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中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喜格格

庆功宴场地选在一间很有品味的PUB,一踏入,笑闹声立刻冲进两人耳朵。王竞奥陪在她身边一会儿,很快被玩得很疯的员工们跟合作厂商代表们,合力请走。

芢妃不喜欢喝酒,怕跟他去会扫了大家的兴致,便要求坐在包厢里吃点东西,和一群也不喝酒的员工与厂商代表聊天。

接获老板的眼神暗示,萧子万端了两杯现榨果汁进来,坐到她身边的位置,递给她其中一杯。

“敬业绩傲人。”萧子万拿高果汁杯。

“敬大家的辛苦。”芢妃也拿高果汁杯,与他碰了碰杯子。“你是怎么办到的?”萧子万喝下一口飮料后,突然发问。

“你来德国发展后,我每天回家都一直看公司资料,看完就看全球其他家具公司发展变化,持续这样的生活快要半年,才终于对这份工作驾轻就熟。”她很快回答。

“你的学习能力,我从没疑问,我问的是——”他觉得有些好笑,视线转向站在吧台边、被一群人团团围住的老板。“他。”

“他?”顺着萧子万的目光看过去,她看见宛如众星拱月,被包围的王竞奥,他浑身散发出强烈存在感与自信。

“老板一向厚待员工,表面虽然严厉,工作福利却很好,但对女人可就不是这么回事。”萧子万露出佩服神色。

就在这时,芢妃看见伊丽莎白走进PUB,几个男人眼睛为之一亮,主动黏了过去。

伊丽莎白说了几句话后,男人们一脸扫兴,比了比身后,伊丽莎白不再多做停留,直接朝他们刚才指的地方快步移动。

“伊丽莎白跟老板在美国家具展相遇,她的家族专做蔚具,她本身是感情丰沛的大提琴家,听说这次她在维也纳开音乐会,所以才没来科隆家具展,后来不知从哪知道老板在德国,音乐会结束立刻冲来。”萧子万也看见伊丽莎白,主动解释起来。“以前老板有时候会让她跟在身边,不过现在不可能了。”

“嗯。”她闷闷回应。

伊丽莎白一靠近他,其他人见状,纷纷离开,直到最后剩下他们两人。

“伊丽莎白跟他一样,都是商场上的强人,大概因为这个共同点,所以两人很合拍,只要他来欧洲,伊丽莎白不管在哪,都会立刻飞去找他。”

芢妃想起萝拉说过的话,发现他们都是存在感非常强烈的人,两个人站在一起气势几乎旗鼓相当。

她想站起身,走过去,站在自己男友身边,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只是坐在位置上,眼睁睁看着伊丽莎白不知对他说了什么,两人慢慢往后面的包厢移动。

“芢妃,老板很爱你,今天伊丽莎白出现,老板一直很担心你会介意,我从没看过那么温柔又容易紧张的老板,他因你而变得比较像个人,老板以前对谁都冷冰冰。”萧子万见她脸色不好,连忙开口解释。

“我知道。”她呐呐开口,内心忐忑不安,深吸口气后,站起身,惶惶然开口。“我去找他。”

“嗯,老板说不定已经在等你过去。”

听见萧子万的话,她只是微微一笑。

芢妃慢慢往他们刚刚消失的方向移动,一路轻巧避开其他人,直到来到最后一间包厢的门口,心脏陡然紧缩!

王竞奥站在里头,背对门口的伊丽莎白双臂圈住他脖子,踮起脚尖,正在吻他的唇。

她在原地定住,全身血液瞬间凝结!

走上前,站到他身边,气定神闲挽住他的手,用二姊的从容优雅姿态,宣告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芢妃在心里对自己呐喊,可是双脚像生了根似的,紧紧黏在地上动弹不得。

王竞奥粗鲁推开伊丽莎白,正要开口警告她,赫然惊见站在门口的芢妃白着脸,失望地看着自己。

该死,她误会了!

“芢妃?”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他担心低喊出声。

芢妃静静看着他,双脚突然可以移动,却不是奔向他,而是转身往外跑了起来。

“芢妃!”王竞奥惊愕大吼,长腿往前迈开。

突然,他被人从背后一把紧紧抱住!“伊丽莎白!”他低喝。

“拜托你,不要去,我爱你。”伊丽莎白苦苦哀求,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抱得很紧。

王竞奥内心焦灼的看着她身影消失的地方,沉嗓发言。“我爱她,全世界这么多女人,我只要她。”

“可是她连走进来、把你抢回身边的勇气跟自信都没有。”伊丽莎白紧紧抱着,咬牙低哼。

“她不需要这么做。”他双手抓住黏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使劲往两旁掰开,承诺般慎重的道:“我永远都是她的。”

伊丽莎白听得心碎,王竞奥头也不回冲出包厢,脑海里尽是她惊愕痛苦的神情。

匆匆赶回饭店总统套房,王竞奥打开门那一刹那,立刻闻到满屋子的食物香气,令他困惑得紧紧皱眉。

“情人太完美可不是好事,万一有一大堆女人跑来跟我抢你,怎么办?”突然想起她以前曾说过的话,一股冷意窜过他背脊!

王竞奥加快脚步冲入总统套房内的豪华厨房,看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双手正忙不停从锅子里夹起一个、一个食物。

他被眼前反常的情况吓住,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愣愣站在门口,小心开口低唤,“芢妃?”

