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姐恶名昭彰 > 第十章

小姐恶名昭彰 第十章 作者 : 颜京

    钟心萌暗暗在心里哀怨着,被自己喜欢的男人那么认真的否认,就算她神经再大条,也会觉得有点伤心、有点气馁。

    而段峥禹则是拧着浓眉沉思不语,先前那个服务生一记拍到马蹄的马屁,让他觉得心里很不痛快,他和钟心萌是朋友,最单纯的那种朋友,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的是最纯粹的友情,绝对不是那丑陋可憎的爱情。

    他认真地告诉自己,但郁卒烦闷的情绪却一波接着一波涌向他,心里也有一个声音在反问他,真的只是朋友,不是爱吗?他越来越烦躁,到了最后,他的情绪甚至已经濒临暴走。

    钟心萌注意到段峥禹频频变换的脸色,她暗道一声糟糕,暗自在心里将那个服务生祖上所有的女性全都问候了一遍。

    妈的,那家伙有没有眼睛啊,既然已经得到了小费,干嘛还要那么多嘴的说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事情?存心添她的麻烦嘛,存心破坏她和段峥禹的进展嘛。

    虽然心里很哀怨,但钟心萌无奈地瞥眼眉头打成了一个死结的段峥禹,她状似一脸漫不经心地说:“妈的,那家伙真是有够可笑的欸,竟然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靠,没错啦,是男女朋友啦,你是我的男性的朋友,我是你的女性的朋友。”

    段峥禹看向钟心萌,他之前一直在绷紧的心弦微微一松,敷衍的笑着说:“没错,他搞错了,我们是异性朋友,但不是那种朋友。”

    “那是当然的啊。”钟心萌俏皮地眨眨眼,“来。”她端起了自己的红酒杯,“哥们,我们两个喝一杯。”

    “好,喝一杯。”

    两人仰头飮尽了杯中的红酒,蔓延在心间的是同样的苦涩。

    钟心萌的苦涩,是因为自己明明喜欢段峥禹,但是却不能将自己的感情告诉他,还要尽量让他误会,让他以为自己对他没有多余的想法,她的心情真是郁卒得要命;而段峥禹的苦涩,却是因为钟心萌,她否认了他们两人的关系,说他们是哥们,他的确松了一口气,但心里也有一份浓烈的怅然与失落。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发现自己的个性变得有些捉摸不透,就连他自己,有时候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烛光晚餐就这样落幕了。

    段峥禹将钟心萌送回了钟心萌名下的那栋花园型的两层洋房,在洋房的门前,他凝望着用钥匙打开家门,正要走进洋房的钟心萌,有些欲言又止地说:“心萌,我可不可以……”

    “嗯?可不可以什么?”钟心萌转过身来看向他,因为酒精的关系,她的脸颊染上了一层醉人的薄红。

    “我……”他有些难以启齿,不知该怎样和她讲,因为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层顾虑。

    那个服务生说他和钟心萌是女朋友,这令他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们并非正在恋爱的情侣,那么以前看似理所当然,可以毫无顾忌的一些事情,现在还可以一一复制吗?

    他是不是要稍稍在意一下别人的眼光?免得被人误会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同寻常,免得让别人觉得他们两个太亲昵?但他真的没办法拿定主意,他不想离开钟心萌。

    “妈的,算我拜托你。”钟心萌一副快要受不了的样子,“请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干嘛吞吞吐吐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显得很娘炮欸。”

    “心萌,我……”咬咬牙,他闭上了眼睛,说:“我可不可以进去?可不可以像以前一样,跟你一起睡?”

    久久等不到钟心萌的答复,段峥禹睁开两眼,瞧见钟心萌正温柔地凝视着自己,而在两人视线交会的同时,她一字一顿的说:“笨蛋,当然可以啊,我知道你的睡眠品质很糟糕,没有我你会睡不着。”

    段峥禹顿时露出了一脸喜悦的笑容,而钟心萌也笑了,笑他的傻气,也笑自己竟然爱上了这样的一个大男人,明明他看上去很威武懔悍,可是他的内心却像一个小孩子,但像这样的一个笨蛋,她怎么能不爱他、怎么能不喜欢他呢?

    灿烂的晨曦像金粉一样的撒入室内,照耀在那张雪白的床铺上,床铺上躺着一双男女,男的体格栗悍、精健挺拔,容貌也很是英俊,但却透着粗犷与豪迈交织的味道,不过睡着的他,却轻翘着嘴角,流露出一抹孩童般的纯真。

    而女的身段窈窕玲珑,小麦色的肌肤令她看起来很是健康,梳着一头齐耳的短发,面颊嫩滑,容颜精致,在微憨的娇秀里,透露出一抹迫人的英气。

    许久之后,段峥禹睁开了双眼,他的手背覆在眼前,挡着穿透落地玻璃窗,投洒在他身上的耀眼光线。

    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在钟心萌的家里醒来了,好像是从两个月前,他送钟心萌回家,然后问她可以不可以让他和她一起睡,她同意了,于是他就开始频繁的往这里跑,几乎把这里当成了他自己的家。

    瞟眼挂在墙壁上的布谷鸟时钟,见时针指向八点,他悚然一惊,急忙推推身旁犹在大睡的钟心萌。

    “心萌,快醒醒,你上班快要来不及了。”

    “段峥禹,我他妈的快要困死了,昨天晚上你哀哀叫了一整晚,害我都没有睡多少,我现在严重缺乏睡眠欸,你就不能别吵我吗?”

