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元帅的逃妻 > 第六章

元帅的逃妻 第六章 作者 : 艾希

    【第五章】

    那年他十岁,而当今皇上墨诗才九岁,还是太子,进入太学需要伴读,皇上便下令选他做侍读,同时还有年仅九岁便人尽皆知的京城第一才女、礼部侍郎刘大人之女,刘素欣。

    丹凤眼儿中总是闪着狡黠的光芒,刘素欣那与年岁不符的早熟与智慧,令两个男孩子惊叹。

    而私下,尹兆麟与刘素欣相处时间较长,两人可谓青梅竹马。没有身分等级的差别,两人可以无所禁忌的谈论任何事物。随着年岁增长,他们一起探讨国事,探讨东荣军事,探讨天下大计。

    “我想成为东荣史上最有名的女人。”刘素欣与牟晴川一样有抱负,甚至比牟晴川多了几分锐利之气,多了想要天下臣服的霸气。

    然而这种霸气在当时并未使尹兆麟厌恶她,反而十分欣赏她的直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样的欣赏里又多了几分儿女之情。

    很难有男人不对刘素欣感到心动,她不仅美貌而且极有才华,担得起第一才女之称,又温柔知礼,待人处事更是圆滑灵巧,是古今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尹兆麟也一直以为刘素欣在等他开口,等他建功立业之后,去向她家里提亲。那时的他觉得,刘素欣是最适合他的女子,而刘素欣过了及笄之年仍旧拒绝了所有上门求亲的青年才俊,更让尹兆麟相信她对他并非无情。

    然而在他十九岁、墨诗继位一年之后,刘素欣就进入后宫,成为凤仪天下的后宫之主,东荣国母。

    他心灰意冷,将自己关在家中,更加努力的研究兵法,很少见到她,那份感情也渐渐放下。

    但还是有关于她的不少消息传到他耳中。例如她入宫年余便生下的皇子被封为太子;例如她始终恩享帝宠,六宫粉黛皇上只疼爱她一人;例如她统领后宫,将宫闱之事打理得井井有条,辅佐皇上处理国事……

    若墨诗能真正对她好,能给她幸福,那他愿意退出,毕竟她说过,她要成为东荣史上最有名的女人,而皇后这个位子,更是不少女人的梦想。

    墨诗也确实宠爱她,力排众议要她一个女子参与政事协商。况且近年来,皇上的身子越来越不好,本就体弱的他得病包加频繁,而太子实在年幼,为了防止宗室夺权,多种事便落到她头上。

    她一介女流,却承受了多于一般男人的责任与压力,让他也不得不佩服。

    当年让他参军便有她的主见在其中,似乎两年前退兵,也大概是她的意思,更让他有些不解。

    事到如今,已经过了六个年头,他想,他应该可以完全放下她,放下那段感情了。但在偶然间听到她的名字,知道要见到她这个人,心湖总也忍不住荡起一丝涟漪……

    胸口一沉,在梦境中回忆过去的尹兆麟缓缓睁开眼。

    枕着他胸膛的那颗小脑袋上两只清亮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里面的纯净坦然让他有几分愧疚。一双纤手从被子中伸出,替他抚平眉间的皱痕。

    “你的梦里,没有我……”赵灵儿淡淡说出一个事实,不悲不忧,彷佛那丝毫不关她的事,却淡然得让尹兆麟心悸,让他忍不住去思索,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语后面,是否还有什么潜在的话语。

    赵灵儿只是单纯,并不笨,更何况在他的引导下识得情滋味,对他的观察又如此细致入微。

    “我……”

    “你似乎很不高兴,对皇后……很介意。”

    三天前,皇后亲自携带圣旨来到潼州,宣布东荣整顿兵力,休养生息,还说以后的作战她也要参与其中。

    尹兆麟实在气不过,本想向她叙述详情,分析利弊,却被皇后的人以舟车劳顿、需要休息为由拦在门外。

    他气冲冲的回来,三日里不曾出院,今天中午更是用过膳便将她拉到榻上午憩,一直睡到日头偏西。

    他紧紧地抱着她,将脸埋进她秀发中。

    “以前与她,有过交情。”他缓缓说道。在那样一双纯净眼儿的注视下,他无法说出谎言,于是就将两人的过去简要说来。

    “所以……你心里还有她,对吗?”赵灵儿趴在他胸膛上,耳朵贴近他的心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尹兆麟哪会听不出她语气中的委屈?他以手指抬起那张小脸儿,眼中分明已有银光闪烁。

    “或许有,也或许没有,毕竟是有过一段感情。但她在我心中,远远没有你来得重要,更不如你占的分量多……”眼前这个,是他允诺要共度一生的人,是真正属于他的人,他怎么敢辜负于她?

