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女踩高门 > 尾声 携手迎向幸福未来

小女踩高门 尾声 携手迎向幸福未来 作者 : 千寻

    这天,京城大乱。

    事情得从早朝开始讲起,据说清晨太监发现皇上沉睡不醒,急召御医进宫,一番诊治后,说道:“皇上中毒已深,难以救治。”

    然后皇后接管后宫,把各宫妃嫔集中到一处,命人看管,并下令休朝一日,却对外说皇上龙体微恙。

    自从皇上即位,从没因为这种原因停了早朝,因此消息传出举朝哗然。

    紧接着许多大官的家眷被接进宫里,许多大臣、皇亲的府邸被御林军团团包围,进出不得,包括五皇子府在内。

    根本无人知晓,此时此刻燕齐怀是否还活着。

    皇上身边只有皇后亲自伺候,与其说是伺候,不如说是在寻找玉玺,内臣阁老已经聚在御书房,讨论皇上的病情与接任皇子。

    家眷全拢在皇后手里,这会儿不举荐燕齐盛,还要举荐哪一位?

    即使燕齐盛行事荒诞,恶行不断被爆出来,可眼下除了燕齐怀,无人能与燕齐盛的势力抗衡。

    但是燕齐怀生死未卜,就算他们赌上自己的性命,想要精忠报国,也得有人可以追随。

    京城里乱成一锅粥,燕柏昆等一干燕齐盛埋在军营里的人起了作用,将领肯听命的,便领着军队团团包围京中权贵;不肯听命的,一剑毙命,换成自己人,于是京畿三万兵马,将京城上下围得水泄不通。

    夜深,洁英打包好行李,让天蓝把喻文、喻武和月白、虹红叫进屋里。

    她只打算带天蓝离开,可以的话,她也想把海棠几个一起带走,保险的话,最好连喻文和喻武也一起带上。

    只不过,喻文和喻武跟在大哥身边时日多,而虹红和喻文之间好像有那么点意思,考虑半天,还是决定只带上天蓝。

    天蓝的个子够高,眉宇间有股英气,可以假扮成男人,时代不同,在这里女人不能当背包客,而出门在外一切安全为上。

    上次回礼王府,金银首饰她半样没取,只带走五万两银票,有了这笔钱,够她在外头另起炉灶。

    她认真盘算过,做生意她不在行,发明东西她不会,她也没打算买一堆梨园子弟回来当班头,做自己最熟悉的那一行,所以最稳妥的法子就是买田买地当土财主。

    有土斯有财,中国人千百年的观念总不会出大错的。

    她做足准备了,燕祺渊说过,今晚大事可成,如果她不想拖拖拉拉,和梁羽珊再度碰上,要离开得赶早。

    心里当然不舍,只是……早就知道的事,磨磨蹭蹭的又算什么?

    于是她置办了酒席,宴请庄子上下,厅里也摆上一桌,把喻文几个都叫过来。

    洁英招呼所有人坐下,说道:“大少爷讲了,这两天过去大事抵定,咱们就要回京,大伙儿好好吃一顿吧,明儿个起来,就要忙着收拾行囊准备回京。”

    她拿起筷子,天蓝跟着拿,却发现所有人都不动箸。

    “怎么啦?为什么不吃?嫌弃菜色不好?行,回京后请大家到『食补』好好补一补。”

    她刻意说得轻松,却隐约发现情况不对。

    只见月白、虹红和喻文三人互看彼此一眼,喻文点头,其它人才拿起筷子。

    “快吃、快吃,这是咱们在这里的最后一餐,到时可没这么好的野味儿。”

    洁英招呼所有人吃吃喝喝,不断劝酒,她说着开心的话,逗得众人呵呵大笑,她刻意营造轻松的用餐环境,直到几个人一一晕倒在桌上……

    她们离开庄子七天了。

    第一天辛苦些,走了好长一段路,才雇到马车往北方前进。

    选择北方没有别的原因,就是燕祺渊肯定猜不到她没往南边走。

    因为他老是告诉她南方的事,说得她神情向往,他说要带她去见师父,去看看他住了好多年的地方,他们约定了许多事情都在南方。

    所以,她最终选择北方。

    “早点睡吧,明儿个还要早起。”洁英打发了天蓝后,坐回床上,怔怔地,想起了过去的点点滴滴。

    他们成亲不算久,连周年庆都还没有过,可见得恩爱夫妻不一定到白头,而且计划永远敌不过变化。

    是真的,不想嫁的嫁了;不想和离的和离了;想要天长地久的,却匆匆结束……怎么就没有一件事在合理的想象画面里?

