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枕边妒夫 > 第十四章

枕边妒夫 第十四章 作者 : 季雨凉

    【第八章】

    第二天,向珍珍又在上班时看到了丁朗。

    这次她刚要走进饭店就瞧见他从门口角落里闪了出来,好像是提前就在这里等她似的,向珍珍本想躲开的,但想了想还是和他一起走进饭店。

    期间她很想和丁朗说清楚,说明自己暂时不会再谈新的感情,但又觉得这样像是过河拆桥,而且丁朗并没有说对自己有什么想法,纠结了好一会之后,她只是在等电梯的时候对丁朗道谢,“谢谢你帮我找到这份工作。”

    “客气什么,再说了……”丁朗露齿一笑,“我只是推荐你面试而已,被录用还是依靠你的实力。”

    向珍珍腼腆地摇摇头,又说:“昨天经理和我签了正式合约。”

    丁朗一愣,“这么快?没试用期?”

    向珍珍因为他的反应而感到奇怪,难道不是他拜托吴经理的吗?

    然而在她问出疑惑的时候,忽然有几个人横插进等电梯的人群中,像保镖似的让他们集体退了退,然后一个西装笔挺的高大男人从保镖身后出现,走到电梯前,在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后,他独自走了进去,保镖们依旧拦着其他人,似乎怕谁会伤害到这个男人似的,向珍珍站在后几排,只看到了男人的背影。

    他转身走进电梯,在缓缓阖上的电梯门缝隙间,她看清了他的脸。

    然而在电梯门阖上的瞬间,男人倏地伸出一只手来,于是电梯门又打开了。

    他走出来,越过自动为他让路的人们,直接来到向珍珍的面前,接着一把拉起她的手腕,“一起走。”

    言罢看了眼站在向珍珍身边的丁朗,不由分说地将她拉进了电梯,然后按了下关门的按钮又按了楼层,电梯门阖上之后,他偏过头看了眼,发现身旁的向珍珍正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怎么,不认识了?”

    向珍珍回神,吸了口气,“你……你怎么在这里?”

    宿盛允颔首,“这是我的饭店。”

    向珍珍的眼睛睁大,“你、你的?”她甩开宿盛允的手,“怎么可能!”

    宿盛允拧眉,转而将手插进西裤口袋,居高临下地端详着她,她瘦了,也憔悴了,不过都不太严重,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那种离开自己就要死要活的样子,而且她还……他不高兴地转过脸,语气沉沉地不答反问:“他是谁?”

    向珍珍居然感到有些心虚,“哪个他?”

    宿盛允冷笑,“和你一起等电梯的。”他瞪向她,“你还有几个他?”

    向珍珍脱口而出,“当然就那一个!”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对,连忙摇头,“不、不,一个都没有,你不要给我设语言陷阱,那只是我的同事而已。”看着宿盛允没有丝毫缓和的脸色,向珍珍一梗脖子,“你还没有回答我,这怎么会变成你的饭店?”她当然知道宿盛允是做饭店业的,但不记得他有经营过这个柏森饭店啊。

    宿盛允的脸拉得老长,“我还拥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

    呿,自大狂!向珍珍翻了个白眼,然后才想起自己还没按楼层,她连忙按了下按钮,

    然后站得离宿盛允逮远的,对方也没再理她,一脸阴森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向珍珍忍不住悄悄地瞄了他一眼,发现他比之前瘦了很多,邋遢了很多,当初他虽然在家里不修边幅,但工作时还是收拾得很精神的,可现在……浓密的头发随意地顺到脑后,没有用任何发胶固定,下巴上也留着一圏胡渣,看来官彤并没有把他照顾好。

    她的眼圈红了红,一直被掩藏在心底的思念终于冒出头,与其他混乱的思想混杂在一起,他为什么会出现?他把自己拉进电梯是要做什么?他会对她说什么呢?会不会说和官彤已经分手希望她回到自己身边这种话?

    电梯门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打开了,即将阖上时一双手忽然出现帮她按住了开门键,向珍珍一怔,接着便听到宿盛允那无波无澜的声音,“你到了。”

    失望仿佛冷水一样从向珍珍的头顶浇下,她有些愣怔地走出电梯,回过头看向宿盛允面无表情的脸,缓缓阖上的电梯门最终夹断了他们对视的目光,向珍珍垂下眼时落下来一滴泪,她狼狈地抹了抹脸,然后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她为什么还会对宿盛允有所期待?向珍珍做了几个深呼吸,打起精神准备去上班了。

    而这时上行的电梯已经到达楼层,宿盛允面无表情地将电梯门重新关上,他修长的手指游移在按键上面,尤其是在向珍珍所在那层的按键上徘徊了很久,但犹豫了很久之后,他的手指颤了几颤,最终还是收了回来。

    不行,不能去找她,身为集团董事,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被收购的饭店里,只是为了看看向珍珍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生活得很糟糕,现在看过了,她状态满好的,所以他也没必要再去见向珍珍了,宿盛允点了点头,离开电梯之后走进办公室。

    他将自己重重地扔进皮椅中,转了几圈之后倏地停了下来,可是那个男人是谁啊?同事?第二天上班就有熟悉的同事了啊,人缘那么好?宿盛允越想越不对,忍不住将皮椅转过来,伸手拿起听筒,“发一份饭店全体员工的资料过来。”

    秘书很快就把电子档传给了宿盛允。

    他戴上眼镜,把电脑萤幕拉近,像个学生似的认认真真地开始阅读资料。

    当宿盛允看得眼睛都要花了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在扫了眼他的资料之后,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丁朗,柜台经理,这会是同事吗?放屁,她在咖啡厅工作怎么会认识柜台经理的!

