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章 作者 : 风光

等待了三日,奚辰终于出现了。

这是一个晨光朦胧的早上,奚辰幽幽地出现在灵心的小宫女房里,却发现她没有睡在床上,而是趴在了桌上,衣着还十分单薄。他缓缓地飘了过去,对她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感到很不满意,正想唤醒她时,他却被她身后摆满整张床的折纸给震慑住了。

难怪她没有睡在床上,因为根本没地方躺下。床上的折纸和图画,大多是一道道的名菜,一些看起来就很逼真的灵药,甚至还有一张舒适的纸床,一床温暖的被褥……

奚辰当下便明白了,她做这些东西,一定都是要烧给他的,因为他元气大伤,所以她才会想靠这些东西帮助他。

以这些措纸的数量,再加上他对灵心的了解,她应该是熬了好几夜,毕竟织染局的工作也不轻,还要兼顾这些,真是为难她了。

瞧着她因熬夜,眼眶下出现的深深黑影,奚辰突然觉得心头揪了一下,本能的伸出手,想触摸她圆润可人的脸蛋,只不过他的手在接近她的脸时,却是直接穿了过去。

奚辰的手握成了拳头,他现在只是只鬼,根本摸不到她。

他从没像现在这般想找到自己的肉体,他想真真实实的触摸她、感受到她,而不是现在这样明明在眼前却碰不着。

尤其是他也必须恢复成一个人,才能名正言顺的留她在身边。他不是个呆子,更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灵心这么缺心眼的女孩儿,连对曲如雪吃味都像直接把吃醋两个字写在脸上,他哪里看不出来她对他的恋慕?可惜如果两人再继续这种看得到摸不到的情况,那彼此间的关系就只能保持在互相帮忙,想再进一步,门都没有。

一想到她最后会慢慢远离他,甚至他若找不到自己的肉体,更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便无法平心静气。

因为他,被这女孩儿的傻气深深打动了。

奚辰的手,遗憾地离开了她的脸,想不到这时候灵心皱了皱眉,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慢慢睁开眼睛,目光半是惺忪半是疑惑。

最后,她看到了身旁的奚辰,才惊醒地坐直了身,虽然还是纳闷地摸着自个儿的脸蛋,但想想方才梦境中那触感根本不可能是奚辰做的,他碰不到她,便压下了这个疑问。

“你终于出现了!”灵心看他身体的颜色恢复了些,心头大喜,献宝似地指着自己的床,“你看看,那些都是我做给你的!看能不能帮你快一点复原……”

“你为了做这些,几晚没睡了?”奚辰没有表现出他的动容,只是面无表情地问。

灵心傻笑了一下,扳着手指数着,而后吐吐香舌。“两晚、三晚……好像……好像都没睡耶,今天本来想多做一点,只是真的忍不住了,才小睡一下……”

“你这个笨蛋!”奚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骂她笨了,但这一次,他却是真心诚意,心疼她的笨。“你不知道这样很伤身吗?本来就不漂亮了,熬出两个黑眼圈更丑你知不知道?”

灵心难过地低下头来,讷讷地道:“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像大皇子妃那样漂亮,让人赏心悦目,只能在体贴上多下工夫,因为你被毒害的事情都还没有一点头绪,至少我还有这个方法能多多帮你忙……”

奚辰真的无语了,她干么单纯到让他几乎要产生了罪恶感,看来他那夜对曲如雪的注意太过,灵心不安的感受仍然深刻,否则不会一直执着在这个点上。

这小傻瓜怎么可以蠢成这样,又让人心疼成这样呢?

难得的,习惯高高在上的奚辰放软了声音,解释起他与曲如雪的关系。

“曲如雪是异姓王爷洛王与皇后的同族表妹所生,与我等三兄弟是表亲的关系,从小可说是一起长大的,最后她嫁给了我的兄长,成为我的嫂子。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而已,她漂亮是她的事,与我们无关,明白吗?”

