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说的是 第十一章 太妃果然不简单 作者 : 陈毓华

十月底,芮柚紫的脚店开张了。

第一天开幕,芮柚紫也没弄什么噱头,她只是在店前的酒旗子前面放了一只大银壶,让芮云谨用漂亮的楷体写着“怎么也得喝一杯”,一旁加注免费两字。

天气越发的冷了,许多人都想吃点热食、喝点烧酒暖暖身子,故而进出酒楼的人也不少,路人经过,或者自马车下来的生意人闻见酒香,便问站在店铺门口的魏子,确定这酒真的不用钱,哪能不喝一口尝尝。

但也有那眼界高的人,抱着便宜肯定没好货的心态,在一旁看热闹。

有大胆尝试的人,魏子笑盈盈的从大银壶斟出一小杯酒来,“请用。”态度丝毫不含糊。

那人有只酒糟鼻,看那小小一杯,先是啜了一小口,舌忝舌忝唇,污浊的眼睛忽然放出光来,仰头一口把酒喝光。

这是酒吗?香得让四肢百骸的每个毛孔闻着都无比舒畅,滑落肚肠,熨贴的热烫宛如一把烈火,让人想一喝再喝。

和他以前喝过的美酒比较,那些根本是_钱的玩意,这才真真正正是美酒啊!

他当然不知道为了脚店开幕,芮柚紫将不同的酒勾兑在一起,譬如将髙度数的酒和低度数的酒勾兑,或者把年分不同还是不同区域的酒勾兑,形成一种新的口味,得到色香味更加完美的酒品。

看见他那副陶然的模样,后面的人挤开他,也要了一杯免费酒试喝,结果出来的反应和前面那有着酒糟鼻的汉子相同,两人互看一眼之后,同样是酒君子的人不约而同冲进铺子里去了。

在脚店小屋里喝热茶的谈观和芮柚紫虽然看似悠闲,只有芮柚紫知道自己忐忑的很,也不知道前头的生意是好是坏,喝进嘴里的茶压根品不出任何滋味来。

她对自己提纯出来的酒品很有信心,但千里马也需要伯乐慧眼识英雄,要不然千里马也只能一辈子被当成劣马使。

但她很快被芮云谨叫到店面去。

他一脸的紧张和……无法置信。

为何?

小小的店面塞满了人,忙啊!客人都快招呼不过来了,得赶紧出来帮忙,哪还有闲情逸致喝茶聊天!

芮柚紫几人在店里忙得团团转,一辆金光闪闪的华丽大马车施施然停在店门口,踩着脚踏下来的是谢语。

他还是一把金骨玉柄扇子掮来掮去,一派悠闲自若的神情,身穿鸦青绣遍地锦的锦直裰,腰间坠着香囊、玉佩、荷包、折扇袋等物,风姿照人,见店里忙得不可开交,无人出来迎接他也不以为意,示意长随不用通报,迳自要进去。

那长随一脸为难。“公子身分何等矜贵,请让属下去把这些凡夫俗子赶了,再请您进去。”

“人家这是生意场所,赚的就是个人潮,人潮带来钱潮,你把人撵了,拿你的俸禄来补人家的空吗?”忠心是够了,反应却不够灵敏。

“这些人要是冲撞了您,小的万死不赎。”

这一家不起眼的店,别说马车经过,就连路人也不怎么看得上的脚店,到底对公子有什么吸引力?

大爷一向不是最不耐烦和一群没见识又聒噪的百姓在一起,这会儿怎么改了规矩?

“我说不要紧就不要紧,罗唆!”

长随没胆子再和主上顶嘴,只是抛给暗卫们要提高十二万分警觉的眼色,便落后谢语半步的距离,进了脚店。

“谢兄,你怎么来了?”谈观刚巧送走前面一位客人,看见鹤立鸡群的谢语,三两大步把人迎入内。

“日前安王爷设宴,本想邀你一道,你家人说你出门了,问你去哪了,却说谈兄没有交代,今日九公子的长子满月,想说再邀谈兄赴宴,哪晓得又碰钉子,搛我所知,谈兄平日的

去处要不在铺子里坐镇,要不便是出门收帐,这两处都不见踪迹,小弟不信邪,让萨亚在你家门口候着,嘿,这不让我逮着人了!”谢语笑得万分愉快,感觉像捉奸在床般。

“元枢爱说笑了。”

萨亚是谢语的贴身小厮,这谈观是知道的,元枢则是谢语的表字。

谢语用扇子点了谈观的肩头一下,“什么时候你和瑞兄弟走这么近了?”

