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遇诈欺 尾声 作者 : 绿风筝

时间刚过午夜十二点,万籁俱寂,门把被轻轻转动……

几不可闻的喀嚓声后,一缕如鬼魅般的神秘身影无声无息的进入,不疾不徐的朝目标渐渐接近,可乍见目标的样子,一瞬怔楞——

两秒钟后,笑意迅速涌上,在俊朗的面容上悄无声息的抹开宠溺的弧度,牵动了胸口引起微微余震。

这下好了,他的床位被彻底占据了,就连枕头都被某人当作是绒毛玩具般的紧紧拥在怀里。

瞧,她睡得多甜,小脸娇憨的蹭在他的枕头上。

不忍惊扰,蓝牧礼只好摸摸鼻子,乖乖的绕过大半张床,转而来到原本该属于梁万晴的床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才要躺下,原本熟睡的身子无预警地转过身来,迷迷糊糊的扑进他怀里,小脸蹭着他的胸口咕哝着梦呓。

须臾,迷蒙的眼睛倏地睁开——

“牧礼?!”似是不敢相信,她像只小狗用力的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做最后的确认。

“Sorry,我原不想吵醒妳的。”怕会打扰她的睡眠,他还不敢在主卧室的卫浴梳洗,特地在客房洗过澡才回房。

“……怎么会突然回来?你不是应该还在美国的吗?”

他的归来像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梁万晴欣喜得几乎不敢相信,只能用紧得不能再紧的拥抱,确认他是真实存在。

自从回到蓝氏集团工作后,蓝牧礼益发忙碌,蓝氏集团的事业体遍布全球,导致他三天两头就得搭着专机飞往国外,视察海外业务。

他是那么舍不得跟她分开,一度想要求她辞掉广告公司的工作,跟在自己身边,然而想到梁万晴是那么热爱自己的工作,蓝牧礼实在不忍把她变成自己的附属品,只好选择忍耐那每个月总要报到好几天的寂寞,忍耐和她的短暂分离。

“我想妳了。”不只是想,而是太想太想了,想得他几乎要夜不成眠,恨不得把工作一丢,立刻回台湾找她。

这任性的男人!“工作怎么办?”她嘟嘴问。

“该处理的我都处理了,剩下的事情Zoe和守仁会看着办。”蔡守仁是蓝牧礼特地派驻在美国分公司的代理人,专门替他掌管整个美东业务。

“齁,你又欺负Zoe了!”她略施薄惩的打了他一下。

“欸,这次妳可误会我了,我是让她多点时间跟守仁独处。”

“等等,你说什么?Zoe跟蔡守仁?天啊,这是真的吗?”

蓝牧礼肯定的点点头。

“哇,太棒了!”梁万晴忍不住拍手鼓掌。

蓝牧礼悻悻然地躺上床,不忘顺势捞过老婆大人,“一点都不好!每天在办公室看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妳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孤单、寂寞又脆弱。”

看着别人如胶似漆的甜蜜着,蓝牧礼思念老婆的情绪也就越发的浓烈,只好赶紧搞定手边的工作,日夜兼程的赶回台湾,打死都不愿意留在美国当部属的电灯泡。

“乖,明天给你做好吃的咖哩饭。”她柔声说。

“只有这样不够。”蓝牧礼摇摇头。

梁万晴娇嗔不依的白了老公一眼,索性双手捧住他俊帅的脸庞,主动奉上一记甜蜜的亲吻,唇弯着笑弧问:“这样还不够吗?”

蓝牧礼眸光转暗,拉过梁万晴,不由分说就是一阵热情狂吻,双手也跟着不安分的在老婆大人身上游移抚摸,却犹嫌不足,索性扯开了几枚睡衣上的扣子,直接滑入衣内,尽情的感受她绵软柔滑的女性躯体,感受她这些日子以来的身体变化。

爱不释手地抚摸过她饱满的胸房后,大掌顺势而下,暖暖的贴覆在她已然隆起的肚子上——

“我不在的这几天一切都还好吗?这小不点可有乖乖的?早上还是吐得厉害吗?”

