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一夜情 第九章 作者 : 唐筠

【第五章】

庆功宴在KTV的大包厢里举办,一群外国人来到台湾,想体验台湾特有的文化,所以威廉就选择在KTV里举办庆功宴。

他本身是混血儿,母亲嫁给在法国从事服饰开发的父亲,他在法国出生,但小时候是在台湾长大,到国中才回到法国,所以对台湾有很深的情感,这回他听闻外祖母身体不适,他就决定优先选择到台湾开设分公司。

此外,他会选择台湾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苏菲亚,知道她被台湾的父母遗弃,如今有心想回台湾找亲人,所以他才派她来台担任设计总监,以此来助她一臂之力。

对威廉所做的一切,苏菲亚真的是满心感激,但面对他的感情,她却有些不知所措,她对威廉有好感,但似乎还没到能成为男女朋友的阶段。

因此,她一直以想冲事业为由拒绝他的追求。

就算如此威廉依然对她很好,聘用大学没毕业的她当助理设计师,栽培她当专业设计师,并且让她参加公司举办的设计图比赛,她才有机会拿下冠军,也才有机会成为轻法设计的首席设计师。

只是她没想到,威廉会跑来台湾。

“我没听说你要来。”赶到庆功宴会场,她一见到威廉忍不住问道。

“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是不放心把事情交给我吧?”苏菲亚故意扭曲他的意思。

威廉连忙说:“那你可就误会我了,我是真的想给你一个惊喜,喏,我连礼物都带来了。”

看着被递来的绒布盒。/她好奇询问道:“这是什么?”

“你自己看看啊。”

“是啊,快拆开看看,我们也想看。”

一旁的模特儿开始怂恿她,让她不开也不行,她只好当众拆开礼物。只见小小的绒布盒里躺着的是纯金打造的轻法商标图饰品,通常只有威廉家的人才会有这东西,这是他们参加大型宴会时会别上的标志,听说代表着轻法设计的荣耀。

手拿着绒布盒,苏菲亚突然惧怕了起来,她觉得手上的礼物太过沉重。

有模特儿喊着,“威廉,你这是在求婚吗?”

“你们看起来像那样吗?”威廉搔着头,笑说:“就算要求婚,也得苏菲亚愿意嫁给我啊,你们这样会吓跑她的。”

瞧,这饰品就是有那么一层意思,戴上它,就等同承认自己是威廉家族的人,她不敢收下,所以又把它递还给威廉。

“怎么了?”

“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怎么不能收?就只是一个饰品,你是轻法设计的首席设计师,替公司赚了大笔财富,你当然有资格收下这个礼物。”

“威廉,你明知道这礼物不一样,我不收。”

“没什么不一样,你别被他们的玩笑话吓到,我求婚的话,绝对不只是送你一个纯金饰品,我还会买好几克拉的大钻戒,所以你就安心收下吧。”威廉再度把绒布盒推回给她。

“如果首席不想要,就送给我吧。”一旁的模特儿看不下去,直接从中拦截走了那个绒布盒。

她叫温妮,比苏菲亚年长三、四岁,也比她早进轻法设计,对威廉一直有好感,但威廉只把她当工作人员看待,一直和她保持距离,所以当她知道威廉喜欢苏菲亚时,有些嫉妒,但苏菲亚的能力让她折服,所以心甘情愿在她手下做事。

不过,如果看到威廉对苏菲亚好,她还是会闹上一闹,如此她的心里才会稍微好过一些。

“别闹。”威廉忍不住皱了下眉。

“我没闹啊,你呢,非要送出去,她呢,是一点也不想收下,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们解决麻烦,还好这样式好看,配上我的衣服应该不会显得突兀。”温妮拿出饰品在衣服上东比比、西比比。

“还不错看。”苏菲亚诚心的赞美着。

“别开玩笑了。”让温妮戴上家族的标志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怕她真把饰品据为己有,威廉连忙把饰品取回,装进绒布盒并放回口袋,然后对苏菲亚说:“等你想清楚要戴了,我再拿给你。”