他想不出来这两人能有什么交集,按理说,他才是瑞兄弟该亲近的人才对,他的家世身分可不是一个商户能比的。

“瑞兄弟因为对生意上的事情不熟稔,这是为兄本业,也就点拨一二。”

谈观一点也不讶异谢语是如何得知他和芮柚紫往来频繁,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谢相又是什么人物,谢语的手下自然多的是那种高来高去的人,想得知他一个平民百姓的动向,易如反掌。

这边的芮柚紫送走结帐客人,也看见谢语,快步的走过来寒暄,把人请进了方才喝茶的小屋。

她失算了。

既然当初把达官贵人当作目标,想从这些人身上捞银子,就该盖间雅室好招待像谢语这种公卿世家的公子哥。

谢语倒是不嫌弃小屋简陋,他大马金刀的坐下,很简单的把脚店的酒都尝过一遍,要了“暗香”、“映雪”、“卧龙”几坛酒,说这几样酒对他的胃,说要带回去给父亲和几个兄弟都尝尝。

有愿意撒钱的主,芮柚紫笑得阖不拢嘴。

“亲兄弟也要明算帐,请付帐。”算盘在她的纤纤小指下打得行云流水,“总结两千五百六十一两,去掉零头。”她说。

“不肯吃亏的主。”谢语看着她青葱似的指头发愣,心怦怦乱跳,很快摇摇头,笑得有些不自然。

他的脑子跟被牛踩过一样,病得厉害,怎么会以为瑞兄弟是女子?见到他一颗心就抨怦跳个不停。

看了谢语有些讪讪的脸,芮柚紫从柜子下拿出不肯轻易示人的琉璃瓶子,鎏金的盖子,琥珀色的瓶身,华贵中透着典雅,里面荡漾着深紫色的汁液,美丽异常。

“看在谢兄捧场的分上,这限量加强葡萄酒当作小弟的小小心意,这葡萄酒不收你钱,送礼自赏两相宜。”她一团和气,完全是生意人的模样。

这烈酒都是通过蒸馏生产的,而加强葡萄酒只是简单的将烈酒添加到葡萄酒中,芮柚紫在现代时最爱喝的雪莉和波特,都是这种有着极为特殊风味的酒品。

谢语勉力回过神来,“这不是让瑞兄弟破费吗?”

两千五百多两对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而且,这脚店的酒的确非凡品,谢语私心觉得芮柚紫还卖便宜了。

“怎么会,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可不就是要勾谢兄当回头客吗?”

听她这么说谢语通体舒畅,那琉璃瓶里的葡萄酒也就差不多成人一口的量,这玩意对官宦人家来说也算是个稀罕物,但对他而言,他看中的是赠物的人。

“我这条鱼可是非比寻常的鱼。”他浓密的睫毛衬得一双眼幽深难测。

眼见有两千多两进帐,如果加上整天的收入,应该可观,不,是非常可观,芮柚紫才没有管谢语说了什么弦外之音,仍沉浸在想象里。

原来可以昂首挺胸生活是这么美好的感觉。

谢语很爽快的让长随结帐,带着琉璃瓶落荒而逃,他要是再多看瑞兄弟一直冲着他笑的模样,可能会不管不顾的扑上去。

瑞兄弟的笑容有种说不出的美好,简直像春风能让人不知不觉的迷醉,从心底跟着微笑起来。

临走前,他来了精神,不忘丢下话,“我去向九皇子给你求个额匾,到时候管它三教九流、泼皮无赖闲帮也没有人敢来找你麻烦!”

芮柚紫一愣,这是给她找靠山呢。

她其实对谢语没有多深的印象,但平白无故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

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她不由得警惕了几分。

脚店的生意最后惊动同一条街对面酒楼的掌柜。

原来各做各的生意,各行其事,井水不犯河水的,可平常上门吃得满嘴流油的客人居然嚷嚷起来,说他们的水酒没有对面脚店卖的香醇烈口、甘醇好喝,有的甚至也嫌弃起菜色没味道起来,生意一天下来掉了两成。

自家从百年老字号进的水酒客人从来没有嫌弃过,只有喊好,这会儿是哪里出了岔子?见微知着的掌柜的不得已派人沽了一壶回来。

这京里头的生意有多竞争,连三岁孩童都知道,脑筋不动快点,他这掌柜的位置很快就会换人坐。

隔日,脚店伙计打着哈欠把门板一挪开,那掌柜就登门,说有急事要见方管事。

他昨天连夜带着沽来的酒去见了东家,做了决定。

他也不迂回客套,单刀直入的向接到知会赶来的方管事拱手说道:“我和当家东主已经商量过,我们家酒店的酒要改进你们的水酒,所以一早来和方管事的合计合计价钱和长期签约供货方面的问题。”

