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夺妻心理学 第四十三章 作者 : 绿光

夏侯决瞪着黑红色的血,不禁瞪向辛少敏。“那酒中有毒?!”他亦防着她动手脚,以为她特地挪动要给夏侯欢的那杯定无问题,岂料……

“是杯缘有毒……”她哑声说着,每说一字,喉头便如刀割。她故意挪动酒杯,就是要将萧及言给她的毒抹在杯缘,猜想以夏侯决不信任自己的心思,他定是会拿这一杯……她真的猜对了!

“给本王杀了她!”夏侯决吼道。

侍卫围向前去,夏侯欢双拳难敌四手,节节败退,身上多了数道口子,眼见刀剑无情要往身上落下时,殿门外传来另一道嗓音——“给朕拿下摄政王,以谋逆之罪,立斩!”

那嗓音一出,众人莫不望向殿门,惊见还有另一个夏侯欢,他身穿龙袍戴龙冠,身后跟着的是派守大理寺的右骁军。

“臣,遵旨!”右骁将军领兵冲入殿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夏侯决看向夏侯欢,再瞪向殿口的男人,一时间无法分辨谁才是真正的夏侯欢。

王府侍卫分神应战,夏侯欢见机不可失,奋力站起,一剑斩下夏侯决的首级。

“拿下叛军,一律杀无赦!”夏侯欢沉声吼着。

王府侍卫见主子被杀,随即弃剑投降,转眼间,殿上情势逆转,但两个皇上却教百官无所适从。

“皇弟,快撤,中军就快要进宫了!”夏侯欢抱起已经昏厥的辛少敏,正要交到成歆手上时,却忽地被打了个巴掌。“……你在做什么?”

“说什么宫中还有八千兵马,说什么军布图……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你老是一意孤行,少敏会变成如此吗?”

“别再说了,先救少敏,皇上也得医治啊。”祝平安赶紧冲向前,就怕两人会在这当头大打出手。

“我是担忧中军——”

“没有中军,今日皇家有喜,政权转移,百姓上街狂欢,堵住了数条大道,中军早被挡在二重城外!”成歆拿萧及言腰牌纵马到大理寺借兵,回程时亲眼瞧见中军人马被困。

“什么?”

“那是少敏出的计谋,果真奏效了,接下来只要挂上夏侯决的首级,让左骁将军和右骁将军去说降中军就无事了。”成歆替辛少敏把着脉,稍稍宽慰地道:“不打紧,少敏没喝下太多毒。”

“可是她吐了夏侯决一脸的血。”夏侯欢急声道。

成歆皴紧眉,扳动她的嘴,见里头一片血肉模糊,不禁倒抽了口气。“少敏知道有毒,所以含在嘴里没咽下,可是她嘴里全都破了……但总比再次中毒要来得好,先把她带回玉隽宫再说。”

“好。”

“皇上,要不要先跟百官说明成歆的身分?”太斗走向前,指着一票僵硬如石,尚在震撼之中的官员。

“一切明日再议,退朝!”他哪里管得了那一双双像是见鬼般的眼,他只想确定少敏安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少敏幽然转醒,一张眼就对上一张惨白的脸,不禁眉头一皱,探手轻抚着他的颊。

她张口想安慰他,却发不出声音。

“少敏,成歆说,你把毒含在嘴里,弄坏了你的嗓子……虽然往后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但我无比庆幸你失去了声音却保住了生命。”夏侯欢双眼殷红地道,不住地抚着她的颊安抚,就怕她承受不了这个消息。

辛少敏先是一楞,而后释然地扬笑。他说得对,能活下来已是极好。

一见她的笑,夏侯欢高悬的心总算放下,从怀里抽出一张染血的字条。“你上头写的,我往后一定会照做,可是我不要等到下辈子,我要你在这一辈子就当我的家人,属于我的那一颗煞星,好不?”

她看着自己写得歪七扭八的字,扬笑点了点头,张口无声地说:“大哥,我好想你……”

“少敏,谢谢你原谅我。”他紧紧将她拥入怀里。

他原以为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她的谅解,可是她为他而来,承诺保护他……他是何其幸运这一辈子能够遇见她。

寝殿外,太斗一把勾着成歆的肩。“我觉得我快死了,你要不要先医我?”