“没想到威廉那么小气,台湾发表会那么成功,我们这些工作人员也是功不可没的啊!”温妮玩笑似的说着。

威廉当然不小气,他没忘记辛苦飞到台湾来助阵的工作人员,所以又拿出了一个袋子,并从中拿出一个长型的绒布盒,打开后说道:“为了答谢大家,我特地帮每个人带来了礼物。”

这也是轻法的饰品,只是纯金属于家族独有,而白金则是员工,那是一条有着轻法商标图案的白金项链,是轻法用来犒赏对公司有功劳的员工的,一条项链少说也要两、三万块。

“谢谢威廉。”

模特儿一一抱了威廉,给了他一个感谢的颊吻,温妮是最后一个,原本她也想给威廉一个感谢的颊吻,但看到他的目光一直追逐着苏菲亚,她便恶作剧的把吻印在威廉的唇上。

“温妮!”威廉脸都绿了,推开温妮之后,他担心的看向苏菲亚,却发现她坐在一旁,托着腮帮子,似乎在想什么出了神,目光不由得黯淡下来。

她的心思并不在他身上……他一直都知道的。

在云都美食馆和苏菲亚分开后,殷祈纬就一路跟着她到庆功宴的地点,他在对街停车,一直看着KTV的大门,就这样,从傍晚一直等到入夜,才看到苏菲亚一行人从KTV走出来。

他们在KTV门口停留了许久,好似在讨论着什么问题,后来,他看到一个高大的混血男人一直要跟着苏菲亚,却被其他人给缠住。

而苏菲亚这边,一行人建议要去士林夜市逛逛,但是因为她实在太累了,想回住处休息,威廉自然想送她回家,却被温妮等人给阻止了。

“我们都是外来客,你是唯一比较熟悉台湾的人,当然得由你当向导,苏菲亚累了就让她先回去休息吧,最近忙开幕的事情,她快累坏了,你这老板就体恤一下人家吧。”

威廉忙说:“我就是体恤她才要送她回去,一个女孩子入夜搭计程车有些危险,我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住处。”

“别担心,我搭的车是从台北公共运输处代为呼叫的车队,一切都有记录,很安全的,你们好好玩吧,明天我会去饭店送大家,我们饭店门口见了。”习惯性的和威廉以颊吻的方式道别,并跟一行人道了再见后,她就独自坐上计程车离开。

看着计程车前进,殷祈纬连忙启动引擎,快速的转入车道,并且弯到计程车驾驶的路线上,缓慢的尾随着苏菲亚搭乘的计程车。

车子前进了约莫十来分钟,在一处无电梯的老旧公寓建筑前停下,苏菲亚付了钱下车,殷祈纬则在车内静静的看着她进屋,然后抬头看着公寓。

黑暗的窗子他一扇看过一扇,内心不断猜想着她住在哪一户,又怕她住的方向是自己无法察觉到的角落,不禁紧张起来,一直到其中某一扇窗户的灯亮了,他才略微感到安心。

他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在乎她,找了她三年,他也想过,或许再见面的时候,对她的那种眷恋会淡化,但事实证明并没有,他甚至陷得更深,看她就在眼前,不能拥抱不能碰触,他的心是酸的,看到她和威廉互动那么亲密,他更是吃醋了。

他很想知道她和威廉的关系,但他明白自己连过问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心情更加郁闷。

他就这样坐在车内,开着车窗,燃起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然后静静的抽着,边看着亮着灯光的窗子,猜想她在屋内做些什么事情。

