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买了一个女孩 第六章 作者 : 夏晴风

三人坐一桌,倪瀞原以为彼此会尴尬,没想到白峰齐不仅记仇的本领高,假扮金主的本事也挺不赖。

“能被我看上的女人,自然不会差,不过这半年她是我的,路先生若真想要Vivian,只能请你再忍忍。至于你,这顿饭我不计较,希望没有下回,至少这半年,我不想再看到你单独跟其他男人吃饭,我想这点职业道德你应该有吧?”白峰齐在三人都坐定后,带着浅笑开口。

倪瀞低头,暗暗翻白眼,一会儿抬头,脸上堆满迎合的笑,“你不喜欢,这半年我就不跟其他男人单独吃饭。”

“若是再让我看到呢?”白峰齐明明脸上笑着,眼底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笑意。

“保证不会了。若是再让你看到,半年费用我打对折总成吧?”倪瀞拉了拉他的手。

“这还差不多。”白峰齐满意点了点头。

一会儿三人点的牛肉面端上桌,外加一大一小招牌综合卤味,小的是白峰齐点的,大的是倪瀞与路维哲一块儿点的。

白峰齐将那份小的综合卤味推给倪瀞。

“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共食,半年后你想跟谁吃我管不着,现在你只能吃我点的,吃不够我再点。”他说得理所当然。

倪瀞看着盘子,这位白医生会不会太入戏,演上瘾了吗?

路维哲始终安静,没说什么,至于倪瀞,将筷子往小盘子移,挟了块卤牛肚,以行动代替言语,尽管她觉得白医生演太大,不过说到底是她拜托人家的,只好陪着演。

白峰齐也挟一块牛肚吃,将小碟子里的酸菜、辣酱全倒进牛肉面里,拌匀后开始吃面。

一旁倪瀞吃了几口综合卤味,才将后来拿的酸菜、辣酱往面碗里倒,拌匀了,吃两口面,喝一口汤。

路维哲静静看两人的动作,倘若撇开个人情绪不说,眼前的男人气质冷肃、相貌俊朗不凡,并非配不上倪瀞。

而倪瀞与他之间有着一股若有似无的默契,一样的佐料、几乎同样的吃法,也许倪瀞与他没注意到,他们都先吃面再喝汤。

“敝姓路,先生怎么称呼?”路维哲喝了一口汤,感觉没什么胃口。

白峰齐停下筷子,先往倪瀞瞟去一眼,才不紧不慢回答,“白峰齐,颜色白,山峰的峰,整齐的齐。”

“冒昧请问白先生哪里高就?”路维哲又问。

“振群医院,神经外科医生。”他爽快回答,又道:“Vivian说过,你们是青梅竹马,我满佩服喝过洋墨水的路先生能如此长情,一心惦记Vivian。可惜路先生晚了一步,只能再等半年,我想路先生一定也同意,人生就该拿来等待美好的人事物,这些年才会对Vivian念念不忘……”他停顿,又往倪瀞颇有深意望了一瞬。

“不过,”他指了指她,有些没礼貌,继续道:“如果这女人真如你认定的那么美好,半年后我或许会改变心意,再与她续约半年、一年甚至许多年也说不定。谁知道呢?人要相处过才明白好坏。路先生现在的执着,说不定是出于没得到过的遗憾想象。”

“我跟倪瀞是青梅竹马,自然相处过,我的执着……”路维哲忍不住辩解。

“不好意思要打断你,我指的相处,是恋爱交往过,青梅竹马并不代表相恋过,再退一步说,青涩年纪的时候也未必真懂什么是爱。路先生跟Vivian交往过吗?

Vivian没提过。”

“没,我们没交往过,我们曾是很好、无所不谈的朋友。”路维哲语气淡下来。

白峰齐点了点头,彻底忽视倪瀞脸上诧异的神色。

她叫倪静?安静的静吗?她压根是半点不安静的女人……想着,白峰齐自顾自笑了。

路维哲若有所思看了白峰齐一会儿,转而朝倪瀞说:“小瀞,你慢用,我先走,改天再找你。”

他招来店员,把牛肉面、招牌综合卤味打包,“这餐我请客,后会有期,白先生。”

“后会有期。”白峰齐回。

路维哲提着打包的食物走出店面,直到见不到人了,白峰齐才问出心里的疑惑。

“倪静?安静的静?”