脚店的名气一炮打响,七天后方管事送上帐册和收入明细。

芮柚紫微笑的坐在那瑞安静的看完,只咦了声,脸上不动声色。

“方管事辛苦了。”

方管事深深的看了芮柚紫一眼,到现在为止,他都还看不清楚眼前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家少爷曾对他交底,所以他也知道现任东家的真实身分,她身姿笔挺,目光平和,光洁的额头和弯弯长眉,就让人觉得她是个聪慧,意志坚定的人。

就是比她大上很多的男子,也不如她吧。

“这是小的的本分。”

“铺子里的事就请方管事的多费心。”

她开铺子原来就是为了赚钱,但是要等到铺子真正做起来,起码要三个月,她也不是小气的人,和方管事约定,年终如果盈利,他可分两成。

方管事喜出望外,对铺子的事还有带领芮云谨更加用心。

方管事走后,芮柚紫把自己靠到了圈椅上,神色徐徐舒缓开来,笑意却忍不住从眼底溢出来。

这是她在古代头一笔靠着自己赚来的钱,足足有一万多两银子,她终于有钱可以开始考虑下一步要怎么走了。

芮柚紫把手头上的余钱拿出来,打床、买床帐、褥子、被面、兰草枕头、做一些家具,也让人来把屋瓦给全数换新,这一来就不必担心冬雪压顶,压坏了哪块年久失修的地方,再来,她还将之前没能添置上的东西都买全了,一人不漏,看每个人咧着嘴笑,她也觉得自己丰厚无比。

就算没准备在思过院过上一辈子,既然有能力了,不论在哪里,总要让自己过得舒心,她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家里这么一添置,才有了像住家的模样。

喝了两口回雪泡来的武夷岩茶,自己终于也能喝上自己喜欢的茶叶,努力后能尝到甜美的果实,她的口腹之欲真容易收买,一杯喜欢的乌龙就能让她无比满足,觉得人生不过如此。

这些时日她多在铺子那边,难得能在家歇口气,而越来越明白小姐心意的回雪早已退到外头去。

小姐嘴里没说,她也知道小姐在思考的时候,身边是不需要人的。

芮柚紫正在思索自己身边的银子够不够在京城附近开两间作坊,聘几个人手,无论酒还是盐都比自己用那三眼灶土法炼钢来的好又有效率。

其实所谓食盐提纯真的没有特别难,她也不怕工人学了去,她只要取巧守住最后一个步骤,不让那些工人看到结晶盐的步骤便成。

君不见《水浒传》里那走私盐致富的绿林好汉?

君不见乾隆七次下江南都由盐商出资接待,可见那得多有钱?

三斤粗盐就能提纯两斤,十文钱瞬间变成四、五贯钱,有什么行业比这玩意来钱快?

她拿定主意,外面便传来回雪有意拔高的声音——

“徐嬷嬷,这么冷的天您怎么来了?”

芮柚紫顿了下,但瞬息恢复镇定。

这时那位徐艘嬷已经撩开厚棉布帘子而入,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屋里的芮柚紫,半带敷衍的屈膝行了个礼。

“郡王妃,太妃请您过去一趟。”

芮柚紫不以为意,这徐嬷嬷她初嫁到任府时曾见过,她是太妃院子里的二等管事,平时负责一些内外跑腿事宜,算不得重用,但也稍有体面就是。

“徐嬷嬷稍待,我换件衣裳便和嬷嬷过去。”然后神色自若的吩咐段大娘拿花茶出来招待客人。

回房后她让回雪重新梳过头,挽了堕马髻,回雪原来要给她簪上一支金盏花红宝石步摇,美丽的流苏轻轻晃动,委实喜人。

芮柚紫却摇头,要了一支玉簪花头的白簪子。

“小姐,这样太素了。”回雪有意见。

“我是什么人,我在思过,总不好穿着花红柳绿去见祖母。”

也是。回雪不出声了,她一触就通,给芮柚紫找来的袄子是朴素淡雅的浅紫色,最后披上一件灰鼠披风才成行。

郡王府的园子大得没边,芮柚紫带着回雪,随着徐嬷嬷出了思过院,穿过曲曲折折抄手游廊,园亭相套,轩廊相连,处处古树掩映,花草扶疏,看上去清幽闲静。

走了大半个时辰来到正房,院子铺的是象征福寿的龟、蝙蝠六角砖,太妃看起来是个爱花人,料峭的初冬,处处看得见在温室里培养好再搬过来的各色季节时花,一株人高的大树下摆着石墩、石桌,有古朴之气。

