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妻 尾声 作者 : 明星

三天之后,白卿卿履行诺言,只身一人前往鹤云庄赴约。

虽然早就知道这起阴谋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赵御庭,但亲眼看到这张面孔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让白卿卿激动不已。

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赵御庭,见白卿卿真的独自赴约,唇边不由得勾起一抹得意的奸笑。

“还以为你不敢来呢,没想到为了老七膝下的那根独苗,你居然真的敢以身涉险,独自赴约。本王很好奇,赵睿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会对别的女人为老七生的孩子这般上心?”

赵御庭之所以会用此计将白卿卿引来,就是想从她身上寻到一个真正的答案。有些疑问,只有当事人才能解开。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和赵睿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在得知对方身陷险境时,究竟会做出怎样超乎寻常的反应?

如果白卿卿真的带着苏若晴的记忆,她定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赵睿遇难。

反之,他之前所有的疑问和猜测都将不成立。

事实证明,白卿卿果然如他所料的出现在他面前,既让他激动,又让他震惊。难道说,白卿卿和苏若晴,她们真的是同一个人?“皇上在哪里,我要见他!”

“你还没有回答本王的问题。”

“我出现在这里,对你来说不就是最好的答案?”

赵御庭挑高眉头,“你知道我想要的答案是什么?”

“不管你要的答案是什么,我现在只想见皇上一面。”

“好,你想见他,我成全你,不过,我有个条件……”赵御庭慢慢起身,走到她面前,唇边勾出一道性感邪恶的笑容,他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戏谑道:“只要你肯主动亲我一下,我就让人将赵睿带出来见你。”

白卿卿面色一沉,厉声道:“你不觉得自己的这个提议太无耻了吗?”

“那你是亲还是不亲呢?”

见他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白卿卿不禁冷笑,“没想到凤阳王不但阴邪可怕,还是个奸佞小人。”

赵御庭淡然一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不是早就清楚吗?”

“是不是我亲了你,你就让我见皇上?”

“我不回答假设性问题,我只针对事实说话。”

“好,我就当自己亲了一只猪。”说着,白卿卿倾身向前,就要递上自己的唇瓣。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闯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暗中尾随白卿卿而来的赵御辰。

他的出现,让白卿卿愣了一下,却好像又在赵御庭的预料之中。

只见被扰了好事的赵御庭不怒反笑道:“看来不用些邪恶手段,我还真是很难将皇兄你这只缩头乌龟给逼得现身。怎么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这个滋味很不好受吧?”

“老九,这就是你煞费苦心搞出这么多事端的真正目的?”

“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

他一把将呆怔中的白卿卿带进自己的怀里,傲慢道:“当年你利用太子身分从我身边夺走苏若晴,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我是不是也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皇兄,不瞒你说,白卿卿这个女人我看上了,正好我凤阳王府的后宅里缺了一个掌管家院的女主人。当年我肯割爱,将本来要嫁给我的媳妇让给了你,现在也该轮到你割爱,将你这未过门的媳妇给我吧?”

“老九,你作梦。”

“是不是在作梦,可不是由你说了算的。”

赵御庭自信满满的看了被他揽进怀里的白卿卿一眼,笑谑道:“卿卿,别忘了赵睿还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想让他的生命有任何闪失,不如乖一点,妥协我的提议,嫁我为妻。皇兄能给你的,我同样可以给你!”

未等白卿卿答话,按捺不住内心怒火的赵御辰便厉声道:“老九,你以为在你干了这么多混蛋事之后,我还能饶你性命?”

赵御庭满不在乎道:“没有万全的把握,你以为我会以身涉险?”

他用力吹了一记口哨。

很快,屋外便出现一群身手干练的黑衣剌客,将房间里的人团团围在中间。

“皇兄,上次在普陀寺让你侥幸逃得一命,可不代表这次你也能那么幸运。既然你落进了这个圈套,今天就别想再活着回去。”

“你终于肯承认普陀寺那起劫杀事件是你亲手所为了?”

“既然你当年不顾手足之情,让我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现在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对你这个皇兄下手。我早就说过,让我不痛快的人,他也别想痛快……”

赵御辰冷笑,“你对自己是不是太有自信了?你真的以为就凭这几个人就能让满身罪孽的你杀出重围?”