    赵灵儿却默默推开他,从他身上爬起,缓缓穿好衣物。

    “怎么了?吃醋吗?”他跟着起身,恍惚间似乎看到那张小脸上有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冰冷神情。

    赵灵儿赌气似的下床,“才没有!”说到底,当初他也不过是基于责任才娶了她,就算床笫间如何亲密,她也很难相信他会爱上这样一个自己。

    尹兆麟笑叹,女人的心眼儿就是这么小,哪怕是单纯如小灵儿,竟然也会吃醋,还为了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吃醋。

    他打算再说几句好话好好哄哄她,门口却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尹元帅,皇后娘娘花厅有请。”

    那是皇后身边的王公公。

    “本帅还有要事未及处理。”一提到刘素欣,尹兆麟的口气明显不好。

    “娘娘要说的也是要事,是有关近日都护府遭到刺客侵入的事。”

    尹兆麟眯眸,听出了言外之意。这段时日,的确有不少刺客入侵,还差点伤了小灵儿,确实是一件重要的事。

    就不知为何皇后方到此地不久,就已经知晓且如此透彻?

    思考良久,尹兆麟才道:“知道了,本帅过会儿就过去。”

    “是的,元帅。另外,娘娘还请屋里那位姑娘一同过去,说是要见见元帅的夫人。”

    尹兆麟一愣,看向听完此话也是紧张不已的赵灵儿。

    这是赵灵儿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众人从凝神屏气到明显失望的叹气声,以及随后而来的窃窃私语同样传入尹兆麟耳中,让他心头窝着火。他体贴地紧紧拉着赵灵儿的手,明白从小独自生活,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人,她肯定吃不消这些不善的,打量的,甚至是轻视的目光。

    花厅外,几个大内侍卫站在门旁,齐刷刷地向他行礼。“参见元帅!皇后娘娘已经在内等候多时。”

    尹兆麟摆摆手,便拉着赵灵儿走了进去。

    皇后刘素欣端庄地坐着,面朝花厅门口,优雅地喝着茶,一派的雍容富贵。立在一旁的是牟晴川,手里端着的茶在两人进屋时放在下座桌几上。

    趁着间隙,她偷偷打量着那个缩在尹兆麟身边,一看就是没见过大场面的小村姑,柳眉皱起,心下更是鄙夷。

    这般平凡的女子,本该是连尹兆麟的靴子都摸不到,却为何迷惑了他,让他为她神魂颠倒,还与她成了亲?

    “参见娘娘。”尹兆麟看了看刘素欣,便拉着赵灵儿跪下。

    乍一见到刘素欣,尹兆麟的心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她……比以前瘦了许多。是不是镇日忙于国事而无暇顾及自己身体?还是皇上病情恶化让她寝食难安?

    心里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冒出,他开口想问她,却有一道君臣间的鸿沟摆在面前,让他只能对她行礼作罢。

    真的再也回不到那时的年少懵懂了吧……

    “免礼。”一双如玉一般的手将名贵的茶杯放到桌上,刘素欣慵懒地抬头,看了眼他身后的小女子,最终将视线放在尹兆麟身上。

    “谢皇后娘娘。”尹兆麟坐下,让赵灵儿站到自己身后。

    “听说元帅成亲了?”

    “是。”尹兆麟目视前方,淡然道。

    “那既然是元帅夫人,就请姑娘也坐下吧。”

    赵灵儿低头,坐到尹兆麟身边。

    “本宫倒是没有料到。”刘素欣似有似无地试探道,“元帅的眼光倒是如此独特。也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高门大户的闺女?今年贵庚?父母高寿?”

