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寝嫩妻 第四章 作者 : 心宠

或许真是天冷路滑的缘故,马车晃得厉害,让她额前一阵眩晕。她扶住车窗,轻轻闭上眼,深吸了一口窗外的寒气。

“公主不舒服?”坐在一旁的慕容沉雁见状,关问道。

“没什么……”翟无双很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

“何必逞强呢?”他却迳自续道:“公主到底是身子难过,还是心里难过?”

这话听得她十分刺耳,忍不住侧睨向他,却见他嘴角轻翘,彷佛在看她的笑话似的,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我有什么可难过的?”翟无双咬唇道:“大人这话我听不明白。”

“世人皆以为我表兄温文儒雅,殊不知他也有冷酷无情的一面。”慕容沉雁微笑道:“公主今日算是见识到了吧?”

“他杀了雪驹,不过是为了不让雪驹受苦,”翟无双强辩道:“哪里算是冷酷无情了?”

“臣一直认为,”他道:“若能对至亲至爱冷血,算不得真正的心善之人。”

“大人怎能出此荒唐之言?”她不由火冒三丈,“他可是你的表兄啊!”

“表哥虽对世人皆好,”慕容沉雁却道:“可他待我姨父、待我表姊,冷淡如外人,虽说是为了朝廷江山稳固,但在微臣看来,倒少了几分天伦温情。”

“若照你这么说,承风哥哥阻止将军府谋逆一事,倒成了有损天伦的罪过了?”翟无双索性把话挑明了,“慕容大人,你这话当着我的面说倒也罢了,若传到皇上耳里,恐怕是死罪了。”

“公主若要到皇上面前告状,微臣也没有办法。”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人不会是在嫉妒你表兄吧?”翟无双越想越觉得奇怪,斜眼看他。

“嫉妒?”慕容沉雁莞尔,“公主何以如此认为?”

“你没来由的说了一堆你表兄的坏话。”她道:“你表兄从小就备受夸赞,文武双全,德貌兼美,不像你,都说是个没出息的。”

“哈哈哈哈哈,”慕容沉雁大笑起来,依旧手一摊,“公主若如此认为,微臣也无法否认。”

“反正无论你说什么,都不会动摇承风哥哥在本公主心目中的地位。”翟无双忿忿地宣示道。

“看来微臣是白费一番唇舌了。”他故意叹了一口气,“可惜了,微臣本以为公主会迷途知返的。”

“迷什么途、知什么返?”她最恨别人说话这般弯弯绕绕,有什么就讲清楚啊!

“微臣是怕公主不了解我表兄,把他想得过于美好,以致迷了心志非他不嫁,耽误终身。”慕容沉雁总算道出了原委。

“本公主并没有把他想得过于美好,”翟无双咬唇驳斥道:“他本来就很完美。”

他彷佛早就预料到似的啧了一声,“瞧,微臣没说错吧?”

“倒是大人你颇为奇怪,”她冲着他上下打量,“本公主爱嫁不嫁、耽不耽误终身,与大人你何干?犯得着你如此苦口婆心相劝?”

她就不明白他干么如此煞费苦心?总不至于是偷偷喜欢她吧?两人不过有数面之缘,他在莺莺燕燕中混迹多年,什么美女没见过,而她,又没生得多美……

总之她觉得他古里古怪的。

“微臣只是……”这话倒问得慕容沉雁一时语塞,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气氛僵凝之际,马儿忽然嘶鸣长啸,马车急煞而止。

“出什么事了?”慕容沉雁问道。

“大人,”车夫在前方答道:“前面……有人挡车。”

“谁?”谁那么大胆子?

“大人……还请亲自下车看看吧。”车夫欲言又止。

慕容沉雁打起车帘,翟无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天寒地冻里,路中央站着一名女子。

那女子有些面熟,翟无双想了好半会儿,猛然忆起,她不正是工部侍郎家的闵秋碧吗?

她今日披着一件深色斗篷,满脸凄楚,倒与那日在侍郎府上娇贵任性的模样大相迳庭。

“闵小姐?”慕容沉雁步下车来到她面前,蹙眉道:“大冷天的,小姐为何独自在此?”

