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之恋 第四章 作者 : 金炫

张火炎薄唇一扬,自皮夹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葛叶。

“与我同谋,你妹妹的病,我会完全负责到底。这位心脏外科权威,若是没有相当程度的关系,是不可能替一般人动手术的。另外,我还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有办法满足令尊所需要的融资额度。”

看着那张名片,葛叶眼神一亮。

张火炎见状,满意的一笑,“一举三得,怎么样,这桩交易很划算吧?”

“划算?但树人除了自由之外,还能得到什么?”

喔,开始讨价还价了吗?张火炎唇角微扬。商场上打混多年,他早已明白一个铁则,那就是只要对方开口谈价,就表示用钱就可以解决问题,他只怕什么都不求的人啊。

“你放心,我替树人在越南买了一块地,到时候我也会给他一笔资金,让他进行他种花的事业。我当然会以友爱兄弟的大哥形象出手助他创业,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及聪明才智是绝对会成功的。”

“好一个名声财势两得的计谋。”

“三方得益,有什么不好呢?”

“是啊,只不过我付出的成本很大。”她必须付出的,可是张树人对她的信任啊。

呼吸渐渐沉重,想到当张树人被她背叛时不知会出现什么表情,葛叶便不禁浑身发颤。

张火炎见状,立即乘胜追击。对付敌人绝不手软,是他惯用的手法。

“树人进公司工作的这段日子以来,过得并不快乐,如果你有机会去看看他那缺乏照顾的温室,就知道他的状况有多惨了。”

张火炎这最后一击让葛叶无力招架,只要一听到张树人不快乐,她便无法置之不理。

沉默持续在两人之间蔓延,张火炎清楚知道,自己撒下的种子即将开花结果,因此很有耐性地等着葛叶作决定。

他十分确信,她的决定将会依照他的意思而行。

“你认为,我有阻止树人的能耐吗?”打破沉默再抬起头时,葛叶的手已不再颤抖,眼神也恢复了惯有的坚定。

“以我对他的了解,天底下大概只有你有办法。”

“看来,我对他的影响力还是有的呢。”

下定了决心,再大的痛苦也变得可以忍受。抚着心口,葛叶再次为自己强韧的生命力感到惊讶。

为此,她轻轻的笑了,凤眸中流转着柔媚,秀丽无双的脸庞蕴含着无限旖旎的光辉。

葛叶拥有令男人为之疯狂的魅力,只是她从不以此作为玩弄人的武器,甚至总是以冷静的神情及犀利的话语掩藏她的美丽。

这样的个性总教她吃亏,但她却不曾在意。

她的美好,只愿为那唯一的男人展现,只要他快乐,要她付出所有的一切,她也甘之如饴。

“好,我接受这桩交易。”

看着葛叶,张火炎突然觉得,若有一名女子这般深深爱着他,也许是件幸福的事。

从没想过要谈恋爱的他,竟在此刻有点动心……

晚上九点,距离张树人出席那场重要的签约仪式尚有十二个小时。

抬头看向那扇亮着灯的窗子,葛叶的双眼便酸得几乎睁不开。

她闭起眼,深深地呼吸着,脑海里记起了当初第一次来到张树人这间租屋处的情景。

这是一幢屋龄约莫二十年的公寓,虽然有管理员,但常常不在岗位上,而有如顽童的张树人,将所住的公寓幻想成周遭满是荆棘的城堡,在搬入新居之夜,特地准备了一道极为坚固的绳梯,要她从窗子爬上来,与他来一场“公主与王子的幽会”。

她曾笑问到底谁是王子,谁是公主,为何要她爬绳梯?

他却笑着回说,管他的,好玩就好。

这就是张树人的个性,管他的,好玩就好。

虽然那只是一时兴起的游戏,但是,当葛叶一次次发现其他女人出现在房里时,不想跟其他女人一样从正门进来的她,选择了从窗户进入。

这是她的坚持,无论如何,这份独特她绝不让其他女人取代。至少,那道绳梯是他俩之间的默契,那扇窗也是专属于她的出入口。

“真可笑,即使有我专属的窗户,他不是也能从别的地方带女人进来?”

背叛了他,便得承受他的恨意吧,也许他俩的关系会因此终止……

这样也好,她爱了那么多年,两人始终没能开花结果,这也许是个机会,还给无法离开他的她一份自由。

不想失去张树人,但也不愿再因他的花心而心碎,这样的她,应该要感谢张火炎的这份交易,至少在结束的同时,还能造福许多人。

“反正,我所付出的成本,不过是对他来说没什么差别的感情……”

葛叶心意已决,很清楚即将上演的不仅是背叛,还会是她多年爱情的断绝。

拿了颗小石头,她依照往例往窗子一丢,绳梯照往例很快的坠下,只是她知道,这一夜之后,这个专属于她的出入口还有这样的默契,都将走入历史……

“你的头发!”看到葛叶剪短削薄的发,张树人大叫一声。“为什么要剪短?我超喜欢你的长发耶!”

