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的男神 第十一章 作者 : 夏乔恩

【第五章】

宥长辉眼中溢满笑意,嘴角也缓缓扬高,她见钱眼开的可爱模样令他心痒难耐。

“你若住在这里,每天早上也能省下一笔油钱……”

对喔,还有通勤费这一笔!

要知道,今天她可是损失惨重,除了房子、衣服、日常用品付之一炬,她还另外损失了一天的工钱和这个月的全勤奖金,当然要能省则省。既然男神这么盛情邀约,她若还推三阻四未免太过矫情,毕竟有便宜不占是傻瓜,这时候可不是顾虑公私分不分明、欠不欠人情的时候。

“宥先生,我想过了,凭我俩的交情若是太过客套也不好。”她立刻川剧变脸,变得一本正经,可语气和眼神却有着明显的讨好。“既然您如此慷慨仁慈,我就却之不恭了,只是白吃白喝也不好,若是有什么事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义不容辞!”

“喔?”她谄媚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他竟兴起一股想逗弄她的念头。“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请你每天帮我‘免费’按摩,正好这几天我工作得挺累的。”

“啊?”左楹陡地一愣,没料到他会这么从善如流。虽说受人恩惠,应当涌泉相报……但是每天?免费?这样她岂不是每天都要损失三百元的收入?

这样算一算,她若是在这里住一个月,就要损失九千元,几乎是她之前房租的三倍!但话都说出口了……

“……没问题!”她心头淌血,几乎是咬牙含泪地点头答应。

呜呜,算了算了,就当这三百元是住在“豪宅”的每日租金,好歹今天男神也帮了她这么多忙,甚至帮她救回了父亲的日记,这点小钱……她还花得起!

宥长辉眼里笑意更盛,心中的悸动也加深。“另外,既然你今天请假,那待会儿的午餐也麻烦你了,现在正好是松茸产季,我们中午就来吃松茸饭。”

“松茸饭?”左楹狠抽一口气,胸头那口血差点没喷出来。松茸饭?那个贵死人不偿命的松茸饭?

“你应该会煮松茸饭吧?”他,脸愉悦地不耻下问。

现在的重点根本不是她会不会煮松茸饭好吗?而是他到底是想日行一善,还是想趁火打劫?呜呜……原本说好的包吃包住、水电免费、佛心来着呢?

“宥先生,您确定……您真的想吃松茸饭?”她的声音颤抖,并郑重思考她若是现在开口反悔,直接去住旅馆还来不来得及?

“嗯,松茸饭挺好吃的。”他一本正经。

“……其实想一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不好,多谢您的好意,我先走了。”话还没说完,她立刻抟着自己手中唯一的家当转身就跑。

“哈哈哈哈——”宥长辉再也忍俊不禁地大笑出声,连忙伸手拉住她。“你怎么就当真了,我逗你的。”

“什么!”左楹立刻转身,横眉竖目地炸毛。

“你真小气。”他乐不可支,戳戳她光洁白皙的额头,言行间藏着不自觉的亲昵。

“我哪有小气,松茸饭很、贵、耶!小气和东西贵根本是两码子事好吗?”因为正在气头上,她并没有发现这股亲昵,只是逆来顺受地任他戳弄。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好了,这件衣服你先拿去穿,先到浴室盥洗一下吧。”

他宠溺地摇头,没有继续辩驳,而是将手中的衣物和毛巾递给她。

“这衣服是……”

虽然被人戏弄很不爽,但左楹还是决定看在他不顾一切帮忙救回父亲日记的分上,宽宏大量地原谅他。

“我母亲的旧衣服,你们体型差不多,应该穿得下。”说到母亲,他的眼中浮现一丝温柔与怀念。

“呃……这不大好吧。”她再次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衣服递回给他。“您不是很珍惜令堂的遗物吗?要是我不小心把衣服弄脏了怎么办?”

“弄脏了可以洗干净,还是你介意穿死人的遗物?”他微笑挑眉。

“怎么可能!”她赶紧摇头,然后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介意,立刻捧着衣服直奔一楼的浴室。

见她离去,宥长辉微扬的嘴角拉得更高,他低头看了看被浓烟熏黑的袖摆和衣领,也迈步上楼进卧室冲澡。

半小时后,当他再次回到一楼客厅,就看到左楹早已坐在沙发上,正低头清点抢救回来的物品。

此时接近中午,窗外阳光正盛,日光透过大片落地窗洒进屋内,正巧就落在她身上。她已换上母亲留下来的仿旗袍式亚麻连身裙,裙上偏襟盘扣的设计,露出她优美的肩颈线条,蛹型裙身更勾勒出她亭亭玉立的身材,浑身散发一种纤柔巧盈的美感,而裙上宛如青花瓷般的图腾花纹,带有浓浓的中国风格,与她那身吹弹可破的白皙肤色相得益彰,看起来就像是一位从古代穿越而来的美人。

比起温柔娴雅的母亲,她的气质更为悠然,举手投足不经意流露出的利落,无形揉合出独树一格的韵味,不过一眼,就抓住了他的目光。

本来拿母亲的衣物给她替换是为了应急,可他万万没想到竟是如此适合她,平常看惯她穿工作制服的模样,如今骤然看她改变打扮,简直……让人大大惊艳……

“宥先生?您也洗好啦?”左楹察觉到注视的目光,抬头招呼,脸上的眼镜因为镜片脏污暂时被卸下,第一次完全露出总是被黑框眼镜遮覆大半的小脸,令宥长辉不敢置信地微缩瞳阵。