“听闻大人初一、十五都会来此寺间烧香拜佛,秋碧是专程来等你的。”闵秋碧道。

“小姐有何事?”他冷冷淡淡地问道。

“靖江侯的公子昨日约秋碧会面,”她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他,“说是看了秋碧的画像,心生爱慕之情,今生非秋碧不娶了。公子觉得秋碧该怎么办呢?”

“这是喜事啊!”慕容沉雁微笑道:“能得靖江侯公子垂青,小姐下半生的幸福无虞了。”

“秋碧的心意,大人难道不明白?”闵秋碧一双盈盈水眸流出泪来,“自少时与大人初遇,秋碧的一颗心就已有了所属之地,如今再叫我交出来,恐怕是不能的。”

慕容沉雁虽然依旧挂着微笑,眼神却忽然显得冷漠之极,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开口,“纵然明白又如何?在下能如何?”

“大人若与秋碧是一样的心思,不如告知太皇太后。”她连忙道:“听闻太皇太后十分器重大人,说不定……”

“小姐,”他决然打断她,“莫说在下不能与靖江侯公子相比,就算比得上,在下也不会甘冒此险。”

“什么?”闵秋碧怔住。

“皇室婚姻,非关个人情感,更关系到家国天下,”慕容沉雁神色严肃地道:“在下绝不敢做出有违朝廷之事。”

“可是我的心意呢?”她哽咽问道:“我的心意就不重要吗?”

慕容沉雁不答,可这样的沉默,比任何答案都令人难过。

“秋碧只问这一次,大人从来没对秋碧动过心吗?”心碎的闵秋碧似乎是鼓足了全身气劲,才能吐出这寥寥几字。

“这有什么重要呢?”慕容沉雁回道:“不论如何,在下是不会娶小姐的。”

“大人好残忍,就不怕秋碧伤心欲绝,回到家中做出什么傻事吗?”她勾起一抹凄楚苦笑。

“性命是小姐自己的,小姐若不肯要,在下也没有办法。”他的回答一如既往,让人绝望。

闵秋碧微微闭了闭眼睛,拖着蹒跚的步子转身离开,彷佛再也没有什么可问的,再也没有任何指望了。她的身形本就纤弱,此刻更似化为冬天清晨的薄雾,轻飘飘的没有了生机。

翟无双望着她离去的落寞身影,霎时对她万般怜惜,目光瞪向回到车上的慕容沉雁。“你非得这般绝情吗?就算不想娶她,好歹说话也软和些啊。”

他却答道:“幸好。”

“幸好什么?”她一脸不解。

“幸好当初是皇上亲自替公主向我表兄提亲的,”慕容沉雁道:“若是表兄当面拒绝公主,恐怕态度会比微臣冷绝百倍。”

闻言,翟无双脸色一变,心中似被什么刺了一下。

不错,的确可能如此,试问她若面对这样的局面,又会如何?恐怕连闵秋碧一半的勇气也没有,可能连挪动脚步的力气也不会有了吧……

风停了,太阳自树梢上绽放出光芒,然而,翟无双却觉得更加冷了。

“公主,听说闵大人家的小姐……悬梁自尽了!”

宫婢小绿儿禀报这个消息的时候,翟无双正在对镜理晨妆,啪的一声,她本在手中的胭脂盒子落到地上。

“什么时候的事?”翟无双急问道。

“昨儿半夜。”小绿儿答道:“所幸救得及时,人没事,皇上已经传御医过去了。”

“替我备车!”翟无双立即起身道:“我要去看看她。”

“公主……”小绿儿倍感意外,“闵小姐何以劳公主亲自慰恤?”

“再怎么样,我与闵小姐也有过数面之缘。”

翟无双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如此好心肠,平素天大的事情都不能让她侧目,何况闵秋碧与她并无深交,或许,是同病相怜吧?闵秋碧与她一样,都爱慕着于己无心的男子,普天之下,有些心思,只有她与闵秋碧这样的人才能懂得。

她想去找闵秋碧,非关慰恤,只是想说一些唯有她们能懂得的话罢了。

因她叮嘱不许声张,闵家唯有侍郎夫妇知道她的到来,老俩口亲自来到大门将她迎进屋子内室,一副唯唯诺诺、受宠若惊的模样。

纱帐后,闵秋碧躺在卧榻上,苍白的脸儿让她显得像一缕未散的游魂,说不尽的楚楚可怜。

“你、你是……”闵秋碧看到翟无双,吃了一惊,显然是认出了她。

“女儿,永安公主驾到,快快起来行礼。”闵侍郎连忙催道。

“永安公主……”闵秋碧见不起眼的小书僮竟是公主,吓得都呆了。

“小姐身子不适,就不必拘礼了。”翟无双微笑道:“侍郎大人,我想与你家小姐单独说一会儿话,你不介意吧?”