    这大概是穿越人的宿命吧,都想安安稳稳过一生,却没想到总是波澜重重,一关接过一关。

    喻柔英没好下场,她也没好到哪里去,所以老祖宗有教,坏女人当不得……

    她很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够自嘲。

    不过心是真的痛,痛得好厉害,想到再也见不着了,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

    那些个夜里,话说得豁达。

    她总对着祺渊的睡颜说悄悄话,告诉他,只要他和梁羽珊愿意为彼此尽心,婚姻就会美满。她说人生就是这样,没道理一路顺遂,总会有些曲折,但耐下性子随缘,就会拨云见明月。

    她还笑着祝福,祝他们早生贵子、琴瑟合鸣,可是……骗谁啊,明明就是难受、嫉妒,明明就是哀怨伤恸,可她非要假装,假装自己豁达轻松。

    她是演坏女人的料,不是演女主角的咖,她干么勉强自己委曲求全啊?真是傻了……

    所以他们成亲了吗?

    除去燕齐盛,祺渊不必装傻了,对吧?

    燕齐盛逼宫、祺渊救驾,他不必袭爵,就可以替自己争位,对吧?

    功成名就,再度成为皇上的左右手,成为太子的好兄弟,他的未来必定辉煌,对吧?

    他会因为她的离开而伤心吗?

    应该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男儿志在四方,断不该为一个女人而颓丧的,对吧?

    这几天,洁英总是重复地胡思乱想着,天蓝问过她几次,后不后悔离开?

    早就后悔了,其实从离开梁府大门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只是她别无选择……

    选项只有两个,爱情和他的性命,爱情诚可贵,性命价更高啊!怎么样她也只能选后者。

    再次长叹,伴随长叹声响起的,是另一声幽幽叹息出现,洁英猛然起身,侧耳轻听,不见了,是她听错了吗?

    苦笑,是啊,她老是幻想他还在身边,拉开床帷时,突然傻了……

    一个男人站在床前,他定定地望住自己,她没有恐慌惊惧,只有泪流不停。

    是他,祺渊,即使天很黑、烛火已灭,即使她看不见他的身影,但是他的气息是那样地熟悉……

    两人相对,泪水奔流,从无声到有声、到强忍……她再也忍不住了,低下头蒙住自己的脸,啜泣不已。

    燕祺渊再叹,他该拿她怎么办呢?

    他转身点亮桌边烛火。

    洁英仰头,两人四目相望,她咬紧下唇,一副想憋住什么似地。

    “本来想再多惩罚你几天的,但是你再不吃饭,就只剩下一把骨头了。”

    他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凹了、更丑了,本来就比不上他的容貌,现在输得更严重。

    “吭?”她没听懂。

    “第一天,你只喝清水,第二天,你吃一碗稀粥。第三天,又喝水,第四天,还是喝水,第五天……”

    她的不吃不喝让他心疼了,疼得放弃计划、疼得不管不顾的追上来。

    原本想晾她两个月的,让她好好反省自己做错什么,让她知道离开他日子会有多么艰难,让她学会没有他在身边,空虚寂寞会有多折腾人。

    他还安排了一出又一出的戏,让她被欺辱、被修理,还想让天蓝帮着,把那五万两偷走,可是她还没折腾到,他已经反被折腾了。

    当他看到喻文传来的纸条上写着“大少奶奶今天只喝几口水,啥也没吃”时,他就坐不住了。

    京城大乱过后,需要恢复秩序,事情多到烦人,可他不负责任地把事情全堆到大舅爷和父王头上,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因为他晾不得她、折腾不了她,他看不得她受罪。

    于是他来了,快马加鞭的来到她身边。

    “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洁英讶然,他连自己吃了什么都知道?!

