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说爱我 第九章 作者 : 禾喻

今天晚上,孙昊仁答应了会回家吃饭。

曼妙的身影在厨房忙碌穿梭,安惜微系上围裙,拿过洗好的青葱,俐落地切成段。

比起以前手忙脚乱的情况,现在的她已经游刃有余。

以前的她连青葱和香菜都分辨不出,拿起菜刀总是战战兢兢,十根手指总是挂彩,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是个料理白痴。

最后她跟家里的佣人学了近半年,总算可以煮出像样的菜色了。

洗手作羹汤。

这是她憧憬的、也是她想为自己所爱的男人做的一件事。

有点讽刺的是,屈指算来,孙昊仁尝过她厨艺的次数不到五次。

结婚这一年来,他不是忙得深夜归家就是干脆在公司过夜。所以今晚他答应她会回家吃饭还真是让她惊喜。

一旁的炉火上炖着香喷喷的老母鸡汤,锅子里的蒸鱼火候也差不多了,只差青葱和调味料。待会儿她只要炒一碟青菜就可以开饭。

对了,冰箱内还有她方才切好的水果,吃过饭后享用刚刚好。

看着准备得宜的菜肴,安惜微找回了许久不曾有过的期待。

希望今晚这一顿饭昊仁会吃得开心,然后她会顺便提起外公邀请她回去工作这件事。

时间正好来到晚上八点三十分。

就在她小心翼翼将刚熟透的鱼端上桌时,门开了,这个家的另外一个主人踏了进来。

他今天看起来有些疲累。

“累吗?先去洗澡,我再炒一个菜就可以开饭。”她帮他拿过大衣。

“好。”他应了声就上楼去了。

她进厨房以极快速度炒好了菜,孙昊仁同时也洗完澡走了过来,他帮忙她拿过碗筷,等到她入座之后就开口道:“惜微,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呃?什么事?”他的表情好像有些凝重。

该不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吧?

她担心之下握过他的手,“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看。”

“美国的投资出现了一些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在纽约挂牌上市的计划。”他蹙起眉头。

“那你打算怎么做?”她这才明白了他的烦恼所在。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是他将孙氏集团推向国际的第一步,为此他花了不少心思和精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很清楚这项上市计划对他而言是何等重要。

“明天中午,我会连同方律师一起到美国分公司。”他深吸一口气,“当然,这里不能没有人坐镇,姊会暂时留在这里,妈也会留下。”

他看着她,她突然间意识到他会特地交代这一点的用意。

“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她思忖了好一下才道。

“你去的话,我会没时间陪你。”他轻轻叹息,按住她的手,“虽然我不会去很久,但一两个月肯定是免不了。这段时间我希望你可以留在这里帮忙姊照顾妈,再说你外公不是刚出院不久吗?你放心得下?”

提到这一点,她顿时犹豫了。

“外公那边我是放心不下。”她颔首,心底有些担懮,“但我和妈……”

“她会留在祖屋那边。不过留在这里坐镇的姊肯定会忙得没日没夜,我担心妈一个老人家会有问题,你也知道她没人盯着就不吃药,得空的话,你就过去看一看她。”

孙昊仁稍微加重力道,紧握她的手,“我始终希望你和妈可以和睦相处。”

她凝睇他,本是满心喜悦的心情已一扫而空。

“惜微?”

“如果妈愿意与我和睦相处的话,我是没问题的。”

他不语,她忍不住敛眉。

每次只要谈到这个话题,他和她之间的气氛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凝重。

她明白他的感受,夹在妻子和母亲之间的角色从来不好扮演,但她希望他对她能够多一分包容和体谅。

“算了,我会让天远帮忙姊照顾我妈。”良久,他才吐出一句。

她变得尴尬了。这份责任竟然转移到他的特别助理身上,怎么说也觉得奇怪。

“其实妈有自理的能力,不需要别人特别看顾……”有时候她觉得他们姊弟俩太过紧张了。

“换作是你妈也患上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胆固醇的话,还不时嫌药丸难吃而不吃药,你会不会紧张呢?”他突如其来说出这句话。

安惜微语塞。气氛一下子变得僵凝,他微挑眉头的表情看起来带着不悦和责备。

而她分明没做错任何事情,顶多……顶多只是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

她应该道歉吗?

