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回家 第一章 作者 : 梁心

二丫,我们一定要活到七老八十。

二丫,妳听好,就算我的生命只剩一天,我也只想跟妳过。

我希望下辈子,还能再与妳做夫妻。

韩明卉陡然惊醒,冷汗涔涔。她闭起眼,抓了两下头发,汗湿的感觉让她嫌恶地皱了下眉头。

作梦很正常,可正常会接连一个礼拜像连续剧一样梦完一个人的人生吗?从出生、受教育、结婚、生子,直至死亡,况且对方还是个古代人。

梦里的人叫韩映竹,长相与她是两个样,韩明卉却知道,甚至坚信,这人就是她,彷佛是她的前世一般,不知不觉,就把两人的情绪融合在一起。

韩映竹开心,她笑;韩映竹难过,她哭。在梦里她与丈夫因为一场误会,险些生离死别,在一旁观看的她,不只明白韩映竹的苦痛与挣扎,更能感同身受,甚至疼出一滩眼泪,睡醒时,枕头宛如泡水,让她沉默了好一阵子。

她觉得很可笑,可笑着笑着,又哭了,像个神经病似的。

昨晚应该是最后一场梦吧,因为韩映竹死了,活到七十八岁,自然老死在丈夫的怀里,直到死为止,两人的手还是握得紧紧的。

能早另一半先走,是福气,可留下来的那人,心会有多痛?韩明卉不敢想。

她抹去脸上的泪水,不愿再思考这个问题,撕去额头上的退热贴,喝了放在床头、以保温瓶盛装的温开水,挑了套干净的衣服,进浴室冲澡。

站在莲蓬头下,她不禁回想起这场无法解释的梦境。

韩映竹家境殷实,亲戚众多,他们这一房却简单得可以,父亲没有小妾、通房,独生了两名女儿,对她们万般宠爱,她的姊姊韩映梅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古代讲究长幼有序,但若放到现在,恐怕只剩几厘米,她不会像韩映竹一样容忍韩映梅的任性。

想得越多,她与韩映竹的影子就重迭得越多。她没有全然地接受这个人的想法,却意外地能了解她,彷佛她们之间的落差仅是时代背景而已。

韩映竹是不是她的前世,她不敢断言,只是她对罗桂杰的感情,是这场梦境当中,几乎百分之百倒映在她心里的部分。

不管他们之间的结合有没有罗桂杰的誓言因素,他们确实是对模范夫妻,互敬互爱,相濡以沫,一生仅有彼此,爱情之中带着责任,与亲情相互交融在一起而过了一辈子,没有因为相处久了,就把习惯视作升华的亲情而受到外界的迷惑,混淆心意踏错步伐,真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假如她只是看戏,或许仅仅是羡慕而已,偏偏她与韩映竹的情感几乎密不可分,她要如何正视以后的男人?

罗桂杰这起点太高了。

而且一想到她挽着其他男人,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愧疚感,好像她外遇,背叛了老公,背叛了家庭,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一样。

好惨,怎么一场梦就把自己死锁了?

韩明卉关了热水,脑袋昏乎乎的,不知道是梦境和现实纠缠得太过,让她分不清楚,还是浴室热气蒸腾过度,害她无法正常思考。

她走到镜子前,抹开镜雾,一时之间,有点认不出镜中的自己。

韩映竹的眼睛比较圆,不像她的,比较长一些,眼尾有点上翘,不需太多装扮,只要上了眼线就会有股媚感,完全不同于韩映竹空灵的形象与气质;韩映竹的五官柔美温和,她的长相则比较立体锐利,配上鲍伯短发,看起来有点精明不好相处。

唯一相似的就是给人的第一眼感觉吧,冷冷的、淡淡的,其他的似乎没有重迭的地方,只是她看镜中人,越看越不像自己,鼻翼应该再有肉点,鼻头应该再圆些,嘴唇好像没有这么丰满,下巴是不是太尖了点?

她到底是韩明卉还是韩映竹?这张脸看了快二十二年,今天居然觉得陌生?以前不喜欢长头发,觉得热又难整理,现在竟然感到不妥,好像犯罪受刑才会把头发绞掉一样。

拉过发尾,还碰不到下巴,看来有得留了。

“卉,妳好了没有?我要上厕所。”韩明磊的声音听起来不大友善,很低沈。

韩明卉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外面是她哥哥。“快好了,再等等。”

她飞快地穿好衣服,忍不住拍了下额头,大热天的,她怎么会觉得穿短袖很别扭?

