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总裁,狠狠帅 第五章 作者 : 米琪

【第三章】

风平浪静地过了三天,芃梦希的心绪也跟着平静了三天,生活的忙碌让她几乎已经把严君皓带给她的梦魇抛到脑后。

她以为自己对他已经免疫,而且毫无感觉。

可到了第四天一早,她一进公司桌上的分机就响了,是董事长沈志杰打电话来提醒她。

“梦希,今天是严总裁约定要签约的日子,你可得把签约的事办好,双方各执一份的合约书记得要交回来给我,这样厂房才能开始运作。”

“是,董事长,我知道。”芃梦希回道。

“下午六点前我都在公司,我会等你把合约拿回来再走。”沈志杰特别嘱咐。

“好的。”芃梦希没有说不的道理,这是公司首次将重责大任托付给她,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挂上电话后,一想起得面对严君皓,她就开始心神不宁,心里的压力全溜了出来。

她记得严君皓说过,他会请他的秘书长通知时间,可见他今天势必会派人来电,这样他应该不会自己打来吧?芃梦希不禁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有些担心。

“铃铃……”

正当她有点恍神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屏息接起。“喂?”

“芃小姐,我是杰诺科技的张先生,请问我们公司订的电子零件什么时候会到货?”来电的是她的客户。

“张先生,请稍等,我帮你查一下。”芃梦希有点气自己搞得神经兮兮的,就算严君皓真的打电话来,又有什么好怕的?她照样只跟他公事公办而已,何必自己吓自己,简直是跟自己过不去!

她立刻深呼吸,恢复镇定,点阅了电脑里的订单查询网页,要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手边的工作。

一整个上午,芃梦希忙碌地处理着客户的订单,将客户订购的品项以电脑传真到工厂。

接近中午午休前,她桌上的分机又响了。

“你好。”她分神接起电话。

“你好,请问是芃梦希小姐吗?”对方是女性,声音优美。

“我是。”芃梦希听电话里传来的是一名陌生女子的声音。

“我是龙腾严总裁的秘书长,敝姓龚,严总裁请你下午有空时过来签第一季的合作合约。”对方自我介绍。

芃梦希明白了,也因为来电的不是严君皓,使她精神松懈许多,她看向桌上小型的电子钟,和对方敲定时间。“好的,三点可以吗?”

“可以的,我会转告总裁。”龚心怡说。

约定好之后,双方挂上电话。

芃梦希沉住气,再把注意力转回手头的工作,用忙碌去忘掉她将和严君皓见面的压力。

她告诉自己,严君皓公司里耳目众多,签约时一定也会有秘书或其他员工在场,她应该不会单独面对他。

她要自己放宽心,只管把合约签定了,不必胆怯或担心。

将手边工作暂时处理到一段落,芃梦希一看时间差不多,便提着公文包离开公司,搭上计程车前往严君皓位在南京东路的办公大楼。

下车后,她走上人行道上,从容地进入大楼内,先在大厅里的楼层指示牌前,确认总裁办公室的所在楼层。

“你来了。”蓦然间,她背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嗓音。

她默默地回头,见到严君皓西装笔挺,手上提着公文包,从大门口朝她的方向走来,他那双带电的眼眸定定瞧着她。

她心里很吃惊,他竟能从她的背影认出她?

就算她身穿宏达的制服,但一般来说,也该是对很熟悉的人才有那样的辨识力。

而且听他的语气,也像是在对一个熟人说话那般自然,害她双颊莫名发烫。

她并不想表现出熟稔的态度,她永远都会跟他保持距离。

“有位龚小姐打过电话给我,我跟她约三点到。”她对他点个头,镇定地说。

“我知道,是我要她打的,我想你大概也不想接到我的电话吧。”严君皓不是木头,她从头到尾给他的反应都是冰冷到教人心寒,他知道逼得太紧会有反效果,公事上还是让秘书致电给她,好松懈她的心防。

但无论如何他只有前进,绝不会后退,他期待他的真心总有一天能打动她。

他为了见她,还特地从一个午间聚会中提早离开,没想到正好在门口遇到她。

“其实……公务上的电话,没有什么想不想接的问题,我只是公事公办而已。”芃梦希不禁胀红了脸,他毫不掩饰又直接的话,表明他已看穿了她不愿接受他,而她也只能这么回答了,他们之间仅止于公务上的交流,不会再有其他。

“你好犀利。”他似笑非笑地瞥着她。

芃梦希瞅着他墨黑如夜的眼,不知要怎么回答他才好。

“严先生,请让我快点把事情办好,我好回去交差。”她言归正传,轻描淡写地切入重点。

“你那么急着交差?不跟合作的大客户多聊两句吗?这里没有别人。”他好整以暇地问。

“要聊什么?公务以外的就没必要了吧!”她悄然红了脸。

“你对每个人都这么冷漠吗?或者只有对我?”他探问。

她苦笑,有点没辙地说:“严先生我是来洽公的,就别浪费时间了。”

严君皓有点怔住,她跟他说两句话是……浪费时间?!

