,奴才自该尽心尽力。”他将带来的账册交给踏雨。“这十本账册是各铺子近五年的明细,大女乃女乃看了若有什么不明白之处,奴才再来向大女乃女乃说明。”

“有劳你了。”骆佟又细细问了一些铺子的情况和各铺子配置的人手多少等等,才让踏雨送方祥生出去。

寸心换了热茶上来。“这东西写得密密麻麻,还这么厚厚的十大本,大女乃女乃要是看完,怕眼睛都要花了。”

“我也没想要细看。”骆佟根本没去动账册,她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方掌柜都管帐十来年了,要是有问题,大爷也不会一直用着他。”

寸心笑道:“大女乃女乃说的是,咱们大爷可不是个胡涂的。”

“正是这个理。”骆佟笑着,又道:“叫上青儿,去把我早上做的点心捡几样,装成两盒。”

寸心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又要去给老太君请安啊?”

骆佟微微一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常走动就不会生分,讨厌的人看久了也会顺眼。”

寸心翻了个白眼。“奴婢真希望老太君早些对大女乃女乃顺眼。”

一会儿,寸心和青儿各提了一个食盒,主仆三人到了和翠院,安老太君在暖阁里坐在炕上吃茶,屋里暖烘烘的,单氏、曾绮芳和谈秀彤都在陪老太君说话,几个人有说有笑,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看到小丫鬟打起帘子通报大女乃女乃来了,三人顿时都静了下来。

骆佟将这副景象看在眼里,她本来就没想讨好这三个人,她们这副戒心极重的态度,她也处之泰然。

“坐吧。”安老太君不咸不淡的道:“今儿风大,怎么还过来?”

骆佟笑吟吟道:“早上孙媳做了几样点心,想着祖母可能会喜欢,便自做主张送过来了,还望祖母不要见怪才好。”

安老太君吃了几次她亲手做的点心,甚合她的胃口,因此一看到食盒,她早在心里流口水了,嘴上却还是拿翘地淡道:“那么就拿过来我尝尝吧。”

安老太君在尝点心时,单氏轻描淡写的开口道:“听说方掌柜来见你了?”

骆佟心知肚明单氏必定在明秀轩里安插了眼线,便浅笑着道:“相公让我打理铺子,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管了。”

单氏和曾绮芳心里都是嫉妒,除了自个儿的嫁妆铺子,她们可没有别的铺子可以管,莫氏留下的铺子又都是卖皮草、古董、首饰等贵重对象的铺子,如此一来,骆佟能经手的油水有多少啊?叫她们怎能不眼红?

“是该交给你打理。”安老太君淡淡的说了句。

单氏的神情更是不悦了,进门之后,她曾想插手莫氏的嫁妆铺子,却给老太君一句不合规矩打了回来,说什么哪有继室过问嫡妻嫁妆的道理,不但提醒了她继室的身分,又灭了她管铺子的念头,恨得她牙痒痒。

“大嫂是庶女,在娘家怕是没学到多少管家的本事吧?管那么多铺子不会吃力吗?莫要管到亏银子了才好。”谈秀彤虽然称了大嫂,但语气却是极为傲慢无礼。

骆佟嫣然一笑。“妹妹说的是,我确实没多少管家的本事,不过幸好相公说了,让我打理铺子是打发时间,赚钱是其次,亏了也不打紧,若有盈余便让我看着用,要我放手去做。”

谈秀彤眼见讨不了好便哼了一声,转而向安老太君道:“祖母中意的雪玉手炉,我已经着人去打听了,不管要价多高,一定替祖母买回来。”

安老太君听了并无兴奋之情,只意兴阑珊地道:“怕是没那么容易,柳太妃说,她也只得了那么一个,宝贝似的,连拿也不让我拿一下,好似怕我会碰坏了似的,真是好笑。”

骆佟凑趣问道:“什么是雪玉手炉?”

曾绮芳故意瞪大了眼。“大嫂连雪玉手炉也不知道?”

