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妹夫 > 第九章

妹夫 第九章 作者 : 乐颜

    【第六章】

    乌天雅这件事,其实算是原本的楚天一没有仔细打听清楚黎族的习俗,而暗中着了道。

    黎族身为少数民族,有其传承许久的独特习俗,其中之一就是“放寮”。在黎族聚居地,每个村落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察房”,黎族的女孩子成年后便到那里居住。而其他村落与她们没有血缘关系的黎族男子,就可以自由到察房寻找情人,他们透过吹箫、唱歌、跳舞等方式追求自己心仪的女子,算是一种自由恋爱。

    原来的楚天一听说过黎族的这种习俗,但她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她自己本身是个女人,总认为不会出事,可她万万没料到,黎族首领的女儿会看上她。

    当时楚天一代替父亲巡视西南边疆各个部落领地时,在黎族聚居地住了一夜。那晚,黎族首领乌奈把篝火晚会的地点安排在寮房那里,所以当夜有许多青春美丽的黎族姑娘围着楚天一跳舞唱歌,也送了她许多礼物。

    乌天雅也是诸多姑娘的其中一个,虽然她比其他姑娘都更为漂亮些,却并没有被楚天一特别另眼相待。当时楚天一多和乌天雅跳了一支舞,不过是因为乌天雅是首领乌奈的唯一女儿,身分高贵,她不得不如此慎重对待。

    西南边疆的部落首领继承,并不会特别重男轻女,可以传给儿子,也可以传给女儿,端看首领更看重哪个孩子。

    为了边疆的安稳,安王府世子自然要善待准首领继承人乌天雅,所以当夜楚天一多和乌天雅说了几句话,多跳了一支舞,这在她眼里是很平常的礼仪往来,却不料乌天雅竟以为安王世子对自己有意思。

    正巧,乌天雅也迷恋这位远道而来的俊俏汉族“青年”,当夜她就要父亲把楚天一安排住在她那一间超级舒服豪华的寮房。

    原本的楚天一认为自己身分尊贵,自然要住最好的房子,确认安全无虞之后,疲累的她早早就睡了过去,没有多在意这间房屋有没有其他问题。

    当时跟在楚天一身边的丫鬟紫柳和连翘暗中嘀咕了几句,但是看着自家“少爷”住得坦然,也就没再多加干涉,毕竟之前黎族首领也丝毫没有表示出联姻的意思。

    可她们主仆三人不知道的是,对于黎族姑娘来说,邀请一个异性男子进入自己的寮房,就是要与其欢好的意思,而如果欢好过后,两方皆满意,就可以论及婚嫁了。

    简单来说,这种模式有点类似后世的婚前同居,同居双方满意了就结婚,不满意大家就和平分手。

    如果当晚乌天雅也跟着进入寮房休息,要与楚天一欢好,误会也能趁早解开,偏偏当晚乌天雅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来了月事,因此而错过了与楚天一同房的机会。

    这个痴情的姑娘很早以前就在安平城见过楚天一,暗恋安王世子已久,所以特别打听过汉族的一些习俗,她听说汉族男子忌讳与有月事的女子同房,所以当晚她才到姆妈的房间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楚天一离开了黎族,赶赴下一个部落首领所在地,她很快将乌天雅抛在了脑后,却没料到这个姑娘一直在惦记着她,一直在催促她父亲来安王府议亲,但当时乌奈正和临近的另一个部落首领乌萨起了争执,双方你来我往,差点就要打起仗来,哪里顾得上自家女儿的小小心事?

    这件事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拖到楚天一大婚成亲,乌天雅接到族人从安平城带回的消息,立刻单人匹马就跑来安平城来抢亲闹事了。

    听完乌天雅说明前因后果,萧韶用他那双桃花眼半是嘲讽半是调侃地看着楚天一;看你还敢不敢如此大意?以为自己是女儿身就可以四处留情了吗?

    楚天一无奈苦笑,这是原本这具身躯主人留下的麻烦,她却也要承受啊。

    楚天一在心里叹了几口气,走到乌天雅面前,郑重地对她说:“乌姑娘,对不起,我不能娶你,要辜负你的一番深情了。当初那是个误会,都怪我没有仔细了解你们的习俗,把『寮房』当成普通待客的房屋,追根究柢,这都是我的错,我很抱歉。”

    现在楚天一怀疑这一切根本就是黎族首领乌奈的阴谋,乌奈大概也有意把女儿硬推给安王世子吧?

    乌天雅跳起来,高声道:“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你娶我,或者你不娶我也可以,但是你要和我在一起,我们多生几个孩子,还可以让孩子们回去继承黎族首领的位置。”

    黎族的风俗颇为开放,黎族地区婚后“不落夫家”的习俗相当普遍,非婚生子女也不会受到歧视,所以乌天雅才敢提出这样的建议。

    乌天雅的大胆让楚天一大为震惊。

    萧韶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的女子,他不由皱了皱眉,这并不只是简单的风月情事,一旦牵扯到少数民族,尤其是部落首领继承的利益,很容易出大乱子。

    楚天一看着倔强的乌天雅,脑袋隐隐作痛,原本的楚天一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的烂摊子呢?不仅招惹了萧筠的情人邵荣,还招惹了部落首领之女乌天雅,就算原本的楚天一没有遇到暴雨坠马,以后她恐怕也会将自己逼到连命都保不住的地步。

    如果现在的楚天一是个男人,或许还会高兴这样的“飞来艳福”,只可惜她是个真真正正的女儿家,如何消受乌天雅的美人深情?

