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富家饿狼夫 > 第九章

富家饿狼夫 第九章 作者 : 颜京

    【第五章】

    当徐静媛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的事情了。

    天色阴暗,窗外正在下着雨,清脆的雨滴拍打着玻璃窗,如珠落玉盘,发出炒豆般的声响,而卧室内则一片寂静的宁谧。

    徐静媛浑身酸痛,她吃力地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残留着先前那场激情的证据,一枚艳色的吻痕烙印在她左侧的颈项上。

    这时隐隐约约间,她好似听见有人讲话的声音。

    用被子包住自己,她赤足走出了卧室,循声朝客厅走去。

    范书奎刚洗完澡。他披着烟灰色的缎面睡袍,肩膀上搭着条毛巾,湿漉的黑发散落在额前,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拎着瓶可乐,站定在落地窗前。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台风……嗯,我今天不打算出门……明天吗?看情况吧……OK,按你说的做……好,嗯……没事挂了吧……”

    切断通话,范书奎转身朝沙发走去,随手将电话扔在沙发前的水晶茶几上,然后打开了可乐,正要喝两口解渴,却注意到用被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徐静媛。他眸中掠过一抹诙谐笑意。

    “过来。”他笑着扬扬眉,并拍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徐静媛小脸一红,但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只是当她来到沙发前的时候,还没等她坐下,便被范书奎揽进一个宽阔的胸膛中。

    范书奎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像六年前那样,一边揽着徐静媛的肩膀,一边悠闲惬意地轻摇慢晃。徐静媛倚着他胸膛,静静地窝在他怀里。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却显得更加的温馨。直至好长一段时间后……

    “范大哥。”徐静媛侧首望着范书魁英俊的侧脸。

    “嗯,怎么了?”他半眯着眼,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气质。

    徐静媛甜甜地笑了,“你知道吗,我好幸福喔。”

    他似笑非笑地瞟她一眼,“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只是觉得,我该把我这一刻的感受告诉你。”她的脸颊悄然浮上一抹红晕,似乎有些害羞,但她的眼神却越来越炙热了,“我好快乐,从六年前你离开旧金山开始,我就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像现在这样,再次坐在你怀里,而现在,我的梦想实现了!”

    范书奎笑着用鼻尖蹭蹭她的小鼻子,“徐小媛,原来你的梦想这么简单喔,你真没前途。”

    “哪有!”她突然变得凶巴巴的,“范大哥,对你而言,也许这只是一个不算梦想的梦想,可是在我看来,这个梦想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它代表我整个世界!”

    “而你的世界里有我。”他赞叹着说道。

    “不!”她清秀的眉毛骤然一拧,断然否定某人的感慨。

    “不?”他眉毛一挑,“徐小媛,我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胡乱破坏气氛?现在气氛这么好,你干嘛要说让我扫兴的话?”

    徐静媛笑咪咪地望着他,“可是范大哥,你知道吗,你说错了,不是因为我的世界里有你,而是……”她顿了顿,圆圆的苹果脸露出一副罕见的肃穆神色,“你是我整个世界,我不能没有你,一旦没有你,我的世界也会在一刹那间分崩离析。你对我而言,远比你自己想象的重要!所以,范大哥,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丢下我……”

    范书奎默然。他知道,她说的“以前”是指六年前自己一家突然搬回台湾的事情。

    “我从没想过,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女孩子把我看成她整个世界……”他喃喃自语,神情中有一抹感慨。

    “那么你现在知道了。”徐静媛扬高了自己的小下巴。

    范书奎轻笑一声,而后抬手敲她一记爆栗,“干嘛露出这么骄傲的表情,你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徐静媛一脸怨念,她小嘴一瘪,闷闷地捂住自己被他敲痛的地方,“范大哥,你敲痛我了,我发现你真的一点都不温柔。”

    范书奎神色一凛,他蓦然露出一个严肃到极点的表情。

    “徐静媛。”

    “嗯?”

    他下颚一绷,“我说过,别在我的身上寻找以前的影子,六年过去了,我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他沉吟一下,然后怅然说道:“如果你后悔了,你可以结束我们的关系。”

    徐静媛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她神情畏缩,一副惊惶害怕的样子,“范大哥,你不要我了吗?”

    “傻丫头,你在说什么鬼话?”范书奎实在是哭笑不得。

    “可是你说了,要结束我们的关系。”他们两个才刚刚开始,她不要幸福这么快溜走,如果可以,她希望这份幸福可以停留一辈子。

    “笨蛋。”他瞪她一眼,一脸没辙,但心情也轻松了起来,“徐小媛,结束与否,决定权在你,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好像有点懂了……”徐静媛眸中掠过一抹明悟,她倚着范书奎的胸膛,聆听他沉稳的心跳,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范大哥,你刚刚说,决定权在我,那么这是不是代表,只要我不想结束,那么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一直像这样陪着我?”

