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闯香闺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叶双

“其实外公不需自责,当初也是小人作祟,才会造成今日局面,其实飞雪她已经不怪你了。”

看戚继风脸色沉下,尹承善以为他是为了外孙女的事伤怀,连忙安慰。

昨夜飞雪因痛而醒,为了不让她感受到太多痛苦,他特地与她长谈了一夜,分去她一些心思,好让她不那么难受。

在他的引导下,她徐徐告诉他当年之事,仅对自己所受之苦轻描淡写,着墨最多的,还是她娘如何如何的待她好。

最后提及了对她这个外公的想法——初时虽有埋怨,如今已能谅解。

“她是个好孩子。”听到尹承善的话,戚继风眸泛泪光,颇感欣慰地对着尹承善点了点头。“你放心,就算拚了我这把老骨头,我也会救她的。”

“外公,我知道她会没事的。”这话不仅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戚继风听。

听了尹承善的话,威继风微微笑了,明知这是彼此安慰的话,却谁也没戳破这层窗纸。

那丫头这回颇凶险,而他是最清楚的人,今晨他去为她把脉时,她能维持清醒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刻钟,再这么拖下去,只怕凶多吉少……

今夜无月,亦无星子,天色一片漆黑。

几个黑衣人在暗夜中疾行,为首的轩辕醉利落的几个腾跃,已经无声无息地闪到了大柱子后头,掩去了自己的身形。

等到那巡夜的人马往别的地方去了,他才又疾行数步。

皇宫大内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天底下就没他去不了的地方,要不然怎么能屡屡夜探泷阳王府,却从来没被人发现过。

思及此,他朝身后跟着的男子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接着再次跃上屋檐。

他就不懂了,干么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直接把二皇子卖官的名单往皇上面前一扔不就得了,何必像做贼似的闯入帝王寝宫,要是一个不小心被人给逮着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偏偏尹承善说了,慢慢扳倒对方势力太麻烦,这次他要一次掀了二皇子的人马,既然如此,就先别打草惊蛇,最好让敌人以为他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那么所有依附二皇子的人马才会一一浮现。

虽然轩辕醉的心中颇不以为然,觉得麻烦死了,不过既然师父说了要听他的,那么他也只好听了。

忽地,轩辕醉抽了抽鼻子,在摸进寝宫前一刻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尹承善悄声询问。

轩辕醉没有回答,只是比了个往上的手势,尹承善会意,两人齐齐往上一跳。

上了屋顶,轩辕醉小心翼翼地揭开了瓦,直到再次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方能确定自己没有猜错。

“到底怎么了?”

“师父猜得不错,这寝宫里头果然有问题……”这空气中有迷香的味道,虽然那味道清浅,可因为他是师父的爱徒,自然一闻便能分辨,且还能闻出是哪种迷香。“是七日睡!”

这种东西初闻倒是不会有事,可若是闻上一阵子,那就得神智不清了。

看来二皇子和商清远是真急了,太害怕那份名单曝光,索性朝皇上下手,只要皇上出了问题,二皇子再趁势篡位登基,那这天底下还有谁能治新皇的罪。

这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亮,可尹承善却没打算让对方如意。

尹承善冷哼了一声,便朝轩辕醉伸出手。

见那停在半空中不动的手,轩辕醉有些不明所以,“干么?”

“解药啊!”他索讨得理所当然。

既然会用“师父猜得不错”这种话当开头,想来戚继风不仅猜到迷香的事,肯定也会让徒弟在身上带几种解药。

这次,他不但不会打草惊蛇,还想拉着皇上一起粉墨登场。

望着那讨要的手心,轩辕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怎么就这么像啊!

以前小师妹向他讨要东西的时候,也是这么理直气壮的,也不知道这能不能叫做物以类聚。

认命地取出了师父为他准备的小药瓶,他倒了一颗喂进自己的嘴里,便将整个瓷瓶交给了尹承善。

拿到了解药,尹承善无声无息地搬开了几块瓦片,直到那洞口能容一个人进出,这才停了手。

这回,他倒没让轩辕醉先下去,反而自己率先跃了下去。

身为皇亲国戚,皇上的寝宫他倒来过几回,知道哪里是可以藏人,哪里又会有人守着。

落了地后,他不动声息地将两个上夜的宫人给点了睡穴,接着便朝皇上的龙榻走去。

望着皇上那略显苍白的龙颜,尹承善心中有些得意,只怕没人会想到他竟然有胆子夜探帝王寝宫。

不过他不仅敢探,还伸手摇了摇皇上的龙体,嘴里也跟着轻声的喊着,“皇上、皇上……皇上……”