    楚天一的眼角余光瞄到萧韶,她忽然灵机一动,伸手拉过萧韶,在萧韶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窝进他的怀里,转身直视着乌天雅说:“如你所见,我之所以不能娶你,是因为这个。”

    乌天雅惊讶地看着紧密相依偎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如果仅从外表来看,两人都俊美非凡,身材一高一矮,连身高差都非常完美,看着格外养眼。

    可是,再怎么好看,再怎么匹配,他们也是两个男人啊!

    乌天雅怒道:“楚天一,你为了拒绝我,连男人都愿意亲吗?”

    楚天一摇头,说:“不是为了你,而是我本来就愿意亲男人,而不是亲你这样的美女。”

    “那你怎么还成亲了?你的新娘子呢?把她叫出来给我看看!”

    “真抱歉,他的新娘子就是我的妹妹,她是为了成全我们的爱,才假装嫁给安王世子的。”萧韶淡淡地说。

    “你、你们!你们无耻!”乌天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心目中俊美如天神的情郎,居然喜欢男人?

    她原本志在必得,心里已经决定了,如果楚天一不愿意舍弃他的新娘,她也不介意打破黎族一夫一妻的传统,与那个女人一起嫁给楚天一。

    反正汉族人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嫁给汉人,自然要容忍汉族男人一妻多妾的习俗,当然,她是绝对不会当妾的,她最起码也要做平起平坐的另一个正妻。

    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一让再让了,为什么最后却发现,她中意的情郎根本就不爱女人?那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她不是输在比新娘子来得晚,而是输在先天的性别上?

    这简直是她身为女人的奇耻大辱!

    乌天雅漂亮的面孔气得发红,紧握着粉拳在原地跺脚生气,可是身为部落首领女儿的最后那点尊严,让她没有再闹下去,而是选择转身离开。

    “楚天一,我希望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日后我发现你有一点点骗我,我绝不会饶过你们!本姑娘说到做到!”乌天雅说完,气呼呼地离去。

    一直端坐在客厅当隐形人的安王爷,看完了一场大戏,轻轻放下手里的茶杯,负着手一面朝外走,一面说:“好了,夜深了,该睡了。”

    王爷的眼神一扫,一名隐藏在暗处的暗卫如疾风般向外轻巧奔去。

    他要安全护送乌天雅返回黎族,这姑娘的身分有些敏感,万万不能出事。

    楚天一浑身慵懒地坐下,这会儿她是真的连回后院的力气都没了。

    萧韶站着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起来,说:“你穿起男装,还真像回事,身姿挺拔,玉树临风,难怪会有女子看上你,是挺俊的,也就比我逊色那么一两分。”

    楚天一送他一个白眼,“想夸自己就直说。而且我一点不想要这种桃花,你羡慕就送你好了。”

    “真要送我?”萧韶双眉一挑,眼波一转,风流纨裤气质顿时显露。

    楚天一斜睨他一眼,觉得他这样子看着很碍眼,让她很想揍人,于是她抬脚踢了他一下。

    “你走开,看着烦。”

    萧韶也不介意自己华丽锦衣上的鞋印,伸手在茶几上的果盘里取了几枚樱桃,两颗塞进楚天一的嘴里,两颗自己吃了。

    他这举动来得突然,楚天一来不及防备,用手拍了他两下,樱桃甜丝丝的很好吃,略微有些酸,楚天一吃了两颗把籽吐掉,还想再吃,抬头却发现萧韶正低头压过来。

    他的唇与她的唇相触。

    楚天一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口,她整个人都懵住了,万万没想到萧韶在这种时候,在四下明亮的客厅正堂,敢这样大方吻上她。

    风流随兴,肆无忌惮,还真不枉他京城纨裤子弟之名。

    她坐在椅子上,萧韶轻轻用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在她面前弯着腰,两人唇瓣相接,气息交缠。

    楚天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主动张开了双唇,萧韶立即进攻,他的亲吻越来越有力,楚天一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被吸过去了。

    唇齿相依,彼此口腔里都是甜甜的樱桃味道,楚天一被吻得身子发热,她主动用手搂住萧韶的颈项,让两人的身体靠得近一点,再近一点。

    许久,当楚天一以为他们会这样吻到天荒地老时,萧韶终于放过了她。

    他将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呼吸粗重,心跳如擂鼓。

    过了好一会儿,萧韶才声音沙哑地说:“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下回我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楚天一抿了抿嘴唇,轻轻嗯了一声。

    萧韶将她拥进自己的怀中,压低声音说:“我也要趁夜走了。”

    楚天一愣了一下,没想到别离来得如此仓卒。

    “京城那边催你了?”她问。

    “母亲传来了消息,暗示京城有变,我作为有爵位的郡王,在这种敏感时候,绝对不能私自离京在外。”

    楚天一点点头,表示明白。

    萧韶狠狠搂了她一下,“帮我好好照顾筠儿,等我回来!”

