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的赏味期 > 第六章

爱的赏味期 第六章 作者 : 淘淘

    “盈茜,我去买中餐,你要吃什么?”柜台小姐张洁谊问道。

    程盈茜回过神,点了份三杯鸡饭,张洁谊出去没多久,她接了几个询问电话,没多久外籍教师彼得走了进来,程盈茜例行性地打个招呼。

    彼得是个棕发碧眼的澳洲人,脸上有许多雀斑,今年二十八,是个开朗的大男生,个性有些轻浮,说不上惹人厌,但也不讨人喜欢,每次聊天总离不开PUB、酒、女人、玩乐、运动。

    寒暄说了几句后,彼得开了个新话题,以英语问道:『最近我跟朋友组了一个乐团,在天母的餐厅有表演,你要不要来看?』

    『我对乐团没什么兴趣。』程盈茜直率地说道,之前与彼得谈话的经验,含蓄不但无效,反而容易招致误会,后来她学乖了,有什么说什么。

    『为什么没兴趣?』彼得问。『可以看我弹吉他,你会乐器吗?』

    『学过几年钢琴。』

    『你可以当我们的钢琴手。』

    『不用了,我没兴趣。』她开始整理资料,假装忙碌,但彼得向来不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立刻又抛出一句。

    『你的人生太无趣,什么都没兴趣。』彼得感叹。

    程盈茜翻了个白眼,正想反驳,门口进来两个学员,程盈茜转而与他们打招呼,其中一名学员分散了彼得的注意力,程盈茜兀自庆幸,可她才高兴没几秒,一个不速之客又让她沉下脸。

    曲言熹突然出现在门边,笔直来到柜台前,程盈茜不悦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姑姑告诉我的。”

    程盈茜诧异道:“你打电话给我姑姑?”

    他颔首,从口袋里拿出随身碟。“给你。”

    她狐疑道:“里面是什么?”他的行为实在出乎意料,怎么会无缘无故拿个随身碟出来?

    “你看了就知道。”

    “我不要。”她立刻拒绝,虽然好奇里头的内容,但她就是不想如他的意。

    他叹口气。“我真的伤你这么深?”

    “你少自作多情……”程盈茜不自觉地提高嗓门,但在收到两位学员与彼得好奇的目光后,马上调整表情与音量。

    “我不想跟你讲话,你出去。”

    “泥上课马?”彼得看向曲言熹,以中文询问,他的国语不流利,所以说得怪腔怪调。

    “不是。”曲言熹简短回答。

    『那你是谁,你们刚刚在吵架吗?』彼得以英文问道。

    曲言熹还来不及回答,程盈茜已经抢先道:『你出来。』她走出柜台,往门口走。

    彼得看着两人走到门外,转向两名学生。『他们刚刚讲什么?』

    其中一名学生道:『在吵架。』但因为英文不好,所以他也不知该怎么转述两人的话,另一名学生基于不想介入他人私事的原则,走进教室。

    外头,程盈茜沉着脸道:“你到底想干么?”

    “我说了我还喜欢你,所以想重新把你追回来。”曲言熹坦白地说道,而且说得平静,完全没有不好意思。

    程盈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真不知道他脑袋是怎么运作的。“你有没有站在我的立场想?你莫名其妙出现,然后说还喜欢我,想追我……你这样只会让我反感。”

    “我知道。”他颔首。“你不用紧张,我不是那么不知趣的人,只是之前有误会,所以想跟你说清楚,但你一直不给我机会,只要十分钟,讲完我就会离开。”

    难道当年他真的生了重病,所以才拒绝她?程盈茜不期然地又冒出狗血的念头。

    就在她沉思之际,张洁谊买了便当回来,见她站在门口,讶异道:“怎么了?”她的目光在曲言熹身上停了一下。“他是……?”

    “大学学长,找我有点事,我等一下就进去。”程盈茜往走廊的角落移动。

    “好。”张洁谊提了便当进去。

    “说吧,就给你十分钟。”程盈茜故意看了下手表。

    曲言熹颇为无奈,看来她连坐下来喝杯咖啡的意思都没有。“爱情比我想象中的麻烦。”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她挑了挑眉,他却盯着她不说话,她猜他在酝酿情绪,于是等了一会儿……再一会儿……又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发火道——

    “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都二十秒了还不说是怎样!

    她横眉竖目的模样让他露出笑。“我在想为什么忘不了你,真是奇怪。”

    她一怔,不知该怎么反应,心口被什么扯了一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很快地她的脸色沉了下来,他以前也是这样,对她说了暧昧不清的话后,就拍拍**走人,如今他又想故技重施吗?