灵心明白像奚辰这等身分,根本不需要向她解释这么小的事,但他还是说了出来,不就代表着她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虽然他说得超级简洁,灵心还是接受了,慢慢地绽开了一个微笑。“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奚辰瞄了她一眼。“好了,本皇子饿了!你不是准备了许多好菜,还不端上来。”

天色渐亮,离她上工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时辰了。经他一提醒,她连忙说道:“好,我马上烧给你。”

说完,灵心匆匆忙忙地抱起床上的折纸,就要到院里化掉,然而因为太匆忙,东西又太多,她捡起一个就掉一个,最后好不容易全抱起来,自个儿又被门槛绊了一下,东西洒落一地,像只小猫般挣扎努力了老半天,灵心终于成功出了房门,让奚辰看得好气又好笑。

正事上要依靠少根筋的她,或许不太行,但她无意中带给他的满足与喜悦,却是远大过于她能帮上的忙。

奚辰没有发现,即使他刻意摆出一如往常不可一世的态度,可那目光中掺杂的温柔,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是夜,灵心与奚辰又来到井边。

上回探查的时候,已确定李公公的阴魂仍在井边流连不去,只是因为曲如雪的出现,惊走了李公公。有了线索,自然要继续详细追查,虽然这期间灵心与奚辰发生了一点误会,却并不影响两人的决心。

于是,当灵心鼓足勇气再次来到井边时,她二话不说拿出一把冥纸,按照上次那种方式重来了一次,果然不一会儿,李公公再次出现。

怕节外生枝浪费时间,奚辰很快地把上回的问题又问了一遍,除了要知道谁是杀害他的凶手,更重要的,他要知道他的肉体在哪里。

在灵心入宫后,曾向一些老资格的宫女打探过二皇子的消息,用的理由当然是仰慕他玉树临风,想瞻仰一下他的风采。而那些老牌宫女自然知道二皇子那颠倒众生的外貌本就会吸引一些小姑娘,除了警告灵心别妄想麻雀变凤凰外,也很坦然的告诉她,二皇子数月前微服出宫去了,短时间内不可能回来。

只有灵心与奚辰本人知道,一个少了生魂的肉体,怎么可能在外头趴趴走,一定是被人藏了起来,李公公又恰好坠井,八成是被人杀人灭口,所以事实只可能从他口中问出来了。

李公公静立着看向了奚辰两人,张了张口,还来不及说什么,突然脸色大变,瞪着两人的背后。

奚辰与灵心本能回头,赫然发现一个宫女打扮的女鬼默默的出现在两人身后,而这伴随着女鬼而来的冲天戾气,更让灵心狠狠倒抽了口气。

这个宫女打扮的女鬼,曾经在纸扎店袭击过她,还叫自己不要坏了她的好事,连武仕书当时都说以他的能力,还没有办法灭了这个女鬼,只能暂时吓退她。

怎么这个女鬼会跟着她跑到宫里来呢?

其中缘由已不容灵心多想,这个女鬼一现身后,没有直接冲着灵心而来,而是极为迅速地飘向了李公公,举起她锋锐的鬼爪,往同样是鬼的李公公身上抓去。

李公公的阴魂本就弱小,这下再受了这种攻击,只听他凄厉地哀嚎了一声,立刻在鬼爪下化为乌有。

这变化迅雷不及掩耳,几乎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女鬼灭了李公公之后,更是张牙舞爪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灵心还反应不过来,奚辰已然闪到了她前头。

“快走!”看来,他是准备替她挡下这一击了。

灵心并没有听他的话,在这个紧要关头,她居然回了头,伸手想将奚辰推到旁边,自己则正面面对着女鬼。然而,她忘了自己根本碰不到他,这一推失去重心,灵心顺势扑倒,反而变成她护在奚辰面前。

“你……你才快走!我是人,她要杀我没那么容易,你没看李公公都被她灭了,一般鬼魂对她根本没有抵抗力!”灵心奋力爬了起来,居然张开双手挡在了奚辰面前。

看她竟可以为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奚辰内心大为震动,如果说他护着她是男人的本能,那她护着他,就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了。

她爱上他了,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不过情势已不容他多想,奚辰急忙提醒她道:“别让她扑着你!你身上不是有武仕书的灵符?”