谈秀彤掩嘴一笑。“二嫂也莫要吃惊了,大嫂是庶女,平日里哪里见过好东西了,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

曾绮芳做作的轻拍了下额际。“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忘了大嫂是庶女?”

单氏用手拿着杯盖,慢慢拨着茶水。“入门前没学好的规矩,如今可要让教引嬷嬷再好好教教,免得出去叫人笑话了。”

骆佟不恼不怒,还受教地一笑,恭顺道:“母亲教训得是,佟儿记下了,定会再请嬷嬷教规矩,绝不丢国公府的脸面。”

从和翠院出来,寸心和青儿忍不住为主子抱不平。“那个二女乃女乃和大姑娘,哪里有把大女乃女乃当嫂子看了?”

“莫再说了,走,到蝶姨娘、岚姨娘处坐坐。”骆佟毫不在意,曾绮芳和谈秀彤在她眼里跟骆芙没两样,她都当她们是跳梁小丑。

蝶姨娘和岚姨娘的跨院相连着,院子已旧了,也没翻修,但园子里草木扶疏,地方不小,各有五间厢房,比骆佟在侯府住的跨院好多了。

两人见了骆佟都十分高兴,忙不迭相迎。“大女乃女乃怎么亲自过来了?”

骆佟一笑。“两位姨娘是自己人,佟儿自然应该常来走动。”

听她这么说,她们更高兴了。“快进来坐!”

屋里的婆子丫鬟见到骆佟来了,连忙施礼上茶。

骆佟笑吟吟的喝了几口茶,问了点院中的琐事,话了会儿家常之后便状似随意地问道:“几个弟弟妹妹可是都尚未议亲?”

蝶姨娘所出的是三爷谈思勋、四爷谈思浩、二姑娘谈秀彩,岚姨娘则是生了五爷谈思忠、六爷谈思仁,还有三姑娘谈秀影,她打听过了,这几个爷们跟小姐都到了议亲的年纪,却都还未定下亲事。

“我们提过几次,可太太……”蝶姨娘、岚姨娘欲言又止。

骆佟明白,肯定是单氏不把庶子庶女的婚事当回事,就跟崔氏一样,只想草草打发庶子女的婚事。

“两位姨娘放心,这事母亲拖沓,可相公绝不会坐视不管。”她一笑。“如今相公是当朝左丞,要替弟妹们议亲还不容易?我回去就跟相公提这件事。”

两人顿时眼睛都亮了,脸上也有了几分喜色。“大女乃女乃这话可是当真?”

骆佟有些嗔怪地道:“两位姨娘是长辈,咱们又是自己人,佟儿怎会糊弄两位姨娘?”

两人连忙陪着笑脸,“说的是,说的是,是我们胡涂了,居然还质疑大女乃女乃的话,当真是该罚啊。”

骆佟笑着。“说起来,这府里,除了老太君,就数两位姨娘和相公是最亲的人了。”

“那自然是了。”两人异口同声。

蝶姨娘又续道:“虽然太太是大爷的嫡母,但怎么比得上我们姊妹服侍过嫡夫人的情份,我们可是嫡夫人在娘家时便一直服侍着的。”

若是以前,她们不会如此积极的要与谈思璘拉关系,毕竟她们不会笨得去指望一个随时会死的人,但如今不同了,谈思璘摇身一变,成了京城的香饽饽,她们自然会选边站了。

骆佟见话题终于转到了谈思璘生母莫氏的身上,机不可失地问道:“两位姨娘,不知我那过世的婆母是个怎样性情的人?婆母生了相公便过世了,我与相公想要在祭日追忆也无从追忆起,只能问问姨娘了。”

蝶姨娘感叹地说道:“嫡夫人性情温柔,与太太大不相同,从来不会打骂责罚下人,若是下人犯了错,她总是能揭过便揭过。”想到了从前的主子,她的眼神有几分复杂。

骆佟将一切看在眼里,便有几分惋惜地感叹道:“原来婆母是如此宽厚之人,想必待两位姨娘也是极好的。”

蝶姨娘嘴角微翕,欲言又止。

岚姨娘见状便若无其事的说道:“大女乃女乃说的不错,嫡夫人确实宽厚,嫡夫人有了身孕之后,便立即给我们开了脸服侍老爷,还保证只要我们怀上孩子就抬我们做姨娘,那时我们虽然只是小妾,但吃穿用度都比照姨娘的分例,再也找不着像嫡夫人这么厚待下人的主子了。”

“好人不长命,这话半点不错。”骆佟一脸的感慨,不露声色地道:“听说婆母产下相公后当天便过世了,这可是真的?怎会有如此憾事?难道是产婆出了什么错?”