“好了,你可以用了。”她走出浴室,本想等韩明磊使用完之后,再回来收拾,谁知道一抬头,与他对上眼,整个人就傻在原地。

林、林举人?!

虽然长相不同了,她却能在他的脸上看出林举人的影子,那个韩映梅的前夫?

韩明磊嫌恶地看了她一眼。“没听过人有三急吗?我正在急,妳还挡在这里,是脚生根了还是脑抽筋了?”

“……”以前她都怎么回?韩明卉深吸一口气,有些不自然地道:“我是看到鬼了。”

她以前……好吧,韩映竹是说不出这种话的,搞得她现在也有点难适应。

“脸红什么啊妳?”韩明磊抿了下唇,推开她,进了浴室。

听到身后砰的一声,韩明卉不自觉地抖了下,天旋地转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感觉,林举人转世后居然变成她的哥哥?老天爷这玩笑开大了。

她无魂有体地走到客厅,窝进沙发里,试着想要理顺混乱的思绪。

韩映梅有严重的公主病,林举人落第后,她不是先安慰丈夫,而是骂他没用,于是两人就和离了。父亲自认没把女儿教好,害了林家,事后是客客气气地贴补送礼,以前读书人难得,林举人的性格有些傲冷,骨子里看不大起经商人家,不管韩家姿态摆得多低,也不见他热络过,罗桂杰每每说起来都会蹙眉头,觉得他太不会做人了。

后来林举人考上进士,举家上任,就搬走了,印象中是有回来过几次,可从来没到韩家打声招呼,倒是父亲听见林家有人回来,都会差人备礼送过去。

林举人居然成了她哥哥……那么她作的梦,八成真的是她的前世了。

这说起来有些玄妙,她转世了,林举人也转世了,那罗桂杰呢?他也来到同一个时代了吗?

当初在姻缘庙前起誓这辈子还要与她再做夫妻,难道是因为姻缘庙的神力,才让她借着梦境,想起前世的种种?

就是因为在姻缘庙立誓的人,终生不能二心,否则不得好死,且死状十分凄惨,所以上辈子罗桂杰将她错认成韩映梅时,为了保他一命,她不得不离开,后来解开误会,才不至于错失彼此,谁知这人学不了乖,居然还敢带她上姻缘庙,发愿下辈子还要再做夫妻,她怕他又认错人,所以约定好来生换她先去找他。

所以她的记忆才会回来的吗?可是人海茫茫,她要从哪里找起?

“又呆又笑又皱眉的,妳坏了啊?”韩明磊不知何时坐到她身边,手背贴上她额头,啧了一声。“都退烧了啊,还是脑子烧坏了?”

“你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韩明卉别过头去,脸颊红通通的。

她知道韩明磊是她亲哥哥,可是林举人的形象印象太深,一时间她没办法把他当自己人,就算是亲戚,也不能像丈夫一样随意碰她。

韩明磊吓得眉头都要连在一起了。“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林育诚那家伙嫌弃妳没有女人味,也不用逼自己改变这么大吧?”

从小到大女生情书没比他少收的妹妹,今天居然脸红了两次?

“林育诚?”这名字听起来好熟。韩明卉低头思考了下,才从一周前已压箱的记忆里翻出这号人物。

林育诚是她的男朋友,正确来说,是前男友,追了她三个月,交往三个礼拜就宣告分手,理由很常见,就说她本人和他想的不一样,接着她就病倒了。经过了前世的梦境,已经想不起当初对于林育诚的作为,她是生气还是难过了。

“别想了,渣有什么好想的?浪费生命。”他嘴虽然贱了点,但还不至于凶残到见自己妹妹伤心难过还在家门口放鞭炮。韩明磊撇了撇嘴,抬臀从后方口袋抽出皮夹,从夹层里掏出两张电影票。“妳难得像个妹子,就当我今天找回失散了二十几年的妹妹,走,我请妳看电影。”