“啊!对啊!”灵心恍然大悟,一边暗骂自己糊涂,另一方面由怀中掏出灵符,狠狠地丢向了女鬼。

这次武仕书给的灵符是长眉大师所炼,那效果不知比一般灵符好多少倍,那符一碰到女鬼,立刻产生一连串的爆炸,连带女鬼的身影都透明了许多,比上次奚辰现身吓人后的变化还大。

这下女鬼要伤到灵心和奚辰是不可能了,于是在被灵符弹了出去后,她也随之隐去身形,那滔天的阴气立刻消失不见,夜晚又回到了静悄悄的状态,月光洒落。

死里逃生,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奚辰脸色复杂地看向了灵心,忍不住说道:“笨丫头,以后无须你护着本皇子,你先把自己照顾好就好了。”

灵心呆呆地望着他,好半晌才像想起了什么,小嘴儿扁了,之后便是呜呜的哭声。“我……我怎么知道……等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已经冲向你了嘛……那个女鬼好可怕,干么一直缠着我……”

“一直缠着你?”奚辰眉头微皱,“把话说清楚。”

“在我还在朴月镇的时候,那女鬼就出现过一次了,她说我爱管闲事,还说我一定会破坏她的好事,所以就想害死我,可我明明没见过她……幸好是武仕书及时出现,我才留得一条小命。”说着,灵心仍是心有余悸。“想不到她竟追到宫里来,幸好没连累你。”

“她第一次出现是在什么时候?”奚辰沉吟。

“差不多是你出现的前一、两天吧。”灵心努力回忆着。

“说不定那女鬼不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本皇子来。”奚辰聪明的脑袋,一下就分析到了重点。“她穿着宫女服,代表与皇宫有关,又是抢在本皇子之前出现在你身旁,怕你坏她好事而想先除去你,说不定她的本意就是不希望你帮本皇子。”

说到这里,她很同情地看了灵心一眼。“毕竟,你能看到鬼魂又能帮上忙的名声,已经传遍了这附近的阴界,她能推断本皇子会去找你也不难,横竖宁杀错勿放过。”

本以为灵心会为她自己的安危担忧,那句在阴界扬名更是恐吓性十足,想不到她听完却是先讶异地望向了奚辰,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那你怎么办?那女鬼若是单独来找你,你又不能像我一样用武仕书的灵符,万一被她害了怎么办?”

“你不担心你自己,反而担心本皇子?”她的话听在奚辰耳中相当受用,不由挑了挑眉,挑明了问道:“灵心,像你这么胆小的女子,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却还不忘救本皇子,时时刻挂念着本皇子的安危,你该不会爱上本皇子了吧?”

被这小妞儿爱上的感觉还不错,充分满足了他的虚荣感,不过依这小妞儿的个性,要她主动承认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逼出来了。

灵心被他这么一说,圆脸儿顿时涨红,像颗娇艳欲滴的红苹果,让人想上前咬一口。不过奚辰忍住了抚摸她的冲动,反正他也摸不到,来日方长。

“我……我……”她说不出违心之论,却又不好意思承认,扭扭捏捏了半晌,才灵光一闪地说道:“那个……那个女鬼出现的时候,你还不是挡在面前叫我快走,难道你也爱上我了?”

奚辰一时之间僵硬了身子,想不到她会来这么一记回马枪。他想逼出她的感情,想不到把自己也给绕了进去。

不过傲气如他,可不会承认这种事,只是在鼻间冷哼了一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睥睨着她。

“凭你?”他没有明说什么,下一瞬间已隐去了身形,在这万籁倶寂的夜里,只留下了灵心。

良久,灵心才娇哼一声,不依地说道:“什么臭脾气嘛!承认一下会少一块肉吗?真是一点也不讨喜!”

她的话才说完,四周突然阴风大作,落叶纷纷往她身上打来,吓得她拔腿就跑。

“好啦好啦,你一点都不臭,超级讨喜的好不好?不要吓我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