一个小时过去了,灯仍亮着,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半。

“看来是只夜猫子。”他笑着叹了口气。

而在屋内,苏菲亚除了洗澡以外,什么事也没做,洗完澡之后,她就拿出曾经为殷祈纬念过的那本有关医生和小妇人的悲伤小说,并且取出夹在其中的一张照片。

那是殷祈纬替她拍的背影,离开的时候,他正熟睡着,她便把照片拿走了,这三年来,她一直尽可能的不去触碰这本书和照片,就是怕想起和他相关的回忆。

但今天她的心一直静不下来,洗完澡之后,竟下意识的取出了这本小说,等她回过神来,照片已经在她的手里了。

“他今天约我见面,是想跟我聊什么呢?”她不禁自言自语起来。

她应该听听他想说什么的,不该急着逃跑。

但很快她又退却了,因为在希伯维列时她的心就彻底碎了,他如今已经结婚,他们不该再有任何瓜葛才对,她不想再一次心痛。

再度告诫自己要与他保持距离之后,她决定将过去的记忆再度封存,于是把照片夹回到书本里,并把书拿回房间放进旅行箱,然后再度塞回衣橱里。

在楼下的殷祈纬看见她走到阳台时,心跳失速了,他在车内远远地看着她的身影,一直到她再度回到屋内,不久后,灯就熄灭了,看到灯灭的那一刻,他有些失望。

他很希望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更希望她能下楼来见他,但是,她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又回到她自己的世界里了。

但他并没有因此退缩,他知道,在事隔多年之后想认真追求她,得要一步一步来。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的,今晚,你就好好睡一觉吧,晚安。”对着夜色里已暗下的窗口,他向屋内的人轻轻的道了一句晚安。

一早,苏菲亚就被电话声给吵醒了,她以为是威廉打给她的,她接起电话就直接说:“威廉,现在距离开幕还有好几个小时,拜托让我再睡一下。”

殷祈纬本来心情好好的,听到她第一句就叫威廉,心情整个荡到了谷底,他闷声说:“我不是威廉。”

听到有点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来,苏菲亚吓得从床上弹坐起来,“你……请问你是哪位?”她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所以小心翼翼的问着。

她真的把他忘得那么彻底吗?

他查了公司的合作资料,知道苏菲亚的个人电话,一早就兴匆匆跑去买了几种台湾有名的小吃,因为他记得她在法国时说过,如果有一天来台湾,想品尝各种台湾的美食。

所以,他特地早起替她先买了刈包还有春卷,以及台湾有名的珍珠奶茶,但她却一开口就泼他冷水,让他很呕。

“殷祈纬。”

这名字昨天她才知道,但这个名字的主人,却一直印在她的脑海里,已经很久了。

“你怎么……如果你要谈关于合作的事情,你应该找威廉,那不是我负责的范围,我只监督设计方面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合作的事情不归你管,我找你不是为了公事。”

“那……”

“我替你买了早餐。”

这人怎么了?她记忆里的他,可是把她煮的菜全部倒进垃圾桶的家伙,虽然后来她发现他其实没那么坏,也很体贴的背着她找鞋,但她还是多少记得他耍坏时的嘴脸。

“发什么呆?再拖拖拉拉,东西都要冷掉了。”他发现还是用像在法国那样的态度和她讲话自在一些。

“殷总裁,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没吃早餐的习惯,你还是自己吃吧。”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替我开门?”

“开门?”什么意思?

她还在想,门铃就响了,她吃惊大叫,“你跑来我家?!”

“只是跑来你家需要大惊小怪吗?我们还同睡过一张床,快点开门,不然等一下你的邻居就会跑出来抗议。”

这人是流氓吗?竟然来这套!“你真的是云都集团的总裁吗?怎么活像个流氓一样?”

“喔,原来我还有当流氓的本钱啊,谢谢你提醒我,如果哪天我在云都混不下去了,就去找个老大投靠混饭吃。”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云都没了他会风云变色,所以老爸连他的婚事也不管了,哪怕成天被刘珊珊的父亲埋怨,他老人家也只能叹气装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再续一夜情最新章节 | 再续一夜情全文阅读 | 再续一夜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