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万岁吃到饱 > 番外

万岁吃到饱 番外 作者 : 蔡小雀

初春,大周宫鸾凤殿。

大雪新融,晴日渐暖,可气息犹透着清冽沁脾的微凉,几个扫雪的小侍人和小侍女缩了缩脖子,稍稍呵了呵掌心,只盼这寒冻了一冬的大周宫能真正迎来久违的温暖。

自从皇贵妃娘娘卧病不起后,这好不容易柔软疏朗了许多的森严皇宫,又在一夕间冰封千里。

君上,自那日后,再也不会笑了。

“垣女,你说咱们娘娘会醒来吗?”一名小侍女小声轻问,骨碌碌的水灵灵圆眼珠透着抹好奇。

“有君上日日守着,陪着,娘娘必定会醒来的。”年岁稍长的垣女沉默了一下,才低声回道:“娘娘那么心疼君上,如何舍得弃君上而去?”

“可是已经过了三月有余,便是好好的人都要给躺坏了,何况娘娘当初是…”

“住口!”垣女语气陡然严厉,娘娘绝对不会有事的!”

垣女娘舅便是晖城一小吏,当时是深受娘娘大恩的,他们全族无不将娘娘视若天女菩萨,恨不能以身替代娘娘之苦,最是听不得有人说娘娘再好不起来的刺耳剐心言论。

“垣女姊姊,对不起,是双儿胡言乱语,双儿知错了。”小侍女吓得扑通跪了下来,连连求饶。

就在此时,巍峨大气的鸾凤殿殿门咿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面容俊美却憔悴的高大身影出现在金阶之上。

那宛若天人的清俊英姿中,带着一缕极致绝艳哀伤,明明是富贵绝伦权势滔天的人间帝王,此时却也只是个恍若失了一半羽翼,被掏空了一颗心的孤鬼儿。

可是素来见之心疼至极的奴下们,却在这一瞬全双股战战地哆嗦瘫跪了一团。

因为他们悲伤的君上凤眸里熊熊燃烧着一抹久违的狠戾杀气。

“你,叫什么名?”宇文堂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身形娇小的嫒儿。

嫒儿先是大惊,随即涌现强烈的心喜,半是忐忑半是羞怯地缓缓抬起头,学着自众人口中打听出的皇贵妃娘娘行止模样,娇憨地嫩声道:“奴奴…名唤嫒儿。”

她话一出,再搭配这副形容,奴下们霎时倒抽了一口气——

垣女气得满面通红,总算是看明白了!

这小贱蹄子…这贱蹄子竟也敢…

“双儿,”宇文堂不清不重地咀嚼了这二字,那双儿喜上眉梢,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他冷冷地道:“来人,拖下去扔毒龙窟,三族皆发配流徙千里!”

“诺!”众人大喜。

双儿登时面色惨白若死,尖叫哀求起来,“君上饶命,贱奴知错,君上饶…”

垣女随手抓起一团地上泥雪,狠狠塞入了她口中,随即几名侍人上来,像拖死狗般迅速将那生有异心、妄攀富贵的嫒儿给拖走了。

宇文堂冷冷环视众人,眸中杀气未灭。“再有妄想给娘娘添堵的,孤诛他九族。”

“奴下不敢。”众人忙表忠心。

他瘦削身影倏然又消失在殿门内…

众人总算稍稍松了口气,打点起精神,安静小心而谨慎安分地继续洒扫。

寝殿内始终温暖如春,繁花似锦,金贵典雅的龙凤香笼静静燃着龙涎香,当中隐约还有赵妃子最爱的桂花香气。

宇文堂亲自选清晨新绽的新鲜桂花嫩蕊,亲手烘焙了再放入香笼内,就连每日第一帖的药汤和蔘汤,也都是他用红泥小火炉一一熬了,斟出后再在掌心里静待药碗温度适中了,才温柔小心地搂起她的身子,一杓一杓喂入她的嘴里。

有时药汤不小心溢流出了些,他便俯下头舔吻干净,而后满眼宠溺深情眷恋地紧紧挨着她消瘦的小脸蛋,喃喃低唤。

“小肉球,你也该醒来了,孤还等着你罚孤,等着你狠狠地打孤一顿…”

可自从两个月前,他泣血般地哀哀求恳她醒来,乞得苍天垂怜,令她悄悄落下一颗泪珠为应后,接下来煎心苦熬了七十余日,却还也不得见她有一星半点的动静。

宇文堂神魂倶痛,心都已揉碎了…

可是和三个月前令他震惊哀绝、崩溃欲死的那一日相比,现仆她还能够在他身边,还能体温暖暖的,气息稳稳的,静静的陪在他斗边,他已经感到很满足,很满足了。

只是他真的很希望在自己白发苍苍,龙御宾天之前,能再见她睁开眼看他一眼,再唤他一声“君上哥哥”,那么,他这一生也能丫无遗憾了…

毕竟,他已不敢奢望她能原谅。

“小肉球,孤扶持了你姑姑的幼子为南梁新王,一举一动皆在孤的掌握之下,往后可保赵氏一族富贵长兴,也能免去新王日后壮大,欲卸磨杀驴。”他温柔地在她耳畔絮语,如同这三个月来的每一天…她都是他心上唯一柔软,唯一温暖的地方。“如此,你也能放心了,孤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及他们一根寒毛的。”

“…今天的老蔘汤是魏帝命人千里迢迢送来的,说是魏国灵山的五百年老野蔘,最是养人,你喝着感觉可好?若是喜欢,孤便多多求他费心搜罗来。”

