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六章 作者 : 风光

这件事还没有个结果,曲如雪蓦地独自进房来了,洛王却不见人影,灵心再怎么不甘愿也只能闭嘴。

曲如雪进房后神色相当奇怪地屏退了左右,好半晌才长吁了口气,艳丽的脸蛋上透出了一丝为难,像是勉强开口说道:“我们向如霜问清楚了,只不过要向灵心姑娘说明的话,不得不透露一些王府的秘辛,希望灵心姑娘能够保密。”

灵心点了点头,曲如雪便开始叙述她所听到的。“这件事,或许要从如霜的身世开始说起。如霜是多年前父王与一名婢女所生,由于这件事不光采,对父王的名誉有损,所以王府从来没有张扬过如霜的存在。而如霜从小没有出过王府,所以她只信任本宫一人,直至本宫嫁入皇家,如霜按捺不住思念,才会透过本宫的随身婢女,帮她假扮成宫女混进宫里找本宫。”

这番话,说明了为什么几乎没有人听过曲如霜这个人,也厘清了她的亡魂总是一副宫女打扮的原因。

曲如雪见灵心神情沉重,思忖着这丫头果然冷静内敛,心中多了些提防。殊不知灵心只是因为还在介意奚辰要附在暖玉上的事,所以才老大不爽地摆了张臭脸。

不过曲如雪表面上仍是凝重地继续说道:“如霜告诉本宫,她看到奚辰被毒害,是奚英买通李公公下的毒手,若非当时我恰好派人送东西给二皇子,恐怕他已经毒发身亡了,本宫也因此才会藏起他的病体,怕他再被暗算,之后李公公被灭口,同样是奚英派人做的。由于如霜是唯一看到的证人,奚英不可能留她活口,所以她也一并被害死了。”

灵心沉默不语,只是死命地瞪着葫芦,奚辰听完曲如雪的话,只是微微一动,但这一动,灵心很清楚的感受到奚辰接受了这个说法,自然心里更不高兴了。

瞧灵心似乎被她的话牵动,曲如雪的表情越见悲痛。“等我们发现时,如霜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我们碍于洛王府的颜面,也无法发丧,只能将她偷偷葬在王府里,但事实上本宫的心里十分难过,到现在本宫都还无法接受如霜过世了。由于一连串的死亡太过凑巧,本宫隐约觉得不对劲,所以才会请道长来,看有没有办法招魂问个清楚,想不到是这种结果。”

曲如雪靠近了灵心,一脸歉意地朝她伸出手,“灵心姑娘,之前你调查二皇子凭空消失的事,让如霜误会了你也是要加害二皇子的同党,她才会攻击你。如今本宫已经纠正如霜,她不会再这么做了,请你原谅她好吗?”

由于曲如雪想握住灵心的双手表达亲切,就必须先拿开她手上的葫芦,就这么碰巧,那葫芦像长了脚似的一滚,直直往桌下落,还不小心敲了曲如雪腰间的坠饰一下。

一时之间,灵心也顾不得曲如雪是否会发现异状,连忙捡起了葫芦,但不管她怎么摇,怎么甩,葫芦就是个葫芦。

曲如雪见状,不由得诧异问道:“怎么了?摔坏了吗?唉呀,我真是不小心……”

灵心闷闷不乐地道:“没关系的……”

奚辰为了自己的生死,自然要选择附到暖玉身上,这葫芦坏不坏已经没意义了。只是一想到朝夕相处的他要和她分离了,而且这段时间他若成功回到自己的身体上,两人身分云泥之别,她可能再也看不见他,灵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点想哭。

“这样吧!我赔你一个金的葫芦,择日我叫人送去给你。”曲如雪大方地道。

灵心拒绝了她的好意,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她只想让奚辰留在自己身边。

不过,她不能这么自私,再怎么样奚辰的生死都是眼下最重要的事啊!

灵心吸了口气,振作起精神,想起了曲如雪话语中未竟之处,也不拐弯抹角地直接问道:“娘娘,你这么帮奚辰,太子殿下知道吗?”

曲如霜脸色微变,之后才摇了摇头。“殿下他不知道,因为前阵子夺嫡的事闹得京里沸沸扬扬,本宫也不想让他分心,如今大事已了,本宫会找时间让他知道的。至于奚辰的事,你一介平民要对抗奚英实在是太危险了,奚英有什么隐藏的势力你都不知道,接下来的事由本宫来做就好,你只要置身事外,本宫便能保你平安,本宫保证一定会让首恶伏诛。”

这一切听来合情合理,灵心却没答应,反而莫名其妙地提了一个条件,“娘娘,我可以见见太子殿下吗?”

