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姐恶名昭彰 > 第八章

小姐恶名昭彰 第八章 作者 : 颜京

    段京介见孙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明明人坐在他病床边的看护椅子上,但心却不知已经飞去了哪里,他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

    这个世界上,恐怕唯有女人那种动物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峥禹、峥禹?”段京介提高了音量,唤着自己的孙子。

    “啊?干嘛?”段峥禹如梦初醒地看向了爷爷。

    “你……”段京介斟酌着措辞,深怕自己踩到孙子的地雷,“你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人?那个人的事情让你烦恼?”

    段峥禹不知该怎样回答。

    “我想我明白了。”段京介的心里已经有了谱,“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给我听听?”

    “那是一个……”段峥禹的神情有些飘忽,“一个粗鲁火爆、很没礼貌、嘴巴脏得让人想要撞墙的女人,但却像早上初升的太阳一样热情美好,也很温暖,让我可以安心地躺在她的身边睡觉,让我觉得很轻松、很自然,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很享受……”

    段京介瞪大了一双老眼,虽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却没有想到,他这个对爱情一直避之唯恐不及的孙子,竟然已经对人家产生了那么多、那么浓烈的感觉。

    “你们两个……”再次斟酌措辞,坏人姻缘会下拔舌地狱,他老人家可不想死了以后还要遭那样的罪。

    “峥禹,你说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老头子我认识她吗?”如果认识那就好办了,那样他老人家就可以扮演一次月下老人,去给孙子和那个女人穿红线了,段京介暗暗地心想。

    “你没见过她,但是你知道她。”段峥禹摇摇头,“心萌,她叫钟心萌。”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钟心萌的小脸,唇边不自觉地勾起了笑容,表情也有些恍惚。

    “啊。”段京介惊叫一声,“就是那个记事本的主人?”段京介大概永远也忘不了,约莫一个多月前,孙子带着一个记事本来找自己,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告诉自己,他想要珍惜身边的人,不想等老头子死了之后再后悔,而那个记事本的主人就叫钟心萌。

    段峥禹点了点头。

    “那她现在呢?她在哪里?老头子我应该当面谢谢她才是。”段京介急切地说。

    “她已经离开了。”段峥禹眸光一黯。

    “离开?为什么?你快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段峥禹想了想,将关于官绍尹和孟默芹两人的事情,以及钟心萌住进死亡降临的事情,简短地告诉爷爷。

    段京介在听过这些之后,眼珠子转了又转,转了再转,最终凝视着孙子说:“那你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你不是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吗?没有她,你连觉都睡不着,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

    “我……”段峥禹有些哑然。

    他两手托着头,苦恼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把她留下来,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虽然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那种轻松感觉,可是我很怕,我甚至不敢去找她……”

    “你怕什么?为什么不敢找她?”段京介精明得很,一针见血。

    “我怕……”段峥禹的模样好似更加困惑了,“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么。”

    段京介暗自在心里叹息,他以为孙子接受他之后,对于爱情那档事情也能改变以往的看法,可是现在看来,显然是他天真了,既然如此,他老人家只好帮帮孙子了。

    “你和她是朋友吧?”段京介状似不经意地说道:“朋友之间在一起会感到很轻松,有事没事也可以见见面、吃顿饭聊聊天,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朋友?”段峥禹困惑地眨眨眼,旋即犹若醍醐灌顶般,顿时笑了起来,“是的,没错,我们两个是朋友,就算她已经离开了,但我还是可以去找她吃饭,没错,就是这样。”

    他打了个响指,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了似的,匆匆说道:“一礼拜前她说想要去影院看电影,还说要去淡水河吃牛排,我现在去买票、订位子应该还能来得及。”

    段峥禹自顾自的走了,甚至忘记和段京介打一声招呼。

    而段峥禹前脚踏出房门,段京介便急忙从病床上起身,他吃力地换上了一身外出服,然后朝病房外大喊:“朱方啊,你快点进来。”

    守在病房外的一个中年男人,也就是段京介的得力帮手朱方,在段京介住院期间一直在病房外负责警戒的工作,朱方闻言急忙推开了病房的房门,匆匆地朝段京介走来。

    “盟主,你这是?”朱方诧异地看着一身外出服的段京介。

    “快点,朱方,你叫小秦她们查一个女人的住址,然后带我去见那个女人。”段京介虽然气喘吁吁,但一双老眼却灿灿发亮。

    “是,盟主,我这就打电话给小秦。”朱方应着。

    两个钟头后,朱方已经透过小秦查出了钟心萌的住址,随后便带着段京介,一路开车朝钟心萌的家开去。

    与此同时,原本正在睡懒觉的钟心萌被一阵门铃声叫醒,等到她迷迷糊糊地摸到玄关,打开房门时,赫然瞧见了淡雅恬静的白芷溪。

    “白姐,你怎么来了?”钟心萌有些诧异地看着白芷溪。

    如今的白芷溪容光焕发,虽然笑容依旧恬静婉约,但飞扬的眉梢任谁都能瞧出她的好心情。

    “我是来送喜帖的。”白芷溪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张婚宴的喜帖,“我和轶纶要结婚了,想邀请你参加。”