安惜微只觉得有一口气憋在胸口处不上不下的,难受得让她的眼眶红了。

“算了,我们别再说下去,不然这餐饭谁都吃不下。”美国分公司出现问题已经够让他烦了,他不想和她再在这个话题上争执下去。

她没再说话,默默地盛好饭,端过给他。

他拿过,默然不语地夹菜吃饭。

她夹了一口菜,细细咀嚼,却是食不知其味。

彼此在席间再也不说一句话。

“原来你和昊仁为了这件事又闹不快了?”

孙维冰无奈地看向憔悴的弟媳,再次摇头。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妈在纽约和我同住的时候,我还不是一样督促她吃药,哪里需要多此一举特别找人来督促妈……啊,我不是说你多余啦,惜微,你别怪我心直口快,我只是觉得昊仁和你之间有沟通上的问题。”

安惜微一叹,“我也这么认为。”

若有沟通上的问题,只要彼此愿意加深了解和沟通应该就可以解决了。偏偏孙昊仁连抽出点时间和她沟通的意愿都没有。

她最近越来越觉得无助。这段婚姻该如何维系下去她也不知道。

一个想法陡然在她脑海里浮现。

接下来的一年、十年还是更久的以后,她和他都要以这种方式维持彼此的关系吗?

“有时候我会觉得我看不透他的想法,我已经很努力在迁就他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到了最后,结果还是会变得很糟。”她揉着眉头。

争论过后的翌日,孙昊仁就去了美国,她根本来不及和他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这……唉,不如等他回来,我找他谈一谈吧。”孙维冰很想帮一帮自己的弟媳。

“姊,你也知道昊仁的个性,他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事情。”上次她帮孙氏解决了货源的问题,非但没得到他的感激,还被他疾言厉色斥责了一顿。

她不想见到姊弟俩为了她的事情而闹得不愉快。

“可是这样一来你和他……唉,好吧,那么利老要求你回去长贵那边帮忙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孙维冰是从顾天远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

“我已经跟外公说了。”说起这个头痛的问题,安惜微再次一叹,“我告诉他老人家我想维持原况。”

虽然外公难掩失望,但老人家也明白她的苦衷,不想让她难做人。

“真的不回去吗?你还那么年轻,为了家庭而放弃事业有点不值得。”孙维冰满心以为她会重出江湖的。

毕竟她是一个人才;跟在利老身边多年,无论是交际手腕还是经商头脑都是一流,现在窝在家里当黄脸婆实在有点可惜。

“我觉得昊仁不会赞成我回长贵集团。”她记得他说过,她没必要回去看聿白的脸色办事。

虽然她不认为自己需要看聿白的脸色,但昊仁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

她已经嫁人了,加上自己并不是利家真正的一分子,何必再回去争权呢?

再说聿白一直对她存有心结,认为外公宠爱她多过信任自己的亲外孙,她推掉外公的邀请也算是为聿白免去了一层担忧。

“你呀,开口闭口都是昊仁,有时候你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下啊。”孙维冰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有吗?”可能是她早已习惯这么做了吧。

她和昊仁在一起将近两年,她一直把他当作是比自己更加重要的存在,事事为他打算也是应该的。

“算了,总之你不必担心妈有没有准时吃药这个小问题,我觉得你应该小心一下严希依这个女孩,我始终觉得她对昊仁虎视眈眈的。”孙维冰冷哼一声。

安惜微笑了一下,对于这件事,她倒是没什么担心。

“你还笑得出来?妈也真是的,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老是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不喜欢这个媳妇就算了,老妈还要特地帮儿子找新人选,孙维冰想到这就头疼。

“我相信昊仁不会看上严小姐。他说过了,他和严小姐绝对不可能。”

安惜微倒是老神在在,孙维冰看得下巴几乎掉到地上。

“喂,不是我这个做姊姊的要说弟弟的坏话。”孙维冰轻咳一声,凝睇乐观的她,“男人一定要盯得紧紧的,因为他们有选择性健忘症,说过的话通常都不记得。”

她真担心不知危机迫在眼前的安惜微。

“他虽然不是一个浪漫体贴的男人,但他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很守信,说到做到。”

安惜微深吸一口气。

“这一点,我相信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说爱我最新章节 | 请说爱我全文阅读 | 请说爱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