两个人顿时都不说话了,岚姨娘神色有些慌乱,蝶姨娘甚至还身子一僵,骆佟看得分明,蝶姨娘肯定是受莫氏恩惠较多的那个。

岚姨娘定了定神才道:“嫡夫人本就身子弱,加上快临盆时染了风寒,还不慎滑了一跤,大夫说,这些都是难产的因素。”

骆佟见她们口风甚紧,一时半刻也套问不出什么,为免打草惊蛇,她便感叹了几句,话锋一转,笑吟吟地说道:“闲来无事,我打算做点小生意,相公也同意了,两位姨娘可有意愿加入?”

两人一听,眼睛便亮了。

以谈思璘如今的身分,说是小生意哪里真的就是小生意了,有左丞的身分在那里摆着,生意还能不火红吗?

她们小心翼翼地道:“大女乃女乃若是能让我们也加入,我们当然是千肯万肯,就怕大爷不同意……”

“都说了咱们是自己人,姨娘怎又如此见外?”骆佟假意幽怨地说道:“两位姨娘可是把我当外人?”

两人忙不迭道,“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岚姨娘与蝶姨娘又询问了细节,知晓是酒楼生意,她们更欢喜了,只要地点不错、厨子手艺不差,客似云来不是难事。

之后等谈思璘下了朝,骆佟便将此事告知。“岚姨娘与蝶姨娘确实有古怪,如今我让她们加入酒楼生意,利字当头,日后她们必定会常来我这儿走动,时日一久,总有疏漏之处,不怕她们露了口风。”

谈思璘将她拉到胸前拥着,蹙眉严肃地道,“我不是说过,不让你掺和此事吗?为何不听我的话?且这件事也尚未有证据,你从未见过风浪,又岂是她们的对手?”

说她未曾见过大风大浪,这话并不尽然,事实上,他隐隐感觉到她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从她出府卖画到搭救青儿、慷慨解囊,这完全不像一个深宅庶女的作为,而他从一个需要冲喜的将死之人到登上左丞之位、为她请了诰封,她也一直宠辱不惊,这份从容,他任何一个嫡妹庶妹都比不上。

她的秘密,与她难以解释的字画由来有关吗?若是相关,那必定是个惊天秘密。

骆佟对他讨好地一笑,保证道:“若是我探出了什么,一定与你商议,绝不会贸然行事。”

谈思璘的眉宇仍未放松。“我不该将此事告诉你。”

岚姨娘、蝶姨娘两个内宅妇人能有法子将他生母害死,也能如法炮制的对付骆佟,她的亲近将让她们有机可趁。

“咱们是夫妻,你没有瞒着我,我很欢喜。”她偎在他怀里柔声说道:“再说了,她们也没有加害于我的理由,你且放宽心。”

他的神色复杂纠结。“总之,你的安危是首要之事,其余皆是次要,万不可大意。”

他生母的存在,对岚姨娘、蝶姨娘来说有利无弊,他生母是一个宽厚的主子,绝不会容不下她们,将他生母害死,她们也不可能扶正,新的主母更可能打压她们,但她们还是对他生母下了毒手,为什么?

因为他想不通这一点,所以不放心骆佟与她们亲近,若是骆佟因此有了什么差池,他也难以原谅自己。

“夜深了,休息吧!”