曲如雪眉头微皱,但最后终究释怀,毕竟今晚都是她的一面之词,灵心查了这么久,自然不会轻易相信,至少也要见过太子殿下,探探太子殿下那边的口风才行。

于是曲如雪很干脆的应允,说会择日安排,只是要求灵心不要告诉太子她曾藏起奚辰的事,免得引起夫妻间的龃龉。之后,便礼数周到地将长眉道长三人送出了王府。

只是待灵心等人的身影全数从曲如雪的视线消失后,曲如雪原本温和的笑脸顿时冷冽起来。

今晚她由曲如霜的口中知道的某些事,令她受到很大的打击,逼得她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作法,成为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随着思绪流转,她目光仿佛极为挣扎又极为矛盾地闪烁着,最后化为幽幽一叹,转身回府。

步出了洛王府的大门,天色已微亮,灵心与长眉道长师徒在马车行前分别,各自离开。

可是灵心并没有马上回到宫里,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一张小脸闷闷不乐,幸好大清早的街上没有太多人,她这副垂头丧气的姿态没有引起太多注意,突然一阵微风吹过,落叶掉在她的肩膀上,她立刻惊喜地回头一看——

什么都没有。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她很快的意识到,她辗转两世,好不容易交到的那个男朋友,已经不会再出现了,那种心里像被挖了一个坑,空荡荡的感觉,顿时令她难受得喘不过气。

不,喘不过气并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她一直憋住鼻头的酸意,憋到都忘了呼吸了。

此时气一泄,她的眼睛立刻就红了,拿起手上那个已然没有任何反应的葫芦,灵心觉得那种不舍的感觉更强烈了。

“奚辰,我想你了!”她扁着嘴,却是忍着泪。“以前你是灵魂,我摸不到你,可是后来你成了葫芦,我摸得到你了,却来不及对你做一件事……”

她吸了吸鼻子,把葫芦拿得高高的,接着闭上眼睛,轻轻的在葫芦上印上一吻。

她一直碰不到他,他亦然,这算不算弥补一点点遗憾?

“如果奚辰回来,你愿意亲自对他做这件事吗?”此时,一道声音莫名的在她背后响起。

灵心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的,他是我的情郎啊!只可惜我碰不到他……”

“那就等你碰得到他的时候,把你自己献给他不就好了?”那道声音又问。

这次,灵心却是摇了摇头,声音里都有了点哽咽了。“可是他不会回来了,就算我好想献身给他,也要有对象啊……”

灵心赫然回过神来,怎么大街上会凭空冒出一个声音和她讨论奚辰的事?还这么清楚她的心情?难道七早八早的见鬼了吗?

从她拥有阴阳眼到现在,能在一大早出现的鬼魂,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了……灵心惊讶地回头,果然看到奚辰的生魂好整以暇地站在她的背后,满脸揶揄。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灵心捣住了嘴,不知道自己瞬间盈眶的泪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惊喜。“你不是留在曲如雪那里了?”

奚辰瞧她那副模样,心都软了,表情也温柔起来,只是嘴上还是习惯数落她两句。“有个笨丫头刚才说话说得都快哭了,现在果然自己跑出来哭鼻子,叫本皇子怎么放心?”

“我……我又没有哭……”灵心这才觉得糗毙了,连忙用袖子擦去眼中的泪水,那副可爱的模样,直让人想将她搂在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只可惜,他碰不到她。奚辰扼腕地想着。

“不要转移话题。”不过,好不容易听到她的心意,他可不会这么轻易让这个机会溜过。“刚才本皇子亲耳听到你说,你好想献身给本皇子?”

“哪有问得那么直接的?还不是你套我话,不然我才不会讲……”灵心越说越小声,倒是没有否认。不过被他欺负久了,她也不是不会反击,连忙回道:“那你还不是一样?怕我哭所以跑出来了……啊!”

她突然惊叫一声,差点让奚辰吓得魂都散了。但还来不及责备她,就见她紧张地又红了眼,忧心的绕着他转起圈子来。

“你应该附在曲如雪的暖玉上啊,怎么还在这里?那你不就没办法跟在她身边调查了,万一查不到真相怎么办……”

瞧她那副跳脚的样子,奚辰却是笑了出来,淡然地安抚她道:“你冷静点。本皇子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么?反正这件事已经有点头绪了,就算不在曲如雪身边,本皇子也会查出来的!”

“你……你宁可放弃查明真相的机会,也要出来安慰我吗?那可是关乎你的生死啊!”灵心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有多么感动。再几个月,他若无法化解自己的冤气,可能会就此消失在世界上,要是换了别人,一定会优先处理这件事,其他事根本都不重要了,命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显然的,他把安慰她摆在他的命之前。或许他骄傲得不可能主动承认,但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