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妾上位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井上青

今晚,左世平以好友久别重逢名义,特地邀蒋德瑟前来作客,冯金城则是已经连着好几天不请自来,就是希望左世平能再借他一些钱,赎回米店。

大厅早已摆好酒席,才入座,冯玉环就在父亲的眼神示意下又开口。

“世平,你就再借一点钱给我爹,让他把米店赎回,要不我们冯家……”冯玉环也不知帮忙求情几回了,可是这回左世平就是不答应。

左世平板着一张脸,举手示意她别再多说。

冯玉环暗瞪了冯金城一眼。都怪她爹,赌鬼一个,把那么大笔钱和米店都给赌光,这下冯家别说赎回米店,连买米的钱都没了,她娘三天两头来找她哭诉,她把所有首饰全给她娘,但那也撑不了几天。

令她心烦的还有坐在她对面的蒋德瑟,世平也不知哪根筋不对,蒋炳全都入狱了,这节骨眼就该避蒋家避得远远的,把蒋德瑟这瘟神请来作什么!

看蒋德瑟一语不发,猛喝闷酒,她真担心他等会会发酒疯说些什么不该说的。

“世平,你就帮帮你岳父我吧,我保证,这回我真不赌了!”冯金城举手发誓,见左世平充耳不闻的别过脸去,已走投无路的冯金城,牙一咬起身屈膝跪下,哀求着,“世平,你真的得救救我,要不,我们玛家上上下下真的会饿死。”

“爹!”冯玉环惊呼。

蒋德瑟瞥了他一眼,冷嗤道:“呵,冯叔,你这岳父当得……可真令人同情!”

蒋德瑟这几日为了自己的爹入狱一事,心慌意乱,原本还指望左世平会不计前嫌,相助一把,但现下见他对自己的岳父这么冷淡,他已不敢希冀他会帮忙。

左世平不理会冯金城的苦苦哀求,起身径自走向蒋德瑟身后,两手按着他的肩,开门见山的说:“德瑟,昨晚我梦见我表哥吴宽,他哭着向我道歉,说他不该听你的话……”

蒋德瑟心虚慌急的拨开他的手,“我、我还有事,我要先走了。”

已经微醉的他想起身,却被左世平重重的压回座位,“怎么才来就要走?我和玉环都还没一起敬你一杯呢。”

“我……”被点到名,冯玉环心虚了下。

“还敬什么,他爹都已被关入大牢,我们就该避他们蒋家避得远远的!”见苦肉计无效,自己站起的冯金城心想,倘若左世平真无情的不愿帮他,至少他还有玉环这个王牌,只要玉环坐稳正妻之位,他们冯家就算不能再发达,也不至于饿死,可眼前这瘟神若不快送走,万一左世平遭受牵连,他们两家人就得跟着一起完蛋了。

“冯叔你……”

“我怎么了,当初林家落难,你们蒋家不也是对其敬而远之,不、不只,还落井下石,你爹他呀,无情无义,居然还出面作证,那等于是踩着你林伯的尸体往上爬呢!”冯金城理直气壮的说。

左世平收回搁在蒋德瑟肩上的手,“还好有我岳父提醒我,要不,我差点忘了这件事。”

见左世平对自己的态度稍稍转好,冯金城乘胜追击,“那是,这蒋家没一个好东西,快赶他走。”

“世平,我爹说得对,快赶他走,要不,若受蒋家牵连,我们的票号可能会不保。”冯玉环也声援。

被孤立的蒋德瑟,忍无可忍,怒地拍桌而起,“好!你们这对父女,我们蒋家受罪,你们居然这么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我蒋德瑟今天豁出去了,绝不让你们冯家父女好过。”

意识到蒋德瑟要托出秘密,冯金城先一步捂住他的嘴,“那、那个马力,快把这人给撵出去,别让他像疯狗一般在这里乱吠。”

马力杵在一旁未搭理,蒋德瑟趁机用力推开冯金城后,怒指着冯玉环,一古脑的将秘密全说出,“左世平,你的妻子冯玉环,现下可是怀了我蒋德瑟的孩子,她在嫁给你之前,早已经是本少爷的人了。”

左世平缓缓回头,质问着冯玉环,“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世平,别听他乱说。”冯金城比自己女儿还急,挺身辩驳,“蒋家落难,蒋德瑟就见不得你们夫妻好,才故意在挑拨离间。”

“我问的是她!”左世平故意沉下脸。

“世平,就、就如我爹说的那般。”冯玉环缩腹挺直身,“何况,我压根没怀孕。”

“有没有怀孕,请大夫来把个脉不就知道了。”蒋德瑟冷笑着。

“马力,去请大夫来。”

左世平一下令,冯玉环心慌不已。

“世平,用得着这样吗?。”

冯玉环的话才说完,马力就将大夫请了过来,在场的另外三人皆一脸错愕,这大夫来得这么快,莫不是早在府里候着了!

大夫像早就知道要做什么,一来到便立即拉起冯玉环的手把脉,只见他不发一语,朝左世平点了个头便退下。

“我说的没错吧。”蒋德瑟幸灾乐祸,完全不知自己死期已到。“她肚子里已怀有我的孩子。”

“世平,你别听他胡说,我、我要真有喜,那、那也是你的骨肉。”冯玉环嘴硬的道。

“我的骨肉?”左世平冷嗤,“我和你并未圆房,你怎可能有我的骨肉?”