那乌黑柔顺的飘逸长发,是葛叶全身上下最难掩藏住女人味的部分,……

但她居然连知会他一声也没有,就这样剪掉了!

相较于他的惋惜,葛叶只是淡淡地说:“麻烦,所以剪了。”

待她自窗子跳入屋里,张树人才发现,她还带了伴手礼来。

“哇!伏特加和柳橙汁,你要调酒给我喝吗?”他眼睛一亮。

葛叶笑着点点头,但张树人却因为突然想到明日身负的责任而迟疑了。

“可是我明天有事情要办,我怕今晚太high,明早会爬不起来。”

“我就是怕你误了明天的事,今晚才特地来这里陪你,有我在,明天早上七点绝对会把你挖起来的。”

葛叶笑得温柔,眼神中有着她惯有的坚毅。

看着这样的她,张树人开心的一笑。

“太好啦!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他大剌剌地往沙发上一坐,张开双臂放在椅背上,“那就来一杯吧。”

壮硕的他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无袖的贴身棉质上衣将他的肌理衬得分明,而紧身牛仔裤更是让他结实而充满力道的双腿肌肉展露无遗,浑身上下掩不住的吸引力就这么恣意地发散着。

但是,他向她讨杯酒喝时的神情,却像个讨糖吃的孩子那般,充满兴奋,更带着些撒娇意味。

性感与纯真,这两种魅力同时存在于张树人身上。

看着这样的他,葛叶几乎失神。

之后,当她拿着酒杯来到张树人面前时,正要接下酒杯的他,在视线与她对上的瞬间,心里忽然有些烦躁不安。

怎么回事?今晚葛叶的眼神,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在她清亮的单凤眼里,张树人头一次看到了浓重的情感以及强烈的眷恋。而且,这份眷恋居然没有参杂一丝的杂质,单纯而澄静,仿佛宗教情怀那般无我无私。

这难以形容的氛围,让他怎么样也无法接过她那杯酒。

“怎么了,不喝吗?”

看着她唇瓣微扬,张树人竟也觉得,她那说着话的双唇透露着浓浓的眷恋。

他眨了眨眼,又揉了揉脸,认真的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他的错觉。

张树人的模样让葛叶轻柔的一笑。

“你真怪,想喝又不接过。既然这样,那我喂你好了。”

说完,她含着一口酒,缓缓地将上身凑向他。

看着她逐渐接近的水润红唇,张树人便涌起了骚动。

……

宣泄后,当一切归于平静,张树人的心灵反而回归纯静,他闭着眼俯卧在葛叶身上,感受到的不是她的胴体,而是一种超月兑感官的精神平和。

这是什么样的感受?

在澄静的心中,他想起了当年为何要找葛叶试试谈恋爱的感觉。

那一年,听说她有许多人追,甚至正在考虑跟其中某位追求者交往,总是习惯有她在身边的他,不想让其他人占据了他原有的位置,所以才会以那样的借口将她强留身边。

这样的念头,是源于什么样的心情?

在张树人清明的思虑中,慢慢理出了头绪。

对于葛叶,深植他心底那份隐而未明的情感到底该如何名之,他也渐渐能够厘清。

“叶子……”他温柔地唤了她一声。

“你好重。”葛叶低声抱怨,却更加唤醒他心底的怜惜。

他真爱她那有些沙哑、极富磁性的嗓音。

睁开眼,张树人带着笑意翻了个身,看着美丽的葛叶。

短发的她,别有一番风貌。

他总算明白,原来不论葛叶以何种装扮出现在他眼前,她都是他心中最美的女人。

这样的情感,应该是……爱吧?

这突如其来的觉醒让张树人有些不知所措。

他爱着葛叶吗?

此时此刻,想到过去自己的不专情让葛叶伤心,他心中不禁涌起一阵阵刺痛及歉疚。

这是爱,这肯定是爱,因为他的叶子曾如此告诉过他!

张树人正想开口告白,心中却突然有丝惧意。

他明白了自己的爱,但葛叶呢?她爱着他吗?虽然这么多年来她总是陪在他身旁,但他从未曾亲耳听见她说爱他。

那一年,两人间的交往像场儿戏一样开始,他虽然很想自以为是的认定葛叶就是爱着他,但他更怕假若他会错了意,让彼此关系生变,他会难以承受的。

不明白张树人心境的变化,葛叶将头埋进他怀中,静静地感受着他的心跳和体温。

犹如盛开的樱花在极尽华美之后迅速雕落,在它最美的时刻便离开大树的怀抱,她清楚的知道,在展现出她最美丽的一夜之后,她就得离开他。

其实,她并不希望自己留给张树人的只有交集和记忆,但是,除此之外,她不知该用何种方式,让她在他的生命里留下印记。

由于各自纷乱的心境,使得他俩皆不再言语,仅是沉默地拥抱着彼此,等待天明。

虽是互相爱恋的两颗心,却因为这样的情况无法将心意说出口,那些错过了倾诉时机的心情,在今夜过后,再也没有让对方知晓的机会……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树之恋最新章节 | 大树之恋全文阅读 | 大树之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