    “天蓝。”

    “天蓝?!怎么可能……”

    “天蓝是我的人,正确说法是,除了海棠以外,虹红、月白、菊黄都是我的人。”这是他在离京前做的安排。

    “不可能?她们是人牙子送来的,我亲自挑选她们的!”

    “当初进喻府的十个丫头都是我的人,被喻柔英挑走的,会在最短的时间装呆装笨,碍她的眼、招她的恨,寻机离开喻府,而她们四个留下来了。”

    这就是他做事的原则——滴水不漏。

    从在竹苑里见到她的第一面之后,他就没想过放手。

    母妃是明面上的安排,四婢是台面下的布局。

    洁英懂了,所以她的秘密安排,一件件全摊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好呆。

    “所以你早就知道梁羽珊跟还魂丹?”

    “不,所有人都听你的话,为了让我安心养伤,把此事瞒得透彻,要不是二舅爷把事情透给我,恐怕我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他就不会找上天蓝几个,就不会逼迫她们配合自己演戏。

    “二哥?!他怎么会知道?!”

    “傻瓜,你以为母妃真的会放你走?在梁家之前,她先到的地方是喻府。不过就算二舅爷没说,七师兄也打算讲了,那段日子,要不是因为我的伤,七师兄早将梁羽珊的事情告诉我了。”

    也只有她,天真的以为自己真的能够隐瞒一切。

    “所以……”

    “所以你真的以为我会娶梁羽珊那种女人?是你觉得我太没用,还是认为我太正直,欠了谁就该还?”

    不对!他就是个恶人,行事皆凭喜好。

    “可是如果不是她的还魂丹……”

    “了不起一命还一命,何况我买一送六,用七条命抵那颗还魂丹。”

    “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长叹一口气,他忍不住了,坐到床侧,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亲吻她的额头,让她的气息再度占领自己的知觉神经,这样一来感觉好多了……

    “那夜,京城大乱,由大师兄带领的五千暗卫,领着圣旨斩杀带着军队包圈皇亲臣官的将官们,并包围大皇子府,将府里的幕僚官臣一举擒获,几个师兄弟进宫,控制了燕齐盛和皇后,而七师兄替皇上解了毒,逼宫事件至此落幕。

    “皇上清醒后,燕齐盛被眨为庶民,判流放。听到消息时,燕齐盛无法忍受,在狱中自尽身亡,妻妾没为官奴、军妓,喻柔英运气还算不错,她死得早,不必忍受那些折腾。

    “皇后赐七尺白绫,娘家一族或斩首或流放,庄氏从此绝于京城。在这次的事件中,京中有许多官员落马,也有人趁机往上爬。”

    “有谁?对了,二叔呢,他怎样?”

    想到当初祺渊伤重,燕柏昆一脸无事人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扁火。

    “当夜燕柏昆带领三千人团团守住礼王府,想趁乱杀死仲仑,幸而父王早有盘算,早将仲仑和王氏送出王府藏匿。师兄领着暗卫,带圣旨到达王府时,他不肯束手就擒,混战中他死了。

    “母妃感谢梁氏在我伤重危急时,透露还魂丹一事,让她带着和离书和嫁妆返回娘家。吕侧妃知道燕柏昆的死讯之后,一病不起已经弥留。”

    “吕侧妃和燕柏昆那一脉没了?”

    “不,记得那个诬赖我的花儿吗?”

    “花儿?我都忘记她了。”

    “她果真好手段,事后又勾引了燕柏昆几回,珠胎暗结。等孩子生下,仲仑会把孩子养在身边,接续燕柏昆那脉的香火。”

    洁英失笑,当时的一念之仁,却替二房留了根。

    “那我爹呢?这次的事他没掺和吧?”