“皇兄,我可以将你这番话当成是你在做垂死挣扎吗?”赵御庭自负道:“我这个人最讨厌打无把握之战,既然我敢来京城设下这步局,自然有万全的把握得到最后的胜利,至于你这个早早就放弃皇位的太上皇,对大燕国来说,无非就是一个过了气的执政者。这六年来,我暗中收买朝中文武官员,不怕告诉你,大燕国现在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兵马,完全掌控在我的手中。皇兄,很悲哀的告诉你,除了死亡之外,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说着,他低下头,示威一般,当着赵御辰的面,试图要亲向怀中的白卿卿。

就在这关键时刻,按兵不动的赵御辰突然举着手中的长剑直直逼向赵御庭的胸上。

对方自然不可能乖乖等着挨打,身子一侧,堪堪躲过那一剑的袭击。

白卿卿被赵御庭推至别处,脚步踉跄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那两个男人已经打到了一起。

虽然赵御辰的功夫不弱,可多年的眼疾让他疏于练武,比起每日勤练功夫的赵御庭,自然是稍逊一筹。

几十个回合之后,赵御辰明显招架不住。

眼看着剑尖就要直抵他的咽喉,情急之中,白卿卿脱口道:“凤阳王,你当年因为不满苏若晴背弃诺言,反嫁太子而心生愤怒,使出离间计害她魂归黄泉已经让她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何事隔六年,你仍旧不肯放下当年的恩恩怨怨,一定要再度掀起风浪,让原本太平的天下因为你个人而陷入纷争之中?如果你真的爱苏若晴也就算了,事实上在你眼中,苏若晴只是一只可以任你揉扁搓圆的宠物,既然从未爱过,又何必奋力去争?”

她突如其来的一番话,让打斗中的两个男人同时分了神。

赵御庭本能地接住赵御辰反击的一剑,趁机厉声回道:“谁说我从来没爱过苏若晴,如果不爱,当年为何要娶她为妻?如果不爱,在我亲眼看到她嫁给老七之后,我为何会被满腔的嫉妒冲昏头脑?”

“那是因为,一向输不起的你,不甘心原本属于你的宠物被他人所夺走,而你口中所谓的嫉妒,与爱情毫无任何关系,你真正在乎的,只是你丢掉的面子,以及那毫无价值的自尊。”

赵御庭怒道:“你有什么资格来评断我的想法?!”

“因为我就是当年那个被你的离间计牵连,最后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而自刎的苏若晴!”

这句话说出口时,不但赵御庭愣住了,就连早就猜到答案的赵御辰,也没想到她会当众承认这个事实。

就在赵御庭片刻失神之际,赵御辰反守为攻,趁其不备,一脚狠狠踹向对方的小腹。

赵御庭应接不暇,被踹得应声倒地,吐了一口鲜血。

在他试图反击时,赵御辰已经抓准机会,一剑直抵他的咽喉。

站在一旁观战的白卿卿冷冷看着那个吃败的男人,用悲哀至极的语气道:“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当年那场滴血验亲的阴谋,是你在暗中一手策划的吗?有句话你没说错,被嫉妒冲昏头脑的你,的确能做出很多令人发指的混帐事。你见不得我得到幸福,便在我生下睿儿之后,买通我身边的宫女春娇,让她当着御辰的面指责我和你暗结珠胎,对他不贞。而你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借御辰之手,杀了他自己的亲生骨肉。”

说到这里,她冷笑一声,“你果然是个可怕又冷血的恶人,连无辜孩童也不肯放过。不过你估算错了一点,虽然御辰和你流着同样的血,但比起你,他活得更坦荡,更真实。就算当时种种证据证明睿儿并非他的亲生骨肉,他也没狠下心肠,真的对个襁褓中的孩子下毒手。”

“不,这一切你根本就不可能会知道!那个唯一的知情者春娇,她已经自杀死了。”

白卿卿冷哼道:“春娇的家人受你胁迫,的确没有胆量出卖你,但是在我用白卿卿身体重生之后,老天长眼,曾让我遇到过春娇的家人,也从他们口中得知当年他们被你胁迫的事实。”

此刻,不但赵御庭满面惊慌,就连久未作声的赵御辰也是满脸懊悔,暗恨自己当年不辨是非,酿下不可饶恕的过错。

不甘受制的赵御庭见直逼自己咽喉的剑尖微微晃动,他见机行事,想要反攻。

千钧一发之际,机警的赵御辰立刻反应过来,狠狠一剑剌中他的胸口。

鲜血喷射的那一刻,赵御庭对着外面高喊,“来人啊……”

“不用喊了!”