    他磨了磨牙,掏出手机给特助打电话。

    毕竟有些资料只靠秘书是查不到的,“柏森饭店,丁朗,把他的详细资料传给我,立刻、马上!”

    气势汹汹地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然后抓着手机抬起手,犹豫了一会之后又放了下来,打消了再次把手机砸出去的念头。

    宿盛允把手机仍到一边,翻出随身携带的胃药吃了几颗。

    一小时过后,效率极高的特助把丁朗的有关资料发了过来。

    鼓足了精神准备努力工作的向珍珍此刻却在休息室里百无聊赖地发呆。

    好奇怪,为什么大家什么工作都不让她做呢?昨天这样,今天也这样,说什么要熟悉环境,可她现在已经熟悉了啊,可为什么还要让她做一些根本用不到体力的工作,他们不

    会觉得付给她这么高的薪水会很亏吗?而且同事对她的态度真是好得莫名其妙,她什么都不做,却还要替她端茶送水,好像她是来做经理的,好奇怪……

    正当她神游的时候,休息室外忽然传来一片惊呼,她只顾着发呆,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就感觉到一片阴影已经从头顶上罩了下来。

    向珍珍茫然地抬起头,视线还没聚焦就见一双大手猛地扼住了她的手腕,接着就是一股强烈的力量将她拉了起来,然后一路拽出了休息室,接着就近将她拉进了总经理办公室,还在办公的吴经理一见到宿盛允就立刻站了起来。

    “宿、宿总?”

    “出去。”宿盛允对吴经理说,但眼睛却一直锁着向珍珍不放。

    吴经理二话不说立刻夹着尾巴逃出了办公室,向珍珍眼睁睁地看着吴经理离开,然后惊慌地看着宿盛允,她的手腕已经被他握得血液逆流了,向珍珍挣扎了几下,有些莫名的恐惧,“这是在公司,你、你别这样好不好?”早上还好好的,他现在又发什么疯了,“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宿盛允一字一句地说:“你去相亲了。”

    向珍珍猛地看向他几乎要喷火的眼,“你……”他怎么会知道?

    宿盛允把她的手拉高,将她拽得被迫垫起脚尖,“丁朗,婚恋网vip会员,你的好闺密还真是为你费尽心思啊,不过你是怎么搞的,就算是离婚女也不能把条件放那么低吧?一个柜台经理就把你俘虏了吗?”

    “阿凉只是关心我,况且我已经和丁朗说清楚了。”

    “说清楚什么?说清楚你们的关系?”宿盛允狰狞地笑起来,“进展得很快嘛,工作都帮你找了!”

    向珍珍往后仰着头,生怕宿盛允下一秒就会凑过来咬自己一口,“而且我相不相亲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她匀了匀气,鼓足勇气说:“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快、快放开啦,我的手又胀又痛!”

    “想谈恋爱就滚得远远的。”宿盛允终于甩开了她的手,“别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碍眼!”

    向珍珍后退几步,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红的手腕,委屈地抬眼瞪着他,“好啊,我、我这就离开,早知道这家饭店是你的,我……我就不该来应聘!”原来他是嫌自己碍眼了,向珍珍气得呼吸紊乱,“明天我就辞职!”

    “辞职?你以为辞职那么简单?你才刚签了两年的合约……”宿盛允环起手臂,睨着她,“在准备好足够的违约金前,休想辞职。”

    向珍珍张大了嘴巴,“违约金?什么违约金?”没人和她说过啊!

    宿盛允皮笑肉不笑,“向珍珍,你对职场还是很不了解啊。”

    向珍珍无措地垂下头,大脑迅速地运转,片刻之后,她忽地抬头,“我知道了,是你安排的对吗?是你让吴经理和我签约的,你……”她伸出手指顚抖地指着宿盛允,满脸的不可思议,“你居然算计我!”太卑鄙了!

    宿盛允脸上写着你能把我怎么样。

    向珍珍气结,恼羞成怒地跺脚,“你……你太欺负人了,太过分了!”

    宿盛允好像听了笑话一样,“过分?离婚不到几周就去相亲的人可是你,你就那么不甘寂寞?在你眼里婚姻到底是什么?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吗?是不是当初和你相亲的人不是我,而是任何一个男人,你都可以嫁给他?”

    “你……你胡说!”嫣红的唇瓣变得失血般苍白,她红着眼睛瞪着宿盛允,声音颤抖,“我不甘寂寞?明明是你,在我离家两天之后就把官彤接了进去!”

    一说到这件事,她的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五官都纠结在一起,毫无形象可言。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既然我已经成全了你们,为什么你还要诋毁我,还不肯放过我……你、你这个坏人,混蛋、大混蛋!”

    宿盛允被向珍珍骂呆了。

    歇斯底里的向珍珍蹲下身,捂着脸开始号啕大哭。

    宿盛允连眨了几下眼,有些被她吓到了,他在原地僵站了一会,别别扭扭地瞧着蹲在地上的向珍珍,“我什么时候接官彤回家了?你又在乱想什么。”

    她离家两天之后?难道是他被官彤送回家,结果因为胃痉挛发作又被送去医院的那晚?宿盛允拧眉思考了很久,想起来那天官彤是凌晨送他回家,还是官彤第一个发现向珍珍留下的字条的,难道说,“你那天回家了?”

    向珍珍将脸从手心里抬起来,红着眼睛瞪着他,“是,我回去了,我全都看到了!我本来是想找你讲和的……”

    “既然留下了离婚的字条,为什么还回去讲和?”宿盛允还在嘴硬。

    “我后悔了不行吗,我太生气了不行吗!”温顺的向珍珍像是要把隐忍许久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我就是个大傻瓜,我为什么要回去,如果没回去,也就不会看到官彤在凌晨的时候离开公寓了……”她的声音弱了下来,又开始嘤嘤地哭。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因为这个向珍珍才非离婚不可的啊,恍然大悟的宿盛允啊了一声,接着他走到向珍珍面前,“那天我住院了。”

    向珍珍咕哝着:“谁让你这么过分的,活该你住……”她一顿,“住院?”

    宿盛允别过脸,没好气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最后说:“你看到时,她应该是正好准备送我去医院。”瞄了眼向珍珍呆呆的表情,宿盛允轻蔑地珐了一声,“自己看错了还和别人发脾气……蠢。”

    向珍珍仰着头,眼角有泪滑下来。

    宿盛允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脸去,偷偷地笑了笑。

    真是的,只是因为一个误会,两人居然就闹了这么久,宿盛允的火气一下子就没了,他整理了一下表情之后才又转过来,居高临下地瞧着向珍珍,十分给面子地给了她一个台阶下,“还要讲和吗?”

    向珍珍低下头,“不要。”

    宿盛允一愣,“什么?”

    向珍珍缓缓地站了起来,吸了吸鼻子,“你和官彤的事是误会,我和丁朗的也是,但是……官彤确实比我更适合你,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那你可以去选择更好的,更何况在我们结婚之前,你们……你们就是一对。”即便是误会,宿盛允不肯和她生孩子的事也是真的,他不爱自己的事也是真的,向珍珍想通了,她不想要这段婚姻,不想再痛苦了。

    宿盛允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他都放下身段向她解释了,她怎么还和他对着干?啊,他明白了,这是不是在撒娇?好吧,看在向珍珍当初还想着要和自己讲和的分上,他就不和她计较了,思忖之间,向珍珍又说了几句话,接着就朝门口走去,似乎是要离开,宿盛允叹了口气,大步走过去拉住她的手。

    “别闹脾气了,我和官彤什么关系都没有。”

    “现在我和你也没什么关……唔。”话音未落,向珍珍就被宿盛允一把拽进怀里,她的头被他按进怀里。

    宿盛允轻舒了一口气,说真的,他还真是想念搂着向珍珍的感觉,香香的、软软的,搂起来舒服极了,如果她没有挣扎就好了,他按了按她的脑袋,“别动。”

    向珍珍的声音闷闷的,“放开我!”

    宿盛允闭着眼不理她,固执地搂着她不放手。

    向珍珍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还将手挣脱出来去捶他的胸口与肩膀,可惜她的拳头落在宿盛允身上显得软绵绵的,没有任何作用,宿盛允并没有因为她的不配合而感到恼火,反而心情愉悦,他就说嘛,宁可吵架也不要冷战,这不,吵过一架事情不就清楚了吗?短短的几句争执就让他的心情迅速地多云转晴。

    一直以来他邰拗奢脾气不肯先低头,可现在他开心了,原来先想要讲和的是向珍珍啊,只是时机不凑巧造成了误会而已,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弯腰更用力地搂着她,紧接着感觉到自己不仅心情好了,他用胡渣蹭蹭她的脖颈,哑声问:“讲和吗?”

    向珍珍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要!”

    宿盛允的大手在她腰间轻按了几下,“真的?”

    结婚三年,向珍珍简直太了解这种状态下的宿盛允是想要做什么了,她更大力地挣扎,“你放开我,这里是办公室!你、你……”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枕边妒夫最新章节 | 枕边妒夫全文阅读 | 枕边妒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