    听得出她话里的嘲讽,尹兆麟悄悄握起拳头。“娘娘,这些都是微臣及内人私事。娘娘今日要臣来,不是要讨论这等家长里短的小事吧?”

    “将军何须如此激动?本宫只是想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位姑娘。本宫十分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可以迷倒我东荣第一元帅?”

    “娘娘!”尹兆麟眉头紧皱,终于把目光放到刘素欣身上,严肃的口气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生气了。

    灵儿或许不美,但她拥有世上最珍贵的东西……那样纯洁的心灵,这就是他喜爱她的理由。在他心中,再美再媚的女子都比不上她。

    奈何一向聪慧的刘素欣却好似没有看到他的脸色,仍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本宫问的只是些小事,将军何须动怒?为何不让这位姑娘自个儿回答?还是姑娘身有残疾,因而只能让元帅代答?”

    赵灵儿听到这,赶忙慌张地站起来。“回、回娘娘的话,我、我没有残疾……”

    还没等她结结巴巴的说完,两边就有不少奴仆嗤笑出来。

    赵灵儿难堪地低头,小脸窘得发红,眼睛除了自己的脚尖哪儿也不敢看,一双细手紧紧捏住自己的衣衫,关节处几乎泛白。

    尹兆麟再也忍不下去,倏地站起,就要拉着赵灵儿离开。

    “哎,尹元帅,哪去?本宫可还未允许你们离开呀……”

    “皇后娘娘,莫要欺人太甚!”愤怒地盯着她,尹兆麟咬牙切齿。

    “呵呵,是本宫的不是,看把这位姑娘吓的,还请元帅与姑娘回来坐吧。”

    刘素欣以袖掩唇,娇俏地笑道:“姑娘既然已经是元帅的人,自然便也是我东荣子民,无论姑娘以前是什么身分……”

    她一句话让赵灵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很明显皇后已经知晓她是北辰人的事实,她的情况她都知晓,方才却故作不知地问出来,像是故意让她难堪。

    她话里有话。尹兆麟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发现她眼中的精明一如往常。

    聪慧机敏,一直是刘素欣的优点,也是他欣赏她的地方,但如今,也不知怎的,莫名让他有些讨厌。

    在尹兆麟的安抚下,赵灵儿才战战兢兢地坐下,一双大眼儿只管盯着地上花纹独特的地毯,再也不敢抬头看任何人,着实让他心疼不已。

    一旁牟晴川冷眼看着皇后与尹兆麟之间的汹涌暗潮,心头雪亮,明白不用自己出手,就会有人除掉那边那个障碍。

    只是没想到,就连皇后也对尹兆麟……

    “咱们言归正传。”刘素欣总算收敛起笑容,拉回话题。“今儿请元帅来,是讨论我东荣的目前形势,以及行刺都护府的刺客们的来历。”

    “娘娘请讲。”既然话题都转了,尹兆麟也不好一直板着脸,姑且不再问她是如何知道刺客事件的。

    “元帅可知,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全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北辰?”他的出现给北辰带来重大打击,想当然耳,北辰为了除掉他这根肉中刺,自然是会动用些阴险手段。

    只是他也没想到,竟然有那么多的杀手分批潜入,再多来几次,怕是侍卫就都受不了了。

    “不准确。”刘素欣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赵灵儿,才道:“是北辰的『百芳阁』。”

    “『百芳阁』?”他从未听说过。

    “那是北辰皇帝豢养杀手的大本营。里面的杀手是死士,个个武艺高强,身手不凡,杀人于眨眼,冷血无情。

    “北辰每年都要培养大批杀手,且让他们完成暗杀的任务。由历代皇帝信任的官员担任『百芳阁』的阁主,现任阁主革奕,更是一等一的高手,他曾是北辰的刑部官员,下手毫不留情。『百芳阁』的杀手们不仅整治北辰国内的叛党逆臣,更会谋害像元帅这样来自异国的威胁。”

