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河东狮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第九章

几日后,久未现身的杜慕羽出现在京城街道上,身边还多了蓝千蝶这个小大夫跟班,好事者、长舌者莫不好奇观望,议论纷纷。

他们一致认定蓝千蝶的医术了得,因为杜慕羽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丰神俊朗,一袭镶金线的黑色圆领袍服亦衬托出他红润的好气色。

由于他舍弃马车,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漫步,还专找酒楼、饭馆、客栈出没,因为他是专门来见见一些老朋友、叙叙旧的,而他的朋友多半是在这些地方打混,只是如今每个友人见到他都脸色大变,甚至直言“能不靠近就不靠近”。

还有更多的友人一看到他就急急闪人,让他大叹,“怎么才生场怪病,朋友也没了?即使我都说了我的病已经好九成了。”

“这种无法同甘共苦的朋友不要也罢。”蓝千蝶倒是挺满意他们表现出的惊惧与害怕。

“那能再去花街柳巷看些『老朋友』吗?”他故意闹闹她。

“当然好!”

没想到她答得干脆,引来他错愕的一瞥,“我没想去的。”

“瞧瞧也好,看看你魅力还在不在。”对,她就是想看看,在那天的震撼教育后,那些烟花女子是否还敢赚杜慕羽的钱。

于是两人再到花街柳巷逛逛,虽然未到红灯初上的时刻,但客人上门也得接客吧?

但不管是老鸨、姑娘们,全吓得闭门不见,就连他指名要见的绮琴,也只让丫鬟送了一张短笺,上面写着“十曰后,将下江南嫁入豪门为妾,不宜再伺候杜爷,请谅之、歉之”。

其实不是她们有钱不赚,也不是那些酒肉朋友有金主不要,但真的是一次就吓到的,不敢再与杜慕羽接近。

说白了,实在是他们无从判断,到底是杜慕羽邪门?广千园邪门?还是那个异族的漂亮小大夫邪门,他们回来后都不舒服了很长一段“子,更诡异的是,不管是找什么大夫来看,每个都摇头,找不到病症。

还有几名莺莺燕燕莫名被囚割肉流血,虽然最后都被释放,但那些劫持她们的人都撂下狠话,只要这事传出去,有任何风吹草动,她们绝对会死得极惨。

所以知情的姑娘及老鸨们,嘴巴比蚌壳还紧,而这事也不曾外传。

至于杜慕羽对那些视他为牛头马面的莺莺燕燕、狐群狗党,倒是挺淡然的,其实他们的反应早在他的预料之内。

倒是一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的蓝千蝶,对他始终不离不弃,他忍不住朝她魅惑一笑,“还是你有情有义、不离不弃。走,我请你去喝口茶歇歇。”

蓝千蝶很无言,什么不离不弃?她是大夫,难道还能走人吗?何况毒是她下的,她还得报恩咧,而且她这几日被他吃豆腐吃得很凶,没办法,她技不如人,打不赢他,但最让她困惑的是,她愈来愈喜欢他的吻了,这样对吗?

她边想边跟他往前方的一家茶坊走去,但才走到门口,一辆马车突然在街旁停下,一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从车内下来,在随侍丫鬟指指蓝千蝶后,妇人拉起裙摆快步的走向两人。

“你就是蓝大夫吗?这是杜爷吧?!天啊,果真如丫头们说的,杜爷红光满面,气色极好!”

“你是?”杜慕羽不太识得这名妇人。

“我住在城东,我丈夫卧病已三年,但花再多的钱、请更多有名的大夫,也无法药到病除。”说到这里,妇人已激动得落泪。

“夫人。”蓝千蝶皱起柳眉,她最怕看到人哭了。

“拜托蓝大夫去看看我丈夫,求求你救救他吧!”妇人突然双膝跪下。

“快起来!”她急急拉起妇人。

“你去看看吧。”杜慕羽看着她道。

“可是……那你呢?”她没盯着他就不安心啊,好不容易将一些损友和女人从他身边去除,她绝不能让酒色再次在他身上死灰复燃。

“放心吧,走这趟下来,你还不安心吗?”他笑了。

她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知道什么了吗?不然,那眼神带着无比温柔外,还有一抹清楚她因何忧心的洞悉,何时开始,他这么了解她了?

