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见习董娘 > 终章

见习董娘 终章 作者 : 绿光

    “既然你都说了,咱们就把一切摊开吧,事实上就是你利用吴秘书侵占了那百分之五的股权,被姿颖发现之后,本要提告,但你却以东窗事发一事威胁吴秘书成为同谋,让她在姿颖的饮料里下毒,害她在行车中毒发,导致这一场车祸……向群,你身上背的不只是掏空、洗钱、背信、侵占,还包括了杀人未遂!”南仲威神色一凛,沉声喊着:“保全,马上将他押下!”

    “南仲威,你含血喷人,事实根本就不是如此,股权是陆姿颖送给我的,那是因为她深爱着我!”

    南仲威黑眸痛缩了下,随即笑得比他还张狂,回头看了宋进隆一眼。“宋董事,他病得不轻啊,他似乎不记得我和姿颖有多恩爱。”

    “啧,我还以为他是个人才,原来是个疯子,那天你和姿颖拥吻的画面,可是上了杂志的,谁不知道?”

    “胡扯,你们如果相爱,又为什么会离婚?”

    “当然是为了要对付你,离了婚先拿回我的股权,然后我会再一次地将她娶回。”南仲威走过他身旁时,笑意不变地道。

    “你!南仲威,你真是卑鄙无耻!”

    “好说,为了保护投资人的利益,我卑鄙一点也是应该的。”走过他身后,他沉声道:“保全,押着三名卸职董事回办公室,收回他们的私人物品后,立即把他们赶出公司大门,不准他们踏进公司一步。”

    “是。”

    “庆余,要律师团针对三名失职董事涉嫌的罪名提告,拟出赔偿计划。”

    “是。”包庆余满心欢喜地应了声。

    易稚青见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不禁跟了上去。“你要去哪?”

    “当然是把持南找回来。”他要找到她,抱着她好好睡一觉。

    回到办公室,他致电周玉醒,询问周持南身在何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周玉醒淡漠地问着。

    “离婚了,一样可以结婚,这一次我要娶的是周持南。”

    “……你没忘了她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

    “我就是想跟她讨论这件事,只要她把孩子拿掉,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因为爱她,所以他做出最大让步。

    “这件事,你自己去跟她谈,但是必须要她肯见你,等我问过她再答复你。”话落,随即结束通话。

    “喂?”南仲威不敢相信她竟然径自结束通话,疲惫地将手机往桌面一抛。

    无所谓了,只要她肯见他,肯坐下来和他好好讨论,一切都会否极泰来。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响,过了一天,依旧得不到周玉醒的回复,教他急了又致电联络,得到的回答竟是——

    “持南说她不会拿掉孩子,所以不用谈了。”

    “她在想什么?那又不是她的孩子!”他气急败坏地吼道。

    “你现在是在吼我吗?”

    “我……抱歉,我很抱歉,我不是在吼妳,我只是不懂她在想什么,我希望妳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跟她好好地谈。”

    那头沉默了下,突地念出了一串地址,快得他差点记不住,而后又道:“你报上名字,我会让保全让你进大厅,但你只能在大厅等她下来见你,她要是不肯,那我也没办法。”

    “谢谢妳,周总经理。”

    “我只是不想见那孩子一直哭而已。”

    一听见她独自掉泪,南仲威顾不得下午还有两个会议,公司还有太多决策等他决定,他一通电话要求延期,便驱车前往周玉醒说的地方,待在大厅里,等着保全帮他联络周持南,岂料她根本就不在家。

    他怀疑根本是周玉醒通风报信,让她得趁机逃走,避不见面。

    但他也跟她耗上,坐在大厅候客区的沙发等候着,一等就是两个钟头,直到她回来,进大厅时,似乎压根没瞧见他,还是他走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她抬眼时发了好一会的愣,才认出是他。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过了要跟妳谈的,不是吗?”他说着,见她身后有人,随即将她拉到一旁。“妳为什么不见我?”

    凝睇着她,发现她憔悴了,双眼还微微红肿着。

    “如果是那件事,那就没什么好谈的。”

    “周持南,妳在固执什么?根本就不是妳的孩子,不是吗?”

    她愣了下,随即意会是周玉醒把一切都告诉他了。“就算不是我的孩子,但是这条生命在我的肚子里,你要我怎能杀了他?”

    “那不过是——”

    “更何况……我已经不清白了。”

    “我不在乎!”他突吼着,引起大厅保全注意,他忙拉着她往中庭走。“我们先上楼再慢慢谈这件事。”

    “你会在乎的,没有一个男人不在乎,再者我更在乎!女子清白如命,我已经不清白,我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她说着,走到电梯前,等着电梯。

    他怔了下,想起她是千年前的古代女子,最是看重清白,正要再说什么,却见电梯门打开,教他不由得一愣。“……要搭电梯?妳住几楼?”

    “十二楼……你不搭吗?”她走了进去,不解地看着他,而后像是明白了什么,露出哀伤神情。“还是你也认为我们之间其实不用再多谈了?”

