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的男神 第五章 作者 : 夏乔恩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宥长辉五指一翻,轻而易举就卸下衣领上的“狗爪”,然后施施然地走到沙发边坐下。

可能是刚冲完澡就遇到疯狗上门,他的头发还来不及擦干,发丝一绺绺地贴在额前、耳边,比起平常冷峻淡漠的模样,竟意外有种魅惑慵懒的性感。

“你……你……你别以为恬恬愿意嫁给你,你就可以张狂,我是绝对不会让这桩商业联姻成功的!”说到来意,宥长曦这才终于说出重点。

“恬恬?谁?”宥长辉微微挑眉,完全不能理解自家继弟无厘头的说话方式。

“蓝氏企业的千金,同时也是我的女朋友。”其实对方只是他爱慕许久却苦追不到的对象,但这点宥长曦打死都不会承认。

“为了商业利益,父亲已经同意和蓝氏企业联姻,但我警告你,我是绝对不会同意恬恬嫁给你的,若你识相的话,最好主动退掉这门婚事!”

宥长辉淡定地转着小拇指上的蓝玉尾戒,脸上完全没有泄漏丝毫乍闻婚事的震惊与愤怒。

“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一回国就莫名其妙多了个未婚妻,又莫名其妙地被继弟叫嚣警告,就算他无意同意这桩联姻,也不打算轻易被人颐指气使。

宥长曦顿时脸色大变。“难道你真的想和恬恬结婚?”

宥长辉意味深长地看着眼前那张与小三继母相像的容颜,故意答非所问。“如果你话说完了,那么门在后头,你可以走了。”

“你!”宥长曦气到一肚子火,万万没料到宥长辉乍闻婚事竟然不生气,甚至还“有意”答应这门婚事,完全乱了他的盘算。

可恶,为什么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不但赐给宥长辉良好的出身、聪明的脑袋、俊美的外貌和过人的天赋,现在竟连他爱慕的女人也即将属于他;然而私生子出身的他,却各方面都不如宥长辉,即使后来因为小三母亲被扶正,自己也终于摆脱私生子的身分,成了宥家的“正牌”二少爷,可终究还是不如名正言顺的宥长辉。

从小他就忌妒各方面都得天独厚的继兄,可愈是忌妒,自己与对方的差距愈是明显,甚至到了后来,继兄凭着过人的音乐才赋,逐渐扬名国际,成为人人爱慕的高富帅,而他却连个女人也追不到……

宥长曦愈想愈不甘心,随手抄起手边一个彩釉马摆饰就想往地上砸,藉此宣泄心中的愤怒。

“住手!”一旁沉默许久的左楹,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出声制止。

“那古董价值三百万,你要是想赔就尽管砸。”宥长辉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模样。

啥咪?那个彩釉马摆饰竟然是价值三百万的古董?!

宥长辉不说不知道,一说左楹立刻吓一跳。三百万?那几乎是一栋小套房的价钱耶!

“哈,不过就是三百万,赔就赔!”宥长辉愈是不痛不痒,宥长曦就愈想要激怒他,因此举起摆饰就要往地上砸。

“不——”左楹心神欲裂,几乎是瞬间尖叫,飞扑向前,以极为华丽的滑垒姿势,堪堪在彩釉马落地前惊险“接杀”成功。

可恶,三百万可不是三百块啊!真是暴殄天物的万恶有钱人!

宥长辉和宥长曦不禁被左楹出人意表的利落身手吓得瞬间一愣。

“老天爷,还好没摔碎、还好没摔碎。”左楹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呆愣错愕的目光,而是紧紧抱着怀中的“三百万”,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并充满爱怜地不断**怀中的“三百万”。

老天,她这辈子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多的“钱”,这种身怀鉅款的感觉……真是太令人欲仙欲死了……

“你……浑蛋!”泄怒不成,怒气冲冲的宥长曦只好又拿起墙架上的一只牡丹琉璃花盘。

“快阻止他,那个牡丹琉璃花盘价值一百万!”门外,一早上门却突然惊见此景的张恕权连忙大喊。

啥咪?!

几乎是听到“一百万”的同时,爱钱成痴的左楹不禁再次发挥钱鬼潜能,随手将“三百万”往茶几上一放,再次“咻”的一声飞扑向前,宛如一个骁勇善战的橄榄球球员,在电光石火间精准接住那“一百万”,并利落地在木质地板上打了个滚,然后捧着毫发无伤的“一百万”站起身。

“perfect!”张恕权瞬间竖起大拇指,不禁赞叹地看着身手超好的左楹。

“闹够了没?”眼看继弟愈来愈变本加厉,宥长辉虽然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却也开始没了耐性,再也不愿将时间继续浪费在这出闹剧上。

“除非你同意退婚,否则永远不够!”宥长曦愤怒嘶吼,眼角余光却瞥见一幅挂在墙上的绣画,顿时心生一计。

他记得那幅画是宥长辉生母留下来的遗物,若是……

不给众人反应的机会,他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木柜上一只插着花的花瓶,用力往绣画的方向扔。

“住手!”宥长辉脸色大变,立刻从沙发上起身,可惜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花瓶笔直朝母亲的遗物飞去。

纵然绣画外覆着一层玻璃保护,但花瓶若是撞碎玻璃,花瓶里头的水又沾上了绣画,那么母亲的遗物就毁了!

