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有事吗 第三章 作者 : 佟芯

男人的五官有如雕刻般深邃完美,左脸上却留有一道长达五公分的刀疤,虽不至丑陋,但也威严冷戾得足以恫吓人,更奇异的是,那道疤在他脸上,竟别有一番俊邪的魅力,让她一时移不开目光。

尖脸男人看到对方脸上的刀疤,不免有些退缩,但一想起周围还有许多人在看着,于是快速取出怀里的小刀,冲了过去。“你好大的胆子!”

看到对方连闪都不闪,尖脸男人得意的以为对方是吓坏了,岂料他拿着刀的手,竟被对方轻轻松松一把扣住,力气之大让他无法动弹,他错愕的抬起头,却被对方森冷锐利的眸光冻得直哆嗦,双腿也跟着发软。

“滚。”刀症男子冷冷地吐出这个字,接着,拳打向他的腹部,同时顺势将他往旁边一摔。

尖脸男人摔得眼冒金星,狼狈不已,又听到四周响起的笑声,愤怒的朝怯懦的手下大喊道:“还发什么愣,快上!”

这会儿不用刀疤男子亲自出马,他的护卫三两下就将三人打得鼻青脸肿。

“可恶,给我记住!”尖脸男人怀恨狠瞪了他们一眼,随即和手下有如过街老鼠般窜逃。

“真没用啊,跑了!”

围观的人们朝三人的背影嘲笑了几声,接着见没有好戏可看,便渐渐散去。沈千涵看到那帮人夹着尾巴逃走,很自然的移动脚步,想上前向这位搭救她的男子答谢。

“小妹!”沈二哥有些担心的握住她的双肩。

沈千涵回头望着二哥,朝他勾起要他放心的微笑,他犹豫了一瞬才松开手。

她走到男子面前,抬起头感激的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然而当她的视线一对上男人那双黯深的黑眸时,瞬间像是被什么攫住,心脏用力一跳,四肢百骇更涌上一股奇异的热流,让她几乎要站不住。

怪了,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冲击心头的熟悉感?

“姑娘真幸运,我们爷儿来这里谈生意,才能碰巧救了姑娘。敢问姑娘是遇上什么麻烦事?”

听到护卫这么一问,沈千涵才回过神,连忙回道:“那个人带手下来砸我们冰店,我们做的只是小本生意,哪禁得起被砸店,我想讨回公道,就被那个人捉起来了!”

说完,她暗自在心中懊恼着她刚刚好像在发花痴,竟然看着一个陌生男人看到都傻了。

“姑娘没受伤就好。”

吓!她微微倒抽了口气,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居然觉得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灼烫不已,像在隐隐审视着她,想看穿她,让她的心不自觉快跳。

沈千涵见到他视线往前看,听到他喃喃念起自家店名,这才冷静下来,堆起惯有的服务业笑容道:“公子,沈记刨冰店就是我们家开的,这可是全国第一家刨冰店。”见他双目闪着惊诧的光芒,她以为他是没听过刨冰,旋即解释道:“刨冰就是将冰块捣碎,加入红豆、绿豆、粉圆、粉条和糖水的冰。”

她想着若能请他和护卫吃碗刨冰,就能答谢救命恩情了,可惜铺子现在一团糟,不方便让客人进来……啊,对了!

“公子,请等我一下!”沈千涵跑进店里,又很快跑了出来,手中还捧了一罐果酱,递给他的同时微笑道:“公子,这是我用新鲜的草莓亲手做的果酱,送给你当谢礼。”

刀疤男子接过果酱,眸里隐隐闪过一抹激动,当他望向她时,两潭黑眸底只看得到温柔的熠光。“敢问姑娘芳名。”

“我叫沈千涵。”她像是被他那双好看的黑眸吸引住,有些怔怔地回道。

“玄彻。”

沈千涵又一愣,这才意识到他是在介绍他的名字。

“金刚脚,雷霆万钧闪电脚和索命螳螂剪又是什么?”他又问。

闻言,她羞窘极了,老天,居然被他看到她打人,亏她刚刚还把尖脸男人说得有多恶霸,他肯定会认为她是在骗他。“那个……叫摔角,是我家乡的一种功夫。”她尴尬地道。她喜欢看摔角,还会自创招式。

听到摔角两字,玄彻的眸底不只是激动,还带有兴奋的光芒,但他抡着拳,拚命忍住。“还真有意思,姑娘你真厉害。”沈千涵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干笑道:“我其实都是乱打的啦。”

他深深凝睇着她,仿佛对她极为爱慕,直到护卫提醒,他才微拢眉心,不得不开口道:“多谢姑娘的礼物,在下还有事,先行一步,后会有期。”

说完,他又若有所思地望了她一眼,这才领着护卫们离去。

沈千涵目送着他,心头不禁漫上一股疑惑,她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看着她。

“那个人会喜欢吃那么甜的果酱吗?”她喃喃自语道。

待人走远后,沈母和沈二哥立刻左右围向她,沈母慌张的道:“千涵,你二哥说那个男人很危险,以后你见了他可要离他远一点!”