    尹兆麟沉默不语。照以往的经验来说,那些杀手极为难缠。不仅攻击力惊人,被捕后无论如何受刑都不肯说一句话,甚至宁愿咬破毒囊或是舌头自尽。

    他本就想到这些杀手是来自某一组织,现如今知道了来自那样冷酷的地方,心下更是担忧不已。

    死士,未达目的不善罢罢休,只怕会连累到无辜的人,连累到灵儿……

    “那,依娘娘所见?”刘素欣比他知道的多,这次叫他来显然已是胸有成竹。

    “本宫确实有条计谋,想与元帅商议,只是……”刘素欣故意拖长尾音,缓缓起身,姿态袅娜地踱步到尹兆麟面前,俯下身,使两人的距离减到最小,似情人般低语:“现下不方便说明,还希望元帅今晚赏脸,二更至西山短田坡一叙……”淡淡的香气从她身上传来,诱人的红唇在眼前开合,似是故意撩拨。

    从西院回来,赵灵儿一路任由尹兆麟牵着,不发一语。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小手微微颤抖着,泄漏些许心事。

    “不要害怕。皇后既然那样说了,就再不会为难你。”用完晚膳,尹兆麟坐在床上,安抚地将她搂入怀中,亲昵地蹭着她发冷的小脸儿。“哟哟哟,那个一向活泼的小灵儿去哪儿了?”

    他最不乐见的,就是她的不快乐,明明能给她幸福的他就在她身边。

    赵灵儿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似是在隐忍哭泣。

    “她、她……”她深吸一口气,才能用比较正常的语调说道:“她好漂亮……好聪明,我、我比不过她……还给你丢人了……”

    听她在妄自菲薄,尹兆麟脸上一冷:“谁说你比不过?在我心里,你比她要好,还好很多!”

    与刘素欣的心机比起来,他还是喜欢赵灵儿的天真。刘素欣太过强势,而灵儿对他的依赖,完全满足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夫妻间在一起,不需要勾心斗角,只需要简简单单地生活就好。

    但赵灵儿哪知他心中所想,只觉得自己实在是比不过刘素欣,不明白自己吸引他的地方在哪里。

    因为这件事,她更加没有自信了。“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尹兆麟霸道地将她的脑袋按入怀中,不愿再看到她没自信的样子。“你难道还不相信你家相公?”

    “我信你呀……但是今晚……”那个皇后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得那么亲密,难道不是对她无言的挑衅吗?

    “早些休息,今晚我哪儿也不去!”任谁都看得出来,皇后傍晚向他邀约这举动实在有失妥当。

    半夜三更,一国之母与臣子在郊外独处,于理不合,于情难容。

    “真……真的吗?”她的语气里有着被压抑后的小小雀跃。

    唉,这个傻姑娘,让他怎能不宠,怎能不疼?

    尹兆麟一个用力将人带到床上,压在身下,呼吸着她淡淡的体香,以此平息心中的烦躁。

    “小傻瓜,当然是真的。相公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嗯,嗯。”赵灵儿连忙点头,乖乖道:“相公从来没有骗过我……”

    “对嘛。现在,相公来告诉你,如何早早怀上孩子……”

    “要怎么做?”她好喜欢小孩子,也极其希望能有他的孩子。

    尹兆麟不怀好意地笑笑,“当然是……努力再努力了!”

    “哦!”一声惊呼过后,便是男女间的缠绵不休,随后娇吟与粗喘不曾停歇。

    一切应该以眼前为重,过去的就随它过去吧。

    尹兆麟本以为皇后等不到他的人,便会乖乖回来,进而明白他对灵儿的心意。

    怎知三更时分,李爵匆匆跑来,说是皇后在短田坡遇袭。

    “什么?!”他震惊地站起,“你说皇后一直等在那里,还遇到了刺客?!”

    难不成她如此有自信他会过去?

    他心中有了一丝愧疚。

    “是的,爷,皇后娘娘身边一位侍卫负伤跑回,请求援兵。”李爵急急道,“爷还是快去吧!小的去给您牵马……”

    “你带一队卫兵,一同骑马前去,动作要快!”

    待李爵领命离去,尹兆麟看了看床上睡着的小女人,随即快步走出房门,因而未看到床上赵灵儿转过身来,脸色冷若冰霜。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元帅的逃妻最新章节 | 元帅的逃妻全文阅读 | 元帅的逃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