其实时辰还不算晚,但他突然抱起了她往床那里去,骆佟脑袋嗡了一下,一时反应不过来,人已被他放在床上,烛火灭了几盏,轻纱幔帐也放了下来。

他上了床,手模到她柔软的腰间,骆佟则是接触到他灼灼的眸光,面色一红,心跳一时之间也快了。

她任由他灼热的双唇落下,任由他为她宽衣解带,两人的唇舌紧紧纠缠,他的呼吸也益发急促。

她已经很习惯与他行房了,他有时温柔轻缓,有时如狂风暴雨,两种截然不同的节奏,他们都能如鱼水和谐,她更喜欢缠绵后依偎着他入眠,每次在他怀里醒来,她都深深感慨前生白过了,送往迎来的日子总是忐忑,如此被他怜爱呵护之后,她才知晓什么叫幸福。

芙蓉帐暖,这一夜,折腾至夜半才睡去,当骆佟浑身酸痛的醒来时,身边的谈思璘已支起手肘在看她,纱帐外透着晨曦。

她眨了两下睫毛,这才真的转醒了,不由疑惑地看着他。

他怎么还起得来?鱼水之欢,施力的可是他啊,这阵子让他如此折腾,她禁受不住,都快有晨起困难症了……

谈思璘见她这慵懒迷糊的模样,雪白酥胸上还有他烙下的浅淡痕迹,忍不住低头亲吻她小巧的耳垂,柔声问道:“佟儿,这每夜耕耘不辍地,你还不想吃酸食吗?”

酸食?骆佟茫然地看着他,一时没会意,在他似笑非笑的眸中,这才听懂他在说什么,心绪瞬间沉重了。

前世他并没有子嗣,会不会他命中注定无子?

谈思璘见她面色有异,忙道:“怎么了?我说笑的,你莫往心里去了。”

骆佟润了润唇。“若是我怀不上孩子——”

谈思璘立即截了她的话,正色道:“我只要有你便足够。”

这是他的真心话,但他担心的是,她会认为他口是心非,他又如何能说,他前生也未有子嗣,重生一回,虽然娶妻了,也改变了一些事,但他也是极有可能同样没有子嗣之命。

“若是你怀不上,我也决计不会纳妾。”妻妾成群,家宅不宁,他不愿享那齐人之福。

“那么,咱们便将子嗣之事交给老天爷安排。”前生她已经自苦够了,这一世她才不要再为难自己。

“佟儿,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他真真松了一口气,若她往心里去,肓定会椟郁成疾,他可不是娶她回来让她受苦的。

“你可不要后悔就好。”她笑着调侃道:“你说不纳妾的,这话我可要记下来让你画押了。”

他抚着她的发,执起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低笑起来。“用完早膳便画给你,你可要收好了,当护身符。”

“护身符?”骆佟眉眼倶笑。“说得贴切极了,真是护身符无误。”

她感受着他掌心传来的温热,见他眸色变得深浓,她瞬间觉得全身火烫,他已欺身而上,将她压在身下。

两人皆未着寸缕,他一个挺身便进了她身子,低头含住她娇弱的唇瓣,势不可挡地领着她缠绵起舞。

云雨之后,两人皆是过了好半晌才渐渐抚平气息,骆佟昏沉沉的又想睡了,谈思璘见状便将她搂进怀里,双手却是故意在她身上游走,闹得她不能睡。

夫妻两人正在享受闺房之乐,外头蓦地传来窸窣动静,不一会儿,寸心的声音便扬起了。

“大爷、大女乃女乃可起了?”寸心的语气欲言又止。

谈思璘有些皱眉。“何事?”

骆佟也觉得奇怪,时辰还早,丫鬟们怎么会来打扰?

“那个——”寸心吞吞吐吐道:“是二爷……”

骆佟脸上快速闪过惊诧。谈思湛?

花园那日之后,她便谨慎再谨慎,只要出了明秀轩,便一定有丫鬟嬷嬷相陪,不让他再有与她单独说话的机会,他那些卑鄙无耻之言,听了只会污了她的耳,她不想再听。

“二爷有何事?”谈思璘问。

扰了主子,寸心像是不敢再说,这时换飘雪说话了,“回大爷的话,二爷派丫鬟送来千年山蔘,说是要让大女乃女乃补身子,还要大女乃女乃亲自收下才肯走。”

骆佟一听便心里着火,狠咬了下紧抿的唇。

该死!他这分明是故意的,天才透亮便派丫鬟送什么千年山蔘来,还要她亲自收下,这不是故意要引人往暧昧处想吗?

