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总裁,狠狠帅 第八章 作者 : 米琪

总督铁板烧餐厅位在美丽华附近的大楼里,可眺望摩天轮及夜景,称得上是灯光美、气氛佳的高档餐厅。严君皓在柜台亮出了贵宾卡,侍者立刻为他们安排了精致典雅的包厢。

“两位贵宾这边请。”侍者领他们进入包厢内。

芃梦希心不甘、情不愿地和严君皓一起走进包厢。

包厢只有两人座,一坐定后,专门负责招待两人的厨师和服务生立刻迎上前来,送上菜单。

“严先生,很荣幸为您服务,您好久没有来了。”专业的厨师跟严君皓寒暄两句。

“是啊,最近比较忙。”严君皓说。

“这位是您的女朋友吗?”厨师问。

“是的。”严君皓答得很自然。

“很荣幸为您们服务。”厨师微笑地说。

严君皓回以一笑,瞥向身畔的芃梦希,低声说:“喜欢吃什么尽量点。”

芃梦希恼怒地低头看菜单,她发现他是这家餐厅的常客,连厨师都认得他,但她才不肯附和他,承认她是他的谁,更不把他情人般的低语当一回事。

即使早已知道这间餐厅的价位不便宜,但芃梦希看着菜单里头千元起跳的高价食材,依旧感到惊讶不已,这么贵的餐厅她平常根本吃不起。

“我要海鲜前菜,主菜是霜降牛排和龙虾,还有开一瓶南法的红酒。”严君皓将菜单递还给服务生。

“小姐呢?”服务生问。

“跟他一样好了。”芃梦希合上菜单放在桌上。

一旁服务生记下餐点后行礼退开,厨师准备了一下,在他们面前开始料理食材。

“你难得没主见耶!”严君皓逗着她说。

“我只是点了最贵的,反正是你买单,何必太客气呢!”芃梦希唱反调地说。

严君皓瞧她一脸“我是故意的”的模样,感到非常有趣,不禁笑了。

“笑什么?”芃梦希拿了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不服气地问他。

“笑你孩子气,原来你只是外表看起来很成熟而已。”严君皓仍笑着,瞅着她瞧。

她瞥向他笑脸的迷人模样,他看待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不懂事的宠物似的,而她竟然不小心地被他眸光里的热度烫着了心。

她不自主捧着水杯猛喝散热。

“你就成熟吗?”她放下空水杯,反问他。

“当然,我绝不会幼稚得唱反调。”他轻快地耸肩。

她更加不服气了,但除了扭绞着双手,她不知道能做什么,她真怕自己会无法克制地给他一记小拳,揍向他恶魔般英俊的笑脸。

此时严君皓的手机响了,打断了他们之间小小的对峙。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接听。“喂,嗯……我在总督铁板烧餐厅,你现在可以送过来给我。”他简短地说完,结束通话。

芃梦希没有问他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严君皓也没有特别说明。

这时包厢门开了,服务生送来了红酒,并为他们在雅致的高脚杯里,斟上鲜艳欲滴的美酒,厨师也将焗烤生蚝、香煎干贝等前菜,一一送到他们的餐盘上。

“陪我喝一杯餐前酒吧,女朋友。”严君皓执起酒杯跟她说。

芃梦希听着他那声女朋友,心底竟掀起无数的涟漪,她努力排除心里的反应。

可她愈排斥就愈困惑,若只是为了合约,那她对他应该要无动于衷才对。

芃梦希苦恼地拿起面前的那杯酒,她其实并不擅于喝酒,但她现在需要喝一点,好麻木自己对他的所有感觉。

但他竟倾过身来,轻巧地用杯子碰了下她手中的杯子,发出轻脆响声。“敬你。”他说,轻啜了一口香醇的美酒。

她刻意不看向他,迳自把杯子就口,一口气喝光光。

严君皓讶异地瞥着她,对她的豪饮发表意见。“你这样喝不会醉吗?这酒是有后劲的。”

“是吗?”她不想理他的警告,举着杯子要服务生再倒酒。

服务生上前,再为她斟了一杯。

她又是一口气喝光。

严君皓明白她又是故意的,但他的爱足以包容她所做的一切。

“别光喝酒,先在胃里垫点东西比较好。”严君皓柔声对她说,并示意服务生不准再倒酒。

芃梦希对他的话不以为意,但她很快便尝到逞强的后果。

她觉得胃在发烫,头也有点昏,而且全身燥热相当不舒服,她这才发现逞一时之快只会害了自己。

她可不能醉了,她待会儿还得打工呢!还是快点吃完打发走他比较实在。

“谢谢招待。”她看也不看他一眼,执起筷子开动。

精致的菜肴一道道端上,她只顾着吃,什么话也不想跟身畔的严君皓说。

就在他们吃完前菜后,有个西装笔挺的男子敲了敲包厢的门,提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严总裁,不好意思打扰了。”那男子毕恭毕敬地行礼,笑脸迎人地走近。

芃梦希侧过头去,看了一眼。

“你来了。”严君皓跟那男子打了招呼。

“严总裁,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男子交给严君皓一只信封。

“谢了。”严君皓接过那只信封。

“应该是我谢您,您是我们银行的大客户呢!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日后有任何需要,请尽管吩咐我。”男子有礼地说道。

“当然。”严君皓点头示意。

“那我先走了。”男子再度行礼离去了。

芃梦希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那男子是银行专员,而他对严君皓又是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让她心里感到好奇,不知他到底来做什么,交给严君皓的又是什么东西?

