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四章 作者 : 风光

摇了摇头,既然弄不清楚,他也不打算深究,回家问师父就得了,反正灵心似乎没有立即的危险。不过他进门前,屋里那乒乒乓乓的声音他可是听清楚了,不由皱眉问道:“灵心,到底怎么回事?”

灵心简单地把奚辰突然出现的来龙出脉简单地说明了一遍,令武仕书很是惊讶,尤其奚辰那种能震慑众鬼的气度,可不是常人能有的。

武仕书想了想,先驱离了屋内其他的鬼众,才语气有些沉重地开口道:“你姓奚,奚可是国姓。”他开始推敲起奚辰的来历。“百姓取名都要避讳的,据我所知,在咱们紫渊国,名叫奚辰的应该只有一个,就是当今的二皇子。”

反正没有旁人,奚辰大方地回道:“看来朴月镇虽是个小地方,也是有消息灵通的人。你说的没错,我便是二皇子奚辰。”

“你是二皇子?”灵心讶异地睁大眼。“二皇子也会死?”

“二皇子也是人,当然会死。”奚辰好气又好笑地道。“不死那不成了妖怪了?”

“你现在跟妖怪有什么差别?”灵心反驳。

她这么一说,众人倒是哑口无言,一个不怕太阳、不怕符咒,白天晚上都可以冒出来的鬼,某个角度说起来,比妖怪还厉害。

“我想灵心的意思是,二皇子在皇宫里,受到重重保护,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武仕书温柔地觑了她一眼,不愧与灵心认识久了,对她的少根筋也习以为常,很自然地替她“翻译”起来。

灵心笑咪咪地道:“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瞧那两人旁若无人的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令奚辰心里一阵不舒服。在武仕书出现前,这丫头可是围着他转的,只为他一人服务,如今冒出了一个显然比他更熟识、更了解灵心的人,引走了她的注意力,自然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奚辰不是滋味。

“本公子……本皇子是被毒杀的。”反正身分都被揭穿了,奚辰索性改回自己习惯的自称,目光也阴沉了起来。“本皇子只知道,本皇子喝了随侍李公公送来的一杯茶,就不省人事了,再次有意识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二皇子死去并不是小事,更何况还是被毒死的,这可是谋逆大罪,但最近并没有听到皇城发丧,也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出来,实在很奇怪。”武仕书听出了蹊跷。

听到这里,奚辰露出了些微的丧气之色,虽然他很想维持得云淡风轻,但那股哀怨的感觉是挥不去的。“本皇子变成鬼魂之后,也曾试图在皇城里寻找害本皇子的人,但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一样,人人作息如常,但本皇子的遗体却不见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也没有人看得到本皇子,本皇子连问都没办法问。”

这就奇怪了,难道一个死人还会凭空消失?

灵心冷不防打了个冷颤,提防地看向了奚辰。“你……你不会尸变了吧?”

要是奚辰有办法,一定会当场喷血给她看,连这她都想得到?

不过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灵心说的可能性虽然微乎其微,近乎荒谬,却也不能排除。于是一人一鬼表情古怪地看着对方,气氛陡然凝滞。

倒是武仕书哭笑不得地道:“灵心,要尸变不是那么容易的,皇城出现尸变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何况二皇子的灵魂才刚离体,要是真的尸变了,他不可能没有感应。”

“原来如此。”灵心与奚辰同时松了口气,不过前者仍是诧异地看着后者。“那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武仕书常与其师长眉道长三山五岳的跑,京城也去过不少次,许多皇宫秘闻、奇事八卦也听了不少,于是他提起了京里的一桩流言。

“近日皇室欲立太子,继承人只可能会是三个皇子中的一个。大皇子虽是嫡长子,但个性冷酷并不讨皇帝喜欢,对政事也相当漠然,只喜欢练武;三皇子虽然对政事极度热衷,但能力却稍嫌平庸,所以声势最旺的,便是才智过人的二皇子……”武仕书深深的看了奚辰一眼。“毒害你的凶手,会不会是大皇子或三皇子其中一人?也只有他们有那通天的能力,藏起你的遗体而不被怀疑,随便说个你微服出巡之类的,便能掩饰。”