“依我看,你就算再战个三天三夜都没问题。”成歆睨了他一眼。

“那是拿来骗皇上的,你别拿来骗我。”

“不然先替我看看也好,我的伤口边上都肿了起来。”祝平安也勾着他另一侧肩,硬是架着他往前走。

“你们两个,到底以为我会做什么?”成歆没好气地道。他承认他是有点嫉妒,但更多是祝福,毕竟一个是他最亲的兄长,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衷心祝福着。

太斗和祝平安对视一眼,笑了笑,还是把他架走。

翌日早朝,夏侯欢把成歆给带上殿,宣布了成歆的身世,恢复夏侯姓,且因救驾有功封为干亲王,赐王爷府一座,至于其他谋逆者也受到惩罚,庞皇后亦被废。

而后,再要萧及言将辛少敏认为义妹,一个月后,她被以迎后的阵仗从首辅府风光迎入宫中。

大婚当日,由于繁文缛节,典礼直到当晚三更才结束,然夏侯欢还在前殿忙着,辛少敏一回东暖阁,压根不管女官宫女说的礼节,直接把人全都赶了出去,坐在桌前祭五脏庙。

她简直是快要饿翻了,哪里还要她们替她更衣什么的,她已经受够了这种要人命的婚礼排场。但可悲的是,这桌上摆的都是甜食和蜜饯,全都是骗肚子用的。

就在她可怜地以各式糕饼蜜饯果腹的当下,外头突地响起“皇上回宫”,女官随即在外头喊着,“娘娘,迎驾!”

辛少敏哼了声。她都快饿死了,结果也没替她备上一点吃的,不爽理他。

辛少敏说不理还真的不理,把外头女官急得头发都快白了,只能跪在地上迎接圣驾,男人摆了摆手,手提食盒,大步踏进东暖阁里。

那饭菜香立刻勾引着辛少敏抬眼,然一抬眼,她的眼神就说:成歆,你竟然假扮皇上?这对兄弟是准备要阋墙了吗?

夏侯歆无声的咂着嘴。“你真是好眼力。”他都刻意把自己扮成了皇兄的样子,却连口都还没开就被识破。

他呢?她无声问着,已经快动作地打开食盒。

“殿前忙着,百官大概是想要把他灌醉,所以我想……今晚干脆我帮他洞房好……呃。”他往她身旁一坐,脸凑了过去,却见筷子就横在眼前,教他硬是往后缩。“你想杀我不成?”

如果你想对我乱来的话。她挥舞着筷子,飞快地夹着菜,吃得一脸满足。

夏侯歆一见她的笑脸,随即不怕死地靠了过去。“少敏,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一个吻?”

哪有?都是你自己说的。她瞥了一眼,继续嗑。

“那是我的生辰礼。”

找你大哥说去,他说好我就好。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他正要开口,外头又响起——“皇上驾到!”

外头瞬间骚动再起,女官和宫女全都跪成一团,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皇上。

夏侯欢一身酒气的踏进东暖阁,手里还提着食盒,一见夏侯歆就坐在她身旁,随即一把热情地搂住夏侯歆,再顺势将他往旁一推,硬是霸占了他的位子。

“少敏,我要御膳房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话未尽便顿住,因为他瞧见夏侯歆和他准备的一模一样。

辛少敏二话不说地接过手,因为她已经饿到可以吞掉一头牛。

“皇弟,该回去了。”

“她还没吃完。”

“太失礼了,她是你的皇嫂。”

“少敏,我会一直叫你少敏,可以吧。”他越过夏侯欢问着。

辛少敏吃得很忙,随意朝他点着头。

“看见没?”夏侯歆笑得一脸得意。

夏侯欢用同样的脸笑得温和无害,黑眸却是严重失温。“少敏说好就好,我向来没意见,只是你不回王爷府,难不成是想要留下来观礼?”

“横竖我也没经验,你就让我学习学习。”反正他就是来闹洞房的,没等到天亮他是不会走人的,看谁先倒。

两人笑脸对峙,彻底忽视一旁手持玉筷,杀气腾腾的辛少敏。

只见她脚一伸,一脚踹一个,无声喊道:全都给我滚,两个疯子!闹洞房是这样闹的吗!

“你把我的皇后给惹火了。”夏侯欢脸色不善的瞪去。

“我帮你安抚。”他向来知错能改,自己捅的娄子就要自己收拾,这道理他是明白的。

“去你的!”夏侯欢抬腿踹去,夏侯歆利落地闪过。

两兄弟你来我往,辛少敏捧着食盒欣赏,在心里默默地给了分数,然后开始觉得眼皮重了,打了个哈欠,喝了口酒,摸上床睡觉去。

拜托,她昨天几乎都没睡,天色一亮就被抓起来妆点成人偶,这会都大半夜了,不累才有鬼,他们想打,继续,不要吵到她就好。

等到两人打到没劲,一回头,辛少敏早已呼呼大睡。

夏侯欢怒不可遏,回头想再打夏侯歆一顿,岂料他已经任务达成,逃之夭夭,气得他只能将喜服褪去,躺在她身边,她便自动地钻进他怀里取暖。

他笑眯黑眸,拢好被子,与她交颈入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王夺妻心理学最新章节 | 帝王夺妻心理学全文阅读 | 帝王夺妻心理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