“去吧。”他语气温柔的催促。

她粉脸微红,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跳干么加快,但在初秋的湛蓝天际下,他那张原本就俊伟不凡的脸庞在温柔的眼神下,竟让她春心荡漾了。

“我、我去看看,但不确定能否帮上忙。”她觉得自己的脸颊愈来愈烫,她连忙移开目光,看向那名妇人。

“谢谢蓝大夫!谢谢杜爷!”妇人频频向两人道谢。

杜慕羽看着蓝千蝶跟着妇人上了马车,不久,马车渐行渐远,而街道周遭还有不少人聚集着瞧着这一幕,有人聊着皇宫遭窃一事、有人聊着他的病,也有人聊着蓝千蝶的医术,叽叽喳喳的,自以为小声,但全都听进了杜慕羽的耳里。

随侍的丁华小声的问:“接下来呢?主子。”

他笑,“继续逛大街,我得让蝶儿忙一些,不然你们也分身乏术。”

严月已答应要为他的复仇尽一份心力,所以他必须让丁华跟李智渗透混入太子跟杜政中的暗卫组织内,接续而来的忙碌与危险是可以想象的,他刻意让蓝千蝶在外忙碌,就足不想让她被牵涉进来。

丁华跟李智互看一眼,为了复仇,主子暗中运筹帷幄,由他们去执行不少事,所以两人也知道主子的用意,看来蓝大夫对主子而言,真的是个很特别的人,就连他会武功一事,也让她知道了……

这样其实很好,他们都很喜欢她,或许连主子自己也不知道,他脸上的笑容与过去那吊儿郎当的笑容早已不同,尤其在看向她时,脸上及眼中的温柔,连他们这两个铁汉看了也会脸红心跳。

这样很好,也许报完仇,主子的心就可以放下,广千园就要办喜事了。

一切都在杜慕羽的预料中,一连几日,蓝千蝶乘坐马车,经过染上秋意的枫树大道,前往城东看病,他则多次藉由严月的易容术进出广千园,而在城东妇人丈夫的病有起色后,更多的马车聚集到广千园大门,有更多的病患或其家属也前来求医。

蓝千蝶压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连锁反应,但一个又一个人的泪水,这里跪又那里跪的,她就是心软,不去看就心里难受,但要是遇到无病,她也不客气,让该人中点小毒,真的躺到床上唉唉去。

她很忙,庆幸的是,厉总管是她的最佳眼线,他每日都告诉她,他的爷有多用功,待在书斋的时间最多,殊不知那有时是丁华或李智戴人皮面具假扮的。

不过,杜慕羽是肥水绝不漏外人田,虽然两个奴才也绝对没胆子对她做出任何亲密动作,但只要是他在书斋内,绝不会错过借机劫色的机会。

他也注意到,随着一个又一个更亲密的吻,蓝千蝶的神情已有了变化,不再只是冒火,那张白皙的粉脸反而嫣红如天边的红霞,吸引着他想更进一步的接触。

只是,这几日她回来的时间愈来愈晚,害他也少了好几个偷香的机会。

才想到这里,厉总管那分量重了点的脚步声就传入了他的耳中,他从珠帘看出去,还没看到人影,直至一会儿后,厉总管才敲了房门进来,再穿过珠帘来到书斋。

“爷,老将军派人送个口信过来,说表少爷出了趟远门,他老人家要蓝大夫在他那儿陪他吃个晚膳,吃完就会让她回来。”厉总管笑得眼眯眯的。

他看着厉总管,觉得他今晚的笑容特别大,忍不住问:“怎么了?”