被他这么一说,奚辰脸色一肃,眼中精光闪过。“很有可能。我们三位皇子之间,并没有什么手足之情,本皇子想皇弟应该没有聪明到布这个局毒害我,到现在还没被发现,所以皇兄很有嫌疑。”

武仕书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坊间也认为,大皇子理所当然该是太子,却不受皇帝青睐,对你早有嫉恨,所以毒害你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事情分析到这里,似乎出现一线曙光了,奚辰看了眼灵心,似乎要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武仕书看到了他不寻常的视线,突然怀疑地道:“二皇子,既然你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你的灵魂又饱含了怨气,特地千里迢迢的来到朴月镇找灵心,应该不会只是要她照顾你的食衣住行吧?”

奚辰眉头微扬,想不到在这个偏远之地,竟有武仕书如此见识不凡又洞察力强的人,既然都说破了,他也就坦然承认,“你说的没错。本皇子在皇城找不到自己的尸体,想调查死因又没人看得到本皇子,只能找有能力的人帮忙。但到了阴界,地府却不让我进入,之后遇到几个阴魂说可以来朴月镇找灵心,她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本皇子就来了。”

他无奈地看向灵心。“只是找到她之后,她胆量之小、脑袋之蠢真是出乎本皇子的意料,要是找她帮这个忙,本皇子怕皇兄瞪她一眼,她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还能查出什么线索?所以最后本皇子决定,让她协助本皇子的食衣住行就好。”

武仕书这次倒是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灵心可不满了,扠起腰抗议道:“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没用?”

奚辰淡淡地望向了灵心,只是脸色微微一变,多散发了一点阴气,那股子阴暗恐怖的模样,立刻让灵心尖叫了一声,闪得老远。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点,心有戚戚焉地同时点头。

“确实很没用。”

***

***

为了奚辰的事,武仕书回到道观,特地请教了长眉道长,毕竟他这辈子还没看过不怕阳光又不怕符咒的鬼魂。

结果长眉道长的推断让他意外不已,隔日又匆匆下山到了镇上,告诉灵心及奚辰他听到的结论。

奚辰不是阴魂,而是生魂!也就是说,奚辰的肉体并没有死去,只是灵魂暂时出窍而已,所以地府的鬼差不让他进门也是情有可原,并非没收到贿赂所致。因为地府只收真的鬼,奚辰还活着,地府没有他的名字,如何放他进去?

如果这么推断起来,奚辰被人毒害,宫里却没有发丧就有道理了,可若是生魂,就必须在一年内回到自己的肉体之中,否则就会魂飞魄散,连肉体也会跟着死亡。

只是奚辰刚成为生魂时,也曾试图找自己的肉体,却是徒劳无功,只怕他的肉体是被有心人士藏了起来,要是不快些找到,后果堪虑。

然而要找到奚辰的肉体,不进宫是办不到的。武仕书顶多把消息带到,也没什么好办法,灵心就更没辙了,于是在武仕书回去之后,奚辰很明显得变得有些闷闷不乐。

原本日日出现的奚辰,变成偶尔才出现一次,灵心知道他或许是去找能够帮助他的人,但像她这样能够看到鬼的人实在不多,就算看得到,能与鬼魂沟通的更是少之又少,故而奚辰常常无功而返。

灵心有些舍不得看到一个好好的人……噢不,是好好的魂,竟然失去了他的锐气,于是好心地问道:“奚辰,你要不要吃鱼翅?我烧给你,我记得你很爱吃的。”

“不要。”

“那……来点鲍鱼?我可以做大颗一点!或者是龙虾?听说有彩色的龙虾,我帮你做一只好了。”

“彩色的龙虾?妳是要毒死本皇子吗?”奚辰终于有了些反应,却是嗤之以鼻。

“可是你一直提不起劲怎么行?”灵心宁可他像以前一样对她呼来喝去的,也不希望见他脸上失去神采。

奚辰正眼看着她,似乎被她的关怀打动,最后仍是摇头叹了口气。“妳去忙妳的吧,本皇子的事妳帮不上忙的。”

说完,奚辰便消失无踪,连灵心要叫他都来不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