“世平,你是不是忙糊涂了,我们先前明明有好几晚都一起喝酒,同床共枕——”

“是一起喝酒没错,但你醉了,我可没醉,我很确定我们之间清白的很!”

他笃定的话语一出,她心头剧震,踉跄了下。“你……”

“呵呵,冯玉环,这下你不承认孩子是我的也不行了!”蒋德瑟大笑着。

“不,我们明明有……”以为自己将这事处理得很圆满的冯玉环,不相信自己反被设局。

“世平,玉环她、她是被蒋德瑟强逼的,都是这个禽兽害玉环的!”冯金城赶紧出面扭曲事实,“你千万别怪玉环。”

“对,对,是他逼我的,不是我自愿的,我、我把这杂种打掉……”说着,冯玉环疯狂的打着自己的肚子。

“冯玉环,你疯了是吗,那可是我的孩子!”

蒋德瑟咆哮着,想上前阻止她,左世平却突然抽出一旁护卫配的刀,架住他脖子,吓得他僵在原地,缩肩不敢乱动。

“左世平,你千万别乱来!”

“千万别乱来?光是你玷污我妻子这一条,我取你狗命也是合情合理。”左世平目光阴狠的冷瞪着他,“更遑论,你还让吴宽将被抢的官银偷运进我林府,栽赃给我爹,害我林家家破人亡。”

这虽只是他的猜测,但他相信离事实不远,在他自我了结前,定要取蒋德瑟这条狗命,为冤死的林家人讨个公道。

“蒋德瑟,这种没天良的事,你也干得出来!”冯金城指着他怒骂。

“无、无凭无据,你、你别瞎说,给……给我乱安罪名!”蒋德瑟仗着吴宽已死,死无对证,硬是不承认。

“你要证据是吧,我可以证明是你教唆吴宽,将被抢的赈灾官银偷运进林府,蓄意栽赃给林章林老爷。”冯玉镶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席话听得蒋德瑟胆战心惊。

但更惊讶的人是左世平,他责备的看了马力一眼。他明明要他安顿好玉镶,不要让她回左府,可她不但来了,还说出这番话,显然是有备而来,定是马力暗中安排她来的。

马力知错的低下头。为了救大爷,他不得不听玉镶姨娘的话,还有,他不只让玉镶姨娘进来,连弹劾蒋炳全卖官鬻爵,受皇命亲审此案的陈大人,也请了过来。

见陈大人也来到,左世平将架在蒋德瑟颈上的刀暂时收回,和冯玉镶互看一眼,大抵知道她的用意。

她定是知道陈大人当年为他爹发声被降职,现下又弹劾蒋炳全卖官鬻爵,可见他定是个好官,或许心中还一直对当年未能帮得上他爹的忙,耿耿于怀,所以她才请陈大人过来一趟,当场揭发蒋德瑟的罪行,希望陈大人能为他爹平反。

“你……”蒋德瑟表情显得慌张。

“没错,以前的事,我全都记起来了。”冯玉镶挺直腰杆,不让蒋德瑟有一丝怀疑。“吴宽亲口跟我说过,是你要他把被盗匪劫走的赈灾官银,偷偷放进林家书房,将劫官银的罪名栽赃给林老爷,事成后,你允诺他,会让我爹把我许配给他。”

她将小秋说的话仔细推敲后,理出这个结论,大胆挺身作证,就是要让蒋德瑟自己心慌招供。

冯金城瞠目道:“难怪……蒋德瑟的确有帮吴宽那小子来向我说亲,要我把你嫁给吴宽……该死的,原来你们俩干这种没天良的勾当。”

“我、我没有,别冤枉我……”蒋德瑟猛摆手,死不承认。

冯玉镶向陈大人说道:“大人,我可以作证,当年将抢官银一事栽赃给林老爷的幕后主使,就是蒋德瑟。”

陈大人严肃的点了个头,“来人呀,将蒋德瑟押回县衙,本官要好好重审此案。”

“不,大人,我是冤枉的。”知道自己一旦被押入大牢,有冯玉镶当人证,加上他爹已入狱,朝中无人相助,自己肯定会被定罪,不甘心被冯玉镶一再欺瞒蒙骗,蒋德瑟豁出去,趁身旁一名左府护卫未留神,抽了刀,直往冯玉镶冲去。

“玉镶,小心!”

事发突然,加上冯玉镶离蒋德瑟太近,即使现场有左府护卫和几十名官差,大伙儿来不及反应,只有左世平飞身护住冯玉镶,原本要插入冯玉镶心口的刀,瞬间捅入左世平的背后……

“世平、世平……”惊魂未定的冯玉镶大喊着。

“来人呀,快将这恶徒拿下!”

陈大人下令前,马力已将蒋德瑟踹倒在地,随即扶住受伤的左世平。

左世平在昏迷前,用尽力气要马力保护好冯玉镶,然后再也支撑不住地双眼一阖,昏了过去。

“世平,世平!”

冯玉镶撕心裂肺的哭喊,却换不到他

睁眼说一句没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妾上位最新章节 | 小妾上位全文阅读 | 小妾上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