沈二哥点头附和道:“是啊,那个男人很危险的,幸好他没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危险?你们不能看人家脸上有道疤,就当他是坏人啊,他还救了我呢!”沈千涵觉得好笑,况且要是那个男人真那么危险,刚刚她和他说话时,他们怎么不来救她呀?

沈二哥清清喉咙,严肃的道:“是真的,那男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看到他脸上有道疤时就有所怀疑了,听到他的名字之后,我更确定他的身分,他是玄风堂的当家玄彻。玄风堂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商号,旗下有十几支大商队,经年南来北往做生意,听说只要你拿得出银子,什么稀奇珍宝都能帮你弄到手,他们也有开饭馆酒楼和镖局,可说是富可敌国。”

“听起来还挺厉害的嘛!”沈千涵真不明白二哥对那男人是哪来的偏见。

沈二哥压低声音又再补充道:“不过听说他命中克妻,前两任妻子都是被他克死的,但也有人说他的个性暴虐无常,妻子是被他杀死的。”

沈千涵吓了一跳,这是蓝胡子古装版吗?那个男人真的杀了他的妻子?随即她又摇摇头,八卦有什么好信的,而且这也不是她该在意的事,对她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得快点把铺子整理好,下午才能继续做生意赚钱,然后想想那一百两的银子该怎么筹才能够数……可恶,她真想剁了大哥的手指!

“为什么会变成一千两?”沈千涵看着手上的借据,险些没昏倒。

沈大哥浑身是伤,拄着拐杖走上前,困惑的质问送借据来的赌坊小弟,“我明明只欠一百两,怎么会变成一千两?”

“是啊,为什么呀?”沈母和沈二哥都讶异不已。

“是这样的,原本积欠的银子加上半个月的利息要五百两,剩下的五百两是咱们老大的医药费,所以总共是一千两。”赌坊小弟是受命前来,他边说边警戒的紧盯着沈千涵,就怕她一怒之下对他使出那个叫螳螂剪或金刚脚的功夫。

沈千涵咬牙切齿,真想将手上的借据撕个稀巴烂。

明明说好半个月还清一百两就好了,怎么才隔了一天,就变成一千两,利息竟比本金贵,还加个五百两医药费,他明明没伤那么重,简直是故意报复,欺人太甚!

“咱们老大还说,要是你们还不起钱,就要沈进荣一条手臂,还要把沈家女儿卖到青楼抵债……”看到沈千涵在瞪他,他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你们就尽快还钱吧!”说完,他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所有人顿时面色青白,六神无主。

“怎么办啊,我的手会被砍掉……”沈大哥颤着唇道。

“那是你自找的,小妹该怎么办才好啊?”沈二哥狠狠瞪着兄长道。

“唉,这该如何是好?”沈母心痛地道。儿子女儿都是她的心头肉,她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出事啊。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我要告死他!”沈千涵气愤的咬着牙道。

然而她却忘了,这里不是现代,不是请了律师、上了法院就有伸冤的机会,她一上官府说要告尖脸男人就被轰了出去,后来才知那个流氓是县太爷小妾的外甥,赌坊是县太爷的大舅子开的,都跟县太爷有亲戚关系,难怪那个流氓敢作威作福。

沈千涵不是没想过要去借,可是亲戚们早就知晓他们家的状况,怎么可能会伸出援手。

就算想逃,又该怎么做呢?丢下他们的祖宅吗?况且有县太爷在尖脸男人背后撑腰,早在他们报官之后就派人盯着沈家,他们根本没机会逃。“都是我的错,只要我不赌,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沈大哥没想到他赌到最后会连疼爱的妹妹都赔上。

“不,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没冲出去打人的话……”沈千涵垂下头苦笑道,自知她也得负起责任,是她激怒对方,他们才会挟怨报复。

“千涵,没有法子可想了吗?”沈母难掩忧心的问。

沈母和沈二哥都有些慌乱的望着她,将希望放在她身上,总认为她聪明,能想出什么好点子。

沈千涵眸里空茫茫一片,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只有一个办法,把宅子和地卖了还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有事吗最新章节 | 相公有事吗全文阅读 | 相公有事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