    “在美国的时候,也不是天天想你,一开始想得比较多,后来也渐渐淡了,这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也不是太讶异。”

    他表情淡淡的,像在谈天气,语调也无多大起伏,但程盈茜的情绪却被他勾住,她本来打算冷淡听完就赶他走的,可他才开头说了一段,她已禁不住好奇。

    “什么叫在你的预料之中?”

    他微微一笑,似乎很高兴她的发问。“我不是说了喜欢你吗?所以会想你也是正常的。”

    他到底在讲什么?难道他三年前真的喜欢自己,不是信口开河?

    “我不信,既然喜欢,为什么要说谎?”她反问。

    他凝视着她,直白道:“因为我计划好要出国,而且你还小。”

    就这样?她怔怔地望着他,脱口而出。“你没生病?”

    他疑惑地看着她。“没有。”接着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以为我重病所以才……”

    他轻声笑了起来,程盈茜顿时觉得丢脸又尴尬,谁叫你嘴快,说话不经脑袋,被笑了吧……

    曲言熹很快收回笑意,正经道:“如果相思是病的话,那也算生病了吧。”

    程盈茜瞪大眼,鸡皮疙瘩冒出来。“恶心!”

    他颔首。“我也觉得挺恶心的,不过这好像比较能表达我的状况,你像感冒,偶尔发作,不严重,只是让我头痛流鼻水,过几天就好了,但过一阵子又会复发,我觉得很困扰。”

    “为什么你讲话老是这样?”她怒目而视。“褒中带贬,贬中带褒,是在写社论吗?到底要人家怎么反应?”

    他愣了一下。“我讲话是这样吗?”他想了下才道:“我没贬你的意思,我只是在说自己的感觉。”

    “说完了吗?”她没好气地问,故意低头看手表,怎么才过三分钟?

    “你已经不再喜欢我了?”

    她抬起头。“我有什么理由继续喜欢你?”

    他的解释来得太晚,那天之后如果他能早点来,哪怕是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后……她都会欣喜若狂,但三年,他等了三年才来,以为她是王宝钏吗?

    他叹气。“也是。”但很快地,他又平复好心情,继续说道:“你说的我也想过,我们并没约定更无承诺,你自然没理由还喜欢我。”

    于是气氛沉凝下来,程盈茜茫茫地升出一股惆怅,他们俩算不算是某种错过呢?

    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那么当年他们便是两情相悦,本来可以成为一对恋人,却让他自己硬生生打散了。

    可惜感情从来不是单方面的事,她想牵他的手一起走时,他抽身而退,如今他想重拾以往,她却已经迈步向前,他们擦身而过,谁也没能留住谁。

    一阵安静的沉默,程盈茜别扭地想离开时,曲言熹又开了口:“我来只是把当年的自作聪明说清楚,没有要你强迫接受的意思。”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缄默了几秒后,才又道:“还能当朋友吧?”

    如果是前几天他问出这样的话,她一定会回他一句——去死吧,给我滚得越远越好。

    但现在……得知当年的真相,拧着她的死结,忽然松开了些,不再抓着她不放,愤怒退却,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说不清的惆怅。

    “大概吧。”她无法保证毫无芥蒂,只能给予模棱两可的答案。

    虽然如此,他还是能感觉她的软化,回来的时间还短,要她立刻就接受他,那是天方夜谭、强人所难,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说清楚当年的误会。

    对他而言,这就够了——目前来讲——其他的,循序渐进吧。

    “那我走了。”他瞄了眼她的手表,微笑道:“我想还在十分钟内,本来想说到九分五十九秒的,可惜词穷了,下次吧,我会做好准备的。”

    她知道他试图缓和气氛,于是笑了笑,他又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去,程盈茜莫名地叹了口气,缓缓走进办公室,回到柜台才发现桌上的随身碟,她拿起随身碟追出去,却因为好奇里面的内容又停下脚步。

    张洁谊正啃着鸡腿,看她拿了东西跑到门口又停下,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程盈茜回过神,慢慢走回来,若无其事道:“没什么。”

    张洁谊好奇地想追问,电话却响了起来,她拿起话筒,报上补习班名号,程盈茜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盯着手上的随身碟,陷入天人交战。

    要不要看?立刻一个声音怒斥——有什么好看的,他的企图昭然若揭,一定是想软化你,让你感动,别上当!

    另一个声音立即反驳——拜托,有那么容易感动吗?不过是好奇里面的内容罢了。

    感情最忌讳纠缠牵扯,要断就要断得一干二净;唉呀,哪有那么严重;没听过余情未了;我跟他根本还没开始好不好,哪来的余情……

    “烦死了!”程盈茜咒骂一句,制止内心交战的声音。

    她心烦地扬手一丢,随身碟“?”地一声,进了垃圾桶,她深吸口气,得意地扬起笑。

    好了,世界清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的赏味期最新章节 | 爱的赏味期全文阅读 | 爱的赏味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