    “咦,真的吗?”从白芷溪的手里接过粉蓝色的喜帖,钟心萌瞧见喜帖上用烫金的小字,印着白芷溪与蓝轶纶两人的名字。

    “恭喜、恭喜!”钟心萌迭声说,然后她一拍脑门,“瞧我,怎么把这种事情都忘了,白姐,快,里面坐。”她连忙让开,让白芷溪走进自家的洋房。

    在洋房一楼的客厅里,啜饮着果汁的白芷溪正凝视着钟心萌。

    “心萌,你的样子好像很不开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啊?有吗?”钟心萌有些心不在焉。

    “当然有,这可不像我认识的钟心萌,我认识的那个钟心萌向来大刺刺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虽然有些小迷糊,但总是笑口常开,很少会皱眉头,也很少会这么心事重重,可是你看,从我走进你家起,你就一直皱着眉头,还垮着张小脸,要说没事我可不信。”

    “我……”钟心萌无奈地瞟眼白芷溪,然后懊恼地垂着头,她闷闷不乐地咕哝:“还不是要怪段峥禹那个可恶的烂男人。”

    “段峥禹?”钟心萌颇感疑惑。

    “嗯,就是他。”她近乎咬牙切齿地说着:“妈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简直就是阴魂不散,搞得我这两天常常梦见他。”

    “心萌,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段峥禹了吧?”白芷溪这样问着。

    “我喜欢段峥禹?”钟心萌困惑地眨眨眼,“白姐,你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白芷溪忍不住笑了,她与钟心萌相识已久,非常清楚钟心萌是个怎样的女孩,在感情方面,钟心萌就像一张白纸,从没谈过恋爱,因此没有察觉到自己喜欢段峥禹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说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是恋爱的那种感觉,见到他的时候会很开心,见不到的时候会很想念他,也许那个人并不完美,但你爱上了他的优点,爱到就连他身上的缺点和瑕疵也可以包容。”

    “和段峥禹在一起的确很开心,我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见到他了,感觉很不自在,没人带我出去大吃大喝、没有人会买布偶送给我,也没有人让我骂,我常常想起他,也常常梦见他,如果白姐你说的喜欢是指这种喜欢,那么我想,我大概很喜欢段峥禹。”她勇敢承认,而且还很用力地点点头,“是的,没错,我喜欢上段峥禹了。”

    白芷溪笑了笑,然后问:“那么他呢?你觉得他爱你吗?”

    “我不知道。”钟心萌气馁地摇摇头。

    “我离开死亡降临的那天,他看上去一副好舍不得的样子,但只是问我一句我是不是真的要离开,却没有把我留下来,我真是气得要死。”

    白芷溪想了想,然后说:“既然会不舍,那么就是在乎你的,我想也许他是爱你的吧。”

    “咦?”钟心萌错愕的眨眨眼,“但他没有说过他爱我啊。”她有点傻乎乎地看着白芷溪,“如果他也喜欢我,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白姐,我很想他的,你知不知道,有时还会哭着醒来,感觉寂寞得要死,他害我这么难过……”说到最后,她的眼睛都红了。

    “心萌,每个人表达爱情的方式都不同,有些人的爱情不是能用耳朵听的,而是要用眼睛去看、用心去体会的,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想要知道他是否真的爱你,最好的方法是向他求证。”

    “向他求证?”钟心萌想了想,然后颇为赞同地连连点头,“没错,白姐,我要去向他求证,我要去找他。”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匆匆忙忙地朝楼梯跑去,甚至忘记白芷溪仍然待在她家的客厅里。

    而白芷溪则是凝望着钟心萌的背影,深觉好笑地摇了摇头。

    半个钟头之后,当钟心萌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下楼时,白芷溪已经离去了,她正想要出门去找段峥禹,向他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如白芷溪说的那样子,也是喜欢自己的。

    可是她刚刚拎着钥匙打开门,就瞧见一个正要按门铃的老人。

    “老爷爷,你找谁?”钟心萌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家。

    “你就是钟心萌?”段京介慈爱的笑着,眼里一片满意之色。

    钟心萌点了点头。

    段京介笑着说:“我是峥禹的爷爷段京介。”

    “啊!”钟心萌急忙让到一旁,“爷爷好,爷爷请进。”

    虽然她有些粗鲁,脾气又很火爆,感情方面也很笨拙脱线,但此刻见到段峥禹的爷爷,仍是有些拘谨不安。

    “放轻松,我来这里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谈谈峥禹那孩子。”段京介在朱方的搀扶下走进了洋房,与钟心萌坐在客厅橘红色的沙发套组里。

    “谈谈段峥禹?不知道老爷爷想和我谈段峥禹的什么?”钟心萌困惑地拧着眉,她脑海里浮现出一些狗血剧情,比如恶脸长辈阻止相爱的男女,给女方一笔钱打发掉女方之类的,看来她要小心,没准这个老人家来这里,就是为了要她快点离开段峥禹呢,虽然她和段峥禹还没有在一起。

    “是这样的,峥禹那孩子啊……”段京介将一些陈年往事娓娓道来,而随着他的叙述,钟心萌发现自己误会老人家了,她的眼眶也越来越红,最终更是泣不成声,就连段京介的眼里也已经泛起了泪花,直至一个钟头后,钟心萌才送走了老人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恶名昭彰最新章节 | 小姐恶名昭彰全文阅读 | 小姐恶名昭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