    “没错。”

    “那么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她霍然抬头,一脸认真地凝视他,“从我出生开始,注定要纠缠你一辈子,所以我们永远不会结束!”

    范书奎爱怜地轻抚她的发,他的阵光一瞬间变得很飘忽。

    “傻丫头,一辈子很长,不要轻易许下这种诺言,人总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比如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徐静媛忽然用力环住他的腰,小脸贴在他胸口,她闷闷不乐地说道:“范大哥,你不要露出这么寂寥的表情,一辈子虽然很长,但我坚信我绝不会改变!”

    “真傻。”范书奎轻笑,但揽着她的手臂,却不自觉地紧了紧。

    “为了范大哥,我宁愿变成个傻瓜。”她执拗地说,小小的身子在此刻看来仿佛具有无穷的力量。

    “傻气,徐小媛不适合做傻瓜,因为变成傻瓜会不漂亮的。”

    “范大哥,你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好骗丨”

    “好好好,一切依你,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这样可以吗?”

    徐静媛重重点头,“嗯!不过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这丫头的要求怎么这么多?

    徐静媛顿时开始磨牙,“范大哥,算我拜托你,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胡乱给人家取名字?我既不叫徐媛媛也不叫徐小媛,人家我有名有姓,姓徐名静媛,请你不要再忘记!”

    徐静媛觉得自两人发生亲密关系后,她的范大哥有了非常显着的变化。

    他是一个不常笑的人,哪怕笑,也总是那种无可奈何的苦笑。但如今,他却经常露出畅怀开朗的笑容,而那令她觉得,她仿佛比起以前更加接近范大哥许多……

    时间仿佛一下子回到六年前,那时候没有纷争、没有寂寞,他很宠她,唯一的差别是,六年前,他宠她是因为把她看作自己的妹妹,而六年后却是身为一个男人,在宠一个爱着自己的女人。

    对于两人之间的发展,包括那时的擦枪走火,两个人都没有多谈,而他也没有许下任何诺言,至于她,则是把其归类为顺水推舟,毕竟那天气氛太好,有太多巧合。若他没抱自己上楼、没有搔自己的痒,而她的衣服没有因此而凌乱,衬衫的扣子没有因此不翼而飞,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毫无疑问她是幸福的,只是有时她会觉得这份幸福太虚幻。她没有真实感,总觉得这份幸福会在哪天遗弃自己,因此在忧虑恐慌的同时,她也更加珍惜与范大哥共度的时间。

    又是一场彻夜欢爱,徐静媛睡醒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明媚的阳光洒入卧室,照耀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徐静媛伸了个懒腰,然后拖着自己软绵绵的身子走进浴室始洗漱,之后又跑进厨房打开了冰箱。

    冰箱里面摆着一个早餐盒,上面还贴着一张淡黄色的便利贴。徐静媛拿出早餐盒,撕开便利贴,然后唇角一翘,露出一个好开心的甜蜜笑容。

    你最近变得贪吃嗜睡,小心哪天变成一个胖女生,范大哥我喜欢苗条的女孩子,你该考虑去健身中心减肥。

    “呿!什么嘛。”瞧清便利贴上的内容,徐静媛的小脸黑黑的。

    “范大哥真是的,总是说一套做一套,我会变胖你要负全部责任!”

    毕竟嘛,如果不是某人贪得无厌、索取无度,严重消耗她的体力,她也不会变得贪吃嗜睡。哪有人从晚上一直做到天亮的,真奇怪他怎么一点都不困。更何况,倘若怕她变胖,那干嘛还特意为她留一份早餐?貌似前些天她忘记吃早餐,某人还曾打过她。真是拿他没办法,他总是用如此迂回的方式表达对她的宠爱。

    用微波炉把早餐加热,徐静媛一面吃早餐,一面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前段时间,连续好久的阴雨连绵,而最近的天气又开始阳光普照,有时候她觉得多变的天气如同自己最近的心境转折。悲伤无奈的时候总是乌云罩顶,幸福甜蜜的时候则晴空万里。

    吃过早餐,徐静媛无所事事,她看了一会书,又看了一部电影,然后一脸无聊地叹口气。她不知道该做什么,学业毫无压力,优渥的家境也令她不必出去工作,唯一的爱好是游戏程序设计……嗯?游戏程序设计?