若说之前的分开是寂寞,那么现在的分开则多了更多的牵挂和不放心,深怕她一个人有任何闪失,他却远在国外不能及时守护住她。

他话语里浓得化不开的担忧,让梁万晴好心疼,抬手摸摸他的脸庞,揉掉他眉宇间的折痕,柔声说:“小不点很乖喔,知道爸爸不在家,特别的乖巧,这几天不只没怎么吐,我胃口还很好喔!你别担心,瞧,眉毛都打死结了,放心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我们的小不点的。”

“工作要不要先休息一阵子?我怕妳负荷不了。”

“有你这个大魔王罩着,还有陆大总经理跟前跟后的盯着,谁敢让我负荷不了?我都快成陆翔广告的皇太后了,就是王艾咪打电话来都客气得让我别扭呢!”

“不行不行,放妳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我觉得还是请两个帮佣阿姨来照顾妳比较妥当,至少我不在台湾的时候,家里有人陪着妳,我比较放心。”

“不如这样好了,我们干脆搬回爸妈家好了,你觉得如何?”梁万晴突然说。

“……妳、妳是说,要搬回去跟爸妈一起住吗?”

“对啊!那么大一个家,只有爸爸妈妈两个人住,牧璇在美国最快也还得两年才能毕业,若是我们搬回去,家里不是比较热闹吗?再者,你不在台湾的时候,有爸爸妈妈跟几个帮佣阿姨照顾我,你也能安心工作,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只是担心妳会有压力。”

他当然也想全家人生活在一起,可若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想望,让老婆觉得有压力,那他宁可维持现状,保留彼此的一点空间和弹性,然后周末勤快点,回家探望爸妈。

“呵,我能有什么压力?爸妈现在可宠我了,尤其是妈,三天两头就送好吃的到公司给我补身体,小小一锅汤,妈就得花好几个小时守着,还要千里迢迢送到公司来给我,我真怕她累坏自己。如果我住家里,妈就不用这样为了一锅汤舟车劳顿的,而且将来小不点出生,有爷爷奶奶陪着,多幸福呀!”

“晴晴,妳总是愿意主动接纳我的家人。”能够拥有这样可心的老婆,真是上天给他最棒的礼物。

梁万晴仰着下颚,手指戳向某人,“欸,大老板,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你的家人,那也是我的家人欸,你可别想独占。”

“是是是,不许独占,我爸妈就是妳爸妈,谁让我们注定要当一辈子的夫妻。”

原本,他还想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好弥补两年前没能让她披上婚纱的遗憾,没想到被她彻底打枪。

她说,她这一辈子就只嫁一个男人,只当一回新娘,而早在两年前她就已经如愿当了某人的新娘了,她才不需要什么盛大的婚礼。

她呀,总是把他放在她之上,而他除了用唯一的真心来回报她之外,实在想不出来还能给她什么。

“所以你是答应喽?”

“但凡是妳所想要的,我没有不答应的,只要能让妳开心,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努力想办法摘下来给妳。”

“哼,我才不希罕天上的星星呢,要了能当饭吃吗?还不如你在我身边珍贵哩,我呀,只要你永远都在我身边……就只要你……”

她撒娇的攀紧他脖子,像个小女孩似的偎在他怀里,小嘴甜蜜蜜的亲吻他,一口一口的吃掉他的理智。

像是有一把火在身体里烧着,令他浑身燥热难耐……蓦然,蓝牧礼一把抓住她,将彼此拉出安全距离,不让她继续用这样迷人的姿态亲吻自己。

“时间不早了,妳先睡……我、我去冲个冷水澡!”语气生硬且沙哑,背脊更是僵硬得厉害,彷佛壮士断腕般松开她后,转身就想离开。

她却一手扯住他睡衣的下襬,不让走——

须臾,娇甜的嗓音低低的自蓝牧礼身后响起,“宝宝已经稳定了……医生说,不要过分激烈的话……是可以的……”她羞涩的咬了咬下唇,“牧礼,你想要我吗?”

听见甜美的邀约,他倏地回过头,看见她满脸羞涩仰视自己的模样,蓝牧礼理智当场断裂,欲望排山倒海而来,他饥渴难耐的扑上前去,热烈的亲吻他的妻子,需索着她的美丽,好一解这段时间对她的渴望。

两人亲密拥抱,感觉幸福正在蔓延……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婚遇诈欺最新章节 | 离婚遇诈欺全文阅读 | 离婚遇诈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