“我来!”左楹眼捷手快,推开突然挡道的张恕权,几乎是奋不顾身地飞跳起身,在半空中精准接住那只花瓶。

虽然不知道花瓶和她身后的绣画到底值多少钱,但从宥长辉和张恕权突然脸色大变的情况来看,这两个东西肯定更珍贵。

“你!”没料到左楹的反应竟会如此迅速,甚至又再一次破坏自己的计划,宥长曦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汹涌怒气,向前狠狠赏了左楹一巴掌。

“唉唷!”左楹才刚落地,还没来得及站稳,就猝不及防地挨了一巴掌,不禁踉跄倒地,但即使如此,她仍紧紧护住怀里的花瓶和先前来不及放下的牡丹琉璃花盘,即使花瓶里的水溅了她一身也没松手。

“宥长曦,你竟敢欺负女人!”随着一声怒吼袭来,宥长辉抡着拳头猛地挥向宥长曦的左脸。

咚!

拳头击肉的声音笃实,并不大声,但却像是一道惊雷骤然在左楹耳边炸响。

她心惊胆跳地抬起头,看着自相识以来始终冰冷淡漠,宛如一汪深幽冷潭的宥长辉忽然化身为MAN味十足的Superman,将疯狗按压在地上猛揍,为民除害。

一拳、两拳、三拳、四拳……

她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男神突然暴走黑化,把疯狗揍得落花流水、抱头猛哀,但神奇的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反倒有种被人保护的深深悸动。

宥长曦……如果网路资讯没出错,这只疯狗应该是男神的继弟,可没想到男神竟然会为了保护自家的“柔弱”员工,进而大义灭亲……

真是太酷了!

“长辉,够了!”张恕权连忙抓住宥长辉肌肉贲张的手臂,虽然觉得宥长曦是罪有应得,但长辉毕竟是知名人物,若是把事情闹大也不好。

“他还有力气偷骂脏话,应该暂时死不了。”左楹将被震歪的眼镜扶正,立刻实事求是地帮忙实况转播,完全没漏掉宥长曦不知死活的小动作。

宥长辉和张恕权立刻转头狠瞪不知悔改的宥长曦。

“我……嘶!”不小心扯到伤口,宥长曦鼻青脸肿的俊脸更加狰狞。“我、我就是骂脏话又怎样?!宥长辉,你有本事就打死我,要是让各家媒体知道你对自家继弟施暴,我看你还怎么混!”

“你说你被宥先生打,有什么证据?”左楹再次插话,觉得这只疯狗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什么?”宥长曦被问得一愣。

左楹义正辞严地解释。“告人是要讲求证据的,没有证据就是诬告,明明就是你眼残脚残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我就是目击证人,完全可以证明你的伤是场意外,你怎么可以故意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看在男神刚刚帮她撑腰的分上,她当然也要礼尚往来一下。

“什么?!你……你……你!”宥长曦瞳仁骤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现在到底是谁在故意颠倒黑白,搬弄是非!

“左小姐说得好,将来若有需要,请你务必帮忙出庭作证。”张恕权眼中立刻浮现笑意,对左楹的负面印象更是“唰”的一声翻正,并另外多给了十分,聪明人果然就是讨人喜欢。

“没问题,到时记得多少给点‘车马费’。”抱着怀里两笔“鉅款”,因为对宥长辉身家资产有了新一层认知,左楹立刻脸不红气不喘地直接讨好处。

“没问题,大家都是‘自己人’,车马费完全好说。”张恕权再次微微一笑。

“你们……”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自己面前串通,宥长曦快气到吐血。“你们这群狼狈为奸的王八蛋,我一定要告死你们!你们就等着——”他话还没说完,宥长辉再也无法忍受母亲的别墅被这种人污染,立刻揪起他的衣领,将人往门外丢。

“滚!”

宥长曦猝不及防,在别墅门口被扔个狗吃屎。“宥长辉!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后——唉唷!”好不容易站起身,谁知道脚下突然被某个东西一绊,竟又再次摔得四脚朝天。

“唉唷!”捂着小嘴,左楹立刻缩回自己的小脚,一脸无辜地对宥长曦巧笑倩兮,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跟着跑到门外的。“抱歉抱歉,我的脚太长了,你没事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一天到晚,摔死你这个王八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嘿,我的男神最新章节 | 嘿,我的男神全文阅读 | 嘿,我的男神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