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最强诈妻术 > 第九章

最强诈妻术 第九章 作者 : 蕾丝糖

    夜晚,唐家。

    余小雨刚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穿着粉色花样图案睡衣,一手用毛巾擦着头发。

    她不经意瞄过自己随意堆在床上的一大袋小说漫画,想起下班回他家的路上,唐恩豪体贴的替她提这一袋书,得知欧婷婷借书给她的原因后,他温笑说,要是她从书中找到答案,记得跟他分享。

    她拿了吹风机将头发吹了半干,就忍不住盘腿坐在床上翻阅起那些书。

    不知道看到第几本,房门传来敲门声,“姊,睡了吗?”

    “没,进来吧。”她很坦然,完全不介意让他看见自己头发乱翘,穿着睡衣看小说的随兴模样。

    他穿着圆领白T-shirt和七分裤,端着温牛奶推门进来,看见她自然率性的一面,笑容不变地走到她床前,“姊,要喝温牛奶吗?我有加蜂蜜,满好喝的。”

    她从书中抬眼看了他一眼,下一分钟放下书,伸手接过来喝,“你怎么还没睡?”服务业很耗体力精神,跟他以前做的工作性质有差,他应该会很累才对。

    他含笑坐在她身边,“姊容易因为压力大失眠,睡前喝点能舒缓精神的,比较好睡吧。”

    她喝牛奶的动作顿了顿,“你……怎么知道?”

    “嗯?你有时回我信的时间满晚的,我发现你可能容易睡不好,经营一间店不容易吧。”

    差一点,她就要沉浸在他温柔的眼神中,她连忙将牛奶一饮而尽,把杯子递给他,“谢谢你的牛奶。”

    他接过后没有离开她房间,而是将马克杯放在矮桌上,“目前有看到喜欢的故事吗?”

    她拿起刚刚正在看的小说,“我跟你说,这本书很好看。”

    “喔?男主角很合你的意吗?”他凑过来看她手上的书,距离近得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和温热的呼吸。

    她心跳加快,不着痕迹地拉开一点距离,却遮掩不了有些紧绷的声音,“男主角是女主角新来的下属,原本看不习惯女主角的强势作风,和女主角处得不好,后来因为一个事件,发现女主角有脆弱的一面,于是开始挺女主角,照顾女主角,女主角被他暖男的作风感动,但两人差了三岁,女主角很犹豫,于是男主角拿出强势的一面,追到了女主角,不在乎别人说他是小白脸,还帮女主角挺过一次商业危机,男主角还因此成为总经理。”

    他听得很认真,“的确很精彩,那你喜欢男主角的哪些方面?”

    “当然是暖男的行为,温柔又会照顾人,而且专情、不在乎旁人的看法,一心一意爱着女主角,但重要关头又有很Man的一面……”她说着说着,突然就噤声。

    等等,这跟唐恩豪不是有点像吗?赶走她前男友时有气魄,但面对她时温柔体占……

    “怎么不继续说?”

    他在她耳边压低着嗓音间,她觉得浑身像被电流窜过一样发麻。

    “那个……我突然觉得这本的男主角……不太对,不是我的菜。”她欲盖弥彰地将那本小说阖起来,欲塞回袋子里。

    他擒住那只手,用专注的眼神凝睇着她,意有所指地说:“姊,喜欢就喜欢,不要否认,我不是说过,要接纳所有可能,不去抗拒吗?你要坦率一点,顺从自己内心的感觉啊。”

    他抓住她手腕的那只大掌,传来的热烫温度让她心慌,她想也没想地挥开。

    她抗拒的动作,让唐恩豪眼神一黯。

    气氛变得尴尬,余小雨不知所措,结巴地说:“我、我想睡了,你……回房去吧。”

    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依旧笑得温柔,起身走到矮桌旁拿起她喝完的马克杯走到门口,离开前不忘说:“姊,晚安,祝好梦。”

    当他的身影随着阖上的门消失在眼前,余小雨往后仰躺在床上,两手遮住自己的脸,心跳杂乱无法平息,脑袋空白。

    天啊,她刚才在搞什么啊……

    隔日一早,日光透过窗子洒入房内,余小雨出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虽有用遮瑕膏掩盖了,但眼神还是有没睡饱的疲惫感。