她有些不安的抬眸看谈思璘的反应,就见他眉眼轻挑,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自然是想开口回绝,又怕自己反应太大,反倒引起旁人疑心。

本来嘛,小叔子送个补品来,也可以说成是一番好意,又没闹出什么大事,她哪能动怒的退回去?可是,她十分不想收下谈思湛送的东西,这一世,不愿再与他有所瓜葛,更不想让他得逞,以为还能摆布她,以为她只是面上冷淡但心里还是向着他,万不能让他如此一厢情愿的认定……

她凝眉咬牙,无计可施,忽然听到谈思璘淡淡地说道:“退回去。”

骆佟诧异地看着他。

退回去?这么简单?能够就这么毫无理由的退回去吗?奉命而来的丫鬟也不是个没嘴的,这么一来,谣言很快便传遍府里了。

“就说大女乃女乃不能吃山蔘,会起疹子,心意领了,让二女乃女乃补身子吧。”

与骆佟的惊怒交加相比,谈思璘一脸的淡然,望着她的目光并无任何探究,理由说得顺理成章,谁也找不到错处。

“奴婢明白了。”外头的飘雪和寸心都松了口气,领命去办事。

外间恢复了安静,纱帐里一时落针可闻,骆佟忐忑不安,明白这件事绝不是糊弄两句便可搪塞过去,谈思湛这个举动就是要搅得她寝食难安,吃定了她无法对谈思璘道出自己的来历,这么一来,他们夫妻必生嫌隙。

她的眉头略紧,正在琢磨要怎么说才能让他释疑,他便先开口了。

“佟儿——”

谈思璘才唤了她的名,她的心便提到了喉咙,好似随时会蹦出来一般,难怪都说不能做亏心事,心里藏着秘密,实在太煎熬了。

只见他轻言道:“许是近日在朝堂上我处处与思湛针锋相对,所以他才故意这么行事,要让我怀疑你。”

骆佟一愣,眨眨眼。所以,他以为谈思湛这么做的原因是在于他?

“你不必放在心上,料想这般唐突之事,很快便会在府里引起耳语,祖母不会坐视不理,思湛自会有所忌惮。”

骆佟唯诺应了,此事虽然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但她心中实在有愧,要做一辈子的夫妻,她这秘密要藏到何时?

“对了,你兄长的婚事已有了眉目。”

骆佟精神一振。“是哪家的姑娘?”

她兄长的条件摆在那里,她也没抱太大期望,只希望是个品性端正贤淑的姑娘,若是像宝琹公主那般刁蛮,家世再好,她也不肯说给她兄长。

骆菲上回来作客时提起宝琹公主与四哥的闲事,说公主把四哥当下人使唤,有回四哥不过多看了个丫鬟一眼,宝琹公主把那丫鬟狠打一顿不说,还发卖了出去,最后还要她四哥在寒风中跪在院子里赔罪,成了府里的笑柄,四哥事后也大病一场,便倔强的不肯再跟宝琹公主说话。

所以了,娶妻娶贤,娶到似宝琹公主这般的刁妻是三生不幸,崔氏不肯善待他们这些庶子女的罪,全报应到自个儿子身上了。

“是户部侍郎吴大人府里的大姑娘,虽是庶出,但家里没有嫡出女儿,吴夫人宽厚,将她带在身边养着,很是疼惜亲近,待遇与嫡小姐并无二致,样貌清秀,品性良善端庄。”

骆佟明白这样的人家,哪里肯将视如嫡出的女儿嫁给她兄长,定是思璘出面保了媒,人家看在他面子才点头的。

“让你费神了。”她是打心里感激,若不是看重她这个妻子,他又何须费神?