徐嬷嬷领着芮柚紫去了太妃日常待客的东间。

绕过紫檀木百鹿图烧玻璃六折屏风,芮柚紫见地下是紫檀木铺就的地板,光监如镜,绰绰映着人影,屋里烧着炭盆子,温暖如春。

“郡王妃坐坐,奴婢去禀了太妃。”她丢下芮柚紫,转身进了里间。

芮柚紫坐在太师椅上好一会儿,也不见小丫鬟来上茶点瓜果。

“小姐……”回雪看不过去。

“唬,小心隔墙有耳。”

回雪忍着噤了声。

这上房,一张黑漆象牙雕罗汉床,工笔荷花苏绣大迎枕,四角宫灯,一盆山水盆玩,碧漪横舟,峰峦参差,翡翠白玉香兰雕摆件螳螂伏在花叶间,精致又有趣,长几上,一大盆水仙看着极是清雅动人。

这里的一切,低调而奢华。

西番花夹板帘子忽响,一只白皙的胳膊打帘子,一大群婆婆嬷嬷丫头簇拥着个身材高姚的妇人出来。

她就是任雍容的祖母,凤郡王府的太妃。

太妃满头银丝梳成圆髻,头戴万字吉祥海獭卧兔儿,脑后发髻用玉镶多宝梳篦固定,脸上并不显老,肌肤润有光泽,体态微丰,身穿秋香色缂丝花鸟金菊纹褙子,里面是一件通袖袄子。

她一坐下,丫头赶紧把迎枕让她靠上,奉上热元宝茶,那茶碗是鹅黄汝窑芙蓉玉瓷,素净又剔透。

芮柚紫起身屈膝行礼,那礼仪姿态让人丝毫挑不出错处。“孙媳妇儿见过祖母,祖母福寿安康。”

太妃沿着茶碗瞅了芮柚紫一眼,见这没主动来给她请过安,据说又因为犯错被孙子赶到偏僻院子的孙媳妇通身穿着打扮,虽然素了点,念在她在思过,这身也算不出错。

虽说瞧着她顺眼,但没叫起。

芮柚紫对这位祖母不过比陌生人还熟悉了一些,至少她进门时诚心实意的给这位老祖宗磕过头,所以她没叫起,她也保持着行礼的姿态不动,没敢自动起身。

这种蹲的姿势其实真的很考验女子的耐性和体力,身子弱一点的人很容易便承受不住。

太妃喝完一杯茶,终于让芮柚紫起身。

芮柚紫暗地吁了口气,要不是她最近干了许多体力活,铺子、家里跑来跑去,还每天不间断的运动,锻链了不少体力,恐怕两腿早就发软,跪地不起,出糗了。

“坐下吧。”太妃总算发话。

“谢祖母。”

“你的事,桃姑姑和我这老婆子说了不少,今儿个看你倒还觉得知礼,没有太出格。”这孩子对她的冷待丝毫没有抱怨,连一丝怨怼之色也没有,面色坦然,和桃姑姑的形容不尽相同。

“孙媳妇年纪轻,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芮柚紫斟酌着字眼道。这桃姑姑果真是太妃的人。

“女人最重要的是难得糊涂,在这件事上头你的确眼界狭小了些。”这孩子的定性不错,她把桃花都提出来了,仍不见任何愠色。

这倒是有意思了。

“祖母训示的是。”年纪大的人最忌讳小辈不把她放在眼里,再来,她还要在郡王府这块牌匾下生活,姿态摆低一点总有好处的。

得罪她的人是任雍容,至于这位看似严肃但既没有一来就罚她跪,也没对她立规矩的老人,她自认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能做对方孙媳妇的时间就那么一点点,顺着老人家也就是了。

不过,这话是在指她对花姨娘不善吗?

好吧,那些事虽然不在她“任上”发生的,也不是她的业务范围,但用了人家的身体,也只能一肩承担不是?

只是,这件事她可要替原主说句公道话,这世上哪有女子笑看夫婿纳妾的,更何况还未娶正妻家中就有通房、侍妾的男人,能是什么好货色?