    “不是,当然要谈!”只是那该死的电梯……他牙一咬,长腿一跨,踏进电梯里,当门关上的瞬间,他像是快要不能呼吸,不住地颤着。

    “仲威,你怎么了?”她察觉他的异状,不禁紧握住他冰冷的手。

    “没事……”他虚弱应着。

    “你有事,你抖得好厉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咬了咬牙。“我只是……讨厌电梯。”

    “是因为绑架那件事吗?”她想起他躲在子母垃圾箱里,见他点了点头,她不禁恼道:“你怎么不早说?”

    “我不希望妳误会……几楼了?”

    “七楼了,还是我们干脆出来用走的?”

    “不用了,就当复健,克服……”该死的什么复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鬼了!

    周持南直睇着他,不舍地拥抱住他。“傻瓜。”

    “妳愿不愿意嫁给这个傻瓜?”他虚弱地求着婚,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黑子。“这是不见的黑子,其实没有不见……是我瞧上头的字像是南,所以拿起来当护身符……”

    “我……”她心里感动着,但却不能允许自己以残花败柳之姿与他相守。

    适巧电梯门叮的一声,提醒楼层到了,她赶忙扶着他。“先离开这里再说。”

    “嗯。”

    周持南率先踏出电梯门时,却突地被门外一股力道给猛然紧紧拽住,随之失去平衡的南仲威踉跄了下,待他站稳时,惊见——

    “向群?!”该死,这个身穿灰色帽T的男人在一楼大厅见过,没想到竟是他!

    这两日急着要联络她,把他在逃的事都给忘了。

    “了不起啊南仲威,你居然敢搭电梯了。”向群笑得嗜血,拿着预藏的短刀架在周持南脖子上。“搭电梯的感觉如何,还不错吧。”

    “你这个混蛋,放开她!”

    向群将她抓得更紧,刀尖就抵在她的喉头上。“我会放开她,但不是现在,至少我要让你稍稍回味一下躲在子母垃圾箱里的滋味,要是现在能够停电的话,那就更完美了,是不。”

    “你……”

    “不要冤枉她,不是她跟我说的,而是董事里头总会有人说,要不总裁办公室怎会在你继承之后从二十三楼调到五楼呢?”他笑叹口气,亲了亲陆姿颖的颊,见南仲威怒着却又不敢躁进,他心里就快活。“二十年前,你毁了我爸的人生,二十年后也把我的人生给毁了,那么至少带两个人一起走,也不会让我太孤单。”

    “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爸就是当年你南家的司机,要不是你爸不肯借钱给我爸,我爸也不会铤而走险,我妈不会因此病死,我更不会被视为累赘在亲戚之间被踢来踢去!我的人生拜你所赐,一塌糊涂!”

    南仲威直瞪着他“混蛋!难道他绑架我就应该吗?他差一点就杀了稚青!不要替自己找借口,犯了错的人本来就应该接受制裁!”

    “那她呢?她也犯了错,你为什么没让她受到制裁?”

    南仲威抿紧唇不语。

    “因为你爱她嘛,所以自然可以破例,但是因为我恨你,所以我非毁了你不可,今天就先送你们两个上路,啊……不对,是送你们一家三口上路。”瞧他不解地皱起眉,向群不禁笑瞇了眼。“开心吧,临死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孩子不是我的,因为我根本就没碰过陆姿颖,因为我爱的是男人,你的女人我碰也不想碰!”

    就在他说出口的瞬间,周持南瞠圆了水眸,蓦地伸手钻入他挟持自己的臂弯,另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就在他吃痛松手的瞬间,她立即反身往他手肘一劈,往肩头一拍,再扫腿往他双膝踹下,他当场趴在地上,手脚呈现不自然的弯曲,脸色惨白得像是随时会死去,连痛都喊不出口。

    “持南!”南仲威惊呼着。

    周持南立刻回头,将他拉出电梯外。“你还好吧,你没事吧。”

    “我没事,而是妳……他……”他有没有看错,向群的手脚看起来很奇怪。

    “嗯,为免他又有动作,所以我暂时卸了他的手脚,但只要一下子就可以复位,不打紧的。”

    周持南笑道。

    实际上她一直在等待机会,但刚刚听他那么一说,她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妳怎么会这个?”他不禁想起第一次在浴室逗她时,她那飞快的身影,还以为是用药引起的幻觉,原来不是吗?

    “我爹教我的,我爹是巡按御史,更是个大将军呢。”瞧他错愕的神情,她不禁笑瞇眼。“你南家的传家宝,就是我爹娘送给我的成年礼,才收到两天,我人就跑到这儿了,而棋子上刻的字,是爹娘留给我的家书。”

    “原来如此,难怪妳会哭成那样。”如今想想,她身上本就有诸多疑点,从未细想是因为无法相信这世界有这般光怪陆离之事。“是说……妳才过成年礼,那妳今年几岁?”

    “十七。”

    他不禁抽了口气。未成年啊……但谁管他!“老婆,妳愿意跟我回家吗?”