“岂敢,岂敢。”侍郎夫妻虽然迷惑,但也不敢多问,战战兢兢施了礼,便退了下去。

屋里仍点着薰香,就像那日与闵秋碧初见时一般,是舒服的佛手柑味道。

闵秋碧强撑起身子,翟无双却示意她半躺着,用一个大靠枕垫在她身后。

“公主亲临探望,臣女荣宠之至……”闵秋碧道:“从前不知公主身分,多有怠慢,还请公主恕罪。”

“不知者不怪,何罪之有?”翟无双看着她,叹气道:“你这又是何苦呢?真的这么喜欢慕容沉雁吗?”

闵秋碧似被刺中了伤心事,霎时双眸满含泪水。

“不要难过,”翟无双道:“你若真的意志坚决,我去向太皇太后求情,让她老人家给你和慕容沉雁赐婚便是。”

“公主……”闵秋碧瞪大眼睛,“公主为何如此怜恤臣女?”

“如今朝野皆知,我也是被拒婚之人,”翟无双涩笑地坦言,“或许,是与你同病相怜吧。”

闵秋碧沉默着,满脸感激之情,心防似乎卸下了不少。

“公主……”她忽然道:“人若死了,会去哪里?真会变成幽魂吗?”

“幽冥之事,岂有定论?”翟无双摇头道:“有时候我都怀疑,所谓灵魂,不过是生者编造出来的慰藉。”

“昨天晚上,我以为自己就快要死了,”闵秋碧低声道:“可是,我没有看到黄泉路、奈何桥,只觉得四周一片黑暗,很冷、很冷……”

翟无双静静地听着,不太明白为何她要突然说这些。

“佛说,人要有极高的修为,才能到达西方极乐世界,否则只能入六道轮回,”闵秋碧道:“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来世会变成什么?一朵花,还是一只鸟?”

“你不要瞎想了,”翟无双劝道:“等你好了,我就去求太皇太后……”

“不,”闵秋碧打断她,“公主,我已经决定好要嫁给靖江侯的公子了。”

“什么?!”翟无双难掩错愕,“你……决定嫁给我堂兄?”

“没错,我不想再争、再拗了,”闵秋碧道:“能嫁给钟情于自己的人,还是王侯世家,也是我的福气。”

“为什么?”翟无双万般不解,“其实只差一步了,慕容沉雁也不是冷血无情之人,他若知道你为他情痴至此,不会不娶你的。”

“非关他人,只是我自己不情愿了。公主,我方才不是说昨天晚上我快死掉的时候,觉得周围很黑、很冷吗?”

翟无双轻轻点头,屏息听她继续说。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这个世间,什么都不重要,唯有自己是最重要的。”闵秋碧微笑道:“若真如佛所说,人生就是无尽的轮回,那么情爱会消逝,亲人会离散,荣华富贵等身外之物更不重要。我们孤独地来,孤独地去,只是孤独地修行罢了……”

“孤独地修行?”翟无双仔细琢磨此话,只觉得万般令人回味。

“我爱慕容沉雁,本以为结的是善因,期盼最终得到善果,然而,却只得到了苦果,让我每日以泪洗面,那我又何必如此?增加我这一生的痛楚,增加他这一世的冤孽。”闵秋碧道:“不如嫁给靖江侯公子,举案齐眉,修得这一世的圆满,也就罢了。”

翟无双本以为闵秋碧只是个骄纵千金,没想到居然有此领悟,看来昨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确让闵小姐大彻大悟了。

想到这儿,她忽然打了个冷颤,难道她也要似闵秋碧这般,濒临死亡的边缘才肯放弃曹承风吗?

幸好,不必濒死,她也听到了这番感悟。

上天以人度己,她该如何?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寝嫩妻最新章节 | 夜寝嫩妻全文阅读 | 夜寝嫩妻TXT下载