他敛起笑意,浓眉蹙得死紧,深深盯着她无情的模样,内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更有股岩浆般滚沸的热流,在心里深处暗潮汹涌。

他突然发现,他的心思对她而言原来一点价值都没有。

这女人对他全然无感。

那他为何还要对她心动?

“坦白说,你让我有遇到对手的感觉。”他自嘲地说,迳自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按下电梯键。

什么意思?

芃梦希不懂,见他突然离去,脸色看起来像是在生气,而且也没提到合约的事,她诧异地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你怎么了?”她站立在他身旁两步远的位置问他。

严君皓不发一语,表情冷峻地直视电梯门,没有看她一眼。

芃梦希很确定他在生气,但他到底在气什么?

因为她没有附和他、没有表现得很热络,所以才不高兴吗?

此时电梯的门开了,他大步走了进去,按下楼层键便伫立在电梯的一侧,丝毫没有邀请她的意思。

“你要进办公室了吗?”芃梦希脚步踌躇地站在电梯外问,看他不搭不理的样子,她居然感到担心了。

万一他临时反悔不签约了,那该怎么办?

“废话少说,难道我会是要上阳台去晒太阳吗?”严君皓低斥。

芃梦希只好硬着头皮,面红耳赤地走进电梯里,站在离他最远的角落。

看着他英挺伟岸的身形伫立一旁,神情冷到冰点,她这才知觉到,原来他也有令人生畏的一面,坦白说,她有点怕他这个样子。

她多希望自己能转身就走,但以她的立场,她不能率性而为。

电梯门关上了,迅速地直线上升,密闭的空间内没有人说话,气氛充满了窒息感。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二十楼,门开了。

严君皓迳自走了出去,直接前往自己的办公室。

芃梦希怯怯地跟着他,她发现光洁的走道尽头,是一道双并的皮革大门,上头写着“总裁办公室”。

只见他推开那道气派非凡的门走了进去,之后门便无情掩上。

他并没有邀她进入的意思。

她愣住了,停止脚步站在原地,她感到自己的背脊僵直且疼痛。

但为了公司上亿的合约,心急如焚的她管不了严君皓的秘书是否有在外面的柜台,厚着脸皮敲了敲门,不等回应便直接打开进去了。

她稍微环顾了偌大的办公室,里面以深咖啡和浅米色系为主,左面是会议室,右面是会客室,而严君皓已坐定在正前方的座位上,正在操作电脑,完全无视已走进来的她。

芃梦希默默地带上门向前走去,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严先生,你要签合约了吗?”

“改天吧!”严君皓头抬也不抬地说。他强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说出伤害她的话,他不要自己看起来像一头恼羞成怒的雄狮。

其实他虽气她冷淡,但他更气自己为何要发疯般地爱上她。

她绝对有自由不必接受他的感情,他一迳地想要反转情势才是可笑。

而此刻他宁可让她离开,也许叫她的公司换人来签约,他暂时不想再见到她。

“可是,我们董事长有特别交代我要把工作完成。”芃梦希声音微颤地说,她害怕的事发生了。

他的确有权力这么做,但她怎么交差呢?

严君皓没有回答,他已经下达命令了,他相信她听得很清楚。

他希望她离开,他需要独处一下收拾情绪。

“严先生……”芃梦希心慌地倾下身唤道。

严君皓毫不搭理她。

“严先生?”她再次轻唤。

突然间,他抬起脸瞅着她,目光里藏着痛苦及冷锐。

她万分惊心地接触他的眼色,心莫名一阵绞疼,她这才发觉到,他并不完全是在生气,而是受伤了。

但他到底要她怎么回应,他才会满意呢?

他们之间只能是公务往来,若以为能趁着职务之便和她有进一步的关系,那他就错了。

可她在瞥见他受伤的模样时,为何心会泛疼?那隐隐疼痛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至尊总裁,狠狠帅最新章节 | 至尊总裁,狠狠帅全文阅读 | 至尊总裁,狠狠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