要她来说,最终的最终,她和任雍容是要各走各的路,有什么理由,她不更厚待自己三分?她不会和他的姨娘侍妾对着干,跟一些不必要的人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都是浪费体力。

所以她对姨娘们的政策就是放牛吃草,谁爱干么就去干么。

“你也知道任家人丁不旺,我老了,再活没有多少年,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着容哥儿能早早娶妻,开枝散叶,传承任家的香火,这样我下了黄泉才有脸见老亲王的面,你不要怪祖母让他在还没有娶你进门前屋子里就放了人。”太妃瞅了眼她的肚皮。

“祖母会长命百岁的。”多子多孙多福气,一贯是老一辈的传统想法,她不予置评。不过听太妃这话里,那花丽娘原来是她的杰作,祖母、未见谋面的婆母都往自己的孙儿、儿子房里塞人,可见得任雍容不够努力,不然哪能两个姨娘的肚皮都没消息,闲得在院子里抓跳蚤和找她的碴。

“女乃女乃,我饿死了,您摆饭了吧,孙儿心心念念就是女乃女乃这里的饭菜,在外面都吃不香……”那声音还老远着,就嚷得屋里的人都听见,语调一派撒欢快意。

太妃听见孙儿的声音,眼中的神采光亮,满满的欢喜像要满溢出来。

芮柚紫心里咯噔了下,那是任雍容的声音。

不曾想过那么一个冷冰冰的人居然能用那么飞扬可爱的声音说话。

“祖母要是没事,孙媳妇告退了。”起身,她可不能待在这,也不管太妃允了没,屈膝行礼快步想要离去。

“别急,老婆子还没和你说上话呢,你就在这多陪陪祖母。”

呃,可不可以改天?

太妃眼中的精光一闪,哪看不出来眼前这孙媳妇急着要走,方才的稳若泰山怎么好像在听到孙儿声音的同时有了几分慌张?

“孙媳妇临时想起来院子里有事要办,先告退了,明日再来向祖母请安。”完全顾不得太妃究竟点头应允了没,她匆匆离去。

哟,这是落荒而逃啊。太妃差点噗哺笑了出来。

“女乃女乃,您瞧我给您带回来什么好东西?”旋风般卷进来的人也没理会纷纷给他见礼的一屋子下人,手里揽抱着一个长方形的大匣子,俊眼流光,华彩飞扬。

芮柚紫扼腕,慢了那么一步,就慢了那么一步,无法抢先在任雍容进门之前离开鹤寿堂。

她的脚要是多长个十公分那该多好!

她垂着头和任雍容错身而过。

“噢?”任雍容天真的笑脸有半刻的凝滞。

那香气是他喜欢的胰子味道,有着青木香和甘松香,这女子低着头,露出一节雪白的颈子,乌发如云,发髻插支白簪子,不像下人,也不像叔父家的人。

“女乃女乃,这是谁家的小婶子?”他笑得没心没肺。

难怪他要问,这些年太妃懒得出门,也无心见客,鹤寿堂里冷冷清清,难得来了客人,哪能不问上一问?

太妃脸色顿时黑了一半,手往小几上拍了去,“糊涂荒谬!”

难怪孙媳妇不欲见他,连自己的媳妇都不认得,这得有多荒谬!

任雍容看看女乃女乃,再往那女子看去,脸上的笑容已经敛去大半。

“把你的头抬起来!”

别说芮柚紫紧张,跟在她身旁的回雪几乎要晕倒了。

但是她们紧张不在一件事情上,且是两样情。

回雪在心里喊着是姑爷,是姑爷耶,芮柚紫却是吃了枰砣铁了心,不想再与任雍容有任何纠葛。

而且,她还担心另一件事。

他不会认出她是谁吧?在老魁号酒楼、在口袋胡同的月牙家、在陧雅楼,他们碰面的次数比在家里还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任雍容是那种一旦要跟你耗上,就有无穷耐性,除非你满足他的需求,否则绝不放弃的人。

“不像话,这是要僵持到什么时候!两个皮猴都给我滚进来!”太妃看不下去了,拿起雕老禄星的树瘤拐杖猛敲着地板。

任雍容把捧着的大匣子交给太妃的大丫鬟如画,接着弯腰蹲身,在一干丫头婆子的掩嘴惊呼声里,真的准备把自己从外头翻身滚进去。

太妃简直欲哭无泪,要发脾气嘛,被这孙儿一逗,就算天大的气也不见了,可是要笑,实在很难笑啊。

“你……这是做什么?”

“女乃女乃不是叫人家滚。”他还好意思把责任推卸到太妃身上。

太妃咳声叹气,手指着任雍容,话却是对着一个粗壮的婆子说:“你把这只皮猴给我拎进来。”

婆子哪敢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媳妇说的是最新章节 | 媳妇说的是全文阅读 | 媳妇说的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