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的妻奴路 番外:初相遇 作者 : 七巧

安语婕与关天旭第一次见面,是在她大一那年。

她应堂姊邀请去堂姊的学校参加校庆,刚好那时还有社团联合发起的募款活动,其中美术社展出社员的画作,她被一幅画所吸引—画作中以雪花结晶为窗框,四周白雪纷纷,窗框内一张餐桌,中央一盏烛台,燃着橘光,桌上摆了几道餐食。

那幅画作的名称是—“晚餐”

她看了,顿觉无比温馨,虽然构图看似简单平凡,却又不平凡。

她伫立在这幅画前,抬眸专注欣赏了好半晌。

“喜欢这幅画吗?”一道和煦嗓音问道。

她转头,就见身材高䠷的大男孩,俊容挂着如阳光般温暖的笑意。

她轻轻颔首,有些羞怯的道:“这幅画很温馨。标题订得很好,也有点像圣诞节晚餐的气氛。”

因为下着雪。

她所以对这幅名为“晚餐”的画有感觉,是因父亲工作忙碌,母亲常要陪着父亲应酬,她鲜少能跟父母一起吃晚餐。

她喜欢雪。那是她童年时,父母带她出国玩所见到的美景,愈长大,她几乎不曾再跟父母一起出国。

“圣诞节只能吃一个晚上,我这晚餐,是每天都能期待的。”他笑笑地解释。其实,他也鲜少能跟家人一起吃晚餐。

“这样想,好像会更温馨。”她微微一笑,认同他的说法。每天能享有温馨晚餐,才是更多的幸福。

“而且,我这是台湾人的晚餐,不是西方人的。”他指了指画中几盘菜色,还认真道出菜名。

她闻言,掩嘴轻笑。“台湾不会下雪。”也忍不住认真纠正这矛盾。

他微低头瞅着她,一脸正色强调,“台湾会下雪。”

“我知道,但那只有玉山、合欢山那类高山,平地见不到。”她柔声解释。

“窗外的雪是意象。意象懂吗?不一定是真的雪,外面世界总会有风雪的,也许是美丽虚幻的雪花,也或许是冷冽暴风雪,但窗里、家里,就只有平静和温暖。”他一副对她晓以大义的模样。

安语婕抬眸望着他,心口怔忡。

她喜欢他的画,喜欢他对画的解释,也对他很有好感。

他看起来乐观阳光,感觉是个爱家、重视家庭的温柔好男生。

她后来以高价买下那幅画,她出的价格令他无比讶异,她却表示值得,而且还能帮助弱势团体,她欣然付出。

之后,她一直宝贝着那幅画,珍藏好多年。

三年后,两人又一次相遇,她一眼就认出他来,而他并不记得她,却热心邀请她进去艺廊吹冷气,还替有些中暑的她泡杯菊花茶。

他温柔体贴,一如初次见面的和煦开朗,再次令她心生悸动。

两年后,她意外得知他是父亲挑选的联姻对象之弟,于是大胆向父亲要求,改选择他当丈夫人选。

原本婚后她想跟他话当年,告知两人曾有两面之缘,但他不仅对她没印象,且个性改变,待她很冷淡,她完全没适当时机提起过去的事及那幅画。

“语婕,这是我特地让人订做的,给妳的定情物。”关天旭笑容满面地掏出一个饰品盒。

安语婕看着打开的饰品盒,里面是一条项链,不由得惊喜。

“这是……雪花结晶坠饰。”她拿起项链,细细审视。

银白色链子,系着一朵雕刻细致的银白雪花造型坠饰,上面镶满碎钻,闪闪发亮。

“我现在才恍然大悟,第一次在餐厅外头的走道看见映雪,她一眼就识出挂在墙上的半抽象画,画的是雪花结晶,是因妳从小就让她看我的那幅画,还教她辨认不同的雪结晶。”

当他听妻子告知两人最初相遇的情景,不禁心生撼动。

原来,她竟是当年那个优雅美丽又善良的女孩,人生中第一次买他画的人!

而在那三年后,两人还有过一次短暂相遇及交谈。

当他又事隔两年,见到联姻对象,对她的样貌虽隐隐有些熟悉,却完全没能联想彼此曾有过两面之缘。

而他跟她第一次相遇,两人虽仅短暂交谈,他对她的印象极好,可惜她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甚至也不清楚她的联络方式,否则他也许会追求她。

事隔多年,她听到他迟来的告白,不免讶异,也觉得欣慰。

他们原本会是彼此欣赏、心仪对方的,只因在一起的时间点不对,因被迫联姻的无奈,造成后来愈走愈疏离,婚姻终至破碎。

幸而,上天给他们重来的机会,他们得以破镜重圆。

他拿过妻子手上的项链,亲自为她戴在雪白颈项上。低头,在她后颈落下一个温柔轻吻,在她耳畔倾诉甜蜜爱语。

她伸手摸摸胸前的雪花坠饰,心口甜蜜蜜,丽颜笑盈盈。

她还是很喜欢美丽浪漫的雪。

当然,更爱为她编织浪漫幸福的他,以及他和她的结晶—贴心可人的映雪。

*想知道名扬总经理齐旭已和老婆杜伊苹的恋爱史,请看花园1962《人妻养成术》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副总的妻奴路最新章节 | 副总的妻奴路全文阅读 | 副总的妻奴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