    徐静媛两眼一亮,而后匆匆跑进卧室,换了一身外出服,接着拎着钥匙,哼着四不像的调子出了门。

    跃真科技人人自危,因为今天早上范总经理收到一个坏消息,然后召开紧急会议,接着怒火一直从公司顶楼烧到了楼下,吓得众多员工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范书奎面沉如水。他推门走出会议室,疾步朝办公室走去,而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建宇则是尾随在范书奎身后,两人的表情都不大好看。

    办公室中范书奎扯掉领带,然后长吁口气,朝酒柜走去。

    高建宇注视着他,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他一向嘴贱,老是因为嘴贱得罪人。然而此刻,他却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深怕自己又说出什么找打的话,害他沦为某个暴躁男人的出气简。

    范书奎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而后坐进黑大理石办公桌后的椅子中。他一面啜飮威士忌,一面浓眉紧锁地食指轻敲桌案。

    “雪丽她是什么时候回国的?”范书奎拧着眉,如同自言自语般,“半年前她跑去米兰,我一直认为,她以后会在米兰的时装界发展,但现在她却跑回台湾,而且还入主江家的铭泰科技。”

    高建宇闭着嘴巴,一声不吭,而范书奎则是一脸无奈地瞟他一眼,“我拜托你说句话好不好!”真是受不了他,明明公司股份也有他一半,可他大少爷整天除了睡觉再也不知道别的。

    如今跃真与铭泰竞争美国赖尔斯集团的合作案,可他大少爷依然故我,没有作为,害他像个白痴一样一个人在这里烦恼。

    高建宇战战兢兢地瞟眼范书奎,见范书奎一副拿他没辙的表情。他搔搔后脑杓,然后呐呐地说道:“雪丽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这次铭泰的负责人是她,她是我们跃真科技的对手。”

    “废话!”范书奎一脸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这件事情我知道,不必劳烦你赘述。但我不懂的是,她明明不喜欢从商,当年为了去旧金山的服装设计学院,曾在江家掀起一场帮命战争,可现在,她竟然放弃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她到底在想什么?”

    “书奎,你还在乎她?”高建宇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范书奎面带迷惘,“我也不晓得到底还在不在乎她,半年前我们两个分手时,有一阵子我恨她,但自打小丫头出现后,我整天忙着应付小丫头,已经很少想到她的事情了。”

    “那你干嘛这么火大。虽然她回到台湾,又是铭泰的负责人,而铭泰现在正和我们竞争那个合作案,那么她便是你的对手,你完全没必要顾忌她的存在,大可以放手去干,毕竟商人是以利益为优先。”

    “高建宇,你可以更毒舌一点!”

    范书奎闷闷地瞪眼高建宇,真是奇怪,商人究竟哪里不好,无论高建宇还是小丫头那个患有恋妹情结的大哥徐靖恩,都一副看不起商人的样子,明明两人都是商场中人。

    “毒舌?”高建宇一脸困惑,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哪里毒舌?

    “商人以利益为优先,但没人规定商人不可以念旧情,我们两个从旧金山到台湾,交往这么久,并不是只有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只是人很容易改变,回到台湾后,我变了,她也变了,否则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分手的地步。但,在我的观念里,哪怕分手也可以做朋友,所以我当然关心她,最重要的是,她把我搞糊涂了。”

    “我不明白。”高建宇坦率地摇头,他是做技术的,肚子里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而且他这个人一向很直接,不像范书奎那么迂回,他总是想到什么做什么,可范书奎却擅长谋而后动。他们两个差异太大,他自然没法明白范书奎的想法。

    “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范书奎突然豁达一笑,“直到前段时间,我还曾想过,倘若再次见到雪丽,我会用什么心态面对她,可能愤怒,也可能尴尬,但从没想过,会像今天这么平静。”

    高建宇瞄他一眼,而后咕哝一句:“也许这该归功那个半女人半女孩的……唔,我忘记了,我上次没问她名字……”

    “嗯?”范书奎两眼一眯,“高建宇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啊。”高建宇怔怔地望向他,“我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干嘛要瞒着你?”

    “那么我问你,你先前提到的那个人是谁?”半女人半女孩?啧,亏高建宇的木头脑袋能想出这种形容词。

    “就那天在公司大闹的人啊,我那天离开公司的时候,有在外面遇到她,当时她正蹲在路边哭,然后我上前表示关心,接着我们去了咖啡店……”很没心机的高建宇直接把那天的事情全盘托出,而范书奎薄薄的嘴唇则是勾出一抹浅浅淡淡的温馨笑容。

    终于没心机的某人用一句“事情就是这样”为这个话题划下了句点,等他抬头望向范书奎的时候却发现范某人笑得一脸肉麻。

    高建宇哆嗉着,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而在这时,叩叩叩,秘书敲响办公室的房门。

    “总经理,铭泰江小姐拜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富家饿狼夫最新章节 | 富家饿狼夫全文阅读 | 富家饿狼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