看着眼前那张不过巴掌大的小脸,虽然不娇艳,却清新甜美得令人耳目一新,宥长辉这才惊觉,自己似乎从未好好注意过她的五官。

毕竟相识以来,眼前小女人的“个性”就远比“外貌”还要引人注意,因此向来不重外貌的他也就不曾认真打量过她的脸,可如今看着眼前那张小脸,他突然有种惊喜又意外的感觉。

她的柳眉匀淡舒扬,水眸晶亮澄澈,看得出她精明机伶、圆融巧慧的性格,那小巧的鼻子,以面相学来说颇有几分守财奴的味道,而粉嫩如花瓣的唇,让他联想到甜美可口的菱角,尤其配上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肩短发,更是干净顺眼。

“你……穿这样很漂亮。”沉默许久,他终于吐出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左楹立刻如花儿一般地灿笑。“嘿嘿,其实是令堂会挑衣服啦,我一穿上也跟着变漂亮了。”

他微微一笑。“我说的是真话。”

左楹蓦地脸红,在他无伪的注视下,竟有些小鹿乱撞,不知该怎么接话,只好手足无措地站起身,赶紧转移话题,向他鞠躬道谢。

“宥先生,谢谢您。”

“你做什么?”宥长辉诧异地走向前将她扶起。

“谢谢您今天帮我做的一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做什么才能表达感激,但您的恩情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再一次谢谢您。”不等他靠近,她立刻更加虔诚地将腰弯得更低。

“别这样,快起来。”他立刻扶起她。

“宥先生,虽然我们才认识半个月,但您真的是我遇过最好最好的人了。”她任由他扶起,再次抬头灿笑,那笑容干净纯粹,宛如一道绚丽烟火当空鸣炸,猝不及防地震动了他的心,只是她的话却也如一记当头棒喝,让他怔愣。

是啊,他们才认识半个月,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难道只是因为怜惜她的身世或是喜欢她的个性吗?

虽然相当费解,可唯一清楚的是,今天发生意外的人若不是她,他绝对不会做到这种地步,更不会将母亲的衣物轻易出借,甚至好心收留。

他对她的好,没有任何理由,纯粹只是因为……他没办法对她见死不救,更是因为……他舍不得她难过。

“来!庆祝你再次入围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提名!睽违将近十年,希望这次能再次抱回一座小金马!”餐厅包厢里,张恕权兴奋地和宥长辉碰杯,虽说他早有信心好友能入围这次的金马奖,但有信心是一回事,信心获得证实又是另一回事,如今好友就要美梦成真,要他怎能不高兴?

“少喝一点,你都喝一手了。”宥长辉碰杯后并没有马上喝下手中的啤酒,反倒是极为克制地劝告好友。纵然他获得这次金马提名,却不骄不躁,依旧维持着冷静自持的模样。

“嗝!我开心嘛,你说你今年才三十二岁,就已经拿下一座金马,这次若能再添一匹马,绝对是国内空前绝后第一人,这样辉煌的成绩……嘿嘿,我真是太替你开心了!”

见好友如此为自己高兴,宥长辉心中一暖,却还是好心劝告。“喝酒伤身,就算开心,还是少喝一点。”

“我才不要,今天我绝对要不醉不归!”

张恕权抹去嘴边的啤酒泡,抬头就看见好友起身走向包厢门。“嗝!你、你要去哪里?”

“厕所。”宥长辉微笑戴上棒球帽,接着转身推门走出包厢,按照餐厅指示牌的指引,走向男厕。

他这次回国主要是为了工作,突然入围金马奖纯粹是意外之喜,但能不能夺奖还得等到下个月的颁奖典礼才能见真章,因此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庆祝的,若不是恕权硬拖着他来,他绝不会轻易涉足人多的地方,要是不小心又遇上像上次在机场那样的情况——

“宥、宥、宥长辉?”

惊喜中夹着不能忽视的低呼,骤然在宥长辉踏入男厕前响起。

宥长辉脚步一顿,没有循声回头,反倒是加快脚步继续前进,谁知一双小手突然从他身后伸来,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不放。

“你别走!”声音的主人很快地奔到他面前,抬头一看,一眼就认出那半藏在帽檐下的俊帅面孔,顿时眼冒爱心地兴奋惊呼。“老天!真的是你,我终于见到你了!”

“抱歉,你认错人了。”宥长辉处变不惊地抽回手。

“我才没认错人,你是我的偶像兼未婚夫,我怎么可能会认错!”蓝恬惊喜痴笑。

“你真的认错人了。”宥长辉面无表情地绕过她,谁知她却再次伸手紧紧抓住他。

“你干么装作不认识我?我是蓝恬呀,蓝氏企业家主的女儿,难道肴伯父和看伯母没给你看过我的相片吗?”

宥长辉黑眸微闪,一张俊脸始终波烂不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很抱歉,你挡到我了,请让开。”

“不让!”蓝恬娇蛮地挡路。“你明明就是我的未婚夫,我为什么要让?还有,你都回国半个多月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和我正式订婚?看伯父、宥伯母总是说你工作忙没时间,可你至少也该约我出去吃顿饭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嘿,我的男神最新章节 | 嘿,我的男神全文阅读 | 嘿,我的男神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