    段峥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歉意,昨晚他作了恶梦,依稀还能听见她安抚自己的声音。

    起初他和钟心萌睡在一起都会觉得很安心,很少会再作恶梦,但最近的这两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情况竟然急转直下,不仅开始梦见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而且还变本加厉,梦境也越来越可怕,昨晚他甚至梦见了妈妈将剪刀送入自己体内的那幕画面。

    “啊,那个,心萌,我是不大想打扰你睡觉啦,但你真的快要迟到了,现在已经八点钟了,再不起来洗漱,你今天就又要迟到了。”

    钟心萌抓着被子,将自己的脸蒙在被子里,而腰部以下则是露在外面,瞧她这副模样,段峥禹的心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好吧,那么你就再躺一会儿吧,我去帮你准备早餐,”他翻身下床,然后径自朝楼下走去。

    最近这两个多月,他跑这里跑得比较勤,这栋洋房的门槛都快要被他踩烂了,而他对这里也越来越熟悉,简直就如自家厨房般。

    而大多时候,每天早上都是他负责准备两人的早餐,虽然他的手艺没有多好,但起码吃了也毒不死人。

    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波澜起伏的大风大浪,但宁静与温馨的幸福感觉充斥在他的心房,让他的心里暖烘烘的。

    他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只除了一点,那就是他日益加重的恶梦情形,梦里的一切,全部都是他小时候真实经历过的,就算至今想来,也仍是让他感到胆颤心惊。

    官学长曾经劝他,说他应该找个时间去看看心理医生,可是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心理没病,所以他根本就不用去看什么狗屁心理医生,久而久之,学长见劝不动他,也就没再提过这件事。

    喔,对了,提起学长,他想到了一件事。

    约莫几分钟后,段峥禹端着银制的餐盘,餐盘里面摆着鲜榨的哈密瓜果汁与蔬菜面包,这两样都是钟心萌的最爱,而本就不太挑食的他,在住进这里之后,也就随着她的饮食风格,开始吃这些东西,至于一旁,则是一些培根、火腿、熏肉,还有两个全熟的荷包蛋。

    “心萌,你起来了吗?”他一边爬着楼梯,一边朝楼上卧室喊。

    但没有人回答他。

    等到他端着餐盘来到楼上的主卧房时,发现原本赖在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而浴室里则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看来她正在洗澡。

    “心萌,学长和孟默芹打算结婚了,他们想要邀请你做伴娘。”说起那两个人,之前就已经结过一次婚了,不过既然两人几年前也离过一次婚,那么再结一次倒也不是不可以。

    “啊,这件事情芹姐她已经告诉我了,我答应她了。”然后一颗湿漉漉的小脑袋从浴室里面探出来,透过门缝,段峥禹甚至能够瞧见钟心萌那窈窕诱人的身材。

    “而且你学长他说了,如果我做伴娘,就让你去做他婚礼的伴郎。”

    “哦,这样啊……”段峥禹心不在焉地应着,两只眼睛仍然在钟心萌的身上打转。

    “你如果饿了就先吃早餐,我等下就洗好了。”关上了浴室的房门,钟心萌露出一个贼贼的窃笑。

    而在这时,浴室外面传来男人后知后觉的声音,“没事,我不饿,我等你一起吃早餐。”

    几分钟后,穿着睡衣的钟心萌,一边擦着她湿漉漉的短发,一边朝段峥禹走去。

    段峥禹有些不安地变换着坐姿。

    钟心萌皱着鼻子哼了一声,就不信这个男人还能撑多久。

    “那个,咳咳。”段峥禹不自在地咳了两声清清嗓子,然后窘着张脸庞瞄了钟心萌姣好诱人的身材一眼,“现在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你穿得这么少,又是刚洗完澡,小心别感冒。”

    之前钟心萌住在死亡降临的时候,都是拿无袖上衣和短裤做睡衣穿的,直至他开始跑来她这里后,才发现这个让人惊讶又热血沸腾的事实。

    但段峥禹又哪知道,这些睡衣全都是钟心萌特地购买的,买来就是穿给段峥禹看的。

    “反正我又不冷,何况我觉得穿这样很好看啊,难道你不觉得吗?”钟心萌俏皮地眨眨眼,佯作无知的说道。

    “啊,咳。”段峥禹又咳嗽了一声。

    “你怎么了,感冒了吗?”她来到他身前,微微俯身。

    小手伸出,贴着段峥禹的脸颊。

    段峥禹尴尬地别过头去,“那个,早餐都快要凉了,我们快点吃早餐吧,另外现在已经八点二十了,你再不抓紧时间就迟到了。”

    钟心萌在心底暗笑,这家伙真的是超没种的。

    两人解决掉早餐之后,钟心萌换上了简单的V领毛线衣与牛仔裤,又抓来一件外套,然后便拎着车钥匙出门去了。

    虽然两个月前,她曾经因为芹姐的事情旷工了半个多月,但在事后,芹姐曾经向飙飞旅行社的人事部经理解释过,因此她并没有被飙飞旅行社解雇,而今依然待在前台做接待。

    在从车库里开出她那辆小金龟车之后,钟心萌望了自家的洋房一眼。

    事实上,对于段峥禹近日来恶梦频频的事情,虽然她看似毫不在意,但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因为她知道他最近常做恶梦的原因,就是因为随着与自己的接触,他越来越喜欢自己了。

    好的方面是,他对自己的感情加深了很多,这让她欣喜,但坏的地方则是,每天夜里看着睡在身边的他,因为那些恶梦而连连梦呓,她真的心疼得要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叹息一声,钟心萌驾驶着小金龟车朝飙飞旅行社行去,而留在洋房里的段峥禹则像是职业的家庭煮夫一般,在钟心萌去上班之后,便开始自动自发地打扫家里。

    啊,他真喜欢这种生活,心灵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而这种满足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点滴加深着,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多一些些。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恶名昭彰最新章节 | 小姐恶名昭彰全文阅读 | 小姐恶名昭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