    明明衣服、淡妆、头发都弄好了,她却不敢开门下楼,眼睁睁地看着时钟的时间一分一秒流过。

    如果没意外,他已经弄好早餐在等她了吧。

    她应该要装作若无其事的面对他的,但是,她无法克服心里的别扭,打开这扇门。

    唉,他应该觉得她很莫名其妙吧,忽然变得怪里怪气的。

    她真想用脑袋撞几下墙壁,看自己会不会恢复正常。

    不知过了多久,余小雨听见唐恩豪走上楼的声音。

    她紧张得寒毛直竖,在他的脚步声停在她房门口的同时,敲门的声音随之传来,“姊,你还没醒吗?上班会迟到喔。”

    她吞了吞口水,深吸气后再开口,“我……我不小心睡过头,才刚起床,你先去上班吧,也帮我跟婷婷说一声我会晚到。”

    “好,那你记得吃完早餐再过来。”他仿佛没察觉到她在说谎,语气温和地扔下这句,脚步声渐渐远离,步下楼梯。

    直到听见大门被关上的声音,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溜下楼。

    光是想象待会去店里要怎么面对他,就觉得头痛……

    而余小雨一下楼,就看见客厅桌子上摆着一杯麦片还有一只眼熟的老虎布偶。

    她瞪大眼,几个箭步就冲到桌前,抓起那只布偶査看。

    老旧的布偶上有缝补的痕迹,橘黄色的身躯,黑色的条纹,还有那咧开笑容的虎嘴跟又圆又黑的眼睛,都跟记忆里一样。

    没有错的,这是当初她送机时塞给他的布偶,他居然一直都保留着,还带回了台湾!

    这代表什么?

    她不经意看见桌面还有一张纸条,连忙拿起来看。

    姊,一直以来我都将老虎布偶当成你,让它陪在我身边。

    我知道我们很久没相处,会有一些别扭和不自在,如果昨天我有做错什么事,看在老虎东朿的分上,别生我的气好吗?

    对了,早餐还是要吃,不然会没精神工作的,别让我担心喔!

    PS:姊,你是最好的女人,一定要相信自己能得到好男人!

    爱你的弟弟恩豪

    看完纸条,余小雨的一颗心几乎被融化。

    多么贴心,多么像天使的弟弟啊,结果自己却在乱纠结,害他以为自己不小心惹她生气。

    待会到咖啡店,跟他道歉吧。

    余小雨扬着愉快的笑容,出门去上班。

    因为晚到,又有开店前需要做的准备工作,她直到开始营业都没法跟他好好说话。

    等到客人来的尖峰时段一过,她才有机会抓住唐恩豪,“恩豪,你没做错事,我昨天只是突然有点神经质,抱歉,之后我会注意。”

    唐恩豪对她的道歉,笑盈盈地说:“姊,要我原谅你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余小雨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他居然开起条件来了?

    不等她拉下脸,他先开口道:“要将我放在心上,把我看得比任何人都重要。”

    她有瞬间的屏息,说着这句话的他,一双俊眸深邃似海,让人迷眩,令她怦然心跳的是,他认真的神色仿佛是真的在寻求她的承诺。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两人这样默默相望了三分钟,她张了张嘴,却因为脑袋空白,吐不出半个字。

    拯救她的是响起的门铃声,她连忙回神,转头朝刚进门的客人露出笑脸,“欢迎光临――”

    然而,不巧的是,刚进门的客人,竟然是她以为不会再见到的王冠成。

    此时的王冠成哪有之前的嚣张跋扈,他的神色既是失意又是愤恨,纵然身上仍穿着名牌,却撑不起名牌的价值,浑身散发着落魄的味道。

    余小雨敛下笑脸,面无表情地面对他,王冠成一看见她,便怒红了眼冲上来,“都是你害的!要不是因为你,琇娟怎么会对我如此无情,无论我如何求她都不理睬我!”

    那天离开后,余小雨那句“你是我不要的垃圾”,成了他求复合最大的阻碍!

