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窃香郎 > 第二十一章

窃香郎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裘梦

    裴如川眼尖的看到沈慕秋腰上的凤环,不由得奸笑。“小师姑,不管事情真相如何,你这趟西北之行收获颇丰啊。”

    李小风冷哼一声,一脚朝他踹去。“小川子,你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吗?”

    沈慕秋不以为然的挑眉。

    沈计天脸上浮现看好戏的调笑神情。

    裴如川利落地闪到一边,理直气壮地道:“谁敢说跟我小师姑结亲不是门当户对,我天下第一庄就饶不了他。”

    “滚,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裴如川马上又很没志气的讨饶道:“小师姑,我错了,我知道你不想别人知道你跟我们家的关系,咱们低调点就是了。”

    李小风狠狠瞪了他一眼,事到如今,打死他也改变不了既成事实,她也只能高高举起,轻轻放过了。

    她原本是想私下找自家那混蛋师侄讨个说法的,只不过某人觉得有些事他也得亲自来问问,这才硬拉了她一同到江南找人当面对质。

    裴如川看向沈慕秋,脸色一正道:“世子爷,有句话我想问一问你。”

    “说。”

    “你会娶我小师姑吧?”裴如川的目光透出隐隐的威压。

    沈慕秋扫了他一眼,淡淡地道:“那是我和小风的事。”

    “如果你对不起我小师姑,不管你是什么身分,我天下第一庄都不会放过你。”

    沈慕秋闻言,勾唇一笑,对李小风道:“你倒是有个好师侄。”

    裴如突然觉得自己被人占便宜了,表情微微扭曲。

    李小风实话实说,“他还不错,在江湖上的名声地位都可以。有时候我在外走镖,他的名头还挺好用的。”

    裴如川立时略显狗腿地道“小师姑你随便用,不用客气。”那是小师姑您懒得动手,否则的话哪需要借用我的名头啊,直接灭了不长眼上门找揍的。

    沈计天这才开口道:“慕秋,你从西北直接到江南来,不着急回京吗?”

    “不急。”

    “我听说安和王病了,你不回去真的没事吗?”

    李小风有些错愕的望着他,这事他怎么从未向她提过?

    沈慕秋迟疑了一会儿才回道:“我过几天就回京。”也是时候回去了。

    沈计天问道:“不会有事吧?”

    “不会。”他不会让事情脱离掌控的。

    “那李姑娘呢?”

    沈慕秋直接替她回答,“她跟我一块回京。”

    沈计天笑了。

    裴如川也跟着笑了。

    “小师姑,咱们难得一聚,今天不醉不归。”

    李小风暗叫一声糟,马上视线飘移,不敢看向沈慕秋。

    沈慕秋有些讶然。“她不是不喝酒的吗?”

    裴如川脸颊微微抽搐,看着自家小师姑道:“小师姑你是在开玩笑吗?”

    “怎么说?”沈慕秋追问道。“我家小师姑可是千杯不醉。”

    沈慕秋神情复杂的看了李小风一眼。

    李小风知道无法再装傻,只好解释道:“因为喝不醉,所以后来我索性不喝了,免得浪费。”

    沈慕秋想了想,她这个理由倒也没有什么不对,便也不再追究。

    裴如川偷偷朝小师姑竖了下大拇指,她则不着痕迹地白了他一眼。

    那一天,三个男人喝得酩酊大醉,李小风从头陪坐到尾,亲眼见证了三个酒鬼的问世。

    竹屑一点一点从纤指间纷坠而下,竹片很快便成了数根竹签。

    李小风削竹片削得专注而认真,安泰在旁边烤野鸡烤得认真,至于沈慕秋,则是躺在铺着毡毯的草地上,倚着一只软枕翻看着书。

    他们正在回京的路上,见这处溪边风景不错,便停了马车,下来野炊。

    侍卫们猎来了野味,除了沈慕秋和李小风的归安泰料理之外,其他人则各自解决肚子的温饱问题。

    沈慕秋看完了一页,将书翻至下一页后,却抬起头看了眼坐在树下削竹片的李小风。

    她曾说过,削竹片是她师父为了锉磨她的性子让她做的,后来习惯成自然,她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块竹片削啊削的,不过老实说,他觉得她这个样子都成了病了。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刀功也练得越来越好,那把小刀完全可以跻身江湖名器谱,毫不逊色于那些名品刀剑。

    沈慕秋拿书在下巴磨了两下,开口唤道:“小风,你过来。”

    李小风抬头扫了他一眼,又低头继续削着竹子,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他极有耐心的又道:“我有话和你说。”

    她随手将身边一把竹签扔进安泰面前的火堆里,掸了掸衣襟,起身朝沈慕秋走去。

    “什么事?”