    “有大舅爷在,你担心什么?不过岳父确实想要掺和的,就怕跑得比人家慢,功劳少一笔,惹得“新帝”生厌,只是大舅爷把他给迷昏了,对外道岳父染恙,这才让他逃过一劫。

    “至于二舅爷,他知道咱们的计划,所以在逼宫事件中,从头到尾守着皇上,不让燕齐盛和皇后得逞,他的忠心耿耿全看在父皇眼底,事情落幕后,他已经升为宫廷四品带刀护卫。”

    “二哥高升,爹爹肯定高兴的吧。他一直希望大哥和二哥能走仕途,偏偏大哥不乐意,二哥不长进。”

    “现在二舅爷比谁都长进了。”

    “是啊,人生际遇很难说。”

    “没错,尤其是梁家那几口子。”

    “对,他们怎么了?”

    “其实梁羽珊的父亲和大哥是很谨慎的,在没确定燕齐盛会赢之前,不敢下赌注,但我哪管得了那些,事发前几天我就派人守在梁家门口,只要梁氏父子一出家门就被抓起来,我逼他们写信回家,告诉家人,他们跟着燕齐盛要去做大事了,还说梁家马上就要飞黄腾达。

    “待尘埃落定,我亲自走一趟梁家,当时梁羽珊还作着春秋大梦,以为天亮后燕齐盛登基,梁家就此翻身,她更加配得上我的身分,没想到……”他笑而不语。

    洁英心急了,“没想到什么?”

    “我演了一场戏,我带人上门将她和嫂嫂、弟弟、侄子们全部抓起来,告诉她谋逆大罪、满门抄斩,我要领他们到午门,刽子手以及她的父兄已经在那里相候。

    “她慌了,却还是想着与我讨价还价,说她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我大笑,告诉她,等她死后,我会把她的牌位娶进礼王府。

    “听到这里,她已经惊得无法言语,她的嫂嫂跳出来急说我有义务救他们全家,因为还魂丹救了我的命。

    “最后我们达成协议,一颗还魂丹交换梁家七口人性命,他们交还婚书,并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京城。母妃赠银二百两,把梁氏父子领出大狱,将他们一家送出京城。”

    就这样?解决了?洁英不敢相信,“所以……”

    “所以你还要离开我吗?”

    为什么要?当然不要!

    没有梁羽珊、没有婚书、没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为什么要离开。

    她一把抱住他的颈项,又哭又笑的,泪水跟着笑容一起溢出来,“我可以合理怀疑,喻文他们几个并没有被我的酒菜迷昏吗?”

    “当然,要不是他们一路跟在马车后,我能这么容易追上你吗?”难怪母妃说她傻,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傻,傻到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程度。

    她亲亲他的额、他的眉,亲亲他的鼻子、他的嘴,她紧紧抱住他,用力说一声,“谢谢你。”

    “谢我什么?”

    他的心被焐热了,多日来的担忧终于放下,这个傻丫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自作主张,还敢不敢欺瞒他,还敢不敢离开他!

    “谢谢你安排人在我身边,谢谢你解决我解决不了的难题,谢谢你没有让我逃跑,谢谢你追到我。”她扑进他怀里,心饱了。

    “以后碰到事情,能不能学着和我商量?”他的心已经软下,却仍然想要训话她。

    这些天,想叨念她的话已经储了一蒌筐,这会儿他有点明白,自己逾期未归时,她有多气、多慌。

    “我想啊,可当时你昏迷不醒。”她很懒,有人可以靠,谁想要独立?

    “我醒来之后,为什么不和我谈开。”

    “我想啊,可是做人要有道义的嘛,不能言而无信。”

    重点是,婚书庚帖已经送出去,再无转圜的余地,何况梁羽珊誓死嫁他,她还能怎么办?

    “所以你选择对梁羽珊言而有信,却要对我言而无信了?你答应过我一辈子在一起,答应和我生两男一女,答应过和我游遍名山高川,通通悔了?”

    “对不起,我心底也难受……”垂下头,想起过去一个月的煎熬,她也很痛苦啊!

    “所以呢,是不是白苦了?所以是不是该更相信我?”

    她用力点头,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对的。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女踩高门最新章节 | 小女踩高门全文阅读 | 小女踩高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