“加水字旁。”

白峰齐笑着点了头,“好听的名字。”

“我妈取的。”倪瀞语气有丝淡淡失落。

“令堂不在了?”白峰齐收起笑,声音低了几度。

倪瀞扬眉微笑,反问:“白医生会看相?”

白峰齐放下了筷子,沉吟半晌才答,“医院里见最多的是生死,你的表情和许多失去亲人的病患家属很像,如果这样算会看相,是的,我会看一点相。”她极力压抑的失落,反倒引人看着心疼。

倪瀞有点讶异他如此认真诚恳的回答,不带半点玩笑与尖锐。

“生病吗?”白峰齐又问。

“是,肺癌。”倪瀞答得简短。

白峰齐点点头,“你因为令堂的病,才从事……”

“是或不是会改变白医生对我的坏印象吗?”倪瀞打断他,用轻笑掩饰莫名而来的心慌。

“不会。我对你的印象并非来自你的职业。”

这是真心话,他看人向来只看心眼,不看那些外在虚浮的,从事什么工作、是否出身富贵,不必然印证一个人内在高贵。很多人嘴上念着佛,心里却住着魔。他自小见多了,评断人早已不靠虚华的普遍准则。

他的回答让倪瀞十分意外。

“另外,我对你的印象并不坏。”白峰齐又接着说。

“难道是好印象?”倪瀞挑眉,面色有丝嘲讽。

“倪经理应该晓得不是所有事都非黑即白,黑与白之间存在模糊的灰色地带。”他不知道为何要对她多说这些,寻常时候他并不多话,也许是她方才压抑的失落触动他内心甚少揭示于人的温柔面。

“所以白医生对我既不是好印象,也不是坏印象,而是不好不坏的灰色印象?”

“我不觉得你会在乎我对你印象如何。”白峰齐一脸似笑非笑。

倪瀞楞了一瞬,这男人……很犀利。

“是不在乎。”

“既然如此,我对你是什么印象并不重要。”白峰齐拿起筷子,继续吃面。

“你怎么知道我跟他是青梅竹马?也是看相看出来的?”倪瀞问。

白峰齐顿了顿,默默将碗里剩下的面吃光后,抽来一张桌上的面纸擦嘴。

倪瀞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低头开始吃她的面,没多久之后,白峰齐说话了。

“昨晚我值班,休息室有本过期杂志,我拿来看了,你跟路先生的过去,杂志写得鉅细靡遗,你们幼稚园同校、国小同校、国中同校,高中他读建中,你读……”

白峰齐停顿下来,好半晌没声音。事实上,看过那篇报导后,他心里不时想起她,他自己也解释不来原因。

是为她觉得可惜吗?可能有一点。怎么明明有大好前途,却选择放弃了?那种心情有些像他对白云阳的惋惜。

今天知道她八成是为了母亲的病才选择现在的工作,他几乎立刻生出了说不出来的怜惜与心疼……她唇角那抹倔强,是对无情命运的不屈服吧。

“怎么不继续说?”

“其实,我很惊讶……”白峰齐才开头,几乎不意外被她粗鲁打断话。

“惊讶一个陪酒女竟然会读书?还是北一女毕业、台大商学院肄业?”

“你总是这样。”白峰齐语气淡淡的。

“怎样?”她态度挑衅。

“每每遇到敏感、不想碰触的话题,眨眼时间变身刺猬。”白峰齐笑了。

倪瀞沉默不语。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惊讶而已也足以让你变刺猬,你不觉得太小题大作了?其实惊讶是正常的,任谁都会想……”白峰齐又被打断。