赵御辰居高临下道:“你真以为外面的那些人还会为你所用吗?”

“什么意思?”

赵御辰冷笑一声,“屋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却迟迟没有露面,你以为这是什么意思?”

赵御庭面色一沉,不敢相信道:“你是说,他们背叛了我?”

“更确切来说,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背叛过我。”

“不,这不可能,我经营了整整六年……”

“你真的以为我放弃皇帝宝座,就等于放弃了手中的权力?早在当年我将你发配到凤阳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不甘心认输的你,会走今天这一步棋。至于你暗中招收的那些兵马,表面上是被你所用,其实早就被我的心腹控制在自己麾下。

“老九,很不幸的告诉你,当年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仍旧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在你偷偷潜进京城的时候,我已经让明昊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那些你所谓被你收买的人之所以会不动声色,不过是演戏给你看而已。

“唯一让我失策的就是,我和卿卿去普陀寺的决定太过唐突,才让你有机可乘伤害了她。还有一件事,如果我没猜错,柳香怡和你也是同伙吧,这些年她暗中与你勾结,出卖了不少消息给你,你倒是聪明,知道利用女人来为你办事。可惜,柳香怡太过急功近利,最终害人害己,自毁了前程。”

那一刻,赵御庭的眼底浮现出一丝绝望。

他怔怔地看了白卿卿一眼,低声道:“如果当年没有老七横刀夺爱,你……你会嫁给我,并爱上我吗?”

白卿卿面无表情道:“就算会嫁给你,我也不会爱上你。”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残忍,甚至连一句谎话都不愿意对我说。”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假如苏若晴当年没嫁给赵御辰,而是嫁给了你,你敢保证,会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去爱她吗?”

未等赵御庭回答,她便替他给出答案。

“我赌,你不会!”

顺宗七年,大燕国发生了许多令老百姓津津乐道的事情。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大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上皇突然宣布娶妻。

这则喜讯震惊了全国,谁也没想到,痴情的圣帝在孝烈皇后故去之后,还会大张旗鼓迎娶他人为春。

最有意思的就是,这位即将成为大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皇太后的女人,还是一个没身分没背景的乡野小村姑。

不管外人对此有什么看法,反正皇宫中现在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小皇帝赵睿在祭祀大典上莫名失踪的消息,被赵御辰故意压制了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别看赵睿只有六岁,在他被囚禁的那几天,小脑袋中可是想了不少逃跑的方法。

最后,他突然想起白卿卿送给他的那只香囊底部藏着可以瞬间令人昏迷的迷幻粉。

正因为有了这个宝贝,他才能逃脱皇叔的掌控,被父皇派来的人马及时营救。最让他大有收获的是,他无意中听到父皇、皇叔,还有未来母后的那番对话,意外知晓未来母后白卿卿,居然就是他已故六年的母后苏若晴的转世。

这可真把他给开心坏了。

他本来就喜欢白姐姐,如今得知她就是自己的母后,让他怎么能不愉悦开怀。

一行人马回宫之后,很快便大张旗鼓的置办喜事。

至于差点引起争端的罪魁祸首赵御庭,并没有被直接赐死。

赵御辰的原话是这样说的,“之所以不杀你,并不是因为你身上流着和我相同的血脉,而是我想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你,在我眼中,你从来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如果你觉得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强大到来和我抗衡,我给你机会,随时欢迎你的报复!”

直到这一刻,赵御庭终于意识到自己输得有多么彻底。

就在皇宫里大肆举办喜宴的时候,作为输家的他,则登上了返回凤阳的船只,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了京城这块伤心地。

漆黑的夜晚,看着皇宫方向的天空中锭放色彩绚丽的烟花,他知道,从今以后,这京城重地,再没有他赵御庭的容身之所。

船只缓缓前行,他负手站在船尾,冷冷看着远处的喧嚣和热闹,心底暗道:晴儿,你赌错了,其实从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将你视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之所以没能留住你的心,是我对自己的魅力太有自信。

我一直以为,今生今世你只能是我赵御庭的妻。

万万没想到,我的浪荡、我的不在乎,以及我的自以为是,最终却将你逼离了我的身边。

如果上天可以让时光重来,我发誓,我一定会弥补自己曾经对你所犯下的所有错误。

晴儿,祝你幸福!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王妻最新章节 | 帝王妻全文阅读 | 帝王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