看她身子抖了一下,他喉结立刻跟着紧张的上下滚动了两下。“你终于回来了。”她说这句话时,没有转头看他,反而更加专心的把锅里煮好的食物一一盛盘。

红萝卜、马铃薯整齐切成一个个小扇型,新鲜的带筋牛肉每一块都是饱满的圆形,咖哩色深味浓,蔬菜香与肉香混合,再加上咖哩的特殊香气互相调和,房里家的味道十足。

“我开车在PUB附近到处找你。”王竞奥见她始终不肯回头看自己一眼,只是埋头做饭,心头不安迅速扩大。

他等了半天,发现她似乎并不打算跟自己说话,心里又急又气。

早知道就直接不准伊丽莎白过来庆功宴,原本以为伊丽莎白知道自己对芢妃是认真的之后,会自动退出,没想到她竟突然吻住自己。

他吞咽一下,艰难地开口,“我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你,还留言,你都不肯接。”

她徐徐开口,顺手把所有炉火通通关掉。“嗯,我在想事情。”

想事情?!王竞奥再也忍不住,几个大步冲到她身后,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她,

咬牙低吼,“想什么事?我爱你,刚才那什么都不是,我不准你又提、又提……”他迟迟没有办法把分手两个字说出口。

“提分手吗?”她侧过脸,微笑着看向他,替他把话说完。

看着她诡异的反应,王竞奥更加惊恐的紧紧抱住她,强压下满腔恐慌,急切低吼,“我不准!我不要分手,我爱你!”

芢妃不说话也不抱他,这让他心中恐惧顿时飙升到最高点。

他松开手,双掌捧起她的脸,在她额头'鼻尖一一落下轻吻,每落下一个小吻,嘴里便低喃一句“我爱你”。

她一改被动,抬起双手,主动环抱他颈项,在他唇上重重印下一吻,在他想要吻得更深入时,她的吻避开他的火热,往下吻上他敏感的喉结。

王竞奥喉咙深处发出不明低鸣,只愣了短短一秒钟,随即从被动转为主动,动作敏捷的一把抱起她,快步走向卧室。

他将她温柔放上床,下一秒,精壮身躯重压上来,压得她深深倒抽一口气,身体变得又热又软。

凝望着她水气氤氲的双阵,他正要低头吻上她的唇,她双手往他前胸前一放,软软开口,“刚刚不是说我在想事情吗?”

他张大双眼,全身倏地僵住,专注凝视着她,等候下文。

芢妃双手开始在他身上游移起来,最终来到他衬衫扣子,一颗一颗慢慢解开。“我想去巴黎试试看。”

他因她挑逗的动作屏住呼吸,但听见她说的话,又令她豁然瞪大双眼,徐徐饭紧浓眉,“巴黎?”

“你说过我可以试试看自己的能力,不是吗?”她不理会他略带打量的视线,双手探向他结实胸肌,小手轻轻按压,逼出他浓重的喘息声。

“有的人会随时间成长,有的人一辈子都只能躲在别人后面,有的人——则是一出生就必须急速成长,否则只能被社会淘汰,或者是永远待在社会底层。”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芢妃心口微颤。

她不想再躲在姊姊们跟他给的保护伞下,她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一个急速成长的机会。

和伊丽莎白相比,她才发现自己身处在感情的弱势区,不敢为自己的爱情发声,她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更勇敢、更自信,也更敢要。

王竞奥粗喘着气,一掌牢牢抓住她作怪的右手腕,沙哑询问,“芢妃,你是因为伊丽莎白,还是……”

“伊丽莎白的出现,只是让我更加信任你,我想去巴黎是想锻链自己。”她轻轻甩开他的手,右手变得更加大胆,往他下身滑去。“我可不可以用你爱吃的咖哩收买你?”

“你想用咖哩收买我?”

“是啊,我成功了吗?”她笑看着他,突然停住下滑的右手,往他轻柔抚去,听见他狠狠倒抽一口气,她缓缓笑了。“如果加上这个呢?”

“我从没想过你居然会用这招。”他咬牙,察觉下腹部血气快速窜流。

她想把他逼疯吗?

“所以你答应了吗?”芢妃渴求地看着他。

被她撩拨得血脉贲张,王竞奥低吼一声,双掌一掌一只握牢她的手腕,往上一拉,固定在她脸颊两侧。

“为了向我要求这件事,你先回来煮饭布局,而不是气得不想理我?”他小心求证。

一旦答应她的要求,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她恐怕会被巴黎分公司的业务绑得死死,到时候他势必得当空中飞人,坐上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杀到巴黎看她。

“当然不是气你。”芢妃摇摇头。

今晚她最气的人是自己,更讨厌转身往外跑的自己,这并不是她原本的希望。“芢妃……”他叹气。

“答应我,好吗?”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他,唇边带着甜甜的微笑。

盯着她甜美的微笑,王竞奥莫可奈何地开口,“如果有人能抗拒你亲手做的咖哩,我倒想会会他。”

如果这是她要的,他会给予尊重并全力支持。

“我爱你!”听见他一口答应,芢妃心花怒放往上抬起身,想要给他一个香吻,未料,他居然微微退开身。

她愣住。

王竞奥没有回应“我爱你”,而是卸下彼此身上的束缚,悍腰重重一沉!

“唔……”她微弓起身,承接来自于他猛烈撞击。等他们开始用晚餐,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瓮中妻最新章节 | 瓮中妻全文阅读 | 瓮中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