她也在心里感叹,有钱的人好处还真不少,每个人都很“荣幸”地听候他差遣。

这世上大概只有她不识货了。

其实以严君皓的条件,堪称得上是现今所歌颂的那种“高、富、帅”优质男人,但她却只想拒他于门外。

父亲的花心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她为母亲不值,也积愤在心。但她这辈子都还没有谈过恋爱,难道她就这么不相信爱情吗?

“梦希,这是给你的。”严君皓回过头来,把手上的信封交给芃梦希。

“给我的?”芃梦希一时反应不过来,纳闷地问。

她拿过那只信封仔细看,那是一家知名外商银行的信用卡信笺,摸一摸,发觉里头有张卡片。

他要给她信用卡?

“这是没有上限的卡,你需要什么或喜欢什么,都可以尽情去买,不需要签名,只管刷,我会全数买单。”严君皓声音柔悦地解释。

芃梦希终于完全明白了,刚才他接的那通电话就是那位银行专员打来的,为的就是要送这张信用卡过来。

她知道银行有专为顶级客户量身打造的特别服务,可以依照用卡人的需求客制化信用卡,以严君皓的财力,拥有这样的卡并不奇怪,但若要送给她,她是绝不会接受,她怎能要他来负担她的生活所需?

她没有拆开信封,原封不动地放回桌上,还给他。

“我不要。”她的语调冷淡,口气降到冰点,她不接受他的赠予。

“我要我的女友生活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他不允许拒绝,直接拿过她的包包,打开来将信用卡放到里头。

“你真的很烦。”她气恼得要命,但当着厨师和服务生的面,她也不好跟他闹开,她本来就不擅和人争执,偏偏他就要给她出难题。她苦不堪言地压抑着,觉得自己快爆炸了,而他却只是对她笑了笑。

就在这时,厨师将煎得恰到好处的牛排送上前来。

“吃吃看,味道很棒。”严君皓轻触她的手肘,要她继续吃东西。

芃梦希挣开他的触碰,她已是毫无胃口了,她只想快点离开包厢,否则她一定会把那张装着信用卡的信笺砸到他脸上。

“帮我倒酒。”她对一旁的服务生说。

但她注意到服务生竟不敢贸然倒酒给她,反而是看向严君皓,等他有所指示才敢行动。

严君皓没有再阻拦,他点了点头表示允许,服务生这才上前替她斟酒。

芃梦希心底很不好受,这世界像是全都听从严君皓的指令,而她也只能配合。

她拿了酒又是一口气喝完。

那酒精的效力像是有加乘的作用,她已感到头昏脑胀,脸也通红了,可她心情实在坏到极点,她什么也不管地对服务生说:“再倒一杯。”

服务生再度上前倒了一杯,她又是没两下就喝光了,但这回眼前的厨师变成好几个,整个包厢旋转了起来,她头晕得厉害,胃像燃烧般难受,全身热流乱窜,让她只想闭上双眼。

忽然,她趴倒在桌上,无法动弹。

“老天!你怎么了?!”严君皓担心地俯视着趴倒在餐桌上的芃梦希,轻轻拨开她披泻在脸上的长发,看着她通红的小脸问。

“你走开。”她紧揪着眉头,含糊地咕哝。

他知道她醉倒了,后悔自己没有坚定阻止,但他实在拿她没办法,她看起来纤弱,却固执得像颗石头,若不先顺着她,她势必会一直跟他唱反调下去。

但他不会放任她就这么醉倒在这里,他一定会保护她安然无恙。

“买单。”他拿出皮夹的信用卡,对服务生说。

服务生见状立刻上前来收取信用卡,快速前往柜台为他结帐,再赶紧拿回帐单让他签名。

“严先生,其他的餐点我就替您打包送到车上吧!”厨师见女主角醉倒了,主动提起。

严君皓点了头,轻声对芃梦希说:“我们走吧!”

他没得到她的回答,便立起身打横抱起芃梦希,发现她身子柔若无骨、轻如羽翼,惹人心怜。他抱紧了她快步向前,服务生为他打开门,好让他顺利走出包厢,再替他按下电梯,一路陪着下楼。

“你……走开。”她意识模糊地抗议,她已分不出方向,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她觉得自己像是飞了起来,却又有个极安全温暖、强而有力的力量在支撑着她。

她潜意识依偎着那份温暖,很快的所有声音和不舒服的感觉都在离她远去,她只觉得她累了,睡意拉扯着她,不知不觉便失去了意识。

电梯门开了,严君皓一路无视旁人的目光,坚定地抱着她走到门外。泊车人员将他的车开了过来,为他们打开车门。他倾下身,轻柔地将她安置在前座,并把座椅打平,好让她躺得舒服点。他再绕过车身坐上驾驶座,发动引擎,另一名服务生赶下楼来,将打包好的餐点递去,他谢过,随手将袋子放到后座,立刻将车开走。

他不知道她的住处,但他知道有个绝对安全且能安置她的地方。

他将车开往家的方向,暂且将她送回他家。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至尊总裁,狠狠帅最新章节 | 至尊总裁,狠狠帅全文阅读 | 至尊总裁,狠狠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