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抚谋妻厚黑学 第三十五章 作者 : 寄秋

知恩图报是啥房伏临不懂也不理,裘希梅在临危之际救了他一命又如何,顶多给点银子感谢也就两清了,谁会在意萍水相逢的小妇人,不过凑巧会点救人的小医术。

他主动提议要收希梅丫头为义女是她合了他的眼缘,他有儿无女,子孙又全在外地,膝下孤寂,见到个好读书又聪慧的忍不住心痒难耐,他一屋子好书没人看,都蒙上一层厚厚灰尘了。

房伏临的众多怪癖之一是好书,一见到书就挪不开眼,满满的书册堆了一整间屋子,多到连书柜都放不下,有些还堆放在角落,他这孤老头太爱书了,不准旁人动他的书,于是越积越多,越堆越高,最后书多得他连站着看书都没位置。

裘希梅一来,看见满屋子的书眼睛就亮了,房伏临明白她也是爱书,会珍惜书册的人,便由她挽起袖子一本书、一本书的整理,掸去灰尘,手抄珍品,晒书除蠹虫的,书柜还重新上了漆,分门别类的放入柜子。

一老一少分外的投契,一看到书中精采处,两颗头颅还会凑在一起讨论,越相处越是像自家闺女,动了心念的房伏临也十分干脆,开口就要认人家当女儿。

爹娘已逝,裘希梅也因为有广心爱男子的开解而不再感到伤心,她见房伏临觉得亲切,想起爹在世时总是一个字一个字教她读书,两个人颇有相似处,便顺理成章的应了。

“什么春花嫂子,你会不会认辈分,我家善儿看中你那义女,你叫我嫂子不是把辈分都搞混了。”管老夫人不太高兴,她最恨人家喊她的闺名。

管老夫人出生时是头个闺女,她爹喜得笑不见眼,当成心头肉疼着,那时是春天,满园的百花开,她爹抱着她去园子里看花,指着争奇斗艳的花儿给她取名为春花,意思是人比花娇。

但是老太太的爹忘了他们姓金,春花原本十分文雅,冠上姓成了金春花,文雅意喻倒变得俗气了。

“得了,我大不了吃点亏,改口唤你春花婶儿,这道小事也斤斤计较。”妇道人家眼界小。

房伏临性子怪,脾气也怪,该认真的事他漫不经心,不该认真的他和人争得面红耳赤,几欲大打出手,辈分上的称谞并不看重,这回能扳倒死对头王启,他笑得满面春风,连走起路来都比往常稳健。

“行了行了,遇到你我就头疼,要认就认吧,又不是我闺女,啰啰唆唆个什么劲。”打发他走也就是了,省得烦心。

裘希梅是跟着管元善一道返京,被他安排住进高盛侯府的偏院,与他住的院落只隔一道墙,环境清幽雅静。

而他别有用心地将她一对弟妹另行安置,并未住在同一座院子,与他们的居所相隔半座宅邸,光要见一面就得花费大半个时辰。

“不是闺女却是孙媳妇,以后向你奉茶,你要给她脸色看就是不给我面子,我可是会打上你高盛侯府。”房伏临是个横的,全然不讲理,他想护着的人就不许人欺负。

一提到原来不满意的婚事,管老夫人脸色不太愉快。“这事儿再琢磨琢磨,不用急于一时。”

“是你急吧?春花婶儿,听说你准备了几个姿色不错的丫头打算往二小子屋里放,还预备让她们开脸当姨娘。”当他不知情吗?她从年轻就是这脾性,到老也改不了。

“这……”她总要安插自己人看着孙子,不要又像他老子一般,不是沉迷女色便是妻奴,有了女人忘了娘。

一旁的裘希梅像个看戏的,置身事外看两老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她好笑的莞尔,觉得自己是摆设的盆栽,严重被忽略,眼前这两位长辈只顾着争执,完全忘了她也在。

瞅着两个人吵得差不多了,她打算开口说和,以免真闹起来,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但是……

“圣旨到——”

尖细的嗓音如碎冰般扬起,一名面上无须的太监在府里管事的恭迎下走了进来,手上高举一道圣旨。

“圣旨?”所有人连忙起身,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闻裘家有女希梅,慧质兰心,秀外慧中,贤淑知礼,颇有贤名,朕今日赐婚高盛侯二子,择日完婚,钦此。”

择日完婚?