    “嗯。”她笑得腼腆而甜美。“那就不搭电梯了,我们走楼梯。”

    “妳要陪我走十二层楼?”

    “才十楼而已,他肯定是埋伏在这里,按着电梯开门。”她噙笑挽着他的手。“不管路有多远,我都陪你走。”

    “说定了。”他爱怜地亲吻她的唇,却想起刚刚那混蛋亲了她的颊,随即用手抹了抹她的脸,再看向还倒在地上一脸苍白的向群。“先打电话让保全上来处理好了。”

    “都好。”

    等保全报了警,将向群逮捕归案,周持南便告别了周玉醒,跟着南仲威一道回家。

    当晚,易稚青开心地飙泪,但一会又跟包庆余抢起肉来,开心热闹了一整晚。

    几日后,她正式更名为周持南,回到周家当铺,接任大朝奉,两个月后,在周家古宅,戴凤冠穿霞帔,正式嫁给了南仲威。

    五个月后的一个深夜里,周持南羊水破了,被紧急送院待产。

    南仲威心急如焚,手紧握着她,就连产房也跟着进入,寸步不离。

    “你出去啦。”周持南痛得连呼吸都不稳了。

    “我在这里陪妳。”他坚持,哪怕手被她握得发痛也不放。

    周持南本想再说什么,但阵痛剧烈来袭,教她痛得连声音都喊不出来,脸色苍白得教南仲威心惊胆跳,眼看着孩子坚持不诞生,他不禁怒声喊道:“医生,剖腹,马上!”

    “南先生,已经看到小孩的头了。”

    “我不管,剖腹!”他不愿意再让她这么痛,痛得他都快心碎了。

    “不行……剖腹产还要再等几年才能再生,我……啊!”就在她惊天一喊后,南家第一个孩子诞生,发出了洪亮的哭啼声。

    南仲威这才放下心来,亲吻着她汗湿的额。“老婆,谢谢妳。”

    她虚弱地笑着,一会便累得沉沉睡去。

    坐完月子,在南仲威的坚持下,她硬是又休养了三个月,才又回到周家当铺总店工作。

    平常时,两夫妻都在工作,只好把孩子交给包家保全集团旗下的专业保姆照料,等南仲威接她回家,才接手照料孩子,偶尔遇到假日,南仲威放假,则由他全天照料孩子,只因当铺业是没有假日的。

    偶尔为之,南仲威可以体谅她的工作,但常常如此时,他会带着孩子驱车前往周家当铺总店。

    当铺内有着透明橱窗,里头的接待员全都穿着白衬衫黑西装裤,打造成有如珠宝店一样的模式。

    南仲威抱着宝贝儿子进当铺,接待员立刻认出他来。“大朝奉在那边。”

    南仲威望去,就见她正在结账,还是习惯用着他南家传家的玉算盘算账。他道了声谢,抱着儿子大步走去。

    阴影罩下,她眉眼未抬地问:“请问需要服务吗?”

    “我要典当儿子换老婆。”

    她抬眼,就见他把儿子放在当桌上头,不禁没好气地睨他一眼,赶紧把伸长小短臂的儿子抱进怀里。

    “你又在胡说什么?”

    “儿子说想妳,我只好带他来了。”

    周持南低低笑着,因为儿子才六个月大,哪会说话。“我就快好了,等我一下。”

    “给我,我算。”拜托,他搞金控的,论数字,谁比他精?

    周持南见他算盘打得响,不禁佩服了起来。“不知道你算盘打得这么好。”

    “我棋也下得不错,今天要不要再赌一盘?”为了与她抗衡,他上网找了不少数据,想要破解她的围地妙技。

    “好啊,这一次要赌什么?”认真算了算,他欠她好几个心愿,她都还没使用呢,得要好好想想才是。

    “赌一个女儿。”

    “怎么赌?”什么啊……

    “如果我赢了,妳陪我生个女儿,如果妳赢了,我就陪妳努力生个女儿。”他笑得万分无赖。

    周持南眨了眨眼,羞赧地往他肩头一拍。

    “没办法,儿子刚刚一直跟我说,他好想要一个妹妹。”他一脸认真地说。

    “你干么不说是恰吉还想要一个小主子?”

    “欸,妳怎么知道?恰吉昨天跟我说了好久,我说要找妳商量。”

    她被他逗笑,贴在他肩膀上,轻声说:“那就快一点。”

    他睨了她一眼。“快不了,妳知道我向来很持久。”

    “唉唷,不跟你说了!”她满脸羞红地抱着儿子走出柜台。

    南仲威快速拨着算盘,迅速结账,大步跟上,一手接过儿子,一手搂着老婆,准备回家拚个女儿了!

    *欲知身为巡按御使兼大将军的南安廉如何和来自现代的周茗棻跨越身分阻碍,相知相守,请看花园系列2048家有大朝奉〔穿越篇〕《将军,夫人喊你去赚钱》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见习董娘最新章节 | 见习董娘全文阅读 | 见习董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