    享丑是天之骄女,一旦看不起一个人,就算那人跪在她面前,她眉头也不会动一下。

    婚约没了也就罢了,但他在今日得知人事命令,自己被拔除分公司总经理的头衔,贬为一般小职员,这种青天霹雳的打击,他无法接受,且有人堂而皇之的嘲笑他,他胸中的愤怒无从发泄,就想起了余小

    若不是她伙同那位新进的男店员将他讲得如此不堪,他又怎会失去一切?

    但他一根手指都还没碰到余小雨,就被像堵城墙的唐恩豪阻止,“少来迁怒,这里不欢迎你。”

    余小雨被他护在身后,看着唐恩豪高大厚实的背影,内心更是纷乱一片。

    王冠成看见唐恩豪,更加怒火中烧,他忘不了这个年轻男人当日是怎么咄咄逼人,害他颜面尽失。

    “你是余小雨养的小白脸吧,三番两次这么护她,关系肯定不单纯!”王冠成用嘲讽的嘴脸大声嚷嚷。

    “王冠成,少污蔑我们!”余小雨听了很不愉快,想站出来赶人却还是被唐恩豪往身后推。

    “没事,我应付得来。”唐恩豪神色从容地对她说“这句后,回头对王冠成说:“你以为你在这里大吵大闹就有意义?我看你根本不知反省。”

    “我这是有仇报仇!”王冠成大力推了他一把,充满挑衅意味。

    唐恩豪没有动怒,稳住自己的身子后,反过来用身高和气势逼退王冠成几步,眼眸凉冷的盯着他,让王冠成忍不住打寒颤。

    下一分钟,唐恩豪突然以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讥笑说:“报仇?我看你一点胆子也没有,只敢像丧家犬一样吠。”

    王冠成瞠目,一把怒火凶猛的烧上来,烧断了他的理智线,他咆哮着挥出拳头,“你他妈的竟敢瞧不起我!”

    唐恩豪动也没动地看着他,斜扬的嘴角含着嘲讽,好似很欢迎他自找死路。

    王冠成隐约觉得不妙的时候,拳头已经收不了势,重重地落在唐恩豪的脸上,只见唐恩豪砰的一声倒地,店里顿时吵杂成一片,也有人尖叫。

    “恩豪,你没事吧?恩豪?!”余小雨慌张地蹲到他身边。

    唐恩豪半撑起身子,一手捂着鼻子,却止不住刺目的血流下手指及下巴,在他雪白的衬衫衣领上绽开一朵朵血花。

    看见他流血的那瞬间,余小雨觉得自己脑中轰的一声炸开。

    “你这杀千刀的混蛋!”她咬牙切齿,瞪着王冠成的模样像要将他大卸八块一样。

    王冠成脚底发凉地看见唐恩豪故意放下了手,让他看见他嘴角微勾,无声地用嘴型说了两个字――

    白、痴。

    顿时,王冠成明白一件事,他是故意被打的,好让他被众人挞伐!

    “小雨,我报警了!”欧婷婷在吧台举起话筒大声喊。

    “是他自己站着给我打的,不干我的事!”王冠成扔下这句,就想逃跑。

    眼尖的余小雨挡在他前头,还推了他一把,怒吼,“你竟敢打他!”

    “他是故意受伤的!他刚刚有挑衅我!”王冠成慌张地指着唐恩豪大喊。

    “少胡扯!大家来帮我围住他,等警察来!”余小雨对客人们高呼,店内客人们早就看不下去,纷纷上前团团围着王冠成,不只怒目以对,也有人骂他不只来找麻烦还动粗,简直不是男人。

    不久警察来了,带了相关的人回派出所做笔录,唐恩豪也被送去医院做简单治疗和验伤,所幸,他只是因为外力撞击导致流鼻血,没有其他的问题。

    在王冠成写下切结书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他和余小雨的麻烦,又赔偿了医药费以及精神抚慰金五十万后,两方达成了和解。

    唐恩豪提出五十万精神抚慰金的时候,王冠成虽然不甘心金额如此高,但看着唐恩豪白森森的虎牙,知道笑里藏刀的他不好惹,如果闹上法院恐怕会再想别的方法弄自己,只好认赔。

    王冠成心想,下次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强诈妻术最新章节 | 最强诈妻术全文阅读 | 最强诈妻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