皇上圣旨一下,众人不得不从,纵使管老夫人小有咕哝,可是有皇上旨意,又被礼国公收为义女,她虽然还想挑些漂亮的丫头备着用,也不能在此刻动手,只能看看再说。

解决了扰人的儿孙婚事后,问题又来了,这次不是门户之见,而是攸关可爱得让人爱不释手的双生子,就连一天不找麻烦就骨头发痒的老太太也不退让了。

“不行,不行,在我们在高盛侯府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挪到你们那个光长草的破国公府,小孩子没地方玩会生病的,留着、留着,别折腾孩子了,挪来挪去成什么样,还不是得回来。”

她本来不怎么喜爱那两个吃白食的孩子,可是相处了几天发现他们真真得人疼,软软的童音让她心都化了,现在一日不瞧见他俩心里就空得慌。

而她口中的草是礼国公心爱的名贵兰花,养了几年没开过花,绿油油得像是野生兰草。

“春花婶子,你几时看过有人出嫁是直接从夫家的偏院走到正厅拜堂,你不面臊,我还脸红呢!姊姊出阁,弟弟妹妹当然是待在『娘家』,不然你要他们改口叫嫂子吗?”真是没见识又婆妈,只不过相处了几日就真当是她嫡亲的孙子、孙女,搂着不肯放。

“可是我舍不得,备嫁要好几个月……”要是他喜欢上了小丫头的机伶、胖小子的憨厚,铁了心不还她怎么办?

“行了行了,不会霸着不放,到时我把那对宝贝儿当成陪嫁品摆在最前面,让你一眼就瞧见。”当他是人贩子啊,希兰那丫头他是瞧着喜欢,古灵精怪嘴又甜,教人很难抗拒,希竹……太笨了,可笨得憨实,两姊弟都是好孩子。

裘希梅真的笑出声了,还好没人注意她的失态,她最后是被房伏临硬拉……

呃,接到富丽堂皇的礼国公府备嫁,除了身衣物外什么也没有带,空着两只手成了礼国公义女。

就如同管老夫人说的,反正还得回来,箱笼、首饰匣子什么的何必挪来挪去,还不是她的,没必要十几个人抬去礼国公府又抬回来,反正礼国公嫁闺女,他还不陪嫁十里红妆吗?

“快看,观音菩萨座前的金童玉女呐!是谁家嫁女儿这么大手笔,瞧这两娃儿生得多好,粉嫩粉嫩的,笑得好喜气,真想抱回家养……”

在此后的十余年里,此事被津津乐道。

礼国公嫁女儿,一百二十抬的嫁妆塞得快满出来,有金、有银、田庄铺子一应不少,下人百来名,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跟着花轿后头走,新娘入了门,嫁妆还没从礼国公府送完,拉开一条长长的送嫁队伍。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嫁妆,而是打头阵的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一身崭新的衣服,一左一右,一男一女,朝路旁围观的百姓撒喜糖、喜钱,一直笑嘻嘻的嘴儿弯别,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十分讨喜。

看傻眼的百姓都张大嘴惊叹不已,直道是神仙窝里的小仙童,忘了弯腰捡拾能沾点福气的喜糖和绑着红线的铜板。

可是最教人莞尔不已的是急着出来迎人的管老夫人,她动作利落的往前一奔,抱住两名娃儿心肝、心肝地喊着,直说想死他们了,倒把花轿堵在门口,差点延误了拜堂行礼的良辰吉时。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送入洞——”呃……有那么急吗?

话还没说完呢,一听到送入洞房,管元善也不管什么礼不礼法,一把抱起穿着艳红嫁衣的新娘子往新房走去,还因一时走得急踩了司礼官一脚,得了个白眼犹不自知。

堂上的杭氏是资深穿越前辈,对他的猴急毫不在意,夫妻和乐才是最重要,反正那回事大伙儿都晓得,脸红的是年轻媳妇,她陪着客人吃吃喝喝,凑个热闹就好。

倒是高盛侯管济世拉长了脸,嘴里念着“不成体统,不成体统”,可是在妻子的一横目后,嘟囔声渐小,很勉强地露出笑容,表示他很满意这桩御赐的婚事。

“希儿,我终于娶到你了……”入洞房就是要早生贵子,他迫不及待要扑……

“等一下,盖头还没揭。”唉,她明天要用什么脸面见公婆,他简直是把好事变坏事。

裘希梅臊得很,她手中握着象征吉利的红果子都快被她捏出指印,对于即将面对的夫妻房室,她又是欢喜又是慌乱,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着,手心都冒出薄汗了。

“哎呀,瞧我心急的,如意秤还没拿呢!娘子,让为夫瞧瞧娘子你的花容月貌,看有多娇艳妩媚……”盖头一掀开,管元善整个人都看直眼,憨憨地傻笑。

“原来你这么美……”

平时不上妆的裘希梅清丽可人,宛若不染纤尘的碧波清荷,亭亭玉立,娉婷绰约,清婉间但见灵气。

精心妆点后,落下凡尘的瑶池仙子摇身一变成了人间的海棠花,清艳多娇,媚色浅浅,更显明艳的秋水瞳眸仿佛雨后初晴,清澈地映照出湖光山色,旖旎风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巡抚谋妻厚黑学最新章节 | 巡抚谋妻厚黑学全文阅读 | 巡抚谋妻厚黑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