“既然会读书,可以做的工作多的是,为什么偏要陪酒卖笑?”倪瀞接了话。

白峰齐安静,灼亮的眼神直接盯在她身上,由着她抢话,确定她说完,才缓缓开口。

“说完了?”真的很倔强啊。

倪瀞脸上闪过一阵热辣,她又忍不住了。

“我没那样想。我想说的是,任谁都会想,既然读了好大学,为何不再撑两年读毕业?商学院能学到不少奸商手法,用来陪酒卖笑,应该能赚更多。”白峰齐平静说完。

“你……”倪瀞简直不知该说什么。

“这是我原本的真心话。之所以问是不是因为令堂的病,你才从事现在的工作,只是猜测那大概是你没完成学业的原因。男人的钱什么时候不能赚,你已经读到大二,并非不想读,我不过有些好奇你没毕业的理由。”说也奇怪,那份好奇让他昨晚十分罕见地失眠。

没想到今天会巧遇她,这是什么缘分?冤家路窄吗?他们几次见面,最后总是针锋相对、不欢而散收场……

白峰齐忽然蹙眉想,足以让他提起劲针锋相对的女人,他生命里好似从没出现过?!

两人沉默一会儿,倪瀞吃完面了。

白峰齐问:“我车停对面,送你回去?或是你想去哪儿?我送你。”

“不用了,我散步回去。”

“慢走。”白峰齐起身离开位子。

倪瀞跟在他身后,一块走出店面,她仰头望白峰齐,迟疑了几秒,才说:“白医生,谢谢你。”

白峰齐欲言又止,他知道倪瀞在谢什么,因为他又帮了她一次。这女人真是挺让人好奇的。“既然不肯答应他在一起,为什么跟他出来吃饭?我不可能在你每次需要帮忙的时候刚好出现。”

“你刚才说,不是所有事都非黑即白,我也有一时冲动,输给自己的时候。心里知道应该拒绝他,却想起往日情分,他没说错,我跟他曾经是很好、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叹了口气。

“为什么你们没交往?”路维哲的条件几近完美,他简直要替她深深可惜了,但又有几分奇怪的庆幸,庆幸他们没交往,否则……否则什么呢?他想不清楚。

“白医生变身好奇宝宝了吗?”倪瀞低笑。

“大概是。”白峰齐也低声轻笑,她确实引他好奇。

“当时年轻充满傲气。”她简略地说。

“听起来像是有八点档剧情。”白峰齐扬眉。

“白医生看八点档?要不要猜猜有什么狗血剧情?”

白峰齐不置可否,脸上笑意减轻几分,抬头看了眼天空。

“要我猜,大概他家人反对,说了你无法忍受的话,心高气傲的你,决定放弃优秀的他,对吗?”

倪瀞笑出声,毫不介怀的说:“白医生果然看八点档。”

“我不看八点档,根据杂志的煽情描述,其实不难猜。他父亲出身政治世家,背景不一般,而你……”

“只是个三级片艳星不知与哪个男人鬼混而来的私生子。”

“你又来了。”白峰齐不知为何,看着日光下的她,戴着固执顽强的面具在无意间流露出一丝脆弱,竟生出说不上来的怜惜。

这动不动变身刺猬的女人啊,真让人不知怎么说她。

“我只是想说,而你相较下,出身平凡了点。”白峰齐说。

倪瀞沉默,低下头,一瞬后抬头,脸上开出一朵灿烂笑花。

“我要回去了。白医生,后会有期。”

“不知为何,我觉得我们确实能后会有期。倪瀞,人年轻时心高气傲无可厚非,随着时间流逝,总会成长。如果现在的你,看得更透更淡了,金钱已不完全在你的考虑范围,你怎么不考虑接受路先生?以男人看男人的眼光,他很不错,也许你无法再遇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他理性的说。

“他的确很好,在我眼里几近完美,我不是挑剔他,我是配不上他,这是我的真心话。”倪瀞声线平淡。

白峰齐挑眉,哈哈大笑,彷佛倪瀞说了大笑话。

“我实在意外,心高气傲的你,居然会说出配不上三个字,真矛盾。”笑完,他摇摇头,“现在演八点档的是你自己了。后会有期,矛盾小姐。”

倪瀞因为他的话钉在原地。

现在演八点档的,是你自己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他买了一个女孩最新章节 | 他买了一个女孩全文阅读 | 他买了一个女孩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