摇了半晌,皇上仍没醒,他便将方才自轩辕醉那拿来的解药喂进皇上口中,接着将皇上扶坐起来,他则坐在皇上身后,双掌贴住皇上的后背,闭目运起气来,打算以内力催化药力。

果然,不一会儿皇上便睁开了眼,初时还有些迷糊,在看到尹承善的时候则吓了一跳。

正要开口喊人,但见尹承善不慌不忙地拿出了那份二皇子卖官的名单,恭恭敬敬地放在他眼前。

皇上虽疑惑不解,但也心知尹承善这小子从来都是有主意的,于是没先喊人,而是接过名单,就着内侍留下的宫灯一瞧,不一会儿龙眉紧蹙,一股子怒火几乎就要忍不下。

这个逆子,竟然……竟然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皇上可别心急啊,咱们这回可得小心仔细了才能一网打尽。”抢在皇上怒喝之前,尹承善倒是先一步开口说道,免得皇上一怒便惊动了众人。

接着,尹承善又把皇上中了迷香、二皇子人马蠢蠢欲动等事一一告知圣上。

他早就替二皇子和商清远谋算好了后路,现在就等鱼儿上勾了。

解药在二皇子那是吗?很好,这次无论解药在谁手里,便是在玉皇大帝手里,他也要飞上天去替飞雪夺回来。

商飞雪静静地看着书卷,初冬阳则一如往常的在她身边兜兜转转的。

将事情说开后,初冬阳在自己面前哪里还有一点王妃的架子,只见她一会儿喂药,一会儿又塞点心的,喂食得好不快乐。

但也幸亏有她,这几日她的日子倒是过得舒心。

半个时辰前,外公来给她诊脉,话倒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看了她好一会,眸中浮着浅浅泪光,直说“长得像、真像”。

她知道外公是透过自己思念娘亲,那种父女之间的亲情疼惜让她的心窝泛着疼,是因为疼娘,才这么疼自己吧。

想来当时娘亲走的时候,外公会有多悔恨。

瞧外公这几天的眼都熬红了,只怕都是在帮她找解药,想方设法的要救她呢。

本以为将会孤身一人走到生命的尽头,没想到不但有尹承善相陪,还有疼爱自己的外公,更有同自己亲近的初冬阳。

明明身子比之前更弱了,她却不再觉得冷了,总觉得因为心暖了,身子也暖了。

可奇怪的是,为何尹承善还没回来呢?

她知道他今儿个夜探皇宫,要面见皇上,将那二皇子和商清远的狼子野心全都告诉皇上,但他这一去,也未免耽搁了太长的时间。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会不会皇上压根不信尹承善,还认定那名单是他捏造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商飞雪的心一惊,刚巧这个时候门外又闯进一个人,倒让商飞雪原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无血色了。

“师兄,你怎么了?”看着摇摇晃晃的轩辕醉,商飞雪不顾自己身子的冲上前扶住他,急急问道。

“咱们见着了皇上,正要出宫,谁知竟遭了埋伏,尹承善为了助我逃走,自己一个不注意被抓了。”轩辕醉满脸懊悔,要不是非得回来报信,他还真没那个脸回来见小师妹。

“被抓了?!”她的心一紧,却只是深吸了几口气,接着尽量平复心情的激动。

她知道自己身上的毒已经渐渐散布,若是情绪波动太大,便会加快毒散的速度,要是五脏六腑再伤,那就是大罗金仙也难救了。

以前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加上希望渺茫,她不敢心存希望,只好选择放弃,可这几天看着这些爱她的人不肯放弃,她也开始想为了他们多在乎自己一些,想多活一段时间陪陪他们。

且若是她这个时候倒下去,偌大的王府不就要任人宰割了。

冷静下来后,她问:“是被二皇子的人马抓了吗?”

皇上已经几天没有早朝,一定会有人怀疑,而最有可能着急的就是四皇子跟尹承善,那么必会想办法进皇宫……糟了!这该不会才是二皇子他们的计谋吧?!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即便是尹承善这样思虑周密的人,也有可能因为心急而出错。

她现在该怎么办?

若是皇上被人谋害了,二皇子很快就会想办法宣布登基,若是等到那个时候,只怕一切都来不及了。

“二师兄,王爷有没有交代什么?”

“他只交代要妳珍重,他会没事的。”匆忙之间,也只来得及说上这句,轩辕醉如实转述。

“傻瓜!”自己都危在旦夕了,却还忧心着她,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傻啊!

傻……不对不对,打认识尹承善到现在,他从来只对自己傻,办大事的时候一直都是聪明的啊,她实在难以相信他会这么容易就中了别人的计还束手就擒。

对,她不能乱,若是乱了,就让二皇子他们给得逞了。

“师兄,劳烦你带着师兄弟们在王府四周跟四皇子府布下人手警戒,但别打草惊蛇,暗中盯着就好,我想若是他们要乱,这两处必是他们想先拿下的。”

“嗯!”看着小师妹镇定的模样,轩辕醉有些松了口气。

小师妹从以前就是个聪明的,她若不乱,那么他们就有办法克敌……说到这个,现在回想起来,方才尹承善的样子是不是太过气定神闲了一点?

可他左想右想,刚刚情况这么危急,那家伙应该不太可能作假吧。

再说,要不是他跑得快,只怕那些人要连他也给带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爷闯香闺最新章节 | 王爷闯香闺全文阅读 | 王爷闯香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