    “好。”

    天色还未完全亮起来时,萧箱和婉秀主仆俩就被楚天一悄悄接进了安王府。

    萧筠因为哥哥一个大男人却要替她男扮女装代嫁,昨夜原本很是难过,后来想一想,楚天一也算是个出类拔萃的女子,如果能和哥哥阴错阳差结了姻缘,也算是一桩美谈。这样想着想着,她居然就睡了过去,所以这会儿被接进安王府,也还算有精神,她并不晓得昨夜安王府里发生的闹亲。

    萧筠换上了大红的衣裙,在楚天一的带领下,在安王爷楚玉面前跪下敬茶,一举一动都彷佛刚进门的新娘子。

    楚玉接过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顺手将一对羊脂玉镯子放到了茶盘里。

    这对镯子很重,表面油亮,既不失玉石的透亮,又不失厚实温润,质地非常纯净,毫无瑕疵,让人一看知道定是顶级和闇玉。

    哪怕萧筠出身不凡,在皇宫中也见识过不少珍奇首饰,此时也不由有些惊讶,这样一对镯子,就算作为贡品,都会是最引人注目的。

    “谢谢爹。”她又磕了一个头。

    楚玉轻轻叹了口气,说:“这是天一的母亲留下的,当初她最爱这对镯子,时时刻刻都要戴着。她曾说以后要把这镯子留给天一,天一是戴不着了,就送你把玩吧。不管什么原因,你今日既然进了我们楚家的门,也是缘分,我日后也会把你当成女儿一样对待。”

    萧筠的眼睛一红,如果别人知道了她“嫁”给楚天一的实情,或许会嘲笑她傻,或许会说她荒唐,可是只有她知道,在她身陷如此大的麻烦时,四顾茫然无援助时,是楚家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之地,给了她一个能够堂堂正正站到人前的身分,这份恩情,她永世不忘。

    楚天一扶着萧筠站起来,对楚玉轻声说:“爹,这些天让您也跟着受累了,今天咱们也祭过祖了,也喝过茶了,您就好好歇息一下,我带筠儿逛逛王府,让她熟悉环境。”

    楚玉挥挥手,说:“去吧,去吧。对了,别忘记撑把伞遮阳,天气热,别晒着筠儿。”

    “是。”

    楚天一带领着萧筠在后花园里散步,顺便将昨夜乌天雅的事情说了,萧筠听得又是惊骇又是好笑。

    她轻掩嘴角,上下仔细打量身边的楚天一,只见她比自己要高了大半个头,因为自幼习武,身姿分外挺拔,行走举止间也潇洒利落,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娇柔啊娜。

    她轻笑道:“如果不是你亲口说,我也不会怀疑你是女子,难怪那位乌姑娘错付了深情。”

    楚天一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好筠儿,你就别笑我了,我虽然穿着男装,可没有真的变成男人,我不爱女人啊。”

    这下连跟在后边的婉秀都低头偷偷笑起来,本来安王世子女扮男装是事态严重的欺瞒之罪,但因为乌天雅的闹事,却多了几分粉红色彩,让外人觉得好玩又好笑。

    楚天一陪着萧筠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就让她回房休息了,现在萧筠的肚子已经颇大,走一点路就感觉很累,需要多加休息和调养。

    萧韶在返京前,把随他一起来到南疆的大夫范东篱留了下来。范东篱虽不是专攻妇科的圣手,但毕竟是名医,萧韶很信任他,由他照料妹妹生产,萧韶才能安心些。当然,回到京城之后,萧韶会立刻派几个公主府内的接生婆子过来,以确保妹妹的安全。

    安置好萧筠,楚天!离开内院,准备去前院熟悉一下公务,她虽然还在“婚假”里,但是她明白,自己这个半途而来的安王世子,已经不能再有半点细节上的失误,她要尽快适应自己的身分和工作。

    她才走到门口,紫柳从前院匆匆而来,见到她就急忙道:“少爷,大事不好,乌天雅失踪了。”

    楚天一的心猛地沉了下去,连忙问:“怎么回事?”

    “昨夜乌天雅愤怒离开王府,不要王府的兵马护送,王爷派了暗卫暗中保护她,但是走到中途,突然来了一群蒙面人,将乌姑娘挟持走,几个暗卫拼死保护,却都被人下了蛊毒,只有一人挣扎着回府报信,消息传到后,他也死了。”

    楚天一的心越来越往下沉,她的灵魂从前虽然只是个大使馆里的一个小文官,但是也深知政权的复杂与凶险,乌天雅这件事让她突然意识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向安王府上空沉沉罩过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妹夫最新章节 | 妹夫全文阅读 | 妹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