“…北齐帝总与孤不对付,本还想着待赢氏之乱平定后,两国大军打上一仗,也好试试水温,可你这一病,孤忽然觉得世上权势再大,疆域再广又如何?孤连让毕生最心爱之人醒来再看孤一眼都补能,就算夺得了天下,至死也还是个孤家寡人,犹如孤魂一个…”他叨叨絮絮着,凤眸黯淡中透着微微水光。

“…听说燕帝欲娶图极国公主为后,他后宫中唯一的那位夫人病得快死了,他正焦头烂额着,恐也无心再虎视眈眈各国边境,你说,道是不是自寻苦恼自讨苦吃?明明惦着恋着一个女人,偏偏要娶另一个女人…”他也不知是讽刺或是感慨地低笑一声,沙哑道:“我们男子果然天生驽钝,心都长坏了吗?”

怎尽伤的都是心尖尖上最重的那一个?

“孤方知,这世道,原来女子比男儿苦上太多了。”他轻叹了一声。

“…你,呢?”微弱似蝶,隐隐约约。

“孤?孤不苦,孤是咎由自取。”他眸里水雾氤氲,苍凉难禁。“孤只盼着这一生再长一些,孤能活得再久一些,只要能和小肉球多相守一日,孤愿生生世世沦为——”

“不…不要!”一个含糊不清的嗓音破碎响起。

宇文堂倏地呆掉了,高大身形僵住!

不敢相信…不能置信…因为、因为他害怕这又是一场梦境,日日夜夜不断做过的,却始终转眼成空的一场美梦…

直到,胸口有股熟悉的濡湿温热感渐渐渗透,像是最甜口最美好的蜜羹,深深地沁入他四肢百骸…

孤的小肉球!

“阿…妃?”他薄唇颤抖着,凤眸眨也不敢眨一下,生怕稍稍一动,又是镜中花,水中月,转瞬即逝,可双臂却自有意识猛然箍紧紧将怀里清瘦的小人儿牢牢拥在胸前,热泪已夺眶而出。“你,让孤等了好久好久…”

甫自沉沉长睡中苏醒转来的赵妃子身体还很虚很弱,可她却也伸出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背,当感觉到掌心指尖底下的身躯虽然修长如故,却瘦得彷佛只剩下一把骨头,心狠狠一酸,不禁热泪泉涌,哭得不能自已。

“君、君上…君上哥哥…你、你怎…怎生瘦成这模样…了?”

宇文堂紧紧地抱着她,皓玉般的脸庞埋在她柔软馨香的颈窝里,含泪道:“不准嫌弃孤,不准不要孤,往后换你喂胖孤可好?往后只要你说的,孤都听,孤都信,永不相疑,永不弃…好不好?”

“好…”她心疼万分,沙哑的嗓音里满满都是坚定和深深的疼宠。“以后换阿妃喂你,养你,照顾你…阿妃永远陪着你,决计不会再叫你在这世上孤零零跟个孤鬼似的了。”

三个多月来,他在她身边的每一声叹息,每一句表白,每一次的喃喃絮语,她都听见了,只苦于眼不能睁身不能动,彷佛被万千铁链给箍绑住了。

可是她真的好心疼好心疼啊…

每当他劳累于国事,语气里充满疲惫,却总努力保持着清醒和轻快的语气同她说话,每当他越来越消瘦的身躯躺在她身边,将她小心翼翼揽拥入怀里共眠,她都能感觉到他身子骨里深深透出的倦极…

“好。”他笑了,轻捧起怀里小人儿被泪水糊湿了的脸蛋,凤眸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哑声道:“别再舍下孤了。”

“嗯,拉勾,一百年不许变。”她还没有力气,却努力想要抬起手,伸出小指头。

他修长玉指紧紧缠勾住了她的,阵光熠熠,明亮得璀璨如万里艳阳。

“朝朝暮暮,岁岁年年,生生世世,都不许变。”

殿内殿外,大周的春天终于真正降临了…

话说,春日来了,春夜还会远吗?

皇贵妃一醒来,大周帝龙心大悦,自是大赦天下,还速速传来了太医院所有太医,轮番帮娘娘诊治,看看这久卧床榻苏醒后,该当吃什么补什么最是滋养人。

在此同时,盛大的帝王迎亲大礼暨封后大典也排上了日程,于是在皇贵妃被细心呵护整整养圆了一圏后,一个月后,粉妆玉琢雪团儿似的小肉球皇后在宇文堂亲自抱入洞房后,就被剥得光溜溜地准备开吃了!

……

“君上哥哥,你…你饶了人家吧,阿妃、阿妃真的受不住…我病还没好…啊…哦…”

“好乖乖,孤今晚只先吃过一遭就好,只要孤出了一回…阳jing,便让你歇歇…孤真的渴你至极…”他被吸吮得濒临失控,再管不住凶猛激荡的**爱火,紧紧搂住她水蛇般的腰肢,狠命地疯狂朝上冲撞。

一整夜,癫狂痴乱春潮泛滥,却也是两心交缠龙凤相合,殿外守着的暗影和大宗师及侍人侍女们既深感欣慰,却也难掩羞龈尴尬,个个脸红得不像样。

“咳,今晚月真圆啊!”高坐在殿檐之上的亢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望向天空。

“嗯,有圆。”大宗师们连连点头。

正所谓,花好月圆,龙凤呈祥,吉祥如意,春光灿烂夜夜来…咳,年年来啊!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万岁吃到饱最新章节 | 万岁吃到饱全文阅读 | 万岁吃到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