    沈慕秋示意她坐下,待她坐定后,他犹豫了一下才道:“这里离威远镖局不是很远,不如你先回镖局。”

    李小风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好。”

    他脸色微变,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她实在觉得他莫名其妙。“沈慕秋,明明是你让我先回镖局的。”

    “但你也答应得太爽快了。”

    “难伺候。”李小风没好气的啐了声。

    “又怎样?”难伺候她也得伺候,她可是他的女人。

    “随便。”她蹙了蹙眉头,又摸出一截竹片,转过身开始削,免得竹屑落到毡毯上。

    沈慕秋拿书在毡子上捅了两下,压下心里的不爽快,决定等晚上再收拾她。很快,安泰烤好了野鸡,拿来给他们两个分了。

    两人沉默地吃着,谁也没再多说话。

    饭后,一行人在溪边稍作休息,又再次上路。

    之后,直到傍晚投宿打尖,沈慕秋都没有再跟李小风说过一句话。

    而李小风则躺在车里睡得很是安稳,完全不知道身边的男人内心是如何纠结。

    在客栈用过晚饭,洗漱之后,他们便上床安歇。

    沈慕秋如白天打算的一样,在床上狠狠折腾了李小风两回,她气得在他肩头狠咬了两口以示回报。

    “越来越不把爷放眼里了。”

    “沈慕秋,你讲讲道理好吗?”一个男人心眼儿小成这样,真是要不得。

    “我跟你讲不了道理。”

    李小风真是有苦说不出,不知道谁才听不进道理啊!

    “让你先回镖局不是打算对你始乱终弃。”

    “我没这么想。”但她在心里补上一句,就算想了也不会告诉你。

    沈慕秋搂着她,轻叹了一声,“你在镖局好好待着,最近不要乱接镖,等我回去把事情处理完,就娶你过门。”

    她难得的没有顶他个几句,只是乖顺的点点头,可却忍不住在心里重叹口气,她觉得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解决。

    沈慕秋虽然没有将安和王府的事全部告诉她,但也说了个七、八成,有些事她心里有底。

    他继母不贤,继母所生两个弟弟跟他更谈不上什么兄友弟恭,西北路上的那些杀手,就是他二弟派去的。

    如果能选择,她不想嫁进那样的人家,只是这样的想法,她又怎能老实告诉他,再给他添烦忧?

    这一夜,两人虽然相拥而眠,却各怀着心思。

    第二天,一行人继续赶路。

    半路在官道旁的茶寮歇脚喝茶时,他们听到了一个消息。

    “听说振风镖局的少镖头看上了威远镖局的少镖头,已经派人上门提亲了。因为李家那姑娘不在,而李总镖头坚持要取得女儿的同意,所以现在振风镖局的刘少镖头还住在宣城等消息呢。”

    “这两家倒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

    “可不是嘛,都是开镖局的……”

    这话传进沈慕秋的耳中,他的心火倏地一下就窜起三丈高,好个刘武魁,竟然敢觊觎他的女人!

    李小风听到这话,也忍不住露出惊异之色,她跟刘武魁不过是泛泛之交,怎么他竟然上门提亲了?

    “你跟我回京。”沈慕秋一锤定音,改变主意了。

    她错愕的瞪大眼。“沈大公子,朝令夕改不好吧?”

    “昨天我还不知道你家里出这事了呢。”沈慕秋阴恻恻地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所以你跟我回京去。”让刘家那混蛋等去。

    “不讲理。”

    “就不讲理。”

    李小风简直哭笑不得,怎么他竟像个孩子似的呕气。

    从茶察启程继续上路,沈慕秋的心情一直都是阴郁的,反观李小风则完全不受那件消息的影响,依旧睡得浑然忘我。

    这姑娘还真是没心没肺的!

    见她睡得香甜,他不免心念一动,暂时忘却了心头的不满,大手忍不住伸进了薄被,摸进了她的衣襟,最后干脆扰了她的清梦,要她陪他作了一回春梦。

    不过沈慕秋很快就得到报应了,晚上投宿时,他成了独守空房的弃夫,他这才发现自己之前认为李小风不难哄的想法,着实大错特错,她脾气真的上来的时候,还真饶不了人。

    因着沈慕秋先做了理亏之事,倒也不敢太不讲理,该顺着她的时候也不会自讨没趣。

    但因为在马车上和她有了第一次,他就情不自禁想有第二次、第三次……但想象很丰满,现实很残酷,他丰满的想象遭遇到她的残酷现实,让他尝到了闭门羹的滋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窃香郎最新章节 | 窃香郎全文阅读 | 窃香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