“奴才听到将军府的副总管说,老将军不知从哪儿听到爷跟蓝大夫过从甚密、有奸情……啊,不是,是有情愫,所以特别派人半路拦劫她,要拷问她……不,不是,是想要了解一下。”厉总管说到这都尴尬了,因为老将军说的真的很直接。

“拷问?那我没办法去解救了。”

杜慕羽抚着下颚笑了,事实上,透过蓝千蝶写日志的好习惯,他看出外公对他并不失望,只是心疼,所以他也不再过分苛责自己,封闭的心也已慢慢敞开,打算这几日,或许就能鼓起勇气去跟外公叙旧。

“蓝大夫不回来吃,老奴这就去将爷的晚膳端过来。”厉总管又说。

他笑着点头,“我在大厅吃吧。”

“是。”厉总管笑得阖不拢嘴,从主子的神态来看,他是认同老将军的话,他跟蓝大夫是有感情的。他离开书斋,转往后方的厨房走去。

由于已过晚膳时间,偌大的厨房也只剩在广千园工作多年的老厨娘一人,只是她的脸色好苍白。“刘妈,你人不舒服吗?”他关心的问。

满头花白的刘妈用力摇头,头摇得像博浪鼓似的,“没有、没有!”

厉总管蹙眉,“要真的不舒服,就给蓝大夫看一下,她医术很厉害。”

满脸皱纹的刘妈勉强的挤出一抹笑容,“好,如果不舒服,我会去找她的。”

他笑笑的直点头,“蓝大夫不回来吃,你给我爷的晚膳就好。”

“呃……好。”她先从橱柜内拿了几个小盘子,再回身从炉火上的锅内,将一道道保温的菜色各拨一些放入小盘后,再将饭、茶及所有小盘放置托盘上,交由厉总管端出去。

只是厉总管才走到门口,她突然紧张的喊了一声,“厉总管!”

厉总管停下脚步,不解的回头看她,“怎么了?”

她吞咽了一口口水,“没、没事,没事。”

厉总管觉得奇怪,但一想到主子该用膳了,他还是快快的端晚膳离去。

直到他走远了,一名蒙面黑衣人才从厨柜后方走出来,刘妈早已害怕到泪流满面、浑身颤抖。

黑衣人刀起刀落,鲜红的血滴落,可怜的老厨娘一命呜呼。

灯火通明的大厅内,杜慕羽浓眉一蹙,将吃了一半的碗筷放在桌上,他觉得不太对劲,他的身体莫名的感到发热,但稍早之前,他并无不适。

他直觉的看向桌上的晚膳,脸色倏地一变,迅速的点了身上几个穴道,要抑制身体里那股突然涌起的热流往四肢百骸流窜。

“主子,怎么了?!”在一旁伺候的厉总管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杜慕羽的脸色愈来愈难看,“快,派人去将军府,把蝶儿叫回来。”

“好、好!老奴马上叫人去。”厉总管不敢再问,急急的跑出厅外交代后,又急急的跑回来,“主子。”

“刘妈人呢?快去看看。”他的膳食一向由刘妈打理的。

厉总管要走又不敢走,偏偏主子不爱这院里的奴仆太多,刚刚的两个小厮就让他给叫走了,丁华跟李智不在,若这会儿他又走了,主子要是出事怎么办?“可是爷……”

“我还撑得住,快去!”杜慕羽大声的吼了要走不走的厉总管。

厉总管只得快步再跑去厨房,没想到却见刘妈倒卧在血泊中死了。

完了,出大事了,他脸色苍白的再度跑回大厅,差点要喘不过气来,“呼呼呼,刘、刘妈死了!”

该死!一定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的身体愈来愈不对劲。“叫园里的所有人警戒,你扶我到寝房。”他忍着不适再下命令,偏偏丁华跟李智去帮他办事未回,他看着满头大汗的厉总管急急的又跑出去。

是谁在晚膳里加了东西?想毒死他?不,他微微喘了起来,一种连血液都要灼烧起来的强烈欲火正在他全身流窜。

该死!是chun药!

他气喘吁吁的直冒热汗,是谁?堂哥?还是太子,为什么?他对他们早就没有威胁了,还是他们发现他正布局要将他二人真正意图谋反的罪证给摊到太阳底下,所以先下手为强?但为何是chun药?

在思绪翻转间,厉总管已将他扶回寝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医河东狮最新章节 | 神医河东狮全文阅读 | 神医河东狮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