“你我何须见外?”他把她搂在怀里,轻声低语。

骆佟静静的靠在他胸前,感受着这份得来不易的#福。

良久之后,该是起身的时辰了,他还要上朝呢,外间丫鬟已有动静,她这才起身,亲自服侍他更衣,也让外头丫鬟传早膳。

真是感激老天,她一个无足轻重的庶女,原本是要被随便嫁出去的,竟能得到他这样才貌双全的出色夫君,更重要的是,他对她的重视和疼宠不一般,这是每个女子心之所盼,若她命屮因他而无子嗣,也无遗憾了,孩子不过是传承血脉,她绝不会为此纠结。

“要说费神,令昕那小子才真正令我费神。”谈思璘展臂让她整理衣衫,一边笑道:“这阵子他在府里蹦上蹦下地闹着要出家,想必理国公府很快就会同意他与骆菲的婚事。”

骆佟一听便哭笑不得。“真亏他敢如此撒泼,这般闹法,也只有他做的到了。”

“谁说不是呢?”谈思璘也笑道:“这个月初八由三皇子主办的赏画会,令昕也受邀了,到时你可以亲自问问他闹得如何,可是让他祖女乃女乃跟爹娘都举双手投降了。”

“赏画会?”骆佟听得莫名。“难不成我也可以一道去吗?”

“正是。”谈思璘点了点头。“不知为何,这回三皇子明定众人皆要携家眷参加,若是尚未成亲的,自然另当别论。”

她喜欢画,自然是乐意参加的,只是好生奇怪,品画会是男人家的场子,何况又是由尊贵的皇子主办,哪里会有女眷在场的余地?看来那位三皇子胸襟颇不一般,并不看低女子。

“三皇子是怎么样的人?与你交情可好?”

谈思璘道:“三皇子与宝珏公主、宝琹公主一母同出,淑妃娘娘虽有野心,也有后台靠山,但三皇子爱好附庸风雅,置身党争与夺嫡之外,我们自小一块儿长人,在我入朝之后,我们的情分也未变,正是因为他并无追名逐利之心,我们自然还能够相处融洽。”

骆佟听出了弦外之音。“可是呢?”

“近日是有些变化了。”他看着她,他的娘子可真是冰雪聪明。“思湛欲拉拢三皇子靠向太子,三皇子也有意无意的提起希望我为太子做事,想来这份情谊也维系不久了。”

骆佟心头一动。“那么何不反过来,说服三皇子为睿王做事?”

谈思璘目光落在她身上。“睿王?”

骆佟眉睫轻颤,这才意识到自己露馅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他说出睿王之前便先提此事。

她心乱如麻,不安的垂着眼眸,思忖着要如何收场。

谈思璘却是展颜一笑,若无其事地道:“原来我对你说过我想扶持睿王。”

骆佟微微一愣,怔怔地看着他。

他的神情并无任何异样,她心中有些不明白。

他是真的以为自己说过吗?还是……他发现了什么?

谈思璘看着她,目光极为柔和地说下去,“睿王知人善任,且虚心纳谏,又能明辨是非,加之其人品磊落,能够体察百姓之苦,厌恶强取豪夺来扩充国境版图,若他能成为天子,是大周百姓之福。”

骆佟这回谨慎地点了点头。“夫君所言甚是。”

四皇子——睿王杨青,登基之后,在位六十年,他深得民心,且足有四十年的时间,大周边关都是太平的,百姓也免受战争之苦。

“佟儿,我要扶持睿王的这件事,你知晓就好,莫要对任何人提起。”谈思璘眸色深沉。

骆佟一听便心中一凛。

这分明是不必特意交代的话,他的神态却非常认真,就像要让她相信,真是他提过要扶持睿王之事似的。

她也配合地点了点头。“我明白,兹事体大,我不会说出去的。”

只是她不由得狐惑,谈思湛与她一样都是从后世穿越而来,明知道将来登基的是睿王,他又为何会选择扶持太子,还欲拉拢三皇子,他在打什么主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结发福妻最新章节 | 结发福妻全文阅读 | 结发福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