“……我病才刚好,出去不恰当吧?”而且她还没有完全接受他的身分,出去肯定放不开手脚。

“妳这是心病,闷在家里会更严重,出去走走,透透气,妳会发现满地男人,随便一个都比林育诚好。”他那时就在想,肯定是没有男的追过他妹妹,所以随便一个货色都能拐到她。

见识浅就是这样,丢人。

“你可以别提他了吗?”越说她越觉得对不起罗桂杰。

“当然好,我也怕嘴巴烂。”韩明磊以为妹妹光听到名字就悲伤,识相地闭嘴了。“走吧,去看电影,妳都闷到快长蜘蛛丝了,我最近还不想大扫除。”

“……我都不知道你嘴巴这么坏。”她哥的个性跟上辈子没有差多少,尖酸刻薄倒是上了层次,这是百年来的修为吗?

韩明磊挑眉,十分讶异。“我以为妳会说我嘴贱。生个病反而把气质生出来了,妳还真会生耶。”

“……我去换衣服了,你稍等一下。”韩明卉抚额进了房间。

以前唇枪舌战几百回合都不见得落了下风,每次都是父母亲受不了出来调停,不然就是他们两方其中一人甩头离开才作罢,今天她却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看来以后日子难过了。

最近同时上映的热门电影不少,电影院门口熙来攘往,坐的地方难找,想找到偏僻的角落站着,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韩明卉找了处靠墙的位置,等候排队划位的韩明磊回来。相较于四周多是滑手机的路人,她反而喜欢观察人群。

来看电影的泰半都是孩子呢——

孩子……韩明卉默默抚额,说是孩子,但与她年纪相仿的多得是,体内住了个已经控制她一半思绪及想法的老灵魂真的好讨厌,她以后要怎么面对群众啊?

韩明卉苦恼,但也只能苦笑,她转过头,却发现坐在电影立牌旁边的人很眼熟,还在翻阅脑中的记忆,就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她以为是韩明磊,一回头,却说不出话来。

“明卉?真的是妳。”来人笑开,俊秀的五官漾出爽朗的笑容,又马上露出疑惑,关心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夫……”欲语泪先流,韩明卉眼泪开始啪哒啪哒地掉。

罗桂杰,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他就是转世的罗桂杰!

这人她认识,是韩明磊的国中同学,叫罗运新,和韩明磊关系很好,到现在还有联系,甚至隔三差五就到她家做客,与他们一家人都不陌生。

这人居然就是罗桂杰……其实他们很早就相遇了,只是不知道彼此上辈子有交集,始终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进一步发展。

原来两人离得这么近。

她刚刚差点脱口而出唤他“夫君”,但她不能这么叫他,他没有前世的记忆,而且她要先收拾自己的狼狈。

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着透过迷蒙的泪眼看着慌张的罗运新。

他的长相较前世变了不少,以前眉眼如画,静默坐在一旁时,总给人谦谦公子的感觉,不过他身形高壮,浑身上下都是硬肉,坐着还好,站起来总容易吓到人,长相与身形太矛盾。

然而这世的他五官深邃,浓眉大眼,眉眼间的距离近,双眼皮又深,笑起来还有迷人的卧蚕,脸型轮廓刚毅,像是素描本上的线条,配他的身形正好,整个人挺拔健壮又有精神,而且这世的脸上没有疤。

“晓婷,妳有面纸吗?”罗运新着急地往后看,就这么一侧身,露出了他身后一名娇小甜美的女人。

韩明卉愣住,傻傻地看着罗运新翻找对方随身包的自然模样,两人之间流转着难以言喻的气氛,除了情侣还能是什么关系?

她还来不及想象这辈子的罗桂杰会是什么样子,又如何会想到他身边已经有人的可能?

她震惊、不信、错愕、懊悔,可又有什么用,罗运新是人,不是颗可以抢来抢去的篮球。

“拿去。”罗运新抽了两张面纸递给她,看她哭得更急更凶,他又不擅长安慰别人,只好举着面纸跟女友干瞪眼,以口语询问她该怎么办。

吴晓婷只能耸肩,她不认识这个人,要她说什么?都怪他没事认什么亲。

罗运新模模鼻子,默然地收下女友怨怪的眼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萌妻不